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章 拜师大典
陈子锟的新家位于西长安街上的东文昌胡同,和臭名昭著的安福俱乐部一墙之隔,这是一位前清贝勒爷的府邸,外面看起来自恢弘气势,里面却设计精巧,匠心独具,最主要的是地势太好了,出了街门一拐,就是西长安街,街对面就是总统府新华宫。

    一万大洋能买下这么好的大宅门,任谁都说捡了大便宜,不过陈子锟筹措这剩下的七千块钱可费了大力气了,阮铭川那边给了他五百大洋的采访费,车厂这边出了一千块,剩下的五千五,都是陆军部的同事兼西点校友王庚借给他的。

    贝勒爷的后代也是穷疯了,这些年把祖上留下来的积业败的一干二净,金银首饰珠宝玉器古玩字画早十年就卖完了,紫檀木家具官窑瓷器也都典当了,剩下的只有一个略显破败、杂草丛生的空宅子,这也是为什么只卖一万块钱的原因之一,总之陈子锟盘下这座宅子之后还不能立刻搬进去,得好好拾掇一番才行。

    买家具,雇佣人、都需要钱,需要大把的时间,陈子锟整天上班忙不过来,这些杂务就交给姚依蕾来办,姚大小姐可不是只会花钱的主儿,操持起内务来可是一把好手,指挥工人打扫庭院,修葺房屋,添置家当,里里外外一条龙,根本不用陈子锟分心。

    这段时间,姚依蕾住在六国饭店,摆明了和家里一刀两断,姚启桢夫妇奈何不了她,只好默许此事,不过心头总有一根刺梗着,不愿意承认这门亲事。

    半个月很快过去,已经是四月底的时候,梁启超那边打来电话,让陈子锟去家里拜师。

    陈子锟打扮一新,长袍大褂一丝不苟,坐着王栋梁的洋车来到粱宅,一进胡同就发觉有些不对劲,虽说梁启超府上总是宾朋满座,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热闹啊,胡同里停满了汽车和马车,太阳地里还有十几辆等活儿的洋车。

    进了府门,喜气洋洋的气氛扑面而来,西装革履的梁思成早就等在门口,见陈子锟进来,便热情的拉着他的手直接进了后宅,院子里站满了衣冠楚楚的客人,尽是些熟面孔。

    熊希龄,汪大燮、林长民,这几位政界名人都是和陈子锟相熟的老前辈,今日能来参加他的拜师仪式,倒也不算太过惊喜,陈子锟一一和他们见礼,梁思成在旁边陪着,向他介绍另外一些贵宾。

    “这位是北京大学的辜鸿铭教授,胡适之教授。”梁思成道。

    陈子锟急忙上前大礼参拜,辜鸿铭撅着山羊胡子笑呵呵道:“如今拜了新师父,可不要忘了老师父啊。”

    “辜老,学生怎么敢忘记您呢。”陈子锟笑呵呵道,又向胡适鞠躬道:“胡教授好。”

    胡适笑容满面,客套了两句,他和陈子锟的关系不算很熟,今天到场主要是给梁启超面子。

    梁启超是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导师,清华方面自然也有重磅人士到场,校长曹云祥一身西装,彬彬有礼的和陈子锟握手,当他知道陈子锟曾在上约翰就读之后,神采飞扬道:“原来还是校友。”

    还有一位长衫瓜皮帽先生,一副厚厚的眼镜宛如酒瓶底,看起来就像是乡下教书匠,梁思成介绍道:“这位是王国维先生。”

    陈子锟肃然起敬:“可是写出《人间词话》的观堂先生。”

    王国维似乎不太喜欢这种热闹场面,淡淡道:“正是老朽。”

    忽然门口一阵喧哗,众人齐刷刷回头,只见一帮人簇拥着一位长者进来,正是前北大校长蔡元培,后面跟着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笑容显得颇为冷峻。

    听说蔡元培驾到,正在屋里应酬客人的梁启超急忙出来相迎,一番寒暄后陈子锟才知道,后面那人是前北大教授黄侃,说起来也算自己的半个老师了。

    蔡元培和黄侃都是刚下火车,风尘仆仆就赶过来了,可见梁启超的面子之大,陈子锟深深感触到,梁启超对自己的殷切厚望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院子里还有很多年轻的面孔,梁思成一一向陈子锟进行了介绍,有些是已经认识的,比如梁思成的几个弟弟,未婚妻林徽因以及她的两个表姐,还有梁启超的其他学生,比如王庚和徐志摩,还有清华的学生吴文藻、梁实秋等。

    众多政界学界达人汇聚一堂,自然少不了新闻界的朋友,京城各大报社的记者都被邀请来了,其中阮铭川的身影更是活跃无比,不时帮陈子锟和名流们拍一张合影,院子里镁粉燃烧的火光此起彼伏。

    吉时已到,拜师仪式开始,地点就在粱宅的正堂里,中堂悬挂着至圣先师孔夫子的画像,条案上摆着香炉,梁启超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陈子锟奉茶磕头,有板有眼,宾客们在一旁观礼,记者们的闪光灯更是闪个不停。

    院子里的僻静处,一男一女相对而立,男的无比哀伤道:“徽因,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惟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女的道:“徐兄,难道你不明白,我们之间唯有友情,没有爱情,因为我俩太一致了,没有互补性,我和你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也不可能相交的。”

    忽然远处有人喊道:“徽因,快来啊。”

    “对不起志摩,我走了,思成在叫我。”林徽因低头走开。

    诗人悲伤逆流成河,踟躇着去了。

    拜师仪式完成后,众人正在畅谈,忽然见粱宅家人急匆匆奔进来报称:“大事不好!”

    梁启超镇定自若道:“何事喧哗?”

    家人上气不接下气:“兵,有一队兵马奔着咱们家来了!”

    在场的一些政界名流们交换一下目光,熊希龄站出来道:“任公无需多虑,我倒要看看,是谁的兵弁如此胆大包天。”

    他和汪大燮都是当过一任内阁总理的,林长民当过段祺瑞内阁的司法总长,其他人等也都是上流社会的翘楚人物,别说是几个丘八了,就是曹锟吴佩孚本人来了,也得乖乖的喊一声先生。

    梁启超自然是丝毫不惧,他惊讶的是,自己在军界既无朋友又无仇家,这些当兵的究竟为何而来。

    正说着,那队兵已经进来了,为首是一个少校军官,笔挺的呢子制服,马靴锃亮,见了众人就是啪的一个立正,道:“列位大人,小的奉直鲁豫巡阅使曹老帅之命,前来恭贺梁老先生收徒,这是花篮,这是贺礼。”

    说罢一摆手,八个大兵搬过来一个巨大的花篮,北京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这个花篮全部用鲜花扎成,花团锦簇,甚是漂亮。

    贺礼是一个薄薄的红色信封,里面大概装着银行支票之类的,少校副官毕恭毕敬的双手献上来,后退两步,又是一个敬礼:“梁老先生,小的任务完成,告退。”

    不速之客来的快,走的也快,只是为今天的拜师大典增添了一段花絮而已,不过在有心人眼里,这个花篮送的可不简单。

    ……

    次日,姚公馆,桌面上摊着今天的报纸,京报,新闻报、晨报都刊登了梁启超收徒的消息,尤其京报的报道尤其细致而精彩,到场嘉宾的名单都罗列出来,令人目不暇接,瞠目结舌。

    “乖乖,你那毛脚女婿好大的面子哦。”姚太太夸张的嚷道。

    姚启桢抽着烟斗,不屑道:“那是人家给梁启超面子好不好?”

    姚太太指着报纸上的照片道:“这个花篮好吓人,有一人多高,这是谁送的啊。”

    姚启桢瞥了一眼,照片虽然模糊的一塌糊涂,但花篮后面站着的大兵却是一目了然,旁边的一行小字更是做了注解:直鲁豫巡阅使曹锟上将之贺礼。

    “咝……”姚启桢倒吸一口凉气,什么熊希龄汪大燮蔡元培胡适之辜鸿铭之类的人物虽然名震天下,但还不致于让当过一任交通部次长的姚先生吃惊,因为这些人物都已经过气,或者是学界的泰斗,和自己的业务范围不搭边,但曹锟可就不一样了,那是直系的首领,北洋政府的太上皇,别管是大总统还是内阁总理,都得听他的招呼。

    姚启桢是政界混过的人,自然晓得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曹锟不会那么给梁启超面子,他送花篮的原因,八成是因为吴佩孚的关系而给陈子锟的面子,看来自己这个女婿,绝非等闲之辈啊。

    “听说蕾蕾在东文昌胡同买了个旧宅子,整天带着一帮佣人打扫,早上还到鬼市去淘旧货呢,咱家小囡可没过过这样的苦日子啊,我说,咱们是不是也……”

    “不行,绝不许给她一毛钱!”姚启桢皱眉道,一甩手上楼去了。

    姚太太见丈夫如此坚决,便也不敢再提此事。

    二楼书房,姚启桢拿起电话如此这般的安排了一番,末了还交代道:“千万不要出纰漏。”

    ……

    东文昌胡同陈宅,姚家的汽车夫阿福向姚依蕾禀告说:“小姐,我过来的时候看见有家人挂牌卖家具,好像都是上好的紫檀货色。”

    姚依蕾一听,眼睛都亮了,当即让阿福带自己前去观看,果然是一户人家正在卖家具,全套的紫檀木家具,四件柜、灯挂椅、大香案、架子床、香妃榻、条案、方桌、八仙桌,开价竟然只要一千大洋。

    “我买了!”姚依蕾当机立断,包下这些家具,虽然此时她兜里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