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二章 惊天大劫案
梁思成的伤势很严重,神智已经恍惚,浑身都是鲜血,梁家上下无不大放悲声,就连一贯沉着冷静的梁启超也不免乱了阵脚,幸亏他新收的弟子陈子锟无比镇定,调度有方,大家的心绪这才稍微平定了些。

    陈子锟在西点学过战场急救术,简单检查了一下梁思成受伤位置,并无重大创口,腿不能动,应该是骨折了,而思永只是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叫车,送外科医院。”陈子锟道,家里没有器械药品,根本无法处理这种伤情。

    “西医还是中医?”有人问道。

    “当然是西医!”梁启超斩钉截铁的说道。

    梁家有自用的汽车,急忙开了出来,一帮人七手八脚将梁思成抬上后座横躺,思永坐在旁边。陈子锟亲自驾车开往医院,其余人等叫了人力车随后赶过去。

    把伤员送到一家外国医院,洋人医生检查了梁家兄弟的伤势,认为并无大碍,思永擦点药水即可出院,思成的伤势略重,但也不需开刀诊治,打个夹板卧床静养几天就行。

    听到医生这么说,梁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整个过程陈子锟都随同左右,一直忙到傍晚时分才尘埃落定,梁启超感谢道:“子锟,幸亏有你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陈子锟道:“车祸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使我不在场,也会有别人挺身而出的,对了,撞倒思成思永的是陆军部次长金永炎的专车。”

    梁启超道:“我自会找他讨个说法,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陈子锟这才离开医院,走在路上听到报童吆喝:“看报看报,日本水兵在天津登陆示威!”

    “来份报纸。”陈子锟急忙掏了一个铜子买了份报纸,边走边看,不禁大惊失色。

    报道称,日本海军四艘驱逐舰在天津港靠岸,水兵数百人武装登岸示威,抗议津浦路蓝钢快车西方旅客被劫一事。

    陈子锟就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全身的弦都绷紧了,蓝钢快车他乘过数次,那可是全中国最豪华最高档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搭乘之人莫不是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亦或是西洋游客、外交官等,为了保障安全,交通部在车上配备了警卫队,列车沿线也有护路军来往巡逻,怎么就出了事呢!

    忽然一股寒意浮上心头,按照鉴冰的性格,“我欲北上”这四个字代表的意思是“我已经启程去北京了。”

    从上海到北京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就是铁路,报纸上说被劫的是昨日的02次蓝钢特快,正常到站时间应该是昨天下午,而自己接到的电报也是昨天下午抵达,今天早上邮差才送到陆军部的。

    这一切都指向一件事,鉴冰很可能就在这趟被劫持的蓝钢特快上!

    陈子锟急忙夹起报纸叫了一辆洋车直奔铁狮子胡同而去,今天光顾着忙梁家的事情,下午都没去上班,不知道陆军部有没有得到消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北洋军政当局肯定要大动干戈,铁狮子胡同今夜注定不会平静。

    洋车进了铁狮子胡同,陈子锟就觉得气氛不对,以往这个钟点,各衙门口都熄灯下班了,可今天居然全亮着灯,街面上更是停满了汽车,来到陆军部门口,只见门口加了双岗,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陈子锟付钱下车,匆匆而入,来到庶务科办公室前,只见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刚转身,白科长急匆匆过来,埋怨道:“小陈,你下午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跑了,出大事了。”

    “是不是火车被劫一事?”陈子锟问道。

    “你也知道了,金次长正召集各司官员紧急商讨对策呢,你来得正好,赶紧去茶房看看,别断了热水,再带工人把会议室打扫一下,开了一下午的会,满地都是烟头。”

    陈子锟没有多说什么,叫了工人走进会议室打扫起来,会议室的墙上挂着山东省的大比例尺军用地图,上面用红蓝铅笔标注着劫案发生的地点和劫匪逃走的路线,他上前仔细端详一番,将地形和地名记在心中。

    院子里,陆军部的大小军官们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抽烟聊天,这个案子是昨天凌晨发生的,但直到今天消息才传到北京,洋人公使向大总统施加压力,勒令二十四小时内必须破案,并且务必保证人质的安全,大总统立刻着交通部、内务部、陆军部等衙门,在最短时间内拿出一个营救方案来。

    他们开了一下午的会,依然是毫无头绪,山东传来的情报语焉不详,根本不清楚劫走旅客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不知道是谁做的案子,又怎么拿出对策来。

    正低声议论着,忽听一声高喊:“金次长到!”

    所有军官立刻立正,金永炎铁青着面孔,快步走进会议室,宣布继续开会,军官们也都走了进来,强打精神坐下开会,谁也不曾注意,庶务科的三等科员陈子锟也坐在了后面。

    刚才暂时休会期间,金永炎又接到了大总统黎元洪和内阁总理兼陆军部长张绍曾的电话,两位大人再次重申了这次案件的严重性,西方各国使节已经向北洋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不能妥善解决此案,西方人就要派兵接管津浦路,自己营救旅客了。

    让金次长闹心的不止这一件事,中午时分,自己接到张绍曾的电话赶往新华宫议事的时候,车速过快,撞翻了两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部里那个碍眼的小子陈子锟,竟然拦住自己的去路,甚至还把汽车夫拉下来暴打,如果不是急着赶赴新华宫,金永炎才不会善罢甘休。

    “诸位,据最新情报,劫走中西旅客的很可能是盘踞临城一带的土匪,苏鲁豫皖交界之处,土匪肆虐多年,荼毒百姓,这次居然拦截国际列车,劫走中西旅客数十人,震惊中外,友邦莫不惊诧,大总统有令,不惜一切代价解救人质,诸位都是行伍中人,剿匪是你们的本行,都拿个主意出来吧。”

    听了金次长的话,下面叽叽喳喳议论起来,有人提议调洛阳吴佩孚的兵马前去围剿,有人提议调动大军围而不攻,施加压力,还有人说,不妨先接受土匪的条件,等人质回来再行围剿不迟。

    金次长面无表情的听着,陆军部养了一帮只会纸上谈兵的书呆子,如果这些简单的办法行之有效的话,山东督军自己就办了,哪还用的着陆军部开会想对策。

    不过金次长本人也想不出好办法,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之后,他就没带过兵打过仗,担任的都是讲武堂教官、军校校长之类的工作,遇到如此棘手的案子,他也束手无策。

    台下乱哄哄一片,金次长心烦意乱,端起茶杯喝水,忽听下面有人朗声说道:“我有对策!”

    会议室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盯着后排的三等科员陈子锟中尉。

    陈子锟施施然站起,道:“如今敌情不明,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土匪到底是哪路人马,大当家的姓甚名谁,行事风格、手下有多少人枪,和周边其他匪帮的关系,以及人质的具体数量,健康状况,关在哪里,周边的山水地形,村落田地河流道路,知己知彼,方能进行下一步部署。”

    众人见他说的头头是道,都不敢插嘴,金次长见是陈子锟说话,眉毛渐渐拧了起来:“说的轻巧,谁能深入匪穴,探听情报。”

    陈子锟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自然是军队派干练灵巧之人,乔装改扮,或作游方郎中,或作货郎,混入匪境打探情报轻而易举。”

    金永炎冷笑:“然后呢?”

    “探明敌情,募精干死士,装备速射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黄龙,灭匪首,救人质,当然,具体步骤还要仔细研究,这只是初步方案。”

    “一派胡言!”不等陈子锟说完,金永炎将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茶水四溢。

    “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么!”金次长的副官察言观色,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陈子锟的鼻子大骂道。

    众人被压抑的心情一下找到了释放口,纷纷痛斥陈子锟没有长幼尊卑,一个区区三等中尉科员就敢在高级军事会议上大放厥词,胡说八道,简直就是不把在座的将军和校官们放在眼里。

    “白科长,白科长!”总务厅长高声喝道,白科长闻声赶到,看到这副阵势可吓坏了,擦着冷汗道:“卑职在。”

    “你怎么管束下属的?”总务厅长质问道。

    白科长看看后排傲然挺立的陈子锟,赶紧上前拉他走。

    陈子锟知道今天把金永炎得罪狠了,在陆军部绝无出头之日,索性豁出去了,冷笑道:“或剿或抚,总要拿出具体的方案才行,向诸位这般夸夸其谈,不着边际,怕是等人质死光了也没有头绪。”

    金永炎大怒,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嘶吼道:“放肆!来人啊,把这个狂徒抓起来,关禁闭!革职!问罪!”

    两个如狼似虎的马弁冲了进来,将陈子锟押了出去,军官们没有一个帮他求情的,王庚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金次长怒不可遏的样子,便将话咽回肚子里了。

    陆军部没有专门的禁闭室,只好暂且锁在茶炉房旁边的煤仓里。

    等宪兵走远了,烧锅炉的老马见陈子锟落难,倒也没有幸灾乐祸,反而凑过来贴着门缝道:“陈长官,要不要我帮您捎个信什么的。”

    陈子锟道:“您受累,走远点。”

    老马往后退了几步。

    “再远点。”陈子锟道。

    老马又往后退了几步。

    陈子锟一记凌厉无比的侧踹,煤仓的两扇破门飞出十几米远,他整整衣服走了出来,纵身一跃就上了墙,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乖乖,好俊的身手。”老马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