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章 悍匪孙美瑶
陈子锟心中一凛,心道糟了,能在匪巢里如此发号施令之人,定然是匪首,不加审讯就要枪毙人,说明此人性格鲁莽,专横跋扈,和这种人是无法讲道理的,而自己面蒙黑布,双手被缚,一身武功都施展不出来,想反抗都没机会。

    难道老子一世英名,真要死在这小小匪窟里么!

    一个土匪上前一脚踹在陈子锟腿弯,硬是没踹动,然后就听到步枪拉栓的声音,紧接着是土匪声色俱厉的吼声:“跪下!”

    陈子锟知道,这是要枪毙自己了,这种场面他经过不少,当初在关东混的时候,绺子里也经常枪毙官军的探子,遇到痛哭流涕下跪求饶的,往往都是直接一枪崩了,没啥好说的,要想活命的唯有一个办法!

    “哈哈哈哈!”就在枪口顶到陈子锟后背上的时候,他猛然狂笑起来,笑的酣畅淋漓,丝毫也没有即将被枪毙的人应有的觉悟。

    匪首果然中计,一声厉喝:“住手!”

    陈子锟暗叫侥幸,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你笑个啥?”匪首问道。

    “我笑你浪得虚名,堂堂一个大寨主,竟然不懂江湖规矩。”陈子锟笑够了,才冷冷的答道。

    这下匪首可毛了,围着陈子锟转了几圈,语气很冲的质问道:“你说,老子哪里不懂江湖规矩了,你若是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老子就放你一马,若是胡咧咧,老子就活剐了你!”

    陈子锟丝毫不惧,鄙夷道:“老子是来赎人的,你绑了肉票还要绑苦主,这算什么道理,难道咱们山东好汉就是这么做买卖的?”

    匪首冷哼一声:“你说你是苦主?”

    “对,老子是苦主。”陈子锟气定神闲。

    “放你娘的屁!你小子是官军的探子,你在临城车站旁边的剃头摊子推了个秃头,当老子不知道啊。”匪首忽然暴怒起来。

    陈子锟一惊,土匪果然厉害,眼线都放到临城去了,如此看来,自己的底细人家已经了若指掌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哈哈哈,大寨主帐下果然有千里眼顺风耳,不错,老子确实是北京来的苦主,我的女人叫沈鉴冰,就在蓝钢快车上,被贵寨接了去,我是来赎人的。”

    “赎人,那你为啥要扮成货郎?”

    “废话,我穿一身军装进来,早被你们崩了。”

    匪首愣了一会,显然脑子转不过来弯,不过很快就有人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问道:“既然是来赎人的,那你正大光明的来就是,乔装改扮,分明是探子。”

    “对,你就是探子!”匪首道。

    陈子锟叹口气,道:“可悲啊,偌大一个山寨,竟然没有一个明白人,我化装成货郎,不是为了打探情报,而是为了躲避官军,如今案子闹得这么大,北京上海的洋人都惊动了,官兵封山,苦主就算想拿钱赎人也进不来啊。”

    “有点道理啊。”匪首的情绪似乎有些缓和了。

    陈子锟接着道:“如果我真是探子,就凭贵山寨的兄弟,恐怕没那么容易把我请来。”

    这话激怒了匪首,大喝一声:“把他解开!”

    陈子锟脸上的黑布和手上的绳索终于解开,突如其来的明亮让他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只能眯起眼睛打量周围。

    这是一处山坳里搭起来的草棚,地上摆着几个简陋的木头桌椅,眼前这帮横眉冷目散发着嚣张气焰的就是做下临城火车大劫案的土匪们了,比起关东同行来,山东的土匪要寒碜一些,身上的衣服千奇百怪什么都有,长袍马褂、旧军装、破西装、唱戏的行头,甚至还有女人的衣服都穿在身上,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盒子枪、左轮、独撅牛、土炮、以及崭新的日本造三八式!

    出乎意料的是,匪首是个极其年轻的后生,身材高大气宇轩昂,头戴黑毡帽,身穿天青色大褂,下摆撩起来塞在腰间牛皮板带里,浑身上下透着利索,不过眉宇间透着一股憨直之气。

    “看你这块头,是个练家子吧?”匪首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子锟问道。

    “练过一些微末的外门功夫而已。”陈子锟话说的谦虚,语气可一点也不谦虚。

    匪首点点头,在他面前踱了两步,忽然一记直拳打过来,拳头未到,罡风已到,陈子锟就觉得脸上一阵刺疼,头发都向后掠起了,他没有丝毫犹豫,挥拳迎击,两只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一起,如同山崩地裂一般。

    两人齐刷刷的后退了几步,陈子锟只觉得虎口生疼,整个拳头都麻了,出道这么久,他还没碰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

    匪首显然也有些惊诧,要知道他这一拳是可以打死一头牛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能从容接下,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练家子,他不由得兴奋起来。

    “朋友,看招!”匪首身形一闪,如同下山猛虎般扑了过来,拳拳带着劲风,动作刚猛无比,陈子锟看出对方使得是少林拳的路子,功底相当扎实不说。更有一身天生神力,在这深山老林的匪穴之中能遇到如此难得的对手,陈子锟的斗志也被唤醒了,长啸一声迎了上去。

    两人拳来脚往打得精彩无比,看热闹的土匪们时不时叫一声好,寂静的山林被惊动,无数飞鸟冲天而出,忽然之间,正在打斗的两人停下了,土匪们就看到陈子锟手拿一把盒子枪正瞄着大寨主的胸口。

    匪首愣住了,因为这把枪是自己的。神不知鬼不觉就在打斗之中被对方摸了去,可见人家的功夫还是技高一筹,现在只要人家一勾手,自己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

    周围全都安静下来,土匪们虎视眈眈,恶狠狠瞪着陈子锟,谁也不敢说话。

    陈子锟忽然笑了:“大寨主,我一时技痒想秀秀枪法,你不在意吧。”说完这话,也不待匪首同意,瞄也不瞄,看也不看,抬手就朝天上开了一枪。

    枪声一响,土匪们纷纷举起了手中枪,可匪首却举手喝道:“住手!”

    一秒钟后,天上掉下来两只死鸟,一箭双雕!这枪法没的说。

    盒子枪在陈子锟手里飞速转了几个圈,枪柄朝着匪首递了过去:“大当家的,献丑了。”

    匪首两只牛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接过枪笑道:“朋友好俊的功夫!摆酒,入席!”

    陈子锟终于松了一口气,过关了。

    ……

    山间草棚下,土匪们摆下酒席,粗笨桌子上,一坛酒,几个茶杯,一盘猪头肉,一盘馒头,简单至极。

    陈子锟扫了一眼,将茶杯盖反过来卡在杯子上,又拿起筷子横放在酒杯上,拱手道:“三老四少,辛苦,辛苦。”

    一直站在匪首身后的老土匪眼中精光一闪,上前伸出右手,但食指是弯曲的,和陈子锟握握手问道:“敢问这位老大贵姓?”

    陈子锟道:“免贵,在家姓陈,出外姓潘”

    老土匪更加客气了:“敢问老大是在家里的么?”

    陈子锟道:“好说,沾祖师爷的灵光。”

    老土匪道:“贵家师是哪一位?”

    陈子锟道:“在家子不敢父,出门徒不敢言师,家师姓李,上厚下僖。”

    老土匪倒吸一口凉气,抱拳道:“原来是通字辈的师叔,怠慢了,怠慢了。”

    陈子锟笑道:“好说,好说,都是自家人。”

    刚才这一番对话是青帮唠海底的切口,枣庄一带靠近京杭大运河,而运河历来是青帮的地盘,所以在这里遇见青帮弟子也不足为奇。

    不过匪首却有些糊涂,挠着剃得铁青的秃瓢脑袋问道:“叔,嫩说的啥?”

    老土匪道:“红花青菜白莲藕,这位老大是在青帮的,论起辈分来,我得称呼他一声小师叔,他的老头子就是当年的光复军少将司令李征五,那是和孙文先生平起平坐的人物。”

    匪首肃然起敬,向陈子锟抱拳自我介绍道:“我叫孙美瑶,抱犊崮的寨主。”

    陈子锟亦抱拳行礼:“在下陈子锟。”

    “陈老哥,你的功夫哪里学的,能教我两招么?”孙美瑶居然先提到了这个话题。

    陈子锟道:“我师从精武会霍元甲,迷踪拳没有传内不传外的规矩,既然大当家的想学,那我就献一回丑了!”

    说罢一拧身子又下了场,将一套迷踪拳演了一遍,刚才是拼死相博,固然精彩,看美观性不够,现在他是刻意表演,动作自然行云流水,连绵不断,练的酣处,只见满场都是人影,衣袂飘飘,风声不绝于耳,看的众土匪眼睛都直了。

    一套迷踪拳练完,陈子锟收了招数,如同漫山野鸟归了巢,孙美瑶鼓掌道:“好!”

    众土匪也大声叫好。

    “见笑了。”陈子锟重新入席,孙美瑶端起大碗敬酒:“陈老大,干。”

    “干!”陈子锟端起碗来咣咣咣喝了下去,亮出碗底。

    “爽快!”孙美瑶卷起袖子,又倒了两碗酒,如此连干三碗,陈子锟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酒是山里人自己酿的包谷酒,极其浓烈,再加上山风一吹,上头!

    “老大拳脚厉害,枪法厉害,喝酒也厉害!我佩服。”孙美瑶一拍桌子:“来人呀,把我嫂子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