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章 凑钱赎人
听了熊炳琦的话,田中玉不免吃惊,道:“这小子是吴大帅的人?”

    熊炳琦道:“可不是么,这小子可是子玉的宝贝疙瘩,得亏子玉没闺女,要不然肯定招他做女婿。”

    田中玉再看看陈子锟,好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小伙,人高马大英气勃勃,待人接物彬彬有礼,的确是一表人才,而且刚才听他一番深入匪穴的叙述,更是有勇有谋,有情有义的好汉子,假如自己有个待字闺中的女儿的话,也愿意招这么一位东床娇客。

    他俩一个督军,一个省长,说话自然不用轻声细语,所以这一番对话被身后的军官们听了去,大伙儿本来在这个小中尉面前还有些倨傲的态度,这下全吃瘪了,合着人家是吴大帅帐下红人啊,又是美国留学归来,说的一口流利洋文,如此背景,如此能耐,还这么谦虚低调,真是令人敬佩。

    这么以来,大伙对陈子锟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听了陈子锟的陈述,在座军政大员和洋大人们都松了一口气,起先洋人被劫,大家都以为是庚子事变重演,是一桩针对西方人的虐杀行动,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土匪不过是求财而已,这样一来,大家的压力都小了很多,眼下的问题是,如何搭救出其余的人质。

    陈子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土匪聚啸山林已久,熟悉地形,在周边村落也有眼线,况且肉票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地点,倘若进逼太甚,恐怕土匪铤而走险,杀戮人质,目前最佳的办法还是谈判。

    可是谁去谈判呢,田中玉、熊炳琦这样的军政大员肯定不能去,第六混成旅兼兖州镇守使的何峰钰也不能去,他和孙美瑶有血海深仇,去了肯定回不来,洋大人就更不能去了,土匪可是不讲理的主儿,万一把人扣了,这事儿就更麻烦了。

    派下面小角色去,也不合适,乡绅们不敢去,连排长之类的地位太低,说不上话,万一让孙美瑶误认为看不起他,兴许当场就给毙了,说来说去,大家的目光还是集中到了陈子锟身上。

    他是陆军部的人,虽然军衔低了点,但也说得过去,他已经和土匪打过一次交道,知根知底,熟门熟路,而且他还是特派团的成员,本来就该他处理这个事。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陈子锟更是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道:“还是我再走一趟吧,不过有个条件。”

    田中玉当即表态:“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概满足。”

    陈子锟道:“我带走这五名肉票之时,曾和孙美瑶有过约定,每人一百五十两黄金的票款,如今人带来了,也该履行承诺了。”

    此言一出,下面立刻炸了窝,五个人质,每人一百五十两,那就是七百五十两黄金!折合现洋也要七万五千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洋人自然不会出钱,督军和省长也不会出钱,这笔帐肯定要摊在守土有责的第六混成旅和峄县当局身上,让他们拿出七百五十两金子,简直就是抽他们的筋喝他们的血啊。

    会议室内乱成一团,谁也不愿意出这笔钱,洋大人们顿时雷霆大怒,一个个愤然离席而去,陈子锟微笑不语,反正鉴冰已经救出来了,他的压力骤减,能不能救出其余的人质,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旦牵扯到切身利益,再大的官儿也压不住场面,会议难以继续,陈子锟悄悄退场,找史迪威去了。

    在史迪威的房间,陈子锟拿出了美国记者鲍威尔塞给自己的纸条,这是一封写在烟盒背面的信,字迹潦草,内容言简意赅,用最简单的语言讲了案发经历和土匪的具体情况,从这封信上可以得知以下情况:

    土匪武装起码有一千名士兵,装备精良,配备英语翻译,人质安全暂时可以保证,积蓄鞋子和食品,另附有人质不完全名单一份,其中包括两名美国陆军少校,意大利籍律师,上海鸦片烟公会法律顾问墨索先生,墨西哥工业家魏瑞阿,以及美国国会参议员约翰.斯坦利的独生女儿,《时代周刊》记者凯瑟琳.斯坦利。

    陈子锟还向史迪威详细描述了自己在匪穴中的见闻,包括土匪装备的全新日械和疑似日本人的英语翻译,这些都是他刚才在会议上忽略的东西。

    史迪威立刻警惕起来:“陈,你说的这些情况很有价值,华盛顿会议后,日本在山东的权益受到极大的削弱,这些阴险的家伙,很有可能一手操纵此事来报复美国,要知道,人质里根本没有日本人,而一向喜欢凑热闹的日本公使,这次居然非常低调,这些都很值得怀疑。”

    陈子锟道:“据我观察,孙美瑶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是个性情中人,如果我能履行诺言,支付赎金的话,他会更加相信我,这样的话,有助于其余人质的顺利解救,只是这些赎金……”

    史迪威道:“赎金当然应该由中国政府来出,这一点你不需担忧,我相信明天一早就会有结论了。”

    为了顺利解决临城劫案问题,枣庄中兴煤矿公司电报房彻夜值班,津浦线上所有城市的电报局也都派人值班,发送接收往来电文,洋大人们纷纷向北京使馆派去急电,要求解决赎金问题,东交民巷方面更是彻夜不眠,分分钟都在等待枣庄的消息,接到电报之后,公使们怒不可遏,连夜向中华民国外交部提起最强烈抗议和紧急照会,要求中央政府二十四小时内解救人质,超过时间就要加倍支付赔款。

    北京,新华宫,黎元洪大总统被侍从从睡梦中叫醒,等待他的是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家驻华公使发来的紧急照会,以及陆军部海军部的加急军情急报。

    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列强驻华军队开始集结,天津大沽口海域的美英军舰扬起了炮口,使节们措辞强硬的外交照会里提到,如果中国军政当局不能履行保护外国侨民的责任,那么西方军队将会接管津浦铁路。

    黎元洪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此次事件,堪称民国成立以来最棘手的外交问题,三十九名西方人质,足以让列强们发动一次战争了,他赶紧让侍从接通了内阁总理张绍曾的电话,向他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在二十四小时内解决人质问题。

    张绍曾也是彻夜未眠,他受到的压力一点不比大总统小,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危急的关头,山东地方军政当局居然还为了区区几百两黄金斤斤计较,简直是鼠目寸光,接到黎元洪的电话后,两人磋商了一会,分别以各自名义向山东督军田中玉、省长熊炳琦发出措辞强硬的命令,责令在十二小时内解决人质问题。

    枣庄这边也没闲着,让地方当局出钱是绝无可能的,哪怕洋人炮轰天津,兵发北京,和他们也没一毛钱的关系,让田中玉和熊炳琦个人掏腰包更是不可能,于是,一封措辞委婉但却透着坚决的电报回复了****。

    这天晚上,从枣庄到北京的电报线路一直没闲着,直到清晨时分才拿出一个折衷的方案,钱,肯定不能让洋人出,也不能让地方当局出,这笔钱,应该摊在交通部身上。

    津浦铁路是归交通部管的,洋人是在火车上被劫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事情恶化之后,列强军队接管津浦线,交通部是损失最大的一方,所以,这笔钱活该交通部出。

    当然,交通部总长吴毓麟身上不可能带这么多的金条,从北京运过去也需要时间,万一耽搁了,洋大人发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这笔钱先由地方当局垫付,稍后再由交通部支付。

    闹了一晚上,总算是尘埃落定,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他妈的土匪开价太狠了点,整整七百五十两黄金,那就是七十五根十两的大条子,枣庄穷乡僻壤的根本拿不出来,就算是中兴煤矿公司这样有头有脸的大企业,柜上也不过有一万多现大洋而已。

    没办法,凑吧,可是尽管有田中玉和熊炳琦担保,交通部背书,峄县的地主豪绅们还是丝毫也不买账,唯有逃不开干系的何峰钰私人拿了十根金条,加上煤矿公司一万现洋,连一半都没凑够。

    这些人算盘打得很清楚,五个人质就要七百五十两黄金,那总共三十九名西票,七十多名华票,岂不是要耗费上百万银元才能赎回来,根据历史经验,官府的开销到最后都是落在老百姓头上,于是乎,出于明哲保身的观念,枣庄一带的士绅们不约而同的装聋作哑起来,最多的也不过拿了五百块现洋出来充数。

    交通总长吴毓麟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津浦路的票款是交通部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真要被西方军队接管了,自己这个总长铁定下台,可是地方不归他管,急也没用,只能发电报让北京方面紧急运送现款来枣。

    问题又来了,交通部的钱都是存在交通银行里的,没有总长的签字,谁也不敢放这么大一笔钱出去,吴总长大怒,亲自打电话到北京,发了一通脾气才解决,撂下电话,仰天长叹:“国难之时,竟然没有忠义之士为国分忧,真是悲哀至极啊。”

    忽然卫士来报:“总长,有上海来的一位先生求见。”

    “不见!”吴毓麟正心烦意乱,当即回绝。

    “总长,这是那位先生的帖子。”卫士还是献上了一张拜帖。

    吴毓麟接过来一看,拜帖上赫然三个字:“黄金荣!”

    “快请!”吴总长一个激灵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