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章 招安
面对二十五根金光灿烂的大黄鱼,陈子锟心花怒放,暗道这生意做的太划算了。

    “哈哈哈,孙大当家果然义气,那我就不客气了。”陈子锟哈哈大笑,将金条揽入怀中,孙美瑶见他丝毫也不做作,更加钦佩,一拍桌子道:“倒酒!”

    上来两个喽啰,抱着酒坛子往海碗里倒酒,倒的没有洒的多,酒香四溢,豪情万丈,两人再次举起酒碗在空中相碰,然后一饮而尽。

    拿了这笔丰厚无比的回扣,陈子锟一点愧疚之心也没有,因为他的老本行就是干这个的,是他把价钱抬起来让孙美瑶多赚了一笔,拿点回扣天经地义,没啥不好意思的。

    小喽啰们在下面继续翻着陈子锟带来的东西,忽然一个小土匪翻出一个圆形的马口铁罐子,对着太阳看了看,放在耳畔摇了摇,又拿牙咬了咬,还是一脸的糊涂,陈子锟看见了,哈哈一笑对他说:“那是肉罐头,拿上来,我帮你开。”

    小喽啰屁颠屁颠献上罐头,陈子锟借了一把匕首,沿着罐沿把铁皮盖子割开了,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小喽啰忍不住咽了口涎水。

    “这是美国牛肉罐头,我特地拿来给兄弟们尝尝鲜的。”陈子锟笑道。

    孙美瑶道:“陈老大有心了,还不谢谢老大。”

    小喽啰捧着牛肉罐头连声道谢,下去和同伙们大快朵颐去了,陈子锟趁机道:“孙大当家,肉票们绑也有四天了,这些洋人都是在北京上海大城市锦衣玉食惯了的,万一吃不惯山里的口味,有个病啊灾啊的可是要影响咱们山寨的进项的。”

    孙美瑶思索了一会,觉得很有道理,道:“把这些罐头,分一半给肉票们,再蒸一锅白面馍馍给他们吃。”

    “大当家的果然仁义,陈某佩服。”陈子锟一抱拳,又道:“还有这些鞋子不如一并送去,肉票们都赤着脚呢。”

    “都给他们送去。”孙美瑶一摆手,喽啰们立刻照办。

    又干了一碗酒,孙美瑶抹抹嘴,得意洋洋道:“陈老大,兄弟我这票生意做的不赖吧,现如今怕是连济南府都知道我孙美瑶的名头了吧。”

    陈子锟有些奇怪,土匪在峄县枣庄都有眼线,北京方面派来特派团之事,孙美瑶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听他的话好像却并不知情似的,难道说,孙美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寨主,真正当家的另有其人?

    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这些思绪,陈子锟迅速拿定了主意,吃定孙美瑶了,他故作惊讶的问道:“大当家,难道你不知道,这案子已经惊动世界了,别说济南府了,就是北京、上海,英国美国法国这些列强,哪个不知道你孙大寨主的威名啊,黎元洪大总统和张绍曾总理,更是对咱山寨刮目相看,交通总长吴毓麟,山东督军田中玉,省长熊炳琦,他们都到了临城了,只为这桩惊天巨案!”

    孙美瑶眼睛瞪得铜铃大,想了半天,傻笑道:“嘿嘿,事儿闹得挺大的,好啊,这下够何峰钰这个龟孙羔子喝一壶的了。”

    陈子锟道:“这是肯定的,这事儿了结之后,何峰钰必然撤职查办,可是大寨主想过没有,咱们山寨如何收场?”

    孙美瑶一脸茫然道:“收钱放人,还能咋滴,你说官兵围剿啊,咱们和第六旅斗了这么些年,怕他个鸟。”

    陈子锟暗道这位大寨主当真是脑子缺根弦啊,嘴里却道:“此言差矣,这事儿闹的实在有点大,山东陆军第五师已经全拉过来了,徐海镇守使的部队也沿陇海线展开,河南方面,吴大帅的第三师也准备开拔了,大总统调集了十万大军,五百门山炮来对付咱们,弟兄们虽然骁勇善战,但是就怕官军围而不打,困死咱们啊。”

    这话半真半假,什么十万大军五百山炮是为了增强恫吓效果而临时添加的,不过国府确实调动了大批军队赶赴鲁南,以图武力解决此事。

    孙美瑶只是憨大胆而已,并不是真傻,听陈子锟晓以利害之后,顿觉前途不妙,一拍桌子骂道:“那又如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我姓孙的要是怕死,当初就不落草了。”

    附近小喽啰听到寨主发飙,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端枪过来,却被孙美瑶斥退:“都退下,再拿两坛子好酒来。”

    小喽啰们讪讪的退下,陈子锟笑吟吟道:“大当家果然乃当世豪杰,只是这山寨几千部下还有家眷如何处置?”

    孙美瑶无言以对,他二十郎当岁一个小伙子,死了也就死了,也这山寨之中还有几千号老弱妇孺呢,官兵围剿之下,定然玉石俱焚,良心上可有点过不去。

    “那……依陈老大的意思,如何是好?”孙美瑶渐渐被陈子锟绕了进去。

    陈子锟道:“只有一条路可走,招安。”

    “招安!”孙美瑶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道:“朝廷出动十万大军,怕是想招安也难啊。”

    陈子锟心中一喜,孙美瑶这个反应,说明土匪对招安并不反感,而且肯定讨论过这种可能性,他接着道:“非也,只要洋人在手,朝廷定然投鼠忌器,洋人怕百姓,百姓怕朝廷,朝廷怕洋人,自打前清时候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照样如此。大总统亲自发话,田中玉他敢不招安咱们?借他俩但他也不敢啊。”

    孙美瑶一拍大腿道:“陈老大,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要不是知道你有一身功夫,还以为你是教书先生出身呢,是这个理儿,不过,这事儿应该咋办呢,我和官兵又说不上话。”

    陈子锟道:“不是还有我么,不瞒你说,兄弟我在北京陆军部里供职,又曾出洋美国,会说几句洋文,和北京那些大官,还有洋人都能说上话,我替你把意思带到,保管做成这桩买卖。”

    孙美瑶大喜道:“那就有劳陈老大了,到时候咱们抱犊崮被朝廷招安之后,我再厚厚的酬谢你。”

    “大当家的客气了,咱俩一见如故,比亲兄弟还亲,还讲那些虚套,来,喝酒。”这回陈子锟是彻底掌握了孙美瑶的心思,牵着他的思路走了。

    又喝了几杯,陈子锟提出要去探望一下肉票们,孙美瑶满口答应,让喽啰陪着陈子锟去了,等他们走远了,道观后面走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正是上次和陈子锟唠海底的家伙,他往孙美瑶面前一坐,拿出烟袋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愁眉苦脸并不说话。

    “咋了,叔?”孙美瑶在老头面前规规矩矩的,毫无大当家的作派。

    老头道:“寨主,这个姓陈的,虽然是青帮中人,但也是官军的探子。”

    孙美瑶挠挠头说:“我知道啊,不过他是北京陆军部的人,又不是田中玉的人,和咱们没仇没怨,还是个爽快人,应该不会坑咱们。”

    老头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当官的都不是好东西,现在花言巧语,等肉票到手,立马翻脸不认人,民国八年的时候,滕县卧虎寨十七位当家被唐天喜招安之后,斩尽杀绝的事情你忘了?”

    孙美瑶慌了:“叔,你说咋办?”

    “让姓陈的传话,官兵后退十里,给咱们送粮食子弹上山,他要是能办到,咱们才行信他。”

    “然后呢?”孙美瑶接着问。

    “然后……”老头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谁能料到动静闹得如此之大。”

    ……

    这次再来,人质们已经换了关押地点,从山洞转移到了道观里,别看土匪粗鲁野蛮,但很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将所有人质按男女分开关押,道观位于山麓之中,房舍陈旧,杂草丛生,水源全靠一眼山泉,别说洗脸洗澡了,就连足量的饮水都难以供应,至于什么抽水马桶、咖啡早茶、浴巾刮胡刀之类的,唯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了。

    西票们被关在一间残旧的大殿里,男左女右,中间是过道,大殿前后有土匪持枪把守,这里地处荒山野岭,没有向导根本逃不出去,倒也不担心人质溜走。

    当陈子锟出现的时候,人质们一阵骚动,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中国人是什么来头,但却切切实实的明白,他是连结外界的唯一渠道。

    陈子锟看看四周,并没有那个疑似日本特务的“二宝”在场,便放心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我是陆军中尉陈子锟,我带来了你们急需的鞋子和食品,如果你们还有其他要求,可以和我说。”

    人质们交头接耳,纷纷燃起希望之火,时代周刊的女记者凯瑟琳举手道:“我需要纸笔,可以么?”

    “斯坦利小姐,我已经为您预备好了。”陈子锟掏出一个笔记本和两支自来水笔递了过去。

    凯瑟琳大喜过望,对于一个记者来说,能亲身经历绑票事件就和买彩票中大奖差不多,但是没有用来记录细节的纸笔,又好像一个化好妆的女人找不到镜子一般难受。

    “中尉,现在外界是什么局势,和平解决的希望大不大?”那位密勒士评论报的记者鲍威尔问道。

    陈子锟道:“如果没有政治因素的话,应该不难解决,我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列车上究竟有没有日本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