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九章 血腥山寨
听了陈子锟的话,旅客们面面相觑,然后都苦苦思索起来,蓝钢特快的头等车厢里坐的基本都是外国旅客,倘若其中夹杂一两个东亚人,是很容易辨认的。

    很快就有人回忆起当晚的事情,告诉陈子锟说,车上确实有几个日本人,一直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不和旁人交流,不过劫案发生的时候场面混乱,并没留意到他们。

    又有人信誓旦旦的说,那几个日本旅客在徐州站就下车了,当时正是午夜时分,他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的,绝对没有错。

    陈子锟心中有了底,好言安抚了洋票们一番,又去看了被抓的华票们,同为人质,中国人的待遇就差了很多,七八十个人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偏殿里,当陈子锟走进来的时候,女人和小孩们低声哭泣起来,男人们麻木无神的看了看陈子锟,又深深的低下头,几乎埋在裤裆里。

    紧张、恐惧、无助、绝望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中国人比西方人更加明白绑匪的残暴和贪婪,落到他们手里,就算能活着出去也要倾家荡产。

    相对而言,他们的衣着鞋子还算整齐,这是因为二等车厢没有卧铺,事发的时候旅客们都穿着衣服,能坐得起蓝钢特快的中国人也都是体面人,虽然没有洋人那么值钱,也算比较有油水的肉票了。

    陈子锟干咳一声道:“大家不要怕,我是官府派来的,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能回家了。”

    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说话,更没有兴奋的骚动,就连小孩子都瞪着惶恐不安的眼睛,把哭声憋在喉咙里,一张张面有菜色的脸孔上,全是漠然和不信任。

    陈子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这年头兵匪一家,官府会为了区区几十个百姓大动干戈,简直是笑话;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救,也是先救洋人,谁也不会把他们这些人的生死当回事。

    “给他们弄点东西吃,别把小孩子饿着了。”陈子锟对陪同自己的小喽啰道,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堵得慌。

    小喽啰面露难色:“陈老大,俺们自己粮食都不够吃的。”

    陈子锟二话不说,摸出一根金条来:“这个够不够煮一大锅稀饭的。”

    “够够够。”小喽啰接了金条,眼里尽是兴奋,飞奔着跑去安排饭食了。

    忽然有几个喝的醉醺醺的生面孔土匪晃了过来,看也不看陈子锟,径直到偏殿里揪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少妇的头发把她提起来往外拖,小孩吓得哇哇大哭,少妇恐惧的大叫:“春生,救救我。”

    那个叫春生的大概是她的丈夫,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敢抬头,更别说救人了。

    一股火气从胸膛直冲到头顶,陈子锟箭步上前,一巴掌将那土匪打出去一丈远,怒斥道:“给老子滚开!”

    那土匪是个小头目,被打得一个踉跄,恼羞成怒,大骂道:“你个狗日的是谁的人,敢坏我钻山豹的好事。”说着就要掏枪。

    陈子锟也不搭话,上前一把抢过他的盒子炮,调转枪口对准钻山豹的脑袋,忽听一声爆喝:“住手!”原来是孙美瑶来了。

    “陈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孙美瑶面露惊愕之色道。

    陈子锟关上盒子炮的保险,把枪抛给孙美瑶,道:“问问这位兄弟干了什么?”

    钻山豹道:“我不过是想找个娘们玩玩,这小子上来就扇我一巴掌,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大寨主,你得给我做主。”

    孙美瑶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问陈子锟道:“陈老大,那娘们是你亲戚?”

    陈子锟道:“不是?”

    “是你朋友?”

    “也不是。”

    “那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娘们,就打我兄弟的脸,这算怎么回事?”孙美瑶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从四下里围聚过来的喽啰们的手都慢慢按在枪柄上,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大殿窗户旁,凯瑟琳、鲍威尔,还有一帮西方人质都抓着栏杆,紧紧盯着这一幕惊险的场面。

    陈子锟冷笑道:“老子看不惯这种欺男霸女的行径,盗亦有道,绑票这一行就绑票的规矩,请菩萨,抱童子,交钱赎人,天经地义,人家苦主还没说不交钱呢,你就急火火的要糟蹋人家清白女子,这算哪路英雄。”

    孙美瑶脸色和缓了一些。

    钻山豹却怒了,捂着脸跳着脚骂道:“你他妈算老几,也来说三道四,抱犊崮有你说话的份么?”

    陈子锟大怒,喝道:“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在关东抢洋行砸响窑的时候,你个狗日的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和泥巴玩呢,你不是想知道老子是谁么,听清楚了,老子就是长山好关东大侠麾下老九,报号双枪快腿小白龙,姓陈名子锟,你要是不服也好办,今天三老四少都在场,刀枪随你挑,咱见个真章!”

    这一通骂的是酣畅淋漓,孙美瑶眼睛都亮了,众土匪也被他的气势所慑服,唯有钻山豹不服气,嚷嚷道:“比就比,他娘的,谁怕谁啊。”

    忽然旁边有人提醒他:“豹爷,比不得啊,这小子功夫不孬,大寨主都打不过他。”

    钻山豹眼睛一转,不搭理陈子锟,转向孙美瑶,义正词严道:“大寨主,你给个敞亮话,这山寨究竟还能不能容得下咱们弟兄,要是嫌俺们碍眼,俺这就走。”

    孙美瑶脸上又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钻山豹仔细留意着孙美瑶的神色,突然直挺挺的跪在地上道:“大寨主,多谢你的收留之恩,俺去也!”随即起身一招手:“弟兄们,走!”

    他一号召,在场竟然有几十号人响应,孙美瑶按捺不住了,炸雷一般喝道:“站住!”

    土匪们都停下了脚步,目光紧随着孙美瑶,只见他疾步上前,揪住那个引起争端的少妇,拔枪在大带上一蹭就上了膛,砰的一枪,正打在少妇后脑勺上,顿时**鲜血四溅,孙美瑶身上糊满了白的红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连陈子锟都惊愕万分,他没有预料到孙美瑶竟然如此杀人不眨眼,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大殿内的凯瑟琳,紧紧咬着胳膊不让自己喊出声音来,这一幕实在是太残忍,太血腥了,现在她开始后悔留下了。

    “女人就是祸水,要没有她,咱兄弟之间也不会闹这么一出,豹爷,人我毙了,你也别生气了,你看这样中不?”孙美瑶把盒子枪插回腰间,若无其事的说道,这把杀人的枪,正是陈子锟刚才送给他的。

    钻山豹拱手道:“大寨主,我服你,啥也不说了。”

    解决了一场内部危机,孙美瑶有些自鸣得意,拉着陈子锟离开了关押人质的院子,土匪们也渐渐散去,只留下两个看守和倒在地上的尸体,偏殿之上,春生紧紧抱着孩子,嚎啕大哭。

    刚才那个去煮饭的喽啰端着一锅稀饭进来,看到这个场景,顿时惊呆:“这是咋回事啊……”

    回到前殿,孙美瑶让人斟酒上烟,问陈子锟道:“陈老大,刚才听你说,好像在关东做过大买卖?”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陈子锟心里很不舒坦,不过还是强作笑颜道:“是啊,我在关东当过马贼,就是胡子,后来张大帅的部队进山围剿,弟兄们就散了,我辗转到了关内,投了吴大帅的第三师,吃了几年的粮,才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孙美瑶一拍大腿:“我说嘛,怪不得我看你就觉得对脾气,原来还是同道中人,叔,叔,你快出来。”

    老头不慌不忙的走出来道:“寨主,何事?”

    孙美瑶道:“这是我本家叔,孙桂枝,我们抱犊崮的军师,都不是外人,有啥说啥,现如今咱干下这么一票大买卖,事情闹得有点大发,该咋整,都拿个主意吧,尽快把这事儿定了,省的搁在心里怪难受的。”

    陈子锟急忙见礼:“军师,有礼了。”

    孙桂枝摆手笑道:“既然陈老大也是内行,咱们就敞开了说,招安到底有几成把握?”

    陈子锟反问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水的深浅,反正这回事情是彻底闹大了,索性就往大里闹,要个独立的编制,起码是混成旅级别,大寨主当上少将旅长,弟兄们也都闹个团长营长的,以后吃军饷,绑肉票两不误,岂不美哉。”

    孙美瑶喜不自禁道:“旅长好啊,何峰钰个狗日的就是旅长,老子和他平起平坐,看他还敢威风不。”

    孙桂枝沉吟片刻道:“兹事体大,山寨数千人马,十几个当家,即便是招安,也得听听大伙儿怎么说。”

    陈子锟明白,像这种几千人的匪帮,往往汇聚了十几支甚至几十支小土匪武装,组织性并不严密,类似于抱团取暖的性质,随时可以撤伙的,刚才那个钻山豹就是这类小当家。

    孙美瑶道:“哪还等什么,召集人商量啊。”

    孙桂枝干咳一声道:“天色不早了,陈老大今夜就住在山寨算了。”

    陈子锟明白,人家开会不方便自己参加,便识趣的说:“好,正好我也困了。”

    孙桂枝道:“来人呀,给陈老大安排一间上房。”又问道:“您是睡软床还是硬床?”

    陈子锟冷笑道:“硬床什么样,软床又是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