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关禁闭的科员立了大功
鲍威尔手上拿着一张纸,一言不发递给了旁边的持枪小土匪,小土匪呈给孙美瑶,大寨主拿在手上煞有介事地看了一遍,颔首道:“不错。”又传递给陈子锟。

    陈子锟搭眼一看,纸上写着简短的几句英文,大意是山上有西方人质,请政府军不要逼迫太紧,否则可能导致人质死亡,后面是所有洋人的签名。

    看来这一夜土匪们做了不少工作,各种手段都用上了,还是那句话,山寨里不乏精英人才啊,陈子锟道:“既如此,我便下山去禀告政府,只是不知道这肉票何时释放?”

    孙美瑶道:“现在就放,来人啊,把人带过来。”

    几个土匪押着三十来个人质走过来,其中就有那个死了老婆的男人春生和他的孩子,一堆人都是面带惊恐之色,陈子锟仔细看了看,其中并无洋人,于是便问道:“大当家,你说的四种人包不包括洋人在内?”

    孙美瑶有些茫然,回头看孙桂枝,老军师笑眯眯的说道:“洋人和咱们不是同文同种,这些规矩不适用他们。”

    陈子锟暗骂一声老狐狸,不过能解救一批华票也是大功一件,事不宜迟,他提出即刻下山,孙美瑶表示同意,派了一队精干土匪护送他们下山,又给每人发了一张保险票,只要在鲁南境内遇到其他土匪,只要亮出这张保险票即可保证安全。

    带着人质下山的时候,土匪们夹道欢送,一直跟在陈子锟身后的清风忽然咳嗽了一声,陈子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道观土墙上蹲着四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抄着手,戴着瓜皮帽,土气的掉渣,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其中一个正是山寨的翻译二宝,似乎是察觉到陈子锟凌厉的目光,二宝将头扭到了一边。

    君山到临城都是崎岖山路,三十多个饱受摧残的人质走到傍晚时分才接近官军控制的区域,终于逃出生天,众人抱头痛哭,中华红十字总会的义工们将他们送到当地医院检查身体,而陈子锟则被接进了中兴煤矿公司的大会议室,这里已经成为解决劫案问题的总部。

    看了陈子锟呈上的信件之后,田督军、熊省长都是大喜过望,只要土匪愿意和谈,区区一个旅的编制又算什么,根本不用申报北京政府,田中玉本人就能拍板了,搅得世界大乱,北洋政府焦头烂额的人质事件,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能解决,倒是让人有一种有力气没用上的感觉。

    大局已定,后续事宜交给军政大员们去做就行了,陈子锟回到旅社,少不得又被鉴冰暴打一顿,等太太的气顺了,他才从怀里掏出二十四跟金条,二十根推给李耀廷,四根放到鉴冰面前。

    “哪来那么多金子?”鉴冰目瞪口呆,本来以为陈子锟深入虎穴,九死一生,哪知道却是跑了一次单帮,赚的还不少。

    李耀廷也傻眼了,那二十根大条子是他从上海带来,准备支付鉴冰的赎金的,后来因为鉴冰已经获救,便在陈子锟的指点下借花献佛借给了吴总长,那可是白纸黑字有正规借据的,而且利息肯定相当丰厚,可怎么绕了一圈,这些金条又回来了。

    “大哥,这钱我不能收,是你拿命换来的。”李耀廷把金条往回推。

    “什么话,这种小场面哥哥我见的多了,拿着,权当鉴冰在你那儿的花销开支。”陈子锟依然坚持。

    “大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更不敢拿了,嫂子花我的钱,那是我的荣幸,再说了,我的钱是借给交通部的,又不是借给你的,凭什么你给我啊。”

    陈子锟道:“一码归一码,总之这些大条子你必须拿着,我身上带这么多金子,让人看见咋整?”

    李耀廷道:“那我就拿着了,回头交通部那边的好处,全归你。”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忽然有人敲门,鉴冰过去开门一看,是北京来的记者阮铭川,手里捧着一个大相机道:“陈英雄,下去合个影吧。”

    陈子锟欣然答应,下楼来到旅社院子里,获救的人质们在官兵的指挥下排成三列,最前面摆着几张太师椅,田中玉、熊炳琦、吴毓麟,何峰钰等人按座次排开,中间空了一张椅子,是给孤单豪杰陈子锟预备的。

    “陈某何德何能,怎能和长官们坐在一起。”陈子锟假惺惺的推辞了一阵,终于还是捱不住大家的盛情邀请,上前落座。

    此时临城已经聚集了几十名记者,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汉口各大报纸、电台的记者,还有相当数量的外国记者,无冕之王们簇拥在一起,举着相机一阵猛拍,镁光灯乱闪,照的人睁不开眼睛,镜头中喜气洋洋志得意满的军政大员们和后面麻木无奈的人质们的表情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合影之后,负责救援大计的田中玉督军发表了讲话,宣布人质事件即将和平解决,全部人质将在短期内获释,然后是洋洋洒洒一大篇废话,记者们心不在焉的捧着小本子胡乱记录着,他们真正想采访的,其实是那位深入匪穴的孤胆中尉陈子锟。

    可陈子锟却躲了起来,按照约定,他只接受京报的独家专访,阮铭川可幸福死了,当初借给陈子锟那件花呢西装获得了最大的收益,京报的销量直线上升,俨然已经是北京报界的领军人物了。

    当然陈子锟也少不了好处,凡是他口述的连载,一个字一块大洋,半个月的连载下来,赚头也不在少数。

    记者们采访完毕,纷纷到中兴公司的电报房去给报社发电报,如今最忙的就是电报房的员工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闲着,不但要接受发送政府电文,还要替记者们发稿件,电报的价格可不便宜,一个字六角小洋,寻常人家都电报都是尽力缩短篇幅,可记者们为了追求文字效果,往往一篇电讯上百字,电报房这回可是赚了个满盆满钵。

    北京政府接到田中玉的急电后,立刻批复:准!

    为表和平解决的善意,田中玉令包围抱犊崮的官军后撤十里,派人上山接洽,商讨具体释放人质、收编土匪武装事宜。

    山上很快传来消息,要求滕县、峄县、邹县当地士绅签字担保政府履行条件,田中玉当即允诺,如此一来,便是尘埃落定,只等人质下山了。

    一直躲在临城火车站的交通总长吴毓麟听到消息后,即刻向北京发电报,要求亲自上山换取人质释放,电报用词遣句慷慨激昂,次日便登在北京各大报纸之上,大总统黎元洪更是发来电报嘉奖吴总长的忠勇,并且劝他不要投井救人,吴总长出尽风头,志得意满的回京去也。

    ……

    北京,陆军部,金次长坐在写字台前,心情很是不悦,远在千里之外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和他没什么关系,那是山东当局个交通部的事情,让他烦恼的是,不久前出了一桩车祸,竟然撞到的是梁启超的两个儿子。

    若是寻常百姓,只消一个电话,警察厅就能帮自己处理好善后事宜,可是撞伤的梁公子,这事儿就有点复杂了,而且据说伤情比较严重,要开刀截骨,梁家人更是不依不饶,把官司都打到了黎元洪大总统那里。

    金永炎曾经是黎元洪的幕僚,大总统自然是向着他的,可是不给梁家一个交代也说不过去,无奈之下,金次长只要丢卒保帅,挥泪斩马谡,把自己的汽车夫送交警察厅,办了一个交通肇事的罪名,又赔了千把块钱,这才暂时把事情压住,不过金次长的名头可算完了,梁启超是什么人,那是国学大师,文坛领袖,得罪了他虽然不会死,但名声基本上是败坏完了。

    金永炎越想越窝火,这事儿要不是陈子锟那小子从中啜叨,也不至于闹到这步田地,信手拿起今天的报纸一看,头版上刊登着临城事件的最近进展,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上,前排个人影似乎有些面熟,再看旁边的说明文字,金次长勃然大怒。

    关在陆军部禁闭室里的陈子锟,怎么跑到临城去了,还捞了个孤胆英雄的美誉,他一拍桌子:“来人!”

    副官进来道:“次长,何事召唤?”

    “你去查一下,这是怎么回事。”金次长用手指关节敲打着报纸上陈子锟的头像说道。

    副官急忙去锅炉房查看,“禁闭室”的门虚掩着,哪还有陈子锟的人影,再问锅炉工老马,人家一缩脖道:“关禁闭是宪兵的事儿,我一烧炉子的,管你那破事。”

    这也怪不得别人,陈子锟被关了禁闭之后,陆军部连着开了几天的紧急会议,金次长又被车祸一事搅得心神不宁,哪还顾得上陈子锟,他都不管,下面人更没那个闲心,以至于陈子锟越狱好几天,居然没人知道。

    副官回报金次长,金永炎再发雷霆大怒,这事儿实在太操蛋了,堂堂陆军次长,连个中尉都治不了,这事儿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次长,要不要派人把他提来严办?”副官问道。

    “务必严办,否则陆军部的体统就不复存在了。”金次长严肃的说道。

    忽然外面有人敲门,原来是总统府的侍从官来送公函,函称大总统要亲自给陆军部的陈子锟颁发三等文虎勋章,请陆军部配合云云。

    金永炎铁青着脸收了公函,把侍从官送走后,副官小心翼翼的问道:“次长,您看……严办的事儿?”

    金次长一言不发,副官自讨没趣,悄悄出去把门带上了。

    刚关上门,就听见茶杯摔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