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二章 狮子大开口
金次长大生闷气的时候,陈子锟还在枣庄中兴煤矿公司的旅社里逍遥快活,如今大势已定,只等人质释放,就地召开庆功大会,然后便可回京论功行赏。

    和土匪接洽的事情已经不需要他再出马,当地人和土匪打了十几年的交道,能说上话的人物自然不少,再说了,如今大势已定,也该给别人留点立功的机会了。

    如今临城一带冠盖云集,北京、济南来的军政大员和外交人员,上海的商会代表,全国的记者,还有滕县邹县有头有脸的绅士们,全都齐聚这座小城,旅馆房间早就住满了,已经开始征用临城本地居民的房子,各类副食品更是短缺,临城屁大点地方,根本无法提供牛奶咖啡面包黄油等物,最多就是当地的土鸡蛋,微山湖的淡水鱼和农家饲养的土鸡、绵羊等,不过好在临城有火车站,济南府的好东西几个小时就能运到,所以洋大人们和大员们的生活水准一点也没下降。

    比电报房还忙的是当地邮局,电报不是每个人都能发得起的,而寄信的成本就低多了,邮局每天收发无数信件包裹,业务量比以往增加了十倍有余,其中大部分是各地邮来的报纸杂志,有外交官们订阅的,也有当地官员邮购来了解外界局势的。

    陈子锟闲来无事,翻阅了不少报刊,无意间发现一件让他很是震惊的事情。

    在一些北京上海左翼文人的笔下,山东建国自治军已经成为革命的代名词,孙美瑶则是对抗列强和帝国主义的英雄,文人们对他极力吹捧,由于对他义释华票的事情大加赞誉,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还有一些报刊对劫案一事冷嘲热讽,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架势评判说倘若山东依然置于日本方面的管制下,绝对不会出现这样恶性的事件,中国政府缺乏管理能力,西方逼迫日本退出山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然,大多数报刊还是以中立的立场如实报道了临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对人质的安全表示极大的关心,对和平解决此事大力支持。

    关于上山后的细节,陈子锟又找史迪威单独详谈了一番,史迪威告诉他,美国情报机关正在追查此案,人质中以美国人最多,英法意等国次之,经常来往于津浦之间的日本人却并未出现在人质名单中,不得不让人生疑,因为美国是力主日本退出青岛的国家,此举是报复美国也未可知。

    不过这一场风波总算是风平浪静了,再稍等数日,人质全部下山之时,就是庆功之日,到时候陈子锟少不得又要出上一回风头。

    谁也没有料到,平静的背后又在酝酿一场惊天变故。

    ……

    君山山麓,巢云观三清殿,山东建国自治军的头领们正在议事,招安协议已经达成,一纸由当地士绅签字作保的协议书拿在大当家孙美瑶手里,而且包围君山的两万官军已经后撤了十里,这事儿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外面小喽啰们忙着杀猪宰羊,庆贺胜利,孙美瑶也是喜气洋洋,春风满面,今年他才二十五岁,就完成了华丽转身,从一个土匪头子摇身一变成为官军少将旅长,如何不让他得意。

    部下们也很兴奋,在君山落草的豪杰们不外乎被遣散的官兵、无地的饥民,抱负志向都不大,能当个营长连长的,已经很让他们满足了,这次议事讨论的不外乎怎么犒赏兄弟。

    一个旅的编制是固定的,孙美瑶担任少将旅长,下面设三个团,团下面设营,营下面设连,旅团营连排,等级分明,当上军官就能穿料子军装和马靴,骑洋马挎洋刀,带着护兵耀武扬威,衣锦还乡,可是团长营长的位置就那么几个,君山上大大小小几十个头领,谁也不服谁,说着说着不免就争论起来,而且越吵越凶,看的孙桂枝不停摇头叹气。

    孙美瑶虽然是大当家,但也是大伙儿捧起来的,论起威信,比他哥哥孙美珠差了不少,头脑更是欠缺,遇上这种事情也弹压不住,眼瞅着下面人就要动家伙,他实在怒了,一拍桌子骂道:“吵!再吵老子不招安了。”

    下面顿时静了下来,一个矮个子土匪站了出来道:“大当家,其实这也怨不得各位当家,咱们山寨豪杰辈出,只给一个旅的编制,那是官府故寒碜咱们呢。”

    “对,乔二哥说的在理!”钻山豹第一个站出来响应,刚才他为了争夺一个营长的位置,和另一位当家吵得面红耳赤,连盒子枪都拽出来了。

    被称作乔二哥的正是山寨的英语翻译乔二宝,此时他完全没有在陈子锟面前那种谦恭朴实的表情了,而是一副智珠在握的睿智的神情,先对钻山豹抱了抱拳道:“豹爷英明,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叫做二桃杀三士。”

    头领们都是文盲,哪里知道二桃杀三士的典故,一个个等着懵懂的眼睛看着乔二哥,只有老当家孙桂枝捋着山羊胡子暗暗点了点头。

    乔二哥清清嗓子讲了起来:“古时候齐国有三个勇士,都是万夫不当之勇,却不小心得罪了一个大臣,于是大臣请国王设计杀掉他们,用什么呢,用的就是两个桃子而已。”

    土匪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都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钻山豹更是配合的问道:“二哥,俩水蜜桃怎么就能杀人呢?”

    乔二哥不慌不忙道:“你想啊,桃子只有两个,人却有三个,这可怎么分,那歹毒的大臣就说了,你们三个比一比谁的功劳大,谁就能吃桃子,三个勇士互不服气,争抢起来就动了兵器,结果三个人都死了。”

    听了这个简单的故事,众位头领们不禁低头沉思起来,钻山豹做恍然大悟状,道:“如今官府招安咱们,就是给了俩桃,弟兄们,咱们上当了!”

    “上当了!狗日的官府,太阴险了!”头领们义愤填膺,纷纷破口大骂官府的险恶用心。

    孙美瑶也怒了,忽地站起来道:“他娘的,不招安了,和他们拼到底!”

    乔二宝道:“此言差矣,大当家,咱们有一手好牌还怕打不出去么,要我说,不怪官府阴险,怨只怨咱们胃口太小。”

    孙美瑶道:“你是说,应该要一个师的编制?”

    乔二宝微笑着摇摇头:“大当家,难道咱们君山上万弟兄,区区一个师的编制就能打发?再说了,就算官府答应,那田中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等洋人释放,他不得发兵来剿咱们,到时候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依着你的意思呢?”孙美瑶似乎有些明白了。

    “要我说……”乔二宝冷笑了一声,忽然上前走到孙美瑶案子前,面向大殿中众头领道:“老话说的好,要劫劫皇杠,要日日娘娘,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事情都做下来,有什么放不开的,大伙儿说对不对!”

    此言一出,下面响应成一片,山东人性子豪爽,造起反来也豪气万丈,要劫劫皇杠,要日日娘娘这话太对大家的胃口了。

    乔二宝接着说:“要我说咱们就硬到底,割据鲁南,也不要什么狗日的官兵编制了,咱们以前不是叫山东建国自治军么,再加上一个联字,叫山东建国自治联军,大当家的任总司令,下面各位头领都当司令,再往下才是师长旅长的,弟兄们最起码也能混个团长干干,岂不美哉。”

    “对,二哥说的太在理了,反正咱手里捏着几十条洋人的性命,不怕官府不答应!”

    “干他娘的,死活就是这一回了!”

    头领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乔二宝成功的挑起了他们的野心和欲望,甚至连孙美瑶也大为所动,深感上回提出的招安条件太低了。

    乔二宝威望大增,笑容也有些飘飘然了,伸出手来四下压了压,聒噪稍停,他接着说道:“有人可能要说了,事情闹大了,把田中玉这个狗日的逼急了,他狗急跳墙怎么办,我早有对策,那就是,把姓田的拉下马!”

    下面人都瞪着眼睛听他往下说,乔二宝微微一笑:“我的计划是,拿洋人的性命逼迫政府将田中玉撤职查办,换一个咱们信得过的人当这个山东督军,再把滕县、邹县、峄县、兖州、济宁、徐州、微山湖,这些地方都划归咱们山东建国自治联军管辖,把枣庄的煤矿、徐州的铁路枢纽拿在手里,光这两样,每年的收入就数百万大洋,比绑票什么的来钱快多了。”

    众头领们眼睛都直了,乔二宝给他们规划了一幅美好之极的蓝图,如果真能成的话,抱犊崮的土匪们就会成为雄踞一方的军阀,本来上山落草是为了安身立命,现在要考虑的则是娶几个姨太太,买多少顷田地,盖多大房子的问题了。

    “咳咳,那么谁来出任山东督军呢?”一直没说话的老当家孙桂枝终于开言了。

    乔二宝道:“我已经想好了,张敬尧最合适,诸位有不少是张大帅招安的老部下了,彼此都信得过,再说了,这只是第一步棋,还有第二步。”

    “哪第二步?”孙桂枝依然风轻云淡。

    “找靠山,更大的靠山,这次咱们劫车把官府得罪狠了,把英美列强也得罪惨了,唯有一个国家没得罪过,那就是日本,咱们可以找日本人当靠山,别说是田中玉了,就是大总统,也不敢不把日本人放在眼里啊。”乔二宝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

    孙桂枝瞳孔收缩了一下,没说话。

    孙美瑶眼睛都直了,一拍桌子道:“乔二哥,就照你说的办!”

    众位头领也都吵嚷着赞同,会议总算是达成一致,圆满结束。

    ……

    会后,孙美瑶找到孙桂枝,虚心问道:“叔,你看事儿这么办能成不?”

    孙桂枝叹口气道:“狮子大开口,成是成不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忽然小喽啰来报:“大寨主,乔二爷来了。”

    “快请。”孙美瑶正襟危坐,孙桂枝则坐到了他身后一张虎皮椅上。

    乔二宝进来后也不客套,拉了一张凳子坐下,开门见山道:“我来是给大当家,老当家交个底,其实我是个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