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借枪
史迪威完全没料到陈子锟会这样回答,顿感失望道:“陈,我很遗憾你会这样说,我原本以为你和那些中国军人不一样……”

    陈子锟道:“我只是就事论事,一个分队的精锐步兵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深入不熟悉的山林地带,而且对方是盘踞多年的土匪,这种行为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而且你大概不知道抱犊崮是怎样的一种地形。”

    说着陈子锟拿了一叠报纸放在桌上,“这是君山。”又拿了一个茶杯放在报纸上,“这是抱犊崮,四面都是峭壁,土匪真正的大本营设在这里,相信他们现在已经把人质转移到山上了,突击队想解救人质,首先要面对外围的五千土匪,相信以十五团的素质和火力,压制他们不成问题,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那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史迪威疑惑道。

    “真正的敌人是大自然,抱犊崮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山峰,他比科罗拉多的大峡谷还要陡峭,就像这个茶杯一样,全部是九十度的陡峭山壁,攀爬极为困难,武力攻占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山上有蓄水池,有田地,有牲畜,有房屋,岩洞里有矿盐,住上几年不成问题,所以像中世纪那样想靠围困来解决问题,也是不可能的。”

    史迪威沉默了,陈子锟说的是实情,第十五团只是保卫铁路的步兵,而非山地兵,遇到这种地形只能抓瞎,而且部队一直在天津、唐山、秦皇岛一带驻训,对鲁南的地形地貌并不熟悉,贸然投入一支部队,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全军覆灭。

    可美利坚的公民被绑架,身为美国军人无法袖手旁观,他固执的坚持道:“我们美国军人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同胞失去自由的,即便是全军覆灭,也要付诸行动。”

    陈子锟道:“我们中国同胞一点不比你们美国人少,几万官兵围着山,你当他们不想打啊,投鼠忌器啊。”

    史迪威很郁闷,但确实无计可施,陈子锟叹口气,给他支了个招:“我建议贵国和日本方面交涉,或者请张敬尧出面,或许会有转机。”

    ……

    送走了史迪威,天色已晚,陈子锟吃了晚饭,躺在旅社的床上睡不着觉,脑海中总是闪现出巢云观偏殿里的那一张张麻木的面孔,还有横在道观院子里的尸体。

    “想什么呢?”鉴冰问他。

    “没想什么。”陈子锟披衣起来,在窗口点燃一支烟,就这样静静的站着,望着远处阑珊的灯火。

    早年在关东当土匪的时候,打家劫舍,绑票勒索的案子没少做,老实说,这种事儿触动不了陈子锟的神经,让他睡不着的是公使团和史迪威的态度。

    不过区区几个西方人,公使团就大动干戈,在天津外海武力示威,数次向大总统施加压力,甚至不惜以出兵中国相威胁,或许大家已经习以为常,觉得洋人就这德性,但是往深里想,凭什么人家的国民就这么金贵,中国的国民就这么不值钱的呢。

    事发到现在,没人在乎华票的生死,甚至连个具体的统计数字都没有,报刊杂志连篇累牍的都在讨论西方人质的安全,田督军召开的会议上,也都在讨论如何营救西方人,枣庄的旅馆里,住满了外交官和记者,以及被绑架西方人质的亲属,至于那些华票的家眷,根本就没人接待,没人搭理。

    想到这里,陈子锟就觉得一股气从丹田升起,捏碎了烟卷,坐在床边开始穿马靴。

    “亲爱的,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鉴冰揉着惺忪的睡眼道,真丝吊带睡裙下,雪白一片。

    “我问你,一个人的命,和一群人的命,哪个金贵?”陈子锟问道。

    鉴冰有些茫然,想了一会才道:“当然是一群人的命金贵了。”

    陈子锟没有再说话,穿上马靴和军装,戴上帽子,准备出门,鉴冰这才醒悟过来,喊道:“回来,你别犯傻,你的命最金贵,”

    “我又不是上山,你紧张什么,我找史迪威去。”陈子锟说罢,出门去了,鉴冰再也睡不着了,抱着枕头开始担心,想了想还是披衣起来,去敲隔壁李耀廷的房门。

    ……

    陈子锟来到美国使团的驻地,这里依然灯火通明,一间套房内,几个穿军装的人正在开会,看服色有负责使馆警卫的海军陆战队军官和陆军第十五团的军官,而史迪威正是他们的头儿。

    室内烟雾缭绕,案子上摊着鲁南一带的军事地图,天知道这帮美国人怎么搞到这么精确的军事地图的,史迪威向众人介绍陈子锟,军官们得知他是西点出身,距离感迅速拉近,不过还是迅速将摊在桌上的地图和飞机模型收了起来。

    史迪威帮他倒了一杯咖啡,陈子锟浅酌一口道:“我仿佛尝到了纽约的味道。”

    “陈,十二点钟来拜访,我想你不会是为了品尝纽约的咖啡吧。”史迪威道。

    “当然不是,我来是告诉你们,我已经想到解决方案了。”陈子锟怡然自得的把玩着咖啡杯。

    史迪威眼睛一亮:“说说看。”

    “这件案子看起来错综复杂,其实只是一桩最常见的绑票案,只不过绑的是西方人,你们公使团又不遗余力的向政府施压,等于变相鼓励了劫匪,所以他们才撕毁协议,重新提出让政府无法接受的条件,换句话说,是你们害了这些人。”

    陈子锟的一番训斥让几位美国军官勃然大怒,正要指责陈子锟,却被史迪威拦住:“陈,我需要听你的计划。”

    “很简单,我带一把枪上山去,把孙美瑶打死,山上群龙无首,人心就乱了,就会接受政府的条件,人质也就安全了,就这样。”

    说完,陈子锟耸耸肩,一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可史迪威却愣住了,陈子锟说的轻描淡写,但谁都知道,或许他可以把孙美瑶打死,但绝对无法全身而退,很有可能会被气急败坏的土匪们以最残酷的手段处死。

    换句话说,陈子锟是下了必死的决心。

    房间里一片沉默,军官们抽着香烟不说话。

    史迪威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摇摇头道:“陈,你的转变让我很惊讶,我承认误会了你,既然这样,我们也不需要向你隐瞒什么,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冒险,我们已经在制定一个用飞机进行突袭的方案,航空署的双翼机一次可以运送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低速飞抵抱犊崮,降落在山顶,然后……”

    陈子锟从未听过这样匪夷所思的作战计划,不禁多看了这帮人一眼,不出所料,每个人胸前都是空荡荡的,除了最初级的技能资格证章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挂勋章的,说明这几位军官没有一个是经过实战考验的,怪不得能想出这么离谱的计划来。

    不过这是美国人的家务事,陈子锟也不好多嘴,但是史迪威却从他嘴角嘲讽的笑容看出他对这个计划的态度来,又说道:“据可靠情报称,山里确实有一个日本间谍组织,他们的番号是桥本特设队,由日本关东军和满铁株式会社以及黑龙会联合组成,背景非常复杂,陈,你的判断是对的。这一切都是日本人搞出来的,他们在向美国政府示威,表达失去山东的愤怒,还有,张敬尧的府邸里,最近也经常有日本人出没!”

    说到这里,史迪威夸张的挥舞着胳膊,显然恨极了日本人。

    陈子锟心里一动,一个想法浮上心头,不过他还是淡淡的说:“你们的计划我不感兴趣,我只是想借把枪。”

    史迪威停下来注视着陈子锟的眼睛,看了好久才点点头,将腰间的武装带连同上面的皮质手枪套和子弹匣递给了陈子锟。

    陈子锟接过来,当众抽出手枪检查一番,连续拉动套筒感受着弹簧的力度,还问道:“怎么和我用过的M1911有些不一样。”

    “这是最新定型的M1911A1,比原型有了很多改进。”史迪威解释道,这把手枪是最基本的军用型,成色崭新,拿在手里晃动一下,零件啮合精密,丝毫没有响动。

    “我善使双枪,要是再来一把就好了。”陈子锟嘀咕道。

    史迪威转身说了一句,一个海军陆战队军官走过来将自己的配枪递上。

    “谢了,用完了还你。”陈子锟和那海军陆战队军官握握手,拎着两把枪径直出去了。

    等他走远,一个年轻的陆军中尉问史迪威:“少校,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

    史迪威道:“因为他吴佩孚将军麾下最英勇的军官,曾经一个人俘虏了敌军整个司令部的人员,而且他受过美国教育,和那些粗鄙不堪的军阀截然不同,如果我不能相信他,那整个中国都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了。”

    中尉道:“那我们的计划还进行么?”

    “当然要继续,陈只是备用方案,关键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小伙子们,我们再来研究一下地图……”史迪威又将地图铺到了桌子上。

    ……

    陈子锟来到旅社走廊里,远远看见一个人趴在栏杆上抽烟,便走过去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那人递过来一支烟,又帮他点燃,两人默默地对着夜空发呆。

    “怎么,睡不着?”陈子锟深深抽了一口烟道。

    “嫂子说你半夜出去了,你干啥去了?”李耀廷反问道。

    “我去借了两把枪。”陈子锟提了提手里的家伙。

    “你打算单刀赴会?”李耀廷道。

    陈子锟点点头。

    “为什么!你究竟图的什么?嫂子不是救回来了么,你现在是陆军部的官儿,不愁吃不愁喝,还拼个什么命!这山里的土匪可不比北京的地痞流氓,你两把枪一亮人家就尿裤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对得起谁!”李耀廷忽然激动起来,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声音也越来越高。

    陈子锟依旧趴在栏杆上抽着烟,抽到烟屁股才手指一弹,一枚流星的弧线消失在远方。

    “不图什么,我就是想让洋人瞧瞧,中国还是有几个爷们的。”他对着漫天繁星这样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