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五章 抱犊崮
自打孙美瑶提出那几个新条件之后,天下又不太平了,山东督军田中玉更是勃然大怒,你漫天要价也就罢了,可把主意打到老子头上,让把我撵下台,让张敬尧来当这个山东督军,这不是与虎谋皮么,干脆也别谈了,就一个字,剿!

    本来已经后撤十里的官兵呼啦一下又围上了,田中玉还嫌不够,从济南府把自己的卫队旅也给调来了,把君山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许一粒粮食、一颗子弹流进匪区。

    这回第六混成旅也急眼了,峄县是他们的地盘,按照孙美瑶的条件,这块地方要是划给土匪,他们就得喝西北风去,从何峰钰以降,全都憋足了劲想把土匪一网打尽,包围圈在慢慢缩小,第六旅和土匪的前锋进行了数次交火,互有伤亡。

    这下公使团慌了,官兵进剿,土匪一怒之下,玉石俱焚,西方人质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国内民怨沸腾,内阁就得下台,总统就不能连任,牵扯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谁也担不起责任,就只能狠狠的向北洋政府施加压力。

    这回公使团提出了极为严苛的要求,如果北洋政府不能保证西方人的在华人身财产安全,国际方面就会采取一系列强制措施,包括:停止华盛顿会议给予中国的利益;暂停退还庚子赔款;增加驻华军队数量,接管中国水陆交通机关,解散中国军队,规定中国改革的办法。

    无论哪一条单列出来,北洋政府都接不住招,更何况这么多大招一起放,黎元洪大总统和张绍曾总理忙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客客气气给洋大人陪着小话,一边电召田中玉回京述职,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准备强硬手段。

    政府里还是有明白人的,从张敬尧近期的表现,以及土匪的出尔反尔上来看,此次事件幕后一定有日本人的指使,不过这种事情肯定抓不到确凿的证据,退一万步说,即便抓到证据,日本人也会百般抵赖。

    退让不是不可以,关键是土匪要的价码太高,已经超出政府可以接受的范围,这次让土匪得逞了不要紧,下回全国各地的土匪都有样学样,绑架几个洋人要挟政府,那还得了。

    所以,直鲁豫巡阅使曹锟曹老帅开始暗地预备武力解决方案,备选将领是直系最能打的冯玉祥,冯部已经开始紧急训练,预备进山围剿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

    孙美瑶可没有诸葛亮稳坐中军帐的本事,用当地俗语来说,他是典型的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条件提出来了,官府不但没答应,还大兵进逼,封锁比以前更严密了,从外面传来的消息称,这回政府是铁了心要围剿了。

    山寨之中人心惶惶,孙美瑶不得不将西票转移到抱犊崮上,并且亲率精锐上山,巢云观的防务交与别的兄弟负责。

    抱犊崮是君山上一座平顶山峰,四面陡峭,无路可上,早年间有百姓为避战乱,凿石为路,攀上山顶,开荒种地,蓄水饮用,与世无争,倒也称得上世外桃源,只因上山之路太过艰难,成年牲畜无法自行爬上,只有将牛犊扛上山来使用,抱犊崮由此得名。

    鲍威尔、凯瑟琳等一干西票被土匪们押送到抱犊崮下,抬头仰望九十度的峭壁,众人头晕眼花,几个年龄大的洋人当即就晕了过去,这样的山,怕是登山运动员都发怵啊,让这些锦衣玉食的绅士夫人们攀登绝壁,还不如来个干脆的,直接毙了呢。

    不过土匪们早有预备,他们搞了几个大筐,让人坐在里面,崮顶有滑轮绳索,将筐拉上去,如果不是身为人质,这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旅游方式。

    时代周刊的女记者凯瑟琳.斯坦利坐在筐里,望着外面壮美的景色,春天的鲁南山区,郁郁葱葱,群山环抱实在美丽,可惜山下一帮持枪土匪,大煞风景。

    被拉到山顶之后,人质们看到是一派无与伦比的景象,整个崮顶是一片平地,田地翠绿,池塘清澈,茅草屋上炊烟袅袅,牛儿在田埂边悠闲地吃草,而远处则是美不胜收的千里美景,田园、城镇、铁路、湖泊,一览无遗,这里就像是天界,可以俯视整个人间一般。

    “简直就像童话世界。”凯瑟琳由衷的赞叹道,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自己被绑架的事实。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明白过来,这里不是仙境,也不是童话世界,而是地狱。

    人质们被带到崮顶一个天然岩洞里,洞里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光线极差,当他们适应这种黑暗之后,惊讶的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牢房。

    岩洞的地上铺着一些干草,但是洞里潮湿,干草已经腐败湿透,角落里坐着一些形容枯槁的人,大脑袋,细胳膊,如老僧入定一般呆呆坐着不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知道是什么人。

    “哦,上帝,他们是什么人。”凯瑟琳捂住嘴惊呼道,其实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这些可怜的人应该是土匪抓来的肉票,因为没有得到赎金而被关押至今。

    一个西方人质忽然低头呕吐起来,巢云观的环境已经够恶劣了,这里的环境比巢云观还要差上十倍,如果必须选择的话,她宁愿去死。

    土匪们将那些瘦的象骷髅的人从烂草上拉起来,提起来走到悬崖边,西方人质们顿时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只见土匪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人踹下了崮顶,拍拍巴掌,继续踹下一个,而那些并排站在悬崖边的人竟然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更别说反抗了,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被踹下山去摔死,仿佛那就是他们的宿命。

    “上帝啊,让这一切快结束吧。”凯瑟琳痛苦的扭转了脸,她曾经为自己的职业自豪,以为身为记者,可以承受任何残酷现实,可是抱犊崮顶这惨绝人寰的一幕,还是让她颤栗了,恐惧了。

    这都是一帮什么样的人啊,他们心里没有任何的良知和怜悯,他们简直就是撒旦的化身。

    鲍威尔轻轻拍着年轻后辈的肩膀,安慰她道:“这一切就快结束了,相信我。”

    负责清理岩洞牢房的是钻山豹和他的弟兄们,那些骷髅一样的人是山寨历年来绑架的废票,也就是无法获取赎金的人质,有些人已经关了好几年了,其实关也就关了,山寨并不在乎这一口饭,可是现在面临官兵封锁,崮顶人员暴增,饮食又要受到限制,再留着这些废票浪费粮食就没意思了。

    看到这些洋票一个个厌恶恐惧的样子,钻山豹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老子还不是为了给你们腾地方,真他妈不识抬举。”

    人质们纷纷惊惧的低下头,他们知道钻山豹是最凶残的土匪之一,得罪不起。

    ……

    暗夜,陈子锟穿越了官兵的封锁线,借助黑夜的掩护潜入土匪的控制区域,虽然土匪在外围布置了大量的暗哨,但是由于营养不足,十个土匪里有九个是夜盲眼,再加上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暗哨都成了摆设,陈子锟顺利的渗透到了巢云观的后墙。

    巢云观年久失修,土墙早已破烂不堪,到处都是缺口,陈子锟很轻易的就跳了进去,观内静悄悄的,连个放哨的人都没有。

    陈子锟蹑手蹑脚在道观内搜索一番,发觉此地已经人去楼空,土匪们很聪明,放弃了这个目标显著的据点,站在空荡荡的大殿边想了一会儿,他径直进了后院,用刺刀拨开了清风的房门,小男孩倒是警醒的很,一骨碌爬起来,眼睛亮闪闪的:“就知道你会来。”

    “哦,你怎么猜到的?”陈子锟收了刺刀。

    “我会算卦。”清风得意道,“你是来救人的吧,来晚了,那些洋人都被送到崮顶去了。”

    陈子锟转身便走,清风在后面说道:“你不上去的,抱犊崮只有一条路,遍布机关陷阱,大寨主早就防备着这一手了。”

    “听你的口气,似乎有办法上山?”陈子锟一直有种感觉,这个小道童在土匪窝里混了这么久,肯定不简单。

    果然,清风嘻嘻笑道:“我知道一条密道,或许可以上到崮顶。”

    “能上就是能上,哪来的或许之说?”陈子锟道。

    “道观后面有一个秘洞,在洞里烧火,崮顶会冒出烟来,这是师父在的时候发现的事情,我还进去过呢。”

    “你知道这个洞在什么位置?”

    “知道,可我不能白告诉你。”

    “说,你要什么?”

    “我想下山。”清风眼中充满了希冀,“我不想当道童了。”

    “好,事成之后,我带你下山,跟我当个勤务兵。”陈子锟伸出了手。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清风伸手和他相击。

    两人来到道观后面的密林之中,果然寻到一个岩洞,举起马灯一照,洞内深不见底,幽暗无边,四通八达。

    陈子锟倒吸一口凉气,这洞太深了些,如果没有向导贸然爬进去的话,只怕要活活困死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