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七章 火并
从地穴里爬出来的那一霎那,陈子锟发誓这辈子再也不钻什么山洞了,重新看到星星和月亮的感觉真好,重新回到人间的感觉真好,甚至连看到那个吓成木鸡状的土匪时,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

    可惜那土匪对他没有亲切感,还把他当成地府里爬出来的妖怪,直接吓破了胆晕死过去。

    月朗星稀,夜色中的抱犊崮顶景色不错,山风一吹,别有韵味,可惜陈子锟满脸满身的淤泥,真的像地狱里的生物,和这美丽的景色极不搭调。

    很幸运,他爬上来的时候正是夜晚,在黑暗环境下呆了很长时间的眼睛不会受到阳光的刺激,也不会被土匪们发现,他站了一会儿,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趁自己还有力气,赶紧干点正事。

    崮顶面积不小,放眼望处,豁然开朗,足有上百亩地,草屋绿树,宛若世外桃源,谁又能想到这么恬淡雅致的所在,竟然是一处匪穴。

    远处有一间草屋亮着灯,陈子锟奔着那地方就去了,这么晚还没睡觉的人,肯定是运筹帷幄的匪首,擒贼先擒王,错不了,可是一抬腿才发觉不妙,感觉跟踩在棉花堆里一样,腿都软了。

    好不容易来到草屋旁隐身树后往里一看,不禁暗叫老天开眼,想找的人就在里面,他慢慢抽出腋下的两把M1911A1,擦拭着上面的泥水,打开保险,扳开击锤。

    陈子锟有两个方案,一条是杀掉孙美瑶,造成土匪群龙无首的境况,另一个是他后来想出来的,那就是杀掉山寨里隐藏的日本人,让孙美瑶没的选择,而这间茅草屋里坐着的正是“乔二宝”和他的几个同伙。

    桥本让二并不是张敬尧的私人代表,那只是一个蒙蔽孙美瑶的幌子而已,实际上他是日本谍报机关桥本特设队的队长,桥本特设队并不属于陆海军,而是在外务省指导下工作,人员由熟悉汉语和中国人生活习惯的关东军以及满铁特务人员组成,桥本君就是满铁株式会社警务课的职员,不过他还有一个身份是黑龙会成员。

    桥本特设队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扰乱山东,最好能给西方国家尤其美国带来麻烦,让他们明白,山东只有置于日本的管制下才是安定和繁荣的,而把巴黎和会上日本已经取得的利益还给中国则是最愚蠢的行为。

    桥本乔装改扮成从欧洲战场归来的中国工人,在鲁南一带已经活动了两年,期间他对盘踞鲁南地带的土匪团伙做了精确的统计和分析,最后选中孙美瑶的山东建国自治军来执行自己的计划,打劫国际列车才是第一步行动。

    事到如今,他们干的还算不赖,中国的外交环境极度恶化,已经达到庚子事变以来最严峻的局面,桥本特设队受到了上面的嘉奖,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继续前行的余地了,桥本接到了让他撤离的密令。

    此刻,桥本特设队的四名成员在草屋里齐聚,桥本让二环顾众人,压低声音道:“诸君,公使馆方面命令我们离开,可是我觉得现在走未免太早了,我们还可以再为帝国尽一份力。”

    油灯的火苗在闪烁,照耀着年轻的面庞,三名队员异口同声的说:“桥本君,该怎么办,你说吧。”

    “真拿你们没办法。”桥本摇摇头说,“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诸君早就有了为国捐躯的觉悟。”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虽然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组织,但都是抱着同一个目标,那就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崛起而努力。

    “根据最近的表现,孙美瑶很可能要屈服,为了阻止他,我计划杀掉孙美瑶,取而代之。”桥本让二压低声音说道。

    三名部下没有任何惊讶,均是严肃的一点头。

    “荒木,你去把钻山豹叫来,我们需要他的协助。”桥本道。

    荒木起身出去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藏在树后的黑影。

    不大工夫,钻山豹和他的两个部下来到了桥本的草屋,打着哈欠往条凳上一坐,一条腿踩在凳子上,顺手把盒子枪放在桌上,睡眼惺忪道:“二哥,啥事?”

    “大事,你想不想当司令?”桥本凑过来耳语了一句。

    钻山豹吓了一跳,睡意全无,“啥?我当司令,那大当家的咋办?”

    桥本让二做了个切瓜的手势,眼神阴狠无比。

    钻山豹有些惊慌:“不好吧,大当家的威信可比我高多了。”

    桥本冷笑道:“你有大日本帝国的支持,还怕什么,再说者崮顶上没几个人,只要孙美瑶一死,谁还敢不服你,不服也好办,直接……”

    钻山豹眼珠一转,觉得靠谱,他这辈子自相残杀窝里斗的事情也没少做,杀掉孙美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精神负担,况且局势对自己有利,趁着黑夜把孙美瑶弄死,其他的土匪不足为虑。

    桥本让二紧紧盯着他的反应,如果钻山豹敢出卖自己的话,他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枪就会开火,杀掉他灭口。

    其余三个日本人也若无其事的占据了屋内的有利位置。

    钻山豹的两个手下还傻乎乎的站着,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临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桥本他们更没发觉,自己也已经成为别人的猎物。

    “干了!”钻山豹一拍桌子,下了决心,“我这就去召集兄弟。”

    “且慢,兹事体大,不要惊动更多的人,我们几个足矣。”桥本让二生怕有变,阻止了钻山豹。

    “咱们先说好了,干掉姓孙的,我要是当不成司令,咋整?”钻山豹可不傻,目前的形势他清楚的很,兵临城下大势已去,跟着孙美瑶混只有死路一条,唯有跟着日本人才靠谱。

    桥本让二微微一笑:“豹桑,我们合作有两年了吧,我可曾亏待过你。”

    钻山豹点点头:“要钱给钱,要枪给枪,二哥仗义。”

    “这就对了,干掉孙美瑶,由你来和官府交涉,你只要把谈判的时间拖得久一些就算成功,到时候你当上司令,我再支援你一千条枪,如果你当不成司令那也好办,我送你一座天津日租界的别墅,外加五十万大洋。”

    “成交!”钻山豹被巨大的诱惑冲昏了头脑,抓起驳壳枪扳开了狗头插在腰间,招呼两个弟兄:“走,把孙美瑶个狗日的干了。”

    这俩兄弟是他的亲信,二话不说也抄家伙跟着老大出去了,桥本一使眼色,三个部下也鱼贯而出,一群人直奔孙美瑶的住处而去。

    抱犊崮地形得天独厚,外人根本爬不上来,所以只在上山的唯一道路附近设了两个岗哨,其余人等都放心的睡大觉,孙美瑶独自一人睡在一间瓦屋里,时值六月初,天气适宜,不冷不热,他躺在床上鼾声如雷,离得老远都能听见。

    一轮明月当空照,几个鬼影悄无声息的向孙美瑶的住所靠近,走到屋外一字排开,大寨主的威名太盛,据说夜里睡觉都是睁着眼的,谁敢靠近一丈之内,必暴起杀人,这种传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连钻山豹也不敢冒险,反正这种难土墙挡不住子弹,一阵弹雨打进去,神仙也难活命。

    正当钻山豹准备开火之际,忽然身后的树丛中枪声暴起,膛口焰闪烁不停,暴风骤雨一般的子弹打得他们如同狂风中的落叶,钻山豹反应最快,转身回击,没等他扣动扳机,子弹就打中了他的脑门,一颗脑袋变成了烂西瓜,当即就见了阎王。

    枪声骤起,孙美瑶两眼一瞪,一骨碌就滚到了床底下,驳壳枪掣在手里,看也不看冲外面开了火。

    其余土匪听见枪响也纷纷爬起来抄家伙,有人高喊:“大当家那边打枪!”一群人风风火火就冲了过来。

    孙桂枝老当益壮,赤着精瘦的脊梁,一手持枪,一手举着灯笼,领着一帮亲信来到孙美瑶屋前,看到地上横着几具尸体,脑袋都烂了,匆忙之中来不及详细辨认,冲屋里喊道:“小五!”

    “叔,我没事。”孙美瑶听到援兵抵达,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拎着枪走出屋,用脚拨弄一下死人,骂道:“这不是钻山豹个狗日的么,深更半夜想打俺的黑枪。”

    不过他也知道,刚才的枪声乱得很,肯定有人在钻山豹背后开枪,否则自己九条命都不够。

    孙桂枝看到地上有一具尸体正是桥本让二的手下,顿时眼珠一转:“给我搜,肯定还有别的内奸。”

    忽然小树林里传出一声喊:“大当家,老当家,我知道内奸在哪?”

    然后就看到一个黑漆漆鬼魅一般的人影从树林出走出来,手里拎着两把打空的大眼撸子,套筒退到后方,枪口还冒着青烟。

    土匪们立刻警惕的举起枪,孙美瑶瞅了一会,惊呼道:“陈老大,怎么是你!你怎么爬上来的?”

    陈子锟丢下手枪,从身上摸出一包压得瘪瘪的烟盒,叼上一根想点火,可火柴受潮怎么也擦不着,索性扔了,大大咧咧道:“我是来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