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八章 风光下山
“救我?”孙美瑶看看陈子锟,再看看脑袋被打成烂西瓜的钻山豹,似乎明白了什么。

    “对,救你这个狗日的,要不是我,你早让人家崩了,还有几个小日本溜了,赶紧去抓,否则后患无穷。”陈子锟道,此刻他已经是在硬撑了,刚才一番激烈的枪战,耗尽了他最后的精力,幸亏大眼撸子威力巨大,挨上一枪立刻失去战斗力,要是换成两把盒子枪,恐怕就没这么利索。

    孙美瑶再傻,也能分辨出好歹来,他大手一挥:“去把那几个狗日的抓来!”

    弟兄们应声四散而去,崮顶就这么大点地方,想藏都没的藏。

    陈子锟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想说话,眼前一黑,晃了晃栽倒了。

    “陈老大!”孙美瑶疾步上前搀住他,大吼道:“请郎中!”

    ……

    一小时后,陈子锟悠悠醒来,正躺在孙美瑶的床上,一个白胡子老中医见他醒来,赶忙道:“不要急着起来,你好几天水米没沾牙,人都虚了。”

    “大夫,今天是几号?”陈子锟问道。

    “今天是四月十七。”老头道。

    陈子锟知道他说的是旧历,推算成公历的话,已经是六月初了,自己竟然在洞穴里困了整整两天两夜!又冷又饿又绝望,爬上来之后又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枪战,不倒下才怪。

    “后生身子骨不错,是练家子吧。”老头帮他把了把脉,微微点头:“脉象平稳,恢复的不错,我再给你开两副药吃吃,保管龙精虎猛。”说着端出一碗稀饭里,里面还卧着俩鸡蛋。

    陈子锟苦笑一声,抱拳道:“谢了。”却发现自己两手上缠满纱布,十指隐隐作疼。

    “后生,你十指鲜血淋漓,指甲都磨秃了,你到底干了啥啊?”老头摇着叹气道。

    陈子锟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从洞里爬出来的,望着缠满纱布的手,他一阵恍惚,斜眼一看,床边凳子上摆着自己的皮带和枪套,两把M1911A1正静静躺在上面,还好,看来孙美瑶没把自己当成敌人。

    忽听外面一阵大笑,随着笑声,孙美瑶走了进来,满面春风,身后跟着一个小土匪,手里捧着一个大盆,盆里是烧熟的牛头。

    “好汉子哪能喝稀饭,来,啃牛脸,喝酒!”孙美瑶将手里的酒坛子往桌上重重一放,酒水四溅。

    老中医讪笑着起身让座:“大寨主,老朽有礼了。”

    “行了,这儿没你的事了。”孙美瑶大马金刀的坐下,拿了两个碗,帮陈子锟倒了一碗,道:“请!”

    陈子锟手上缠着纱布,只能用双手捧起碗来,一饮而尽,然后抱着牛头啃起来,狼吞虎咽一点也不见外。

    孙美瑶给自己也到了一碗酒,却并不喝,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抽着。

    陈子锟啃了一会儿,满嘴都是油,把牛头一放,道:“日本人逮到没有?”

    “让狗日的跑了。”孙美瑶恨恨道,“不过我已经传令下去,跑了也得给我抓回来,他三个手下一个都没跑掉,一个被你当场打死,还有俩都活捉了,待会我请你看看,啥叫五牛分尸。”

    陈子锟哼了一声,继续吃肉。

    孙美瑶却放下烟袋,肃然而立,拱手道:“陈老大,我孙美瑶欠你一条命,这个情,我记下了。”

    陈子锟继续吃肉,他可饿惨了,在地穴里面只能舔石壁上渗出的水珠,眼下见了酒肉,啥也顾不上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孙美瑶也不打扰他,在一旁抽烟不语。

    过了一会,孙桂枝来了,也不介意陈子锟在场,对孙美瑶道:“问出来了,夜里日本人和钻山豹勾结,想害死你接管山寨,现在钻山豹的手下都被缴了家伙,听候发落。”

    孙美瑶道:“统统推到崮下去摔死。”

    孙桂枝面露难色,看了看陈子锟。

    陈子锟道:“首恶已除,就少造些杀孽吧。”

    这回孙美瑶很听话,当即道:“看在陈老大面子上,就饶了这帮狗日的。”

    孙桂枝拱手称谢,又道:“陈老大,你……到底是咋上来的?”

    陈子锟道:“池塘底那个洞记得不,我是从那里爬出来的,三天三夜啊,要不是神仙保佑,我就死在里面了。”

    孙美瑶和孙桂枝面面相觑,抱犊崮中有秘洞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也曾派人探过,可是派了几个人进洞都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谁也不敢提这岔事了,还有传言说,山腹里有山鬼,没想到陈子锟在里面兜了三天三夜竟然还能如此生猛,看来一定有上天庇佑。

    半晌孙桂枝才悠悠道:“天意啊。”

    “那,陈老大你上来有啥事?”孙美瑶打破砂锅问到底。

    陈子锟也不含糊:“我来杀你的。”

    “杀我?”孙美瑶眼睛瞪得溜圆,不过没有掏枪的意思。

    “不错,杀你。”陈子锟继续啃牛脸,头也不抬道:“你做事不地道,出尔反尔,搞得中国大乱,眼瞅着洋人就要借机出兵了,我不得不出手,不过到了山上才得知,原来你是受了小人蛊惑,这才救你一命。”

    “大哥,请受小弟一拜!”孙美瑶纳头便拜,“大哥是真英雄,小弟佩服,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说!”

    “小弟想和大哥拜把子!”孙美瑶是个直肠子,认定陈子锟是好人,那就是好人,哪怕是来杀自己的也不在乎。

    “好,看你也是条汉子,我就认了你这个兄弟。”陈子锟放下牛脸,出了房子,此时东方一轮红日高挂,万里无云,站在这沂蒙七十二崮之首的峰顶,百里外的景色都一览无遗,风呼呼的吹,山寨的大旗猎猎飘扬,替天行道四个字在风中飘舞。

    大寨主要和陈老大结拜,这可是大事情,土匪们准备了香案、贡品、酒水,还有一只大公鸡,孙美瑶亲自割破鸡冠子,将血滴在酒里,和陈子锟一道对天名誓。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两人喝了血酒,遂成八拜之交。

    土匪们敲锣打鼓,庆祝大寨主结交了一位好汉。

    岩洞牢房里,西方人质们都有些糊涂,昨天夜里一阵枪响,他们还以为是政府军来救人了,等了半天也没有下文,一大早的土匪又敲锣打鼓,似乎有什么喜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他们西方人的思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忽然天边传来一阵奇怪的轰鸣声,然后大家就看到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从阳光里飞出来,冲着抱犊崮就过来了,小土匪们惊慌失措,陈子锟却知道那是什么,当即道:“不要慌,那是飞机!”

    飞机越来越近,近的可以看见机翼上的白星标识,这是一架美国陆军的寇蒂斯霍克型双翼机,土匪们纷纷举起步枪射击,子弹根本伤不到飞机半根毫毛,它摇摇翅膀就飞走了。

    虽然飞机没有投下炸弹,但却给土匪们带来极大的震撼,这抱犊崮的天险也不保险啊。

    ……

    既然结拜了兄弟,很多话就能放到台面上说了,陈子锟被请到上座,孙美瑶和孙桂枝叔侄俩左右陪着,向他请教如今该如何收场。

    “我是猪油蒙了心,听了小日本的鬼话,后悔啊。”孙美瑶摇晃着脑袋,做痛心疾首状,刚才美军飞机来晃了一圈,也让他吓得不轻。

    “如今这个形势,还请陈老大给俺们指条明路。”孙桂枝将自己的烟袋锅子递了过去。

    陈子锟接过烟袋锅子抽了两口,旱烟叶子很冲,很过瘾,他大咧咧道:“叔,路我早就给你们指过了,这些洋人不是不值钱,可也值不了那么多钱,你弄个旅长当当,大家面子上都好过,非要两个师的编制,还要霸占那么一大块地盘,你当人家都是傻子啊,再说,不就是几十条人命么,当初闹义和团的时候,杀的洋人还少?”

    孙桂枝道:“有理,那么这样说,俺们还有机会?”

    “对,权当没那回事,继续谈,要一个旅的编制,别的不提。”陈子锟道。

    孙桂枝和孙美瑶交换一下眼色,点点头道:“中,就照你说的办。”

    陈子锟道:“闹了这么一出,咱们山寨得再拿点诚意出来。”

    “大哥,你咋说我咋办。”孙美瑶信誓旦旦道。

    陈子锟道:“那就再放几个洋人吧,让他们跟我下山谈判,我看有个叫鲍威尔的小子挺精明的,还有一个女记者,一个大姑娘家的被你们关了这么久,家里也急了,不如放了,也显得咱们人道。”

    “中!”孙美瑶眼皮都不眨就答应了。

    ……

    鲍威尔和凯瑟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就被释放了,当他俩看到陈子锟的时候,似乎明白了一些,土匪依旧用筐子将他们送下抱犊崮,至今陈子锟才有幸见识了抱犊崮的险要,上山的道路被称为一线天,仅容一人通过,陡峭的石壁上一个个凿出来的浅坑可供攀爬,稍有不慎就会掉下深渊。

    不过险要归险要,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陈子锟是宁愿摔死也不愿再钻地穴了。

    土匪们动用了三匹马送他们下山,坐在颠簸的马背上,陈子锟昏昏欲睡,鲍威尔看看土匪,悄声说道:“先生,先生。”

    陈子锟醒过来:“什么?”

    “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会想知道的。”陈子锟淡淡的答道,他实在没心情叙述发生的事情,回望山麓的巢云观,已经再也看不到小道童了。

    从陈子锟忧伤的眼神和手上的纱布都能看出,他身上一定藏着无数的故事,凯瑟琳鼓起勇气问道:“那么,我想知道您的姓名,可以么?”

    “当然可以,斯坦利小姐,我叫陈子锟。”

    “我知道你,你是西点毕业的!”凯瑟琳忽然尖声道,好像发现了新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