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五章 自封陆军少将
阎肃道:“差不多了,还有几个步骤。”说罢收了笔墨砚台,依然将大印放回抽屉,照原样锁了,将第二张委任状沿虚线撕成两份,较小的一张藏在身上,另外的放回公事包,出了办公室,关门落锁,直奔档案室而去。

    不巧的是,档案室有人值班,一个老眼昏花的管理员坐在桌子后面打瞌睡,阎肃似乎和他很熟,将公事包放下,随便打了声招呼就带着陈子锟进去了。

    档案室内各种资料浩如烟海,一排排柜子上遍布小抽屉,如同进了中药铺,不过灯光阴暗,角落里甚至还有蜘蛛网,陈子锟不禁为之侧目:“乖乖,这么多啊。”

    “这还不算多,前清兵部、练兵处、太仆寺历朝历代的档案都压在陆军部里,前段时间清理出好几个房间的档案来,都打包卖了废纸,要不然更多。”阎肃熟门熟路,直接来到一排档案架边,依然用铁丝投开小锁,打开抽屉,从口袋里拿出委任状的存根来,夹在一叠同样的存根之中。

    “好了,又完成一步。”阎肃拍拍手,如释重负。

    “这么简单?”陈子锟奇道。

    阎肃道:“看起来简单,其实一点也不容易,档案室是陆军部的机要部门,寻常人等进来查找资料,不但不能带包,还要登记姓名,我花了数年之久,用一部宋版古籍,一箱清代文史典籍才收买了管档案的老李,别人想进档案室都得照规矩办,我打声招呼就行,还有这存放人事档案的架子,普通人进来,根本找不到。”

    陈子锟为之咋舌,这个阎肃,早几年前就开始筹划此事,心思果然缜密。

    “那下一步呢?”

    “下一步是晋升你的军衔,你现在只是中尉,不可能担任护军使的职务,起码要是少将才行,走,咱们去铨叙科。”

    陈子锟艰难的吞了口唾沫:“阎兄,你一条龙全活儿啊?”

    阎肃自嘲的笑笑:“实不相瞒,我在铨叙科也干过一段时间,都是为了今天啊。”

    出了档案室,和老李打声招呼,提了公事包离开,直奔铨叙科而去,

    铨叙科内依然没人,北京军警都发不出工资,陆军部也不能幸免,阎肃说的一点没错,这几天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总统、总理、总长、次长、甚至具体办事的人都歇着了,已经不能用浑水摸鱼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大模大样的捞鱼。

    阎肃依然用钢丝开了门锁,堂而皇之的进去,从柜子里拿出空白的公文用纸来,笔走龙蛇,刷刷写了几行字,陈子锟凑过来一看,不禁惊讶道:“我什么时候得过三等文虎勋章?”

    “前段时间总统府提出要授予你三等文虎勋章,被金次长压下来了,但这事儿陆军部人尽皆知,可不算作假,按照陆军部的章程,大学毕业生的基准军衔是少校,你是圣约翰毕业的,最低应铨叙为陆军少校,留学生可以再加一等,就是中校,再加上你有战功在身,得过白鹰勋章、文虎勋章,晋个上校是绰绰有余的,既然当护军使,那还是少将比较合适。”

    阎肃写完,再次撬开抽屉,取出铨叙科专用印章来盖了,吹了吹道:“现在你就跻身将军之列了。”

    陈子锟道:“这么简单?”

    阎肃叹道:“看似简单,但很多军人一辈子都迈不过这个门槛。”

    陈子锟道:“有这么难?孙美瑶招安之后,不就是个新鲜出炉的少将旅长?”

    阎肃鄙夷道:“这种没有经过陆军部正式铨叙的少将根本不值钱。”

    陈子锟擦了擦冷汗道:“那我这个自封的少将就值钱了?万一东窗事发,岂不贻笑大方。”

    阎肃道:“你的军衔本来就明显偏低,照着王庚的例子,也应当是个上校,如今又立了大功,晋升为少将也在情理之中,再说了,如今局势大乱,陆军总长和次长都下台了,将来曹锟当了总统,势必要委任新的陆军总长,一朝天子一朝臣,陆军部这些旧人肯定要更换一遍,到时候档案一移交,谁知道你的真假,反正档案底子都在的,私盐也变成官盐了。”

    见他说的自信满满,陈子锟也不再多言,两人出了陆军部,直奔东厂胡同大总统的私宅而去。

    此时陈子锟才发现,严肃的胆子比自己还大,拿着伪造的将军晋升文件去找大总统盖章,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对此阎肃是这样解释的:“大总统内外交困,哪还有心思辨认真假,文件是真的,流程也是对的,我也确实是陆军部的人,你的名字,大总统更是如雷贯耳,焉有不用印的道理。”

    陈子锟道:“如果金永炎在场的话,岂不前功尽弃。”

    阎肃笑道:“我有个同乡在总统身边做事,如果金永炎在的话,自然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到了东厂胡同一看,那些地痞流氓依然围在胡同口聒噪不已,有人还挥舞着写着黎元洪下台的小旗帜到处乱窜,场面非常混乱,忽然黎府大门敞开,四十余名持枪卫队跑步出来,明晃晃的刺刀吓得流氓们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就看到几辆汽车从大门里出来,在卫队的保护下浩浩荡荡奔着火车站方向去了,阎肃见状,若有所思道:“兴许咱们来晚了一步,不过还有救。”

    上前敲门,和守门人交涉了几句后,两人进了黎宅,在门厅里稍候,不大工夫,一个中年人匆匆而至,阎肃上前和他低语了好一阵,回来道:“大总统带着金永炎去天津了。”

    陈子锟道:“那可如何是好?”

    阎肃道:“大总统虽然走了,但印玺却是留在北京的,走吧。”

    出了黎宅,阎肃这才向陈子锟详细介绍了情况,他的同乡在总统侍从室供职,多所少少知道一些机密,刚才出府的车队里,就藏着黎元洪,还有顶替张绍曾接任陆军总长的金永炎,以及侍从武官、机要秘书等人,大总统在北京呆不下去了,到天津去避风头,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总统的十五颗印信并未随身携带。

    “你有没有金条,或者什么值钱的东西?”阎肃突然问道。

    “有,要多少金条?”陈子锟立刻想到了李耀廷带的那些金子。

    “越多越好,而且一定要快,赶在曹锟拿到这些印信之前把印盖了。”阎肃心急火燎道。

    事不宜迟,陈子锟立刻前往紫光车厂找李耀廷,不巧的是,李耀廷带鉴冰到颐和园玩去了,见陈子锟这么着急上火的找小顺子,宝庆当即安排了俩腿脚最利索的车夫拉着俩人直奔颐和园去了。

    好在这趟路没白跑,顺利找到了李耀廷,听说大锟子要用钱,李耀廷二话不说,立刻回去,取了二十四根金条交给陈子锟。

    拿了金条,陈子锟和阎肃再去东厂胡同黎宅,找了他那位同乡,当着陈子锟的面给了他十根金条,然后三人同去了东交民巷一处法国医院,在门口停下,那老乡从阎肃手里拿了文件,道:“你们在这儿稍候即可。”说罢自己一个人进去了。

    十分钟后,同乡出来了,将用了总统印玺的文件递还阎肃,阎肃拿在手上端详一番,欣喜万分道:“多谢老兄相助。”

    “客气了。”那人一拱手,飘然而去。

    陈子锟问道:“怎么样,大印是真的么?”

    阎肃激动道:“如假包换,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印信!有了这个,你就是货真价实的陆军少将,一点不掺假。”

    陈子锟道:“十根金条换这么一个章子,未免太贵了些。”

    阎肃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若是直接找黎大总统用印,怕是一毛钱也不用花,可是这些印信保管在如夫人手里,想要用一下不出点血怎么能行,再说了,我这位同乡,还有如夫人身边的人不都得打点打点,十根金条换个少将军衔,这买卖,值!”

    大印盖好了,再度折返陆军部,把用了总统印玺的军衔铨叙文件塞到陈子锟的档案里,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全部处理完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一整天两人都没歇着,现在终于如释重负,长长出了一口气。

    “阎兄,喝一杯去吧。”陈子锟道。

    “不了,折腾了一天,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阎肃一拱手,径自去了。

    陈子锟望着他的背影颇为感慨,看着斯斯文文一个人,竟然有如此胆略和魄力,陆军部真是藏龙卧虎啊。

    姚依蕾不在,陈子锟也不想回东文昌胡同的宅子,便去了紫光车厂,正巧李耀廷鉴冰都在,见他回来,李耀廷问道:“哥们,这么着急用钱,到底啥事啊?”

    陈子锟将自己的委任状和晋升军衔令递了过去,李耀廷拿在手里,眼珠子瞪得溜圆,鉴冰凑过来一看,也夸张的捂住了樱桃小口。

    “大锟子,你当将军了!还是江北护军使,啧啧,有了自己的地盘了!”李耀廷啧啧连声,兴奋的无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