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有人要害你
宝庆两口子听见李耀廷的大呼小叫,急忙跑来,听说大锟子又升官之后,杏儿瞪大了眼睛,欣喜道:“少将护军使,那得是多大的官儿啊?有九门提督大么?”

    “娘们家懂什么,九门提督是前清的官儿,大锟子是民国的官儿,这护军使,和督军是平起平坐的,对吧,小顺子?”宝庆也搞不清楚这护军使到底多大,只能向李耀廷求助。

    李耀廷倒是个明白人,嘿嘿笑道:“其实杏儿姐说的也不错,上海这么大的地方,设的就是淞沪护军使,论起来比镇守使略高,比督军略低,和九门提督也差不多。”

    大家都欢腾起来,陈子锟也笑而不语,只是笑的不那么踏实,偷来的少将护军使,能踏实才怪。

    不大工夫,外面进来俩人,是李俊卿和赵家勇到了,如今李俊卿可是京津一带炙手可热的人物,白西装,白皮鞋,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赵家勇一身笔挺的军装,腰佩手枪,摘了大盖帽,油光光的头发向后梳着,手上带着好几个大金戒指,看起来自有一番风范。

    老朋友汇聚一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杏儿慌着要安排酒饭,李俊卿道:“嫂子,别忙,这顿我请,咱们先吃饭,再去看梅老板的贵妃醉酒,完了再打通宵的麻将,哥几个有日子没见,可得好好唠唠。”

    杏儿脸上依然挂着笑,但笑的却不太自然了,若不是李耀廷来京,宝庆和李俊卿赵家勇他们基本上不大来往的,倒不是兄弟感情出了什么岔子,而是根本不是一路人,压根玩不到一块儿去。

    宝庆老实本份,除了在家喝点小酒之外,连饭店都很少去,更别说逛戏园子打通宵麻将了,不过今天这个场合,若说不去未免败了大家的兴致,宝庆看看杏儿,一咬牙道:“好,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李俊卿哈哈大笑:“有你这句话就成,小顺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说吧,想吃点什么,西餐还是中餐?”

    李耀廷道:“西餐在上海吃腻了,我就想吃口咱北京的涮羊肉。”

    赵家勇靠着李俊卿的提携,现在是正阳门火车站护路队的头头,在北京城也算一号人物,当即道:“好办,正阳门大酒楼,我安排。”

    李俊卿啐了一口道:“怎么叫你安排,大伙儿安排才是,不过正阳门大酒楼现在不行了,要论吃涮羊肉,还得是东来顺,他们家那个大师傅切的羊肉片,薄的都能看见盘子上的花纹,进锅就熟,蘸上料往嘴里一放,那叫一个嫩。”说着做陶醉状。

    赵家勇忙道:“对对对,东来顺好,咱们就东来顺。”

    一行人当即出门,上了李俊卿的汽车,直奔东来顺羊肉馆而去,李俊卿说的一点没错,现在东来顺的生意比正阳门大酒楼要火的多,又正摊上吃晚饭的点儿,楼上楼下人声鼎沸,跑堂的来回穿梭,那叫一个热闹。

    “得,没位子,咱们还是换别家吧。”宝庆道。

    “不用,就这家。”李俊卿哗啦一声展开折扇。

    跑堂的见他们一行人气派非凡,赶紧过来招呼,陪着笑脸道:“几位爷,实在对不住,这会儿生意太好了,您得大等会儿。”

    李俊卿淡淡一笑:“不碍事,我们能等,这是我的片子,拿给掌柜的。”说着掏出自己的名片,两只手指夹着递到跑堂的面前。

    跑堂的客客气气接了,报告掌柜的去了,不到半分钟,就见一中年人诚惶诚恐的奔过来,离得老远就打千道:“李爷,您老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李俊卿一拱手:“客气。”

    掌柜的问跑堂的:“给李爷安排位子了么?”

    跑堂的道:“掌柜的,您又不是不知道,这楼上楼下的,连一张条凳的空儿都没剩下。”

    掌柜的大怒:“什么话,别人来了没位子,李爷来了能没位子么,还不赶紧把咱们天字号的上房雅间开开。”

    跑堂的一躬身:“嗻!”屁颠屁颠去了。

    掌柜的满脸谄笑:“李爷,各位爷,这边请。”

    李俊卿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微笑,侧身道:“耀庭,子锟,请。”

    东来顺的天字号雅间果然不一般,远离外面的尘世喧嚣,房间古色古香,墙上挂着名人字画,地方也敞亮,大圆桌上摆着紫铜的火锅,俩小二伺候着大爷们用膳,这感觉和皇上也差不离了。

    很快菜就上来了,酒是上好的玉泉酒,大伙都斟上,李俊卿端着杯子站起来道:“今儿小顺子回家,哥几个好好喝两杯,来,走着。”

    大伙儿共同举杯,一连饮了三个,火锅里的水开了,李俊卿招呼道:“先吃着,别客气,嫂子,你也吃,不知道对不对你的口味。”

    “谢谢,我不忌口。”鉴冰微笑着说,又小声对陈子锟说:“你这个朋友好俊哦,简直漂亮的像个女孩子。”

    陈子锟笑道:“蓝颜祸水,有时候比红颜祸水还扫把星一些呢。”

    鉴冰不解,眨眨眼看着对面的李俊卿,恰巧李俊卿也看过来,四目相对,鉴冰忽然感觉对方的眼神里有些许淡淡的敌意。

    通常这种敌意只产生在两个漂亮女人之间,比如姚依蕾就曾经以这种眼神盯着自己。

    忽然宝庆站起来道:“诸位,其实今儿还有一个大好的消息,咱们可得庆祝一下。”

    李俊卿放下筷子,拿起洁白的手帕擦擦嘴:“哦?说说看。”

    宝庆道:“我说不合适,让大锟子自个儿说。”

    无奈,陈子锟只好道:“兄弟新晋升了少将衔,授了江北护军使的差使。”

    “我靠!大喜事啊,锟哥,你干脆把我调到你那儿当个团长得了,我在火车站才是个中尉。”赵家勇眉飞色舞,在座的只有他是军职,对少将军衔的理解比大伙儿都要深刻的多。

    “嗯,是该喝一杯。”李俊卿的表现却没有那么激动,和大家饮了一杯后,起身离席,招呼陈子锟:“大锟子,陪我上个茅房。”

    陈子锟知道他有话要说,便跟了过去,两人来到僻静的走廊里,李俊卿眉头紧皱道:“锟子,你这个护军使,最好推掉。”

    “此话怎讲?”

    “当今的局势你又不是不知道,黎元洪下台,曹三爷马上就当总统,吴大帅更进一步,你的前程,何止一个护军使,这个节骨眼上,一动不如一静啊。”

    陈子锟知道李俊卿和上层人物走的很近,对局势的判断也有独到的一面,他也不加隐瞒,把阎肃帮自己偷官儿的事情和盘托出。

    李俊卿大为震惊:“大锟子,我原以为是金永炎想给你小鞋穿,没想到另有隐情,你被人当枪使了!”

    陈子锟道:“没这么糟糕吧。”

    李俊卿道:“你想想,临城火车大劫案和平解决,你功不可没,金永炎随着黎元洪下台之后,新来的陆军总长还能亏待你不成?我已经听到小道消息说,交通总长吴毓麟对你极为欣赏,想调你过去当护路军副司令呢,再说了,吴大帅栽培你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等三爷当了总统,就是你升迁之时,少不得要做一个实编满员的旅长,路,已经给你铺好了,好端端的你又生什么幺蛾子,当什么江北护军使,万一这事儿被吴大帅知道,他老人家可最讨厌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那时候你可就鸡飞蛋打一场空了。”

    李俊卿说的恳切,陈子锟也糊涂了,难道说自己这步棋真的走错了?

    “大锟子,咱们是知交兄弟,过命的交情,我能害你?那阎肃是什么人,皖系余孽,徐树铮的党羽,他能和你说掏心窝子的话?能真心对你好?醒醒吧,这家伙不知道憋着什么坏主意呢。”

    “事已至此,想回头也不是没有余地,再看看吧。”陈子锟含糊其辞,脑子里一团乱麻,但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阎肃不是那种阴险小人,这事儿虽然听起来离谱,但真也坏不到哪里去。

    李俊卿摇摇头:“话已经说到这儿了,听不听是你的事。”

    回到房间,继续喝酒谈天不提,吃喝完毕,一行人去戏园子看梅兰芳的贵妃醉酒,自然又是上好的包厢招呼着,茶水香烟伺候着,台上梅老板咿咿呀呀唱的精彩至极,陈子锟却一点也听不进去,翻来覆去都是李俊卿危言耸听的劝诫。

    没错,直系势力如日中天,曹锟肯定出任下一届大总统,吴大帅便是军界第一强人,自己作为吴系嫡系,根本无需搞这些投机取巧的手段,自然就会有一个锦绣前程,但是为何当阎肃提出那些匪夷所思的计划时,自己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反倒异常兴奋,觉得大有可为呢。

    难道在自己心目中,根本没把直系,没把吴大帅当成可以追随的对象,换句话说,自己根本没把所谓的前程放在眼里,根本没觉得曹老帅,吴大帅他们能挽救这个深渊中的国家!

    东厂胡同外喧闹嘈杂的一幕浮现在眼前,这就是我们的国家,总统只是军阀操纵的玩偶,国会尸位素餐,政府形同虚设……

    救中国!对,救中国才是我所追求的终极目标!

    陈子锟豁然开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