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二章 峰回路转
北京,东文昌胡同陈公馆,姚依蕾正筹划着将哪些家当搬到江北去,在她心目中,护军使公署应该是一座很大很气派的房子,有很多佣人和卫兵,没有像样的家具、窗帘什么的,那可不成体统。

    忽然佣人来报,有客到,陈子锟便到前厅去会客,只见来的正是阎肃,他一身便装打扮,神色略显焦急,陈子锟打发了佣人,问道:“阎兄,如此惊慌,所为何事?”

    阎肃道:“东窗事发!”

    陈子锟早有预料,眉毛一挑道:“那又如何?”

    阎肃顿足道:“私造公文,那是大罪,报纸上登出你就任江北护军使的消息,整个陆军部全知道了,他们正在彻查此事,你我都逃不了。”

    陈子锟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我一力承担,和阎兄无关。”

    阎肃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谁也跑不掉,趁他们还没把事情闹大,还是赶紧走吧。”

    陈子锟犯愁了,今时不同往日,家大业大的怎么跑,再说后院还有俩姑奶奶呢,怎么和她们说?说自己伪造公文要被拿问治罪?没法开口啊。

    阎肃见他犹豫,捶胸顿足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罪名太大了,就连吴大帅出面也救不了你,此时不走,等抓你的人来了,北京城是出不去了。”

    陈子锟一跺脚,回身进来内宅,姚依蕾和鉴冰正拌嘴呢,一个说要从北京运送家具过去,一个说在当地找木材打造,两人互不相让,喋喋不休,陈子锟大喝一声:“别吵了,收拾细软快走。”

    姚依蕾一愣:“怎么了?”

    “说来话长,路上再解释吧,给你五分钟时间,快收拾东西。”陈子锟摸出了怀表开始掐表。

    姚依蕾见状不敢多嘴,迅速回到卧室,从床底下拖出皮箱,开始收拾细软,得亏他们是刚搬过来,还没来得及置办各种古玩、字画之类的,要不然收拾起来可就麻烦了。

    把首饰盒和家里的现钞放进皮箱,姚依蕾还想再拿几件衣服鞋子,可是拿起这件又想起那件,一时间难以取舍,这功夫就耽误大了,陈子锟等的心焦,进来呵斥道:“衣服统统不带,赶紧的,再不走就晚了!”

    见他说的骇人,姚依蕾慌忙合上皮箱,提着出来,和陈子锟鉴冰一起往大门口走,门外的汽车已经发动起来了,阎肃站在车旁不时的看着怀表,心急如焚。

    没法不着急,这事儿确实闹大了,按照他的计划,等新任总长来了之后,陆军部各司主官肯定要换一遍,到时候自己伪造的档案就没人查证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可是事情居然坏在陈子锟的女人身上,把如此机密的事情宣扬的满城风雨,不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陆军部这帮货色眼里可不揉沙子,他们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了,事情败露就在今天!

    陈子锟等人慌里慌张出来,正往车上搬着行李,忽然一辆汽车直奔陈宅而来,转瞬就开到跟前,车上跳下来一个戎装上校,傲慢的看看他们,道:“陈子锟是哪位?”

    陈子锟站出来道:“我就是。”

    上校道:“我是总理府的侍从官,高代总理有请,跟我走一趟吧。”

    砰的一声,姚依蕾手里的皮箱落了地。

    ……

    陆军部的大爷们虽然平时干点正事慢吞吞的,但事情关系到自己,那效率绝对岗岗的,总务厅的科员们检查了存档文件,一个个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姓陈的还真晋升成了少将,大总统都用了印的,江北护军使的委任状存根也在档案室里放着,上面赫然是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张绍曾的签名和关防大印。

    出了奇了,晋升将军可是大事,怎么陆军部里没人知道,经办人都不清楚,这档案是怎么来的?莫非是神仙下凡?大伙儿仔细查验了印鉴,陆军总长的关防和大总统的印玺那可不是说伪造就能伪造的,就算是让刻印师傅本人来重新刻一枚,也绝对做不到完全一致,可委任状上的大印却是如假包换的。

    大爷们百思不得其解,冥思苦想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委任状是陈子锟这个胆大包天的狂徒趁政府瘫痪,陆军部没人上班的时候自己伪造的。

    如今陆军部没有当家人,想处置陈子锟也没人拍板,于是一帮人气势汹汹的准备去找暂代总理职务的内务总长高陵蔚,想请他给个说法,对于这种私造文件之辈,务必严惩才是。

    军官们推举总务厅宋厅长为首脑,一群人骂骂咧咧直奔总理府而去,总理府就在铁狮子胡同,距离陆军部不远,走两步就到了地方,却被总理府侍从室的人拦下了,被告知代总理正在进行授勋仪式,不能接见诸位。

    众人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热闹,一帮人浩浩荡荡簇拥到总理府小礼堂外围观,这一看不要紧,全傻眼了。

    小礼堂内,高陵蔚正在给陈子锟颁发三等文虎勋章。

    这枚文虎勋章是早就确定要颁给陈子锟的,只因政坛变故而拖延,美国公使向陈子锟授了嘉奖星之后,高陵蔚立刻决定颁发这枚勋章,于是便有了刚才陈宅门口那一幕。

    军乐声中,高代总理亲自将一枚三等文虎勋章挂在陈子锟的脖子上,拍着他的肩膀大加勉励了一番,中外记者纷纷拍照,高代总理即兴发表了演说,更是博得满场喝彩。

    他高度赞扬了陈子锟在临城火车大劫案中的英勇表现,称他为中华民国军人的典范,然后话锋一转,道:“今天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公布,陆军部已经任命陈子锟为江北护军使,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步步高升。”

    掌声响起,陈子锟微露错愕之色,看看人群中的阎肃,他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再看看围在小礼堂门口的众位陆军部同仁们,陈子锟更糊涂了。

    “子锟,恭喜了。”高陵蔚笑眯眯的向陈子锟伸出了右手,陈子锟啪的一个立正敬礼,随即才和代总理握手,微微欠身道:“多谢总理。”抬起头来,不经意的看了看门外。

    小礼堂门口,陆军部一帮人全傻眼了,这个节骨眼上告状,那不是当众打高代总理的脸么,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非常。

    颁奖仪式结束后,侍从官上前密报:“总长,陆军部总务厅宋厅长带着一帮人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高陵蔚一皱眉,道:“我正想找他呢,让他们在办公室等我。”

    半小时后,高陵蔚回答办公室,一帮军官立刻起身敬礼,高总长随意的挥挥手,坐在办公桌后面,随手拿起一张电报道:“老宋,你来的正好,吴子玉打来电报,要求你们陆军部为新任江北护军使陈子锟调拨军饷粮草器械,既然金总长不在部里,你就斟酌着办吧。”

    一时间,原本群情汹涌的众军官们集体失声,啥也不说了。

    原来人家是奉旨行事啊,晋升少将,出任护军使,背后都是吴佩孚这个老小子在操作。

    如今金永炎已经倒台,北洋政府完全是直系的天下,曹老帅眼瞅着就要当总统,吴大帅更是如日中天,洛阳打个喷嚏,京津都要地震,陈子锟本来就是吴大帅的嫡系,留洋出身,屡建奇功,就是晋升个少将又如何?于情于理都说得通。

    没人会拿鸡蛋往石头上碰,如今吴大帅就是最硬的石头,反正陈子锟去当江北护军使也没碍着谁的事,反而还腾出一个交通部的肥差来,何乐不为,于是,大家很有默契的再也不去提那莫名其妙的任命和晋升了。

    “是,卑职遵命。”宋厅长啪的一个立正。

    “哦,你们找我什么事?”高陵蔚这才问道。

    宋厅长灵机一动,道:“是这样,既然陈子锟出任江北护军使,交通部那边岂不是空出一个位子来?卑职想……”

    高陵蔚摆摆手道:“不用说了,你不必担心,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过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交通部铁路警备处副处长的职位,肯定由你们陆军部的人充任。”

    众军官互相看了一眼,脸上尽是喜色,一颗心也开始怦怦乱跳起来,期待着这个特大馅饼砸在自己头上。

    “人选已经定下来了,由……留美出身的王庚出任。”

    高陵蔚一句话,浇灭了所有人的希望之火,

    ……

    铁狮子胡同,陈子锟和阎肃并肩而行,两人时不时对望一眼,哈哈大笑,事情的进展太过戏剧化,一封洛阳来的电报,让陈子锟这个偷来的护军使变成了真正的护军使,私盐也成了官盐了,眼下已经不需要考虑逃亡的问题了,而是如何搞到粮饷器械。

    “陆军部连薪水都发不出来,更别说预支军饷了,枪械弹药更是想都别想,就连去年直奉大战缴获奉军那些破枪都被人搜刮走了,简而言之一句话,陆军部就是个清水衙门,什么都没有。”阎肃这样说。

    “那怎么办?”陈子锟问道。

    阎肃停下脚步,看看身后的姚小姐,低声道:“您身边不就有位银行总裁的千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