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章 小土匪双喜
陈清锋一声惨叫,紧跟着厢房里就窜出两个人来,都打着赤膊,手里提着机头大张的盒子炮,就地一滚各找掩护,敏捷的如同豹子一般,正是陈子锟的两个马弁,到底三四十岁的老兵油子了,那战术动作简直太老道了。

    紧跟着跳出来的是陈子锟,但他不是从门里出来的,而是从窗户跃出来,蹭的一下就上了房,居高临下用手电筒四下乱照,除了随风摆动的树叶,哪有半个人影。

    参谋长和副官也出了屋,赵玉峰今天喝了不少,醉意朦胧的眼睛都睁不开,打个哈欠道:“嚎什么呢。”

    陈清锋战战兢兢指着地面不说话,阎肃打着灯笼过去一看,大吃一惊道:“谁的脚印?”

    陈子锟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关了手枪保险,查看一下血脚印,又看看陈清锋脚下的鞋子,皱眉道:“你刚才去哪里了?”

    “上了趟茅房,又在水池边走了一圈。”小勤务兵怯生生的回答。

    陈子锟打着手电,沿着这条线路搜寻了一番,除了陈清锋留下的脚印之外,没有任何可疑的踪迹。

    此时鉴冰和姚依蕾房间里的灯也亮了,本来这俩冤家是不可能住在一个屋里的,但是考虑到凶宅的关系,两人不得不尽弃前嫌,抱团取暖,此时听到外面动静,也哆哆嗦嗦的出来察看,却被陈子锟一嗓子给吼了回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老王老李高举盒子炮,严阵以待,月光洒在地上,一片皎洁,转眼又隐藏进云彩后面,院子里一片黑暗,陈子锟问道:“刚才的怪声音,大家都听见了?”

    “听到了,像是猫叫。”阎肃道。

    “像个娘们在哭。”王德贵道。

    赵玉峰毛骨悚然,手都在发抖了。

    陈子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再次仔细搜索一番,终于走到那口古井旁。

    县衙后宅的井是明朝时候打的,很有些年头了,辛亥年间南泰县令的一个小老婆就投井死在里面,井这种东西,总是给人神秘阴森的感觉,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闹鬼的夜晚。

    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生怕井里突然窜出恶鬼来。

    陈子锟一手握枪,一手持手电在里面照了照,井壁光滑,井水平静,毫无异常。

    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但是血脚印却无从解释,众人怀着深深的恐惧各自回去睡觉了,至于能不能睡着就是两说了。

    ……

    第二天一早,陈清锋匆匆而来,陈子锟正在地上做俯卧撑,看到小勤务兵如此慌张,跳起来道:“何事?”

    “那个土匪……”

    “死了?”

    “不是,活了。”

    陈子锟亲自前去查看,见那少年躺在廊下,气色比昨日好了很多,摸摸额头,烧也退了,只是伤势较重,还爬不起来。

    “你叫什么?”陈子锟问道。

    “我叫双喜。”少年道,他张望一下四周,反问道:“这是哪儿?”

    “这是南泰县衙。”陈清锋回答他。

    双喜颤抖了一下,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去盛碗稀饭来。”陈子锟吩咐道,自己蹲在双喜面前,继续问他话:“今年多大了?”

    “十七。”

    “为啥当土匪?”

    少年眼神一黯,低下头道:“爹娘没了,吃不上饭。”

    “杀过人么?”陈子锟又问道。

    “没有。”双喜的回答都很简短,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赤膊年轻人是干什么的,但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没有恶意。

    陈子锟叹口气,喃喃道:“官逼民反。”

    陈清锋端着一碗稀饭过来,双喜一看,眼睛都直了,这是一碗白米熬的稀饭!传说中的白米饭!每一粒米都那么饱满,亮晶晶的极其诱人,就算是县城的举人老爷家里也吃不上如此上好的白米饭啊。

    双喜的眼泪噗嗒噗嗒掉在碗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只记得自己跟着大队趁着黑夜往营地里攻,突然灯光大亮,什么都看不见了,紧接着有人高喊快跑,再后来似乎自己梦里来到了天庭,看到了仙女,然后就身处县衙了,显然自己是被官军俘虏了,可人家又给自己治伤,又给白米粥吃,怎么也不像是俘虏的待遇啊。

    “县长来了。”陈清锋禀告道。

    陈子锟点点头,拍拍双喜的肩膀:“慢慢吃,别急,烫。”说罢起身去了。

    双喜还是忍不住眼泪,自从娘死后,就没人对自己这么好过,就算是最亲的三哥也不例外。

    ……

    回到二堂,柳优晋笑道:“护军使,昨晚休息的可好?”

    陈子锟道:“不太好,后宅不大太平,看来你说的对,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

    柳县长神色凝重,道:“有没有人出事?”

    陈子锟摇摇头:“没事。”

    柳县长松了一口气:“万幸啊,护军使您怎么打算的?要不我找个道士来做法驱鬼?”

    陈子锟道:“也好,我这人生来不信邪,倒想见识一下什么妖魔鬼怪敢在我头上撒野。”

    柳县长道:“听说县里张财主家里也不干净,请了个云游道士做了法之后就太平了,那道士还在县里,要不我把他请来。”

    陈子锟道:“那就有劳县长了。”

    “别客气,份内事。”事不宜迟,柳县长当即就去寻找道士,陈子锟回了后宅,找到阎肃问道:“怎么样,查到什么没?”

    阎肃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血脚印也消失了,确实古怪啊。”

    陈子锟道:“柳县长的表现也很古怪,他一个博览群书的知识分子,居然相信道士做法驱鬼,我看他是不想我住在这儿,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住在这儿。”

    正说着,忽然一声尖叫传来,两人奔过去一看,只见鉴冰晕倒在地,身后同样一串触目惊心的血脚印!

    陈子锟急忙把鉴冰扶起来掐人中,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看清楚抱着自己的是陈子锟,顿时嚎啕大哭:“阿拉不要住在阁里厢!”

    姚依蕾听见动静跑出来,看到血脚印再度出现,也吓傻了,颤抖着说:“这儿真的不干净,咱们还是搬走算了。”

    陈子锟一回头,看见她脖子上挂着十字架,怀里抱着菩萨像,哑然失笑:“你这是请的哪路神仙?”

    姚依蕾才没心思和他开玩笑,道:“这地方不能住了,我讨厌这里。”

    阎肃蹲在地上,用手指摩挲着地砖上的血脚印,放在鼻尖嗅了嗅,皱起了眉头,道:“不是血,真正的血迹应该有腥味,带点粘稠,这个应该是一种染料。”

    陈子锟冷笑一声,这个判断和他的预料相差不大,鉴冰和姚依蕾恍然大悟,似信非信,不过仔细看过血脚印之后终于相信,这真的不是血。

    “你去过什么地方?”陈子锟问道。

    鉴冰回忆了一下,道:“去了好多地方,卧室、厨房、卫生间。”

    忽然陈清锋跑进来道:“大帅,保安团丘团长拜见。”

    陈子锟道:“参谋长,后宅的事儿交给你办了,我去办点公事。”随即带着勤务兵来到二堂,柳县长已经很识趣的从这儿搬了出去,到管驿办公去了,县衙二堂现在是江北护军使公署。

    保安团长丘富兆毕恭毕敬站在院子里,看到陈子锟驾到,啪的一个立正,道:“报告!”虽然敬礼不大标准,但好歹有点军人味道了。

    陈子锟道:“丘团长找我什么事?”

    丘富兆道:“卑职是来提人的。”

    “哦,提什么人?”陈子锟很纳闷。

    “提土匪,大人不是活捉了十几个土匪关在县衙监牢里么。”

    “是啊,你提他们做什么?”陈子锟更纳闷了,土匪是自己抓的,怎么保安团反倒来提人。

    丘富兆谄媚的笑道:“提去砍头的。”说着还做了一个切菜的手势。

    陈子锟大怒:“荒唐,处决要经过审判你懂不懂,再说这些土匪是老子抓的,与你们保安团何干?”

    见陈子锟发飙,丘富兆顿时慌了,忙道:“护军使息怒,是夏老爷派遣卑职来提人的,昨天土匪陈寿前来骚扰,夏老爷想借几颗人头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可没有和护军使争功的意思。”

    陈子锟道:“你回去告诉夏老爷,我陈子锟办事有自己的规矩,不能乱来,尤其人命关天的事情,更不能说杀就杀,我要亲自审问这些土匪,再做定夺,你走吧。”

    “是!”丘富兆敬了个礼回去了。

    陈子锟让勤务兵去把陈调元派来的护兵连长叫了来,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弟兄们辛苦了,每人发三块钱喝酒,另有一百大洋是赏你的。”

    连长喜滋滋道:“多谢护军使。”

    这个连长不是傻子,陈调元并非直系嫡系,徐海镇守使麾下的部队油水不是很足,普通大头兵每个月关六块钱的饷,其中三块钱是伙食费,到手只有三块钱,连长的军饷也不高,五十块钱而已,陈子锟出手阔绰,赏了大兵们一个月的军饷,又单独赏连长一百块钱,自然是有求于他。

    “护军使,有什么差遣您尽管吩咐,水里火里一句话。”连长拍着胸脯道。

    陈子锟道:“南泰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本帅手底下有钱有枪,就是没兵,所以还得仰仗兄弟们一段时日。”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连长顿时迟疑起来:“别的事还好说,这个事儿……俺们到底是江苏陆军第五混成旅的兵,要是改换门庭,陈大帅绝饶不了小的,小的一条命倒不打紧,可是一家老小都在徐州啊。”

    陈子锟哈哈大笑:“我和你们陈大帅是结义兄弟,怎么可能讹他的兵马,我的意思是,你们在这儿多呆几天,给我架架势,用不了多久的,回头我给陈大帅写封信解释一下,不就行了。”

    连长一想,反正临来的时候陈调元也没交代啥时候回去,在这多留两天也无妨,便一跺脚道:“护军使您老这么仗义,我也不能不讲究,那就这么着吧。”

    陈子锟笑吟吟的打发他回去了,心中却在盘算,陈调元的这一连兵马中看不中用,只能拿来吓唬人,这些人也不可能为自己真心卖命的,想要在南泰县立足,还得招募自己的嫡系人马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