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四章 革命前辈
龚老爷见儿子如此激动,有些不明所以,“什么五四,什么前辈?”

    龚梓君道:“爹,你还记得当年我上国中的时候,有一次把家里的日本货都给烧了的事情么?”

    “记得,怎么不记得,你这个败家子。”龚老爷道。

    “那就是五四运动,誓死力争,还我青岛!已经过去四年了,我耳畔似乎还回荡着那些振聋发聩的口号声,五四青年,唤醒了这个沉睡的国家,唤醒了这个麻木的民族!”龚梓君两手握拳,眼中含泪,已然是动了感情。

    陈子锟拍拍他的肩膀:“书生意气,终究救不了国家,但是没有书生意气,这个国家是无可救药了。”

    龚梓君用力的点点头:“前辈所言极是,我听说您以前是北大的学生,怎么当了护军使了?”

    陈子锟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大学生就不可以从军么?”

    龚梓君道:“太对了,我也要效仿班超,不,效仿前辈您,投笔从戎,为国效力。”

    龚老爷虽然不知道儿子和陈大人说的什么,但是看他们谈的热乎,悬着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招呼道:“奉茶,都愣着干什么,梓君,你好好招呼陈大人。”

    龚梓君坐在陈子锟旁边,很热切的和他探讨起从军的问题来:“护军使,我想参军,您能指点一二么?”

    陈子锟道:“参军很简单,如今天下动荡,到处都是招兵的旗帜,但我认为,你首先要搞清楚,自己参军的目的,是升官发财,还是混一碗饱饭,亦或是为民族,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龚梓君道:“当然是后者,为国尽忠是我的理想。”

    “很好,那么,你面前有几条路,一是直接入伍当兵,凭你的学历,当个少校参谋不成问题,还有一条路是报考军校,保定陆军讲武堂之类的学习一段时间,出来就是军事主官了。”

    “我等不急了,我想直接入伍,陈大人您认识吴大帅么,我想到第三师当参谋。”

    陈子锟哈哈大笑:“怎么不认识,我就是第三师出来的,吴大帅对我恩同再造,我的副官马弁,都是第三师的老人,不信你问问他们。”

    龚梓君惊讶了:“陈大人原来是第三师出来的,您在吴大帅麾下起码是个旅长吧?”

    陈子锟哈哈大笑,回身道:“赵副官,告诉他,我在第三师是个什么角色?”

    龚家父子暗暗惊讶,难道陈子锟的官儿比旅长还大?

    赵副官得意洋洋道:“俺们护军使当初是第三师师部伙房的伙夫,专门劈柴打水蒸馍馍的。”

    龚家父子大跌眼镜,陈大人好歹也是北大的学生,革命的先驱,怎么屈尊做了伙夫呢,不过他们很快就理解了,这就是层次啊,陈大人心怀高远,甘愿从最低级的小兵做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陈大人,高人啊。

    龚梓君羞愧难当道:“陈大人这样的豪杰都从伙夫当起,我居然还想当参谋,真是惭愧啊惭愧,我也要从伙夫做起。”

    陈子锟道:“不可一概而论,龚少爷在大学主修什么?”

    龚梓君道:“我在江东大学经济系读书,学的都是如何赚钱那一套东西,如今国家危难,经济命脉皆被外国人掌握,这些知识一点用处都没有,”

    陈子锟道:“此言差矣,没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如何养兵,如何采购军械,经济和军事,是国家的两条腿,缺一不可。”

    龚梓君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陈大人,您说的太对了!”

    龚老爷捻着胡子笑了,他这个儿子,自从十五岁送到省城去念书,就成了野马,没人管得住他,平时更是眼高于顶,全县城就没有他瞧得起的人,如今终于有他佩服的人了。

    “陈大人,犬子不懂事,胡言乱语让您见笑了。”龚稼轩适时插言,谈起了时政,虽然他身居偏僻县城,没有报纸杂志可看,但出于一个乡绅的本能,对国家形势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大总统已经退位,现在国家没有元首,而国家最有权势的人是吴佩孚。

    这种话题,陈子锟自然是游刃有余,很随意的侃了一番,让龚家父子渐渐明白,这位护军使的来头不是一般的大,熊希龄是他的忘年交,吴佩孚是他恩师,北京大学的教授是他朋友,政府总长次长是他哥们,奉军少帅张学良是他拜把子兄弟,这位爷,手眼通着天呢!

    忽然,龚梓君干咳一声道:“老朽有个不情之请,既然犬子想从军,何必舍近求远,不如就在护军使公署当个勤务兵吧。”

    龚梓君很惊讶,爹爹今天怎么这么开明,居然主动提出让自己从军,而且还是跟着这位传奇人物陈大帅从军。

    陈子锟哈哈一笑:“龚老爷开了金口,自然没问题,不过勤务兵就免了,当个高参吧,我正缺管经济的人才。”

    “如此甚好,还不谢谢陈大人。”龚稼轩一边说着,一边向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会意,悄悄去了。

    “多谢陈大人成全。”龚梓君喜不自禁,能在五四前辈手下当差,他很满意。

    又聊了一会,管家带着两个佣人过来了,捧着托盘,里面放着成匹的绸缎。

    “龚老爷,这是何意?”陈子锟故作惊讶。

    “一点小意思,乡下地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还请陈大人笑纳。”龚稼轩道。

    陈子锟假意推辞了一阵还是让护兵接了过来,道:“其实还有件事想麻烦龚老爷。”

    “请讲,只要我龚某人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呵呵,我想请龚老爷帮忙寻几个手脚麻利,忠厚可靠的丫鬟老妈子,后宅没人伺候到底不行啊。”

    龚稼轩笑了:“我当什么事呢,南泰县别的不多,就是勤快老妈子多,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那就多谢龚老爷了,时候不早,我们该告辞了。”陈子锟起身欲走。

    “这怎么能行,留下来用饭,都安排好了。”龚老爷一使眼色,龚梓君上前拉着陈子锟说啥不让走,陈子锟顺水推舟也就留下了。

    龚家确实已经安排好了酒席,鸡鸭鱼肉琳琅满目,连带着十二个护兵也跟着沾光,有酒有肉一顿大吃。

    ……

    一小时前,团丁飞报夏大龙,护军使一行人进了城西龚老爷的家,夏大龙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从我门口招摇过市,却不进来打个招呼,这也就罢了,转脸进了姓龚的家,这不是诚心给我难看么,南泰县谁不知道我姓夏的才是老大,我就不信你陈子锟不清楚。

    过了一小时,在龚家附近蹲守的团丁又来报告,龚家从醉仙居定了两桌上好的席面送来过来,想必是留客人吃饭了。

    夏大龙更加恼怒,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两枚铁胆转的飞快。

    丘富兆颠颠的又来了,点头哈腰:“老爷,有大事禀告。”

    “说!”夏大龙明显心情欠佳。

    “老爷,我刚才请护军使公署的李排长吃饭,得到一个惊天内幕,说出来吓死人……”丘团长得意洋洋,神神秘秘。

    “快说,少他妈卖关子!”夏大龙一声怒吼。

    “是!护军使公署根本没有兵,那一连人是徐海镇守使借给他的,陈大帅手底下总共有三个兵一个副官,一个参谋长。”

    “当真!”

    “小的拿命担保,绝对假不了。”

    “哈哈哈哈,原来是个光杆司令啊。”夏大龙仰天长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人老了就是不行啊,居然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唬住,什么护军使,狗屁!”

    “对,他就是个狗屁,今天还上城墙溜达呢,啥都不懂,到处乱看。”丘富兆道。

    “就那几个人,让他看就是了,咱的底子,他摸不透。”夏大龙冷笑道。

    ……

    护军使一行人酒足饭饱,从龚家出来,打着饱嗝走了,龚氏父子送到大门口,望着队伍远去才喜滋滋的回去。

    龚梓君见父亲神采飞扬,一改往日颓唐之色,便道:“爹,您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岂止是喜事,简直是大喜事,原以为龚家要败在我手上,哪知道时来运转,遇到贵人了,梓君,南泰局势要变,夏家要倒霉了!”龚稼轩捋着胡子呵呵笑道,刚才老头喝了一点酒,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

    “是么。”龚梓君也笑了,他是大学生,见识自然比爹爹强,家乡匪患严重,民不聊生,自家原本是开钱庄的,前清时候生意兴隆,自打民国后反而走了下坡路,生意一落千丈,本来遍布全省的钱庄只剩下省城一家,由叔叔在勉强维持,龚家的没落,和大环境有关系,和夏家也有关系,夏大龙仗着手里有枪,一直压着龚家,生生把他们家动一流家族压到二流家族。

    “护军使主动示好,这是要向夏家开刀的前兆。”龚稼轩看看四周没有佣人,压低声音道。

    龚梓君眉毛一扬:“夏大龙鱼肉百姓,罪该万死,早该办他了,爹,护军使要惩办夏大龙,咱们龚家是不是得倾力协助。”

    龚稼轩摆摆手:“不然,虽然护军使来势汹汹,但夏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咱们还是暂且置身事外,静观其变的好,万一有个闪失,也好进退自如。”

    龚梓君一撇嘴:“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意义大有不同,等夏家败了,咱们再上去踩一脚,有意思么?我看陈大帅实力很强,又有吴大帅撑腰,对付夏大龙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咱们得趁早贴上去。”

    龚稼轩呵呵一笑:“孩子,你还太嫩啊,护军使若是真有吴大帅撑腰,就不会只带一连兵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