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五章 雨夜怪影
龚老爷老成持重,做事滴水不漏,他告诉儿子,不管护军使提出什么要求,只要是能做到的,统统答应,唯独一条例外,那就是龚家不能直接和夏家发生冲突,毕竟护军使是外乡人,就算失败了,拍拍屁股走人即可,龚家可是本乡本土的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龚梓君不禁苦笑,出钱帮陈子锟买军火打夏大龙,和直接操刀上阵打夏大龙,有什么区别,爹爹上了年纪,能下定决心对付夏家已经不容易了,所以他也没说什么,诺诺称是。

    首先要办的事情是帮护军使找几个佣人,这事儿很好办,南泰县这两年闹饥荒,遍地都是吃不上饭的人,很容易就找到两户清白人家愿意卖身投靠,都是夫妻两个外带个孩子,只要十块钱就能买下,这四个人算是粗使佣人,又给两位夫人买了四个丫鬟,都是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模样清秀,人也不笨,总共才花了五十块钱。

    人物色好了,直接带到县衙后宅让两位夫人相看,自然是满意的,于是后宅总算是有干活的人了,加上护兵,也有将近三十口人,阳气旺盛,这两天连鬼都没出现。

    这天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雨水倾盆而下,屋檐下的滴水跟瀑布似的,鉴冰和姚依蕾百无聊赖,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看雨,两人身后各站了俩丫鬟,拿着扇子,捧着银耳莲子羹和酸梅汤,姚依蕾脚底下是从北京带来的癞皮狗阿扁,鉴冰怀里躺的是本地搞来的花狸猫。

    雨还在下,潮湿难当,感觉整个人都要发霉了一样,但最难受的不是潮湿,而是无聊,深深的无聊,从北京带来的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早就翻得起了毛,无聊的连拌嘴都没了兴趣。

    一人撑着油布伞进了院子,鉴冰和姚依蕾同时问道:“什么事?”

    来的是赵副官,他嘻嘻笑道:“夏老爷请客,明天晚宴。”

    两人顿时都没了兴趣,南泰县的饭菜实在难吃,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呆在家里看雨呢。

    赵玉峰进了书房,把请柬呈上,陈子锟看了笑道:“夏大龙耐不住了。”

    “咱们去不去?”赵玉峰问道。

    “去,怎么不去,就算是鸿门宴也要去。”

    转眼就到了晚上,雨继续下,据说山洪暴发,大王河涨水,有洪灾泛滥的危险,柳县长已经带着民夫上城墙值班去了,陈子锟知道也让部下严阵以待,准备了挡水的东西。

    万幸的是,午夜时分雨势渐小,但电闪雷鸣依旧,每个人睡的都不踏实,姚依蕾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忽然窗外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哭声,让她毛骨悚然。

    披衣起床,拿着手电塔拉着拖鞋出来,正好在走廊里遇到鉴冰,对方也是一脸的惊恐,手里提着灯笼,一阵阴风吹过,灯笼一明一暗,分外诡异。

    丫鬟和佣人们都是劳动人民,睡的死沉死沉的,负责警卫的大兵也坐在走廊里抱着大枪打呼噜,嘴角挂着一丝晶亮的涎水。

    两位夫人胆战心惊,慢慢向前走着,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面前,吓得她俩差点尖叫。

    “别叫,是我。”那人低声道,原来是陈子锟,他拿着手枪,一脸严肃,“别说话,看我抓鬼。”

    两位夫人点点头,站在了原地。

    陈子锟闭上眼睛,屏息凝神听了一会,锁定怪声是在水井附近,接过鉴冰水里的灯笼,慢腾腾走过去,站在水井旁边,雨水打在他身上,瞬间就湿透了绸衫,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慢慢扳开了手枪保险。

    姚依蕾和鉴冰目不转睛的盯着水井,若是没有陈子锟在,她们早就撒丫子跑了,可男人在这儿镇着,她们就无所畏惧。

    陈子锟分明听到井底传来微弱的喘息声,井绳也在颤微微的动着,他肯定井里有人在捣鬼,而且就是一直以来装神弄鬼的那个人。

    慢慢地,一双手从井里伸了出来,抓住了井沿,这是一只惨白无比的人手,手指纤细,像是女人的手,陈子锟纹丝不动。

    姚依蕾差点叫起来,却被鉴冰掩住了嘴,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姚依蕾慌张的点点头,继续看鬼影出井。

    接着是另一只手,然后是黑色的头发,披散开来盖住了头脸,若是一般人早就吓疯了,可陈子锟却笑了,反而将手枪插到腰带上,一手托着腮帮,饶有兴致的看鬼继续往上爬。

    “鬼”穿了一身白衣服,身形瘦削,看不清脸,不过当它发现面前站着的是陈子锟的身后,分明颤抖了一下,然后迅速跳了出来,扭头就跑。

    那还来得及,白衣女鬼被陈子锟一把拽住了头发,披散的湿漉漉的长发竟然被扯了下来,那鬼猛回头,鲜红的舌头吐得老长,夜色中白衣飘飘,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一道闪电凌空劈下,夜空变得一片惨白,陈子锟揪住鬼的脖子,大笑道:“还不现行!”一把将面具扯下。

    原来是柳县长。

    “哈哈哈哈,早就猜到是你小子作怪。”陈子锟仰天大笑,笑声被轰隆隆的雷声淹没,又是一道更亮的闪电划过夜空,然后,令在场的人永世难忘的一幕诡异场景出现了。

    水井后面的墙壁上,出现一幅景象,就像是电影院的投影一般清晰,画面上显示的正是县衙后院,只不过和今天的后院截然不同,一个穿清朝官服的男子站在画面里,眼神忧郁,面目栩栩如生,似乎就要从墙里走出来一般。

    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陈子锟也觉得头皮发炸,甚至忘了掏枪。

    “啊!”这回鉴冰和姚依蕾一同叫了起来,不过声音也被沉闷的滚雷所淹没。

    墙上的画面很快消失了,柳优晋趁机逃窜,动作灵敏的如同猿猴,却被陈子锟一把拽住拖了回来。

    没有惊动任何人,柳优晋被带进了陈子锟的书房,两人都湿透了,相对而坐,柳县长尴尬的笑笑,问道:“吃了没?”

    “鉴冰,给县长弄一份夜宵,等等,给我也弄一份。”陈子锟道。

    鉴冰赶紧去了,姚依蕾依然傻乎乎的站在门口。

    “你也去。”陈子锟道。

    “不是有人去了么。”姚依蕾道。

    “说你去就去。”陈子锟冲她眨眨眼,姚依蕾这才明白过来,喔了一声回避了。

    陈子锟拿了条毛巾丢给柳优晋,自己点了一支烟,悠悠吐出烟圈来,外面的雨声又密集起来,这场雨注定不小。

    “我不姓柳。”柳优晋拿毛巾擦着头发,很随意的说道。

    陈子锟没插嘴,没提问,现在是讲故事时间。

    “清朝最后一任南泰县令,叫曾则如,他在南泰当了十年县令,娶了四房小妾,但只生了一个儿子,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时候南泰不像现在这么穷,县令也是肥差,曾县令的家财何止十万,引起不少奸佞小人的觊觎,幸亏县令手下有一员虎将,叫夏天龙,是巡防营的管带,有他镇着,南泰县一直没怎么乱。”

    说到这儿,柳县长叹了口气,“成也萧何败萧何,最后害了曾县令的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夏天龙,辛亥革命,天下大乱,各省纷纷独立,南泰难以独善其身,夏天龙这个奸贼,带领巡防营叛变,杀害了对自己有恩的曾则如,纵容乱兵侮辱了他的妻小,霸占了县令的家产,并把县令给自己起的名字改了一个字,从此后叫夏大龙。”

    “我本名曾蛟,字浮白,是曾县令的儿子。”

    柳优晋说完这句话,静静看着陈子锟,等待他的反应。

    “那我现在应该叫你柳县长,还是曾公子?”陈子锟似乎并不吃惊。

    “呵呵,你这个人挺有意思,随便,叫我什么都行,柳优晋是我的化名,自从家里遭了大难我就改了名字,就是怕有人赶尽杀绝,我买了县长的位子回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寻找父亲留下的财宝,第二,报仇。”

    听到财宝二字,陈子锟的瞳孔才微微收缩了一下,他从北京没带多少钱来,孙美瑶赞助的大洋虽然多,但架不住一个连的兵马连吃带喝,若是再没有进项,就撑不住了。

    柳优晋道:“夏大龙虽然霸占了我家的田产房屋,但父亲留下的金银却始终没有找到,我回南泰也有一段时间了,里里外外都翻过了,依然没有下落,找不到这些钱,报仇就无从谈起,你也知道,夏大龙势力很大,本身又有功夫,七八个汉子也近不得他身。”

    陈子锟道:“打住,就为了寻宝,你才装神弄鬼吓唬我们,想把我们赶走?”

    柳优晋自嘲的笑笑:“这一招以往挺好使的,碰到你就歇菜了,看来鬼也怕恶人啊。”

    陈子锟道:“灰锰氧是你放的,鬼叫是你装的,道士也是你买通的,那么,今晚墙上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柳优晋摇摇头:“不全是,我只是请道士来抓鬼,没让他装那么像,墙上的怪影我就更不明白了,听人家说,前些年下雷雨的时候也出现过。”

    陈子锟沉默了,墙上的怪影无法用科学来解释,难道说真的有鬼魂现身。

    雨沙沙的下,两人都不说话,窗外一道闪电劈过,天地间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