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章 养匪自重
最近一段时间,龚家和陈子锟走的很近,龚家大少爷龚梓君整天在护军使公署出来进去,还找裁缝做了一套军装穿着,正儿八经的真就当起了参谋。

    龚稼轩还应陈子锟要求,从老家龚家庙招了十二个忠厚老实的青壮给护军使公署当差,每人一身灰色粗布军装,腰里系条牛皮带,再背上一枝汉阳造,往大门口一站,倒也像那么回事。

    陈子锟还请龚老爷出面,租赁了几间门面房,恰巧龚家自己就有闲着的房子,便低价租了出去,合同签了之后,却迟迟不见开张,不过这事儿谁也没在意。

    丘富兆风尘仆仆的从城外回来,正看到护城河边的柳树下坐着俩人,一个是龚家大少爷龚梓君,这小子穿一身蓝洋布军装,戴了顶大檐帽,人模狗样的正吹牛呢,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女学生,白衣黑裙秀气的很,身段有些眼熟。

    仔细一看,丘团长的肺管子都要气炸了,那女学生不是别人,正是夏景夕。

    大小姐啥时候和姓龚的小子搅合到一起去,还一起坐在河边,伤风败俗啊!丘团长怒不可遏,刚想上去质问,忽然灵机一动,悄悄躲到了树后,隔着一段距离监视着龚梓君的一举一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这小子胆敢动手动脚,就一枪崩了他。

    俩人没有发觉有双眼睛盯着自己,还在快乐的聊着天,龚少爷还摘了朵蓝色的小花,别在了夏景夕的鬓边。

    “好看么?”夏小姐歪着脑袋问道。

    “嗯,好看。”龚少爷用力的点点头。

    “讨厌……”夏小姐忽然不好意思起来,面颊两坨红晕飞起。

    龚少爷有些沉醉,不由自主的就把嘴凑了上去。

    “我崩了你个狗日的。”丘富兆拔枪就要上去,忽听身后有人喊道:“丘团长,你干啥呢?”

    丘富兆一回头,只见陈子锟坐在马上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赶忙收起手枪:“没事,没事。”

    “这两天没见着你,上哪儿耍去了?”陈子锟问道。

    “哦……老家有点事,现在已经没事了。”丘富兆含含糊糊的应付着,心里一团乱麻,全是大小姐和姓龚的小子。

    “哦,有事你说一声,先走了。”陈子锟一夹马腹走了,丘富兆再看河边,哪还有人影。

    闷闷不乐的回到夏家大宅,先去向老爷交差,交办的事情都完成了,作为信物的玉佩也还给了老爷,夏大龙叮嘱道:“富兆,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明白么?”

    丘富兆一阵激动:“我懂,老爷。”

    “嗯,你下去吧。”夏大龙坐在躺椅上,水烟袋吸的吐露吐露直响,开始闭目养神,丘富兆心里泛起一股冲动,想把大小姐和龚家少爷来往的事情报告老爷,可是话到嘴边又犹豫了。

    “怎么,还有事?”夏大龙睁开了眼睛。

    “老爷……哦,舅舅,我想……我也老大不小了,想成亲。”丘富兆吞吞吐吐的说道。

    “这事儿啊,哈哈,中,看上谁家的闺女了,舅舅帮你提亲。”夏大龙乐了,眉眼眯成一条缝,很少能见到他如此舒畅。

    丘富兆心里如同大鼓一样,砰砰砰直跳,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熊心豹子胆,竟然嗫嚅着说道:“那啥……其实……哦不,表妹……表妹有婆家了么?”

    死一般的寂静。

    夏大龙没说话,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丘富兆,吓得他大气不敢出,客厅里只听见水烟袋吐露吐露的声音,气氛冷的像冬天。

    半晌,夏大龙终于缓缓说道:“你表妹是上洋学堂的,将来起码要嫁个督军旅长什么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看夏家洼老六家的三女儿不错,属相和你也登对,赶明儿我给你做个媒,把她娶过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丘富兆还有啥可说的,点头哈腰道:“谢谢舅舅,我回去了。”

    “去吧。”夏大龙摆摆手打发了这个表外甥,心里却很不自在,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后代,唯一亲生的夏景夕是个闺女,继承不了家业,虽然从本家兄弟那里过继了一个儿子,现在跟孙督军当副官,也算有出息,但毕竟不是自己的骨血。

    没有儿子,夏家本家子侄里面,也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所以才启用了表外甥丘富兆,这小子不算多机灵,但生的孔武有力,忠心耿耿,再加上丘家是小姓,不易造成尾大不掉之势,倒也勉强堪用。

    丘富兆今年有二十八还是二十九了不甚清楚,因为长了一张麻皮脸,至今没有娶亲,按照凭着这几年当保安团长的积蓄,也不是娶不着老婆,万没想到他居然看中了自己的闺女,而且还狗胆包天的当面提了出来。

    “表妹有婆家了么?”丘富兆这句话依然回荡在夏大龙的耳畔,气的他眉毛直跳,若是在以前,他早就跳起来揍人了,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县城里来了个黑鱼精陈子锟,已经不是自己说了算的时代了,而丘富兆身为保安团长,好歹还有些作用,万一把他撕开脸了,逼到陈子锟那边就不好了。

    ……

    丘富兆很高兴,因为自己终于敢在老爷面前说出心里话了,算得上是扬眉吐气,虽然老爷没答应,但也没暴怒,说明自己在老爷心里的地位还比较高,而且这事情还是有余地的。

    他兴高采烈,不知不觉就往后宅走了,直到走到小姐绣楼旁边才惊觉,这是外人严禁进入的内宅。

    不过我也不算外人,我是老爷的表外甥啊,丘富兆很轻松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干咳一声,拉拉小褂下摆,问路过的丫鬟:“小姐呢?”

    “谁找我?”夏景夕从房里出来,看到丘富兆有些惊讶,“你来做什么?”

    丘富兆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忽然想到一个话题,便神神秘秘道:“表妹,我来劝你一句,千万别和龚家那小子来往。”

    夏景夕忽然柳眉倒竖:“我的事情要你管!”

    丘富兆看看周围,小丫鬟们都用嘲笑的眼光看着自己,便有些羞怒了,道:“小姐,河边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夏景夕抱着膀子,鄙夷的看着丘富兆,冷冷道:“看见又怎么了?”

    “表妹,你别误会,我可没在老爷……舅舅面前提半个字,我就是想给你露个底,姓陈的是兔子尾巴长不了,龚家少爷和他们混在一起,也得跟着遭殃,你和他来往密切,到时候也好不了,等大军一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夏景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是因为一向被自己视作文盲的丘富兆拽出了一句成语,而是因为前面一句。

    “你说什么,什么大军一到?”夏景夕追问道。

    丘富兆发觉说走了嘴,赶紧掩饰:“没什么,那啥,表妹你小心着点就行,我先走了。”

    ……

    护军使公署,龚梓君匆匆而来,他身上的军装是县里裁缝做的,四个口袋的位置和扣子都不甚标准,但在县民眼里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军官,一点不掺假。

    二堂门口戳着俩卫兵,见龚梓君来了赶忙立正敬礼----是用左手敬的,这些乡民愚钝的很,即便经过半个月的训练也分不清左右,更别说摆弄步枪了,枪栓保险这些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在他们手里只能当烧火棍用。

    要在平时,龚梓君肯定要纠正一番,可今天他只是匆匆还礼就进了二堂,找到陈子锟道:“护军使,大事不好了。”

    县衙二堂现在是江北护军使公署的签押房,陈子锟和阎肃都在这里办公,听了龚梓君的话,阎肃赶忙站起:“怎么回事,慢慢说。”

    “夏大龙调集人马要对我们下手了。”龚梓君道。

    “什么时候,多少人,哪里收到的消息?”

    “夏景夕告诉我的,不清楚多少人,只知道是大军出动。”龚梓君咽了口唾沫,很紧张,他毕竟只是个大学生,没经历过军机大事。

    “夏家大小姐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阎肃皱眉问道。

    “是丘富兆告诉她的,刚才她派丫鬟偷偷送口信给我,情报绝对可靠,护军使,参谋长,快想办法吧。”龚梓君又擦了把额上的汗,焦急万分。

    阎肃镇定自若,摊开一张地图道:“难道是孙开勤要调兵对付我们?不应该啊,如今直系如日中天,旧皖系绝不会趁这个节骨眼挑起矛盾,如果省军渡江北上吞掉我们,就是给吴大帅兴兵南下最好的借口。”

    陈子锟道:“未必是省军,也可能是土匪。”

    阎肃倒吸一口凉气道:“好一招借刀杀人,只是夏大龙乃一乡绅,何以调动土匪?”

    陈子锟道:“南泰县境内土匪横行,县城不过百十个团丁,何以固若金汤?”

    阎肃道:“你是说,养匪自重?”

    陈子锟点点头:“不这样做,怎么榨那些富户的银子,怎么把治安捐收到民国三十六年去,南泰县的土匪,不敢说全部,起码有几股大的,是和夏大龙有勾结的。”

    阎肃顿足道:“那一连兵走的太不凑巧了,倘若他们在,咱们也能从容应对,现在手底下连个兵都没有,怎么抵御土匪,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吧。”

    陈子锟道:“晚了,今天我在城门口巡视的时候遇见丘富兆,他这两天都没在县城,想必就是联络土匪去了,这会儿光景,土匪怕是已经在路上了,走已经来不及了。”

    正说着,一个团丁气喘吁吁前来报告:“大人,城门外发现大股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