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五章 庶民的狂欢
陈子锟决定,用炮弹来答复土匪提出的无理要求。

    虽然他是西点军校教出来的用炮高手,但是这种光绪年造的前膛炮并没使用过,不过这难不倒他,无非是大号的火铳而已,先填火药,再填炮弹,炮弹是县里铁匠用生铁铸的,尺寸不合规格,为了防止火药气体泄漏,外面蒙了一层破布。

    三门江南制造局出产的前膛炮,装足了黑火药,插上了捻子,悄悄瞄准了河滩上正惬意休憩着的土匪们,上百条快枪也装了子弹拉了栓,静静地等待着开张的时刻。

    夏大龙作为士绅代表被请到了城墙上观战,反正也翻不了天了,他索性静下心来,看陈子锟拿什么和土匪打仗。

    所有武器就位之后,陈子锟摸出银壳汉米尔顿看了看,两个时辰不多不少,正好到了。

    他下令道:“以炮声为号,自由射击。”

    命令传遍了城头,大伙儿都憋足了劲,准备干土匪们一下狠的。

    陈子锟亲自点炮,用火把点燃了捻子,导火索咝咝的烧着,大伙儿都用手捂住了耳朵。

    一声轰响,强劲的后坐力推动沉重的火炮向后窜去,一枚铸铁炮弹呼啸出膛,带着万钧力量打向百丈外的土匪们。

    这一炮是瞄着梁茂才所在的位置打的,狗日的居然敢抢姚依蕾,不把丫挺的炸成碎片,就解不了这口气恶气。

    梁茂才年纪轻轻就当了匪首,绝非浪得虚名,在危险面前,有经验的土匪总会先知先觉,并且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判断,梁大当家向前一窜,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很不巧,头部着地的位置正好有一摊新鲜热辣的马粪,全让他尝到了。

    炮弹的啸声就在耳旁,其实他不跃也未必打得到他,前膛炮又不是狙击枪,准头没那么精确,不过由于土匪们聚集的比较密集,这一炮的战果还不少。

    土匪们眼睁睁的看着三个同伴被炮弹打断了躯体,圆溜溜的铁球在击中人体后发生了变化,化作七八个锋利的碎铁块,又炸死了两头骡子。

    紧跟着又有两枚炮弹打来,但是土匪们已经有了戒备,战果很小,但同时城头上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土匪们太过大胆,觉得县里人不敢开枪打他们,宿营地就设在城外一里地,手枪是够不着他们了,可这个距离正好在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内。

    城头上噼里啪啦跟放鞭炮一样响个不停,老百姓们那个兴奋啊,都快赶上过年了,瞄也不瞄,啪啪的乱打枪,根本不管能不能打着人,有几杆使用黑火药的火铳打得也很流畅,城头上弥漫着喜庆的硝烟。

    土匪们可遭了殃,一个个哭爹喊娘,屁滚尿流,梁茂才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都是马粪,抹一把脸,就看到弟兄们到处乱窜,遍地都是死人死骡子。

    “姓陈的,我草你祖宗!”梁茂才拔出盒子炮砰砰朝城墙上乱打,他枪法是不错,可盒子炮的射程不得力,隔了一里地,能打到人才叫奇怪。

    梁茂才举起单筒千里镜看看城头,只见他的大仇人陈子锟身旁站着一个老头,正是啜叨自己来攻打县城的夏大龙!

    “夏大龙,我和你不共戴天!”梁茂才全明白了,夏大龙出卖了自己,这条老狗一定是想拿自己的人头邀功请赏,才设下这个惊天骗局。

    杀虎口的当家人流下了悔恨的热泪,悔不该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听城头上的枪声密度,起码有两百条枪,弟兄们根本打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梁茂才恨恨的将枪里的子弹朝城头上倾泻完毕,大喊一声:“小的们,扯呼!”

    土匪们丢下十来具尸体仓皇退走。

    城头上一阵欢呼,陈子锟成了英雄。

    夏大龙悄然离去,心中恨意更深,他知道,经过这么一闹,自己和土匪之间友好默契的合作关系算是彻底砸了。

    ……

    土匪退走之后,民军杀出来打扫战场,捡获鸟枪火铳十余枝,死骡子七匹,另有十五土匪被打死打伤,遗弃在战场之上。

    武器自然是充公,骡子尸体被拉去剥皮煮肉,犒赏三军,死了的土匪也好办,脑袋用斧头剁下来,用高粱篾子编成饿笼子盛起来,挂在城头示众,最难处置的是几个受伤的土匪,是杀是关,难以定夺。

    陈子锟是土匪出身,见到土匪就像见了娘家人,可是当前的形势可不容他徇私情,他表示,军队只管作战杀敌,如何处置土匪是县长的责任。

    柳县长毫不含糊,在城门口升堂审问,让人来辨认这几个土匪手上可有人命官司。

    土匪们作案大都是在荒郊野外,很少在县城抛头露面,自然没有苦主,不过这种热烈氛围下如果没有戏唱,会是一件很煞风景的事情,所以柳县长急中生智,大喝道:“有没有家里遭过土匪害的!”

    这下举起一片手来,南泰土匪肆虐,遭过绑票抢劫的人实在数不胜数,想到在土匪手里吃过的大亏,人民愤怒了,把无尽的怒火倾泻到这几个手无寸铁而且受了伤的可怜土匪手上,大伙儿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牙咬,片刻之间几个土匪就一命呜呼了。

    柳县长宣布,土匪活该被打死,打人者无罪。

    百姓们见了血,更加兴奋起来,有好事者上前,用锄头将土匪的脑袋铲下来,拎在手里满街走,后面跟着一群闲汉聒噪叫好。

    柳县长不寒而栗,这还是往日温良恭顺的县民么?这他妈比土匪还狠,难道说南泰县每个人骨子里都有潜在的嗜血因子?他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吓坏了,有些无所适从。

    “怎么样?”陈子锟走过来,笑吟吟的拍了拍柳优晋的肩膀。

    “民心可用啊。”柳县长眯起眼睛,志得意满,今天他总算是过了一把县长的瘾头,一呼百应的感觉,真爽!

    ……

    土匪退了,事情又来了,先是张老爷违约,承诺捐献的大洋一百块不给了,说是家里钱紧,暂时拿不出这么多现洋,先欠着吧。

    然后是醉仙居林老板许诺的一百斤鸡蛋烙馍也泡汤了,不过林老板比张老爷稍微讲究点,拿了几坛子白酒凑数,倒也不算出尔反尔。

    李举人捐献的绸缎已经用了,城头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旗帜就是他的贡献,可是土匪已经走了,这些上好的绸缎再拿来当旗帜未免有些可惜,可不管护军使是否答应,李举人就让家人把旗子全都扯下来拿回家去了,有人问他,绸缎都裁开了,做不成衣服了,拿回去有啥用,李举人说,就算拿回去做个裤衩也是好的,搁在城墙上怪浪费的。

    孙浩然也把那口寿材抬了回去,土匪跑了,陈将军自然用不着与南泰共生死了,棺材派不上用场,难道还留着不成。

    现场招募的八百义勇,到了下午就一个不剩了,全回家了,发给他们的枪支弹药也都带了回去,没人觉得不好意思,他们都是要把名字留在县志上的英雄,打走土匪的好汉,拿一两杆破枪回家还不天经地义。

    一上午,南泰县城经历了一场疯狂嘉年华,到了晚上就恢复了平静。

    吃亏最大的不是梁茂才,而是夏大龙,他的宅子被烧掉三分之一,一直视作私兵的保安团也被陈子锟借机撤销了,一百多号弟兄没了饭吃,怨声载道。

    今天暴民洗劫保安团的事情,让夏大龙想到辛亥年间,自己也是这样带着一群剪了辫子的巡防军冲进县衙,杀了县令,洗劫了后宅,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若是年轻时候,夏大龙当即就要拔枪相向,和陈子锟分个你死我活,可如今他年龄大了,火气不那么旺了,做事也会思前想后了,陈子锟占着民心,不能和他当面冲突,要干,得趁黑天半夜下手。

    夏大龙最新任的几个老伙计都阴沉着脸在擦枪,昨晚的事情他们到现在没缓过劲来,一门心思憋着报仇,都是血气方刚的好汉子,仇恨不能过夜,雪恨就在今晚!

    “化装成土匪再去,不能留人话柄。”夏大龙这样交代。

    陈子锟等人也很沮丧,土匪是走了,除了夏小姐捐的一盒子金首饰外,啥也没捞到,还是光杆司令一个。

    “这样可不行啊。”陈子锟说。

    “哎,谁能料到土匪这么不经打。”柳县长说。

    陈子锟眼珠一转:“大部土匪走了,可架不住还有小股土匪渗进城里啊。”

    柳县长会心的一笑:“是这个理儿?不过,土匪渗进城里,应该找谁的麻烦?”

    两人对视一会儿,均是狡黠的一笑。

    当然是去找夏大龙的麻烦。

    一事不烦二主,调动百姓积极性的重任,还在夏老爷肩头。

    事不宜迟,趁着天黑,陈子锟带着王德贵和李长胜,穿上全套黑色夜行衣,腰佩短枪匕首,奔着夏家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夏家废墟里也钻出四个黑影来,一水的十三太保夜行衣,青缎子薄底快靴,腰间的盒子炮用锅灰涂过,一点也不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