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八章 九爷的土坦克
丘富兆的突然出现吓了夏景夕一跳,对于这位当保安团长的表哥,她从来就没正眼看过,没想到平日里总是奴颜婢膝的表哥今天竟然如此胆大。

    “放手!”夏景夕用力一甩,没甩开。

    丘富兆道:“表妹,今天由不得你了,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说罢就要拦腰来抱。

    夏景夕往后跳了一步,手中锋利的剪刀对着丘富兆:“别过来!”

    丘富兆狞笑道:“表妹,哥不怕剪子,你要是真舍得扎,就往这儿扎。”

    说着一把扯开黑制服的前襟,露出强壮的胸膛。

    夏景夕犹豫了。

    丘富兆趁机道:“表妹,哥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清楚么,土匪人多势众,县城保不住了,快跟哥走吧,哥保证一辈子真心待你,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望着这张真情流露的麻皮脸,夏景夕都快吐了。

    ……

    丘团长在城下表白的时候,城头上已经打退了土匪五次进攻了,城外空地上躺着不少尸体,还有几十个受伤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他们大多数是被铜炮发射的霰弹打伤的,王德贵举起毛瑟枪要给他们来一个痛快的,却被陈子锟阻止了。

    “不要杀他们,我留着有用。”

    “杀千刀的土匪,留着有嘛用?”王德贵不解道。

    “有大用场,你们谁去把匪首叫过来?”

    没人响应,这场仗打到现在,已经出现不少伤亡,城上的人死了十几个,伤了三十多个,对承平已久的县城居民来说,够惨重的了,大家对土匪是又恨又怕,谁也不敢出城。

    柳县长道:“我有办法,举起白旗,土匪头儿自己就来了。”

    陈子锟就说好,可是哪里来的白旗呢。

    柳县长从怀里掏出一个叠成四四方方的白绸子。

    陈子锟盯着他:“你早就准备好白旗了?”

    柳县长略有尴尬:“未雨绸缪嘛。”

    闲话少说,陈子锟命人打起白旗,在城头上招展。

    远处小树林旁,土匪头子们聚在一处正在商量对策,忽然梁茂才大喊道:“他们投降了!”

    大瓢把子压低斗笠,正午的阳光很射眼,看了看县城南门,一面大旗在城头招展。

    “这才打了一上午就撑不住了?不像啊。”大瓢把子道,“老十,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得令!”梁茂才跳上战马,绝尘而去,片刻来到城下,大喊道:“还打不?”

    姚依蕾也在城上参战,看见绑架自己的人来到城下,端起猎枪就要搂火,被陈子锟一把按住枪管:“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姚小姐悻悻的放低了枪口。

    陈子锟回答道:“溜溜的打了一上午,你们也累了吧,歇歇再打怎么样。”

    梁茂才狂笑起来:“你们累了,俺们可不累,你小子昨天敢哄我,等我进了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子锟道:“笑话,我们打得顺风顺水,你们万辈子也进不了城,我看你们可怜,容许你们把伤员抬走,绝不开枪。”

    梁茂才想了一下道:“行,那就依你,歇半个时辰再打,俺们把伤员抬走。”

    陈子锟道:“且慢,我还有礼物给你。”

    梁茂才警觉起来,手按着枪柄:“什么?”

    陈子锟一摆手,城门开了,吊桥放下,几个人从里面赶着一头猪、两只羊出来,还有一筐喷香的鸡蛋葱花烙馍。

    “弟兄们挺辛苦的,吃饱了再来攻城也不迟。”陈子锟极其大度的说道。

    梁茂才搞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让人收下了猪羊和烙馍,又让人赤手来抬伤员。

    ……

    护军使不但让对方抬走伤员,还送猪羊和烙馍,这个古怪的行为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若不是碍着身份,有些百姓恐怕就要破口大骂了。

    唯有柳县长和阎参谋长懂得陈子锟的用意。

    “护军使这是在用计呢。”柳县长说。

    阎参谋长补充道:“对,这是打击敌人的士气,伤兵不但增加敌人的负担,还能降低敌人的士气,送猪羊烙馍更是彰显我军的风范和成竹在胸的胜算,护军使这个计谋可是杀人不见血啊。”

    大家就都肃然起敬。

    陈子锟苦笑着摆摆手,坐到了太师椅中,打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时间,他慢慢往弹匣里压着子弹,问道:“信使这会儿应该渡江了吧?”

    柳县长道:“差不多了,江南就有省军一个团驻守,只要他们一出动,土匪绝对仓皇退走。”

    阎肃道:“赵玉峰这会儿也到杀虎口了,不过就算他快马加鞭,赶到徐州也得一天一夜。”

    陈子锟点点头,这两处的援兵其实都指望不上,只是给大家一个心理安慰罢了,他唯一能指望的,其实是另外一股援兵。

    陈清锋化装成小道童早已混出城去……

    ……

    城外小树林,大瓢把子等人看着一头猪两只羊,还有满满一筐鸡蛋葱花烙馍都傻了眼,实心眼的老八喜滋滋的伸手去拿烙馍,却被大哥喝住:“你不怕有毒啊!”

    老八急忙缩回手。

    军师展开折扇摇了几下,道:“对方行事光明磊落,断不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我敢保证,绝对没毒,”

    老八一听,立刻拿了一块大吃起来,土匪们都是走到哪吃到哪里,没有携带辎重干粮的习惯,原以为一上午就能攻进城去大吃大喝,没想到打到现在损兵折将,连护城河的边都没偎上。

    “就知道吃!”大瓢把子一甩手,马鞭如同长了眼一样,卷住了老八手里的烙馍,再一抖,烙馍变成了碎片。

    “这个人,不简单啊,想坏我士气。”大瓢把子阴沉着脸,斗笠下一双环眼紧紧盯着远处的南泰城墙。

    午后的艳阳下,南泰城墙显得如此雄浑,如此坚不可摧。

    这座城,是明朝崇祯年间所筑,清军南下的时候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再后来,咸丰年间闹长毛,县令将城墙加固,抵御捻子进攻三个月之久,南泰城下,冤魂无数啊。

    抬回来的伤员们哀号遍野,土匪们垂头丧气,士气大减,土匪本来就适合游击战,不擅长攻坚战,经历挫折之后,很容易丧气。

    大瓢把子很愤怒,他动员了几乎全县的同道中人来攻城,若是无功而返,这张脸往哪里搁。

    军师献策道:“大瓢把子,不如让九爷带人试试?”

    大瓢把子有些犹豫,但只是一瞬间而已。

    “中,就让老九带人冲一回。”

    九爷的资历比较浅,仅比老十梁茂才略高一个座次,手下的弟兄也最少,只有七八十号,武器也最差劲,是老式的鸟枪火铳,不过弟兄们的精神面貌一点也不差,一水的青布小褂,抓地虎靴子,牛皮腰带,两旁各系一个葫芦,葫芦用桐油刷了五六遍,油光锃亮,一个装火药,一个装铁砂子,从来不愁没弹药。

    老九生的高大威猛,皮肤黝黑,两眼炯炯有神,一身黑衣服,脚下黑马靴,腰间双驳壳,虎虎生风上来拱手:“大瓢把子!”口音和军师类似,带点燕赵味道。

    大瓢把子道:“老九,一上午你干啥去了,没见你人影。”

    老九道:“我上附近村子里拿东西去了。”

    “拿得啥?不会是抢娘们去了吧?”老八在旁边嘿嘿笑起来。

    老九道:“拿了些大车、门板,桌子,棉被褥子、铁锅啥的。”

    大瓢把子眼睛一亮:“你小子行啊,这回看你的了,打下南泰城,让你先抢一天!”

    “谢大瓢把子!”老九一拱手,带着本部兄弟上阵了。

    他们先棉被褥子浸透了水,然后铺在门板和桌子上,再在上面堆了一层土,用大车推着往前走,走的很慢,但很稳当,人都藏在车里或者车后,连头都不露。

    城墙上,陈子锟举起望远镜,端详着远处奇怪的队伍,不禁大惊:“不好,土匪出土坦克了!”

    王德贵问道:“什么是坦克?”

    陈子锟道:“这是洋话,你不懂的,就是铁甲战车的意思。”

    老九的土坦克给民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这玩意似乎打不透啊,不但火铳铅子儿钻不透,大炮也奈它不得,城头上一阵弹雨倾泻过去,人家屁事儿没有,继续慢腾腾的往前挪。

    陈子锟慌了,拿过一支步枪瞄准打过去,他确定自己打中了,大车也停顿了下来。

    “别用火铳,用快枪打!”陈子锟下令道。

    可是,城墙上已经没多少快枪打得响了,本来枪械就杂,各种口径的都有,有的子弹不过十来发存量,早就打光了,现在只剩下七九口径的汉阳造能发射,可是一阵排枪打过去,土匪依然往前走,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大伙儿也越来越害怕了。

    其实,陈子锟那一枪确实把藏在车里的土匪打死了,但是九爷严令,谁敢后退半步,就先崩了他的脑袋,谁先爬上城墙,赏大洋五百,所以土匪们硬着头皮往前走。

    “大瓢把子说了,咱们要是拿下城头,让咱们先抢一天,城里有的是金银财宝、鸡蛋烙馍,还有水嫩嫩的小媳妇,摸起来滑不溜手啊。”

    九爷极富煽动性的语言说的土匪们涎水横流,干劲十足,竟然真被他们推进到了护城河边,子弹揪揪的打在沙包和棉被上,土匪们伤亡惨重,但士气依然高涨。

    “弟兄们,打!”九爷一声令下,率先跳出来用两把盒子枪朝城上猛打,土匪们也纷纷探头出来,用火铳猛轰,一时间硝烟弥漫,城墙上哀号连连。

    “走!”老九一马当先,蹭蹭蹭就踩着云梯过了护城河,小土匪们见当家的如此彪悍,也发一声喊,丢下打空了的火铳,拔出明晃晃的大刀,踩着云梯过了河,顺势将云梯抽过来往城墙上一搭。

    土匪终于攻上了南泰县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