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七章 过江夜袭
令人惊讶的是,一贯和陈子锟针锋相对的夏老爷竟然也接收了借据,五千大洋就这样打了水漂,一瞬间这位老人仿佛苍老了十岁,昔日所有的嚣张跋扈都成了过眼云烟,昨日黄花。

    因为,南泰县来了一个比他还要嚣张跋扈十倍的护军使。

    敢以一己之力坚守孤城,抵御数千土匪,敢单枪匹马深入匪窟,收编杆子,并以雷霆手段,兵不血刃将友军一个团全部缴械的英雄人物,岂是夏大龙之辈能比的。

    大家心潮澎湃,酒是没心思喝了,龚老爷带头告辞,陈子锟知道他们今天都被吓着了,需要回家调养心情,也不强留,事实上,他巴不得这些人赶紧滚蛋呢,大把的现洋到手,还没亲自点一下呢。

    士绅们纷纷告辞而去,夏大龙下楼的时候,陈子锟还亲自搀扶了一把,尽显护军使的爱民之情,等人走完了,林老板安排小二换了几套招呼,添酒回灯重开宴。

    此时已经华灯初上,南泰县城笼罩在朦胧祥和的月色中,陈子锟当仁不让坐在主席,柳县长,阎参谋长、龚参谋、第一营营长陈寿和他手下三个连长坐到了桌子上,林老板打发了小二,亲自斟酒伺候。

    “林老板,你也坐啊,别客气。”陈子锟招呼道。

    林老板赶紧谦让:“不敢,不敢。”

    陈子锟笑道:“林老板的祖传蒙汗药很给力啊,下药的技术也是一流,敢问一句,您祖上是做什么买卖的?”

    林老板满头是汗,尴尬的笑道:“护军使说笑了,说笑了。”

    在座的粗人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陈子锟端起一碗酒道:“今天是老子的第七混成旅开张的日子,废话不多说,欢迎兄弟们入伙,以后有我陈子锟一口吃的,就饿不着弟兄们,干了!”

    陈寿和他手下三个连长都站了起来,一脸的凝重,从腰间拔出匕首,在手指上割了一刀,将血滴在酒碗里,这才说道:“护军使,承蒙您不嫌弃,收编俺们这些草莽之人,感激的话俺们不会说,一切都在酒里头,走着!”

    四条大汉一仰脖,将辛辣醇厚的烈酒灌进了喉咙,酒水四溢,豪爽之极,喝完了亮出碗底,拿袖子一抹嘴。

    陈子锟也亮出了碗底,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上酒!”陈子锟将酒碗重重一顿。

    林老板抱着坛子,颠颠的上来了。

    菜式已经换了新的,瓦盆里盛着牛脸,整条的红焖狗腿,猪肘子,都不用切的,直接把匕首割下来往嘴里填,这才是是真的大块喝酒大碗吃肉。

    酒过三巡,大家脸膛都红彤彤的了,陈子锟道:“今天这事儿做的漂亮,十一团被咱们缴了枪,这二百多条枪我是不打算还了,但有一件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柳县长一直置身事外,并不知道陈子锟要对十一团下手的事情,此时愁容满面道:“护军使,您这一手,可是戳了马蜂窝啊,聂金库他不是一个人,他身后站着的是孙督军,是整个江东省陆军几万人马,缴了十一团的械,就是和孙督军撕开脸了,这个后果,您想过么?”

    阎肃也道:“柳县长说的有些道理,目前还不是和孙开勤开战的时机,虽然这场仗迟早要打,不过柳县长也不需太过多虑,护军使并非单枪匹马,他身后同样站着人,而且是吴玉帅和曹老帅这种级别的大佬,再说了,十一团为害一方,护军使有责任处置他们,这个官司打到哪里,我们都是准赢的。”

    柳县长道:“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建议,把这些兵痞缴械赶走了事,千万莫要再生枝节,授人话柄。”

    见柳优晋一脸的担忧,陈子锟笑了笑,问陈寿:“一营长,你有什么看法?”

    陈寿和他手下三个连长以前都是在张勋的定武军当过兵的,和一般土匪相比,颇有些军事素养,但战略方面的考量就不是他擅长的了,听旅长发问,他毫不犹豫道:“护军使,你指哪我打哪,绝不含糊!”

    陈子锟一拍桌子:“好,今晚渡江,直捣十一团驻地,把他们一锅端!”

    陈寿眼睛一亮:“好!就这么干!”

    柳优晋差点哭了,这位护军使还嫌祸事惹得不够大啊,他刚要劝谏又觉得自己说话没分量,便道:“参谋长,您劝劝大帅吧,不能一错再错啊。”

    阎肃思忖片刻道:“我觉得可行,十一团是省军在江南岸的最前沿部队,主力已经被聂金库带来,剩下的不过是老弱病残而已,我们集中优势兵力打他一下,不但可以缴获一批武器弹药壮大自己,还能达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让孙开勤摸不清我们的实力。”

    柳优晋心说有句老话说的真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合着护军使公署全是一帮亡命之徒啊,专爱走险路,跟着他们,早晚折进去,还是早点想退路要紧。

    龚梓君也被震撼了,他是大学生,以前哪经历过这样的军国大事,听说护军使准备出奇兵袭击南岸的十一团驻地,埋藏在热血青年心底的豪迈之情被激发出来,他站起来道:“我愿意当先锋!”

    陈寿笑道:“学生娃娃,打仗有俺们,你还是歇了吧。”

    陈子锟也道:“龚参谋,后勤上的事情都归你管,各司其责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就是我的后勤处长了。”

    龚梓君很高兴,自己摇身一变从参谋成了处长,他啪的一个立正敬礼:“是!”

    ……

    事不宜迟,作战计划开始实施,省军十一团被集体缴械,陈子锟发了大财,缴获步枪二百支,手枪五十把,步枪子弹五千余发,手枪子弹一千余发,这些枪械虽然只有五六成新,但比民军装备的那些破枪还是强了许多。

    陈子锟下令,这些枪械全部装备第一营,陈寿所部换装枪械之后连夜出发,渡江夜袭十一团营地。

    第一营消失在夜幕下,阎肃有些担忧道:“护军使,您不怕他们一去不复返?”

    陈子锟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明天再看吧。”说罢便自顾去了。

    回到后宅,就看见双喜和陈清锋一同站在门口,陈子锟一愣:“双喜,你的伤好了?”

    双喜纳头便拜:“大人,双喜谢您的救命之恩。”看他动作,背上的枪伤尚未完全痊愈。

    “双喜,你咋在这儿?”陈子锟问。

    双喜道:“我三哥说了,让我给您当勤务兵。”

    陈子锟明白了,陈寿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忠心,亲弟弟在护军使公署做人质,自然不怕他卷了枪跑路。

    是夜,南泰县城一片寂静,只有更夫的梆子声在街头巷尾单调的响着,但每个躺在床上的人内心都是惊涛骇浪,今天傍晚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护军使陈大人竟然一举将十一团的兵痞全部缴械拘押,听说明天要公开处置他们,还让百姓们都去鸣冤告状呢。

    遭了兵祸的百姓都纳闷,自古只见官官相护,哪见过当官的替老百姓出头的,护军使这是唱的哪一出,谁也不敢妄下断言。

    ……

    第二天凌晨,第一营的人马就回来了,每人背上都有两三支枪,腰间缠满了子弹,看来此行收获颇丰,陈寿骑着一匹战马走在前头,头戴斗笠身披斗篷,耀武扬威颇有战将之风。

    此时天光刚亮,大多数百姓还未起床,一些早起倒马桶的人目瞪口呆看着这队土匪招摇过市,径直奔着县衙去了。

    陈子锟得报,在二堂恭候陈寿的到来,只见大队人马依次进来,将肩上的步枪放在院子里,不大工夫就堆得跟小山似的,然后陈寿带着三个连长进来,肩上都扛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口袋。

    哗啦啦一阵响,口袋里的东西全都倾倒在地上,白花花晃人的眼,全是银光闪烁的袁大头。

    陈寿又从腰间掏出几根金条,摆在银元堆上面,这才报告道:“我等渡江夜袭,洗了十一团的团部,缴获步枪三百八十二支,银元八千块,还有这几根小黄鱼,一并奉上,请护军使处置。”

    陈子锟道:“好!干得好,打死多少人?”

    “回护军使,兵不血刃!”陈寿很是自豪。

    “干的不错,这些钱,弟兄们拿去分了吧。”陈子锟道。

    陈寿却摇头:“护军使,俺们现在不是杆子,是官军,做了买卖坐地分钱的日子过去了,这些钱就算发给弟兄们,也是吃喝嫖赌糟蹋光,咱们底子薄,留着这钱多买点子弹是正经。”

    一连长插嘴道:“护军使,为了这钱,大哥还枪毙了一个弟兄呢。”

    陈寿道:“这小子藏私,被发现了还抵赖,我一枪崩了他算轻的。”

    陈子锟赞道:“我果然没看错人,第七混成旅有你们这班兄弟,迟早横扫江东。”

    陈寿敬了个礼道:“护军使,我兄弟的命是你救得,我的命也是你救得,从今往后,我们兄弟就只认你了,鞍前马后,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忽然,一阵鼓声传来,声音很闷很响,勤务兵双喜奔进来禀告道:“大人,有人在门外击鼓鸣冤!”

    陈子锟道:“何人击鼓?”

    “是本县乡绅李举人,状告聂金库逼死民妇李何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