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二章 大送礼
八圈麻将打下来,张鹏程赢了三千多块钱,又香了一筒上好的云土,这才搂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们心满意足的休息去了,龚稼祥笑问阎参谋长是不是也找个姑娘侍寝,阎肃摇摇头:“公帑可不是这么用的。”

    龚稼祥肃然起敬,更感自己这笔投资有了保障。

    虽然时间很晚了,但他们还是回龚家公馆下榻,这是一栋省城少见的西洋式小别墅,有花园和喷水池,龚稼祥是基督徒,只有一位太太,所以公馆里空房间很多,招待客人绰绰有余。

    第二天,用了面包黄油的西式早点后,龚稼祥让夫人陪着阎肃和龚梓君到省城最大的珠宝行去挑选了一串珍珠项链,夫人的眼光是无可挑剔的,这串项链用东海黑珍珠串成,浑圆饱满,光泽瑰丽,要价一万大洋,看在龚夫人是老主顾的面子上,打了个九五折,九千五百大洋拿下,用楠木盒子盛着带走了。

    这串项链是送给孙督军的第九房妾室的,这位姨太太闺名就叫珍珠,而且皮肤偏黑,督军府里戏称她为黑珍珠,深得孙开勤的宠爱,送她黑珍珠做礼物,再合适不过了,这些秘辛都是张鹏程透露的,外人不足道也,赌桌上三千块大洋花的也算值得。

    龚夫人还挑了一串白金怀表链子,龚梓君以为是帮叔叔买的,也没在意。

    购物完毕,将张鹏程约出来,把两样礼物给他,张处长看了看,点头赞道:“这串项链九姨太已经看过好几次了,一直想买的,咦,这个表链是?”

    龚夫人笑道:“张处长,这是我们家稼祥的一点小意思,您可千万别客气。”

    “那怎么好意思。”张处长笑呵呵的将表链收下了,看起来非常满意。

    ……

    一日后。

    督军花园后宅,九姨太珍珠正在卧室里对着镜子欣赏着一串黑珍珠项链,忽然听到门口丫鬟的招呼声:“老爷来了。”她赶紧把项链藏进首饰盒,撮了一下鼻子,揉揉眼睛,拿起了手帕唉声叹气起来。

    江东省督军孙开勤是皖系人马,卢永祥的旧部,北洋陆军上将,此君身量不高,性格粗鲁,是个标准的武夫,除了爱财之外,最喜欢收集香车美人,家里有德国奔驰、英国罗孚、美国福特等最新款小轿车,还有九房如花似玉的姨太太。

    九姨太珍珠是刚娶进门的,热度还没过去,这位美人儿本是省城四牌楼的清倌人,幸而被督军大人看中,花了五万块大洋赎了身娶到家里,从此鸡犬升天,九姨太是烟花女子出身,最重义气讲感情,别人只要托她办的事,准能办成。

    孙督军看见爱妾眼圈通红,似乎刚刚哭过,顿时怜惜起来:“珍珠,谁欺负你了?”

    珍珠装作刚发现督军进来的样子,慌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滴,强作笑颜:“没事,被沙子迷了眼。”

    孙开勤道:“别哄我,我眼里可不揉沙子,说,是不是老四老五她们合伙欺负你了?我这就教训她们去。”

    孙督军口中的老四老五是另外两个妾室,仗着进门早经常欺负人,珍珠略施小计就让她俩彻底失宠,打进冷宫,不过在孙督军眼里,珍珠依然是受害者的身份。

    “不是,真不是,老爷您就别问了,这事儿您也管不了。”珍珠哭哭啼啼,泪滴跟珍珠似的往下掉,把个督军老爷心疼的不得了:“哎哟我的小乖乖,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你想急死我了!”

    珍珠道:“上午老家亲戚传信说,我表姐上吊自杀了,她死得冤屈啊。”

    孙开勤大怒道:“竟有这等事,你表姐在哪个县?我让县老爷彻查此案,给苦主一个交代。”

    珍珠道:“县老爷管不了的,她是被当兵的轮了,受不了羞辱才想不开的。”

    孙开勤道:“那更好办了,江东省的兵都归我管,你说是谁的兵,我这就派军法处去砍脑袋。”

    珍珠道:“是一个姓聂的大官手下的兵干的。”

    孙开勤一时间想不出手下有谁姓聂,江东省有三个师,六个混成旅,光将军就十几个,校级军官更多,天晓得是哪个姓聂的。

    珍珠补充道:“听说这个姓聂的嘴巴是歪的。”

    “哦,是他啊。”孙开勤恍然大悟。“是第二师下面十一团的聂歪嘴,好办,回头我就处理此事。”

    珍珠破涕为笑:“我就知道老爷最好了。”

    孙开勤摸着九姨太嫩滑的小脸道:“小美人,笑起来才俊嘛,让老爷香一个。”

    ……

    又过了一日。

    督军公署,孙开勤正在阅读公文,副官处长张鹏程夹着一叠文件进来道:“大帅,江北有人来拜访。”

    孙开勤道:“是那位新任的江北护军使来了?”

    张鹏程道:“不是,是他手下参谋长阎肃来了。”

    “不见。”孙开勤丢下硬梆梆一句话,按说江北护军使应该算是江东省督军的部署,第七混成旅也在督军指挥下,但是这个陈子锟仗着吴佩孚撑腰,竟然直接赴任,根本不来和自己打照面,分明是不把这个督军放在眼里,孙开勤一直耿耿于怀。

    “大帅,他是来送钱的。”张鹏程道,胸前的白金表链很晃眼。

    “哦?送钱,什么钱?”孙开勤有些感兴趣了。

    “四千块大洋,说是抚恤金。”

    “有意思了,哪跟哪啊这是?”

    “大帅请看。”张鹏程将手中一摞东西递了上去。

    孙开勤不耐烦的推开:“不看,你口头报告就行了。”

    “是!”张鹏程一挺腰杆,开始介绍情况,从南泰县被土匪包围开始讲起,将聂金库手下十一团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听的孙开勤怒目圆睁,大骂道:“这帮混蛋,简直败坏我的名声。”

    张鹏程道:“陈子锟设计灌醉了他们,将十一团缴械,让苦主出来认人,毙了四十个抢劫强奸的兵,这四千块抚恤金,就是给这些兵的家属的。”

    “什么,毙了老子四十个人,还吞了老子一个团!娘的,姓陈的欺人太甚!”孙开勤一拍桌子暴怒道。

    张鹏程道:“大帅息怒,给姓陈的十个胆子,也不敢吞并大帅的军队,十一团的兵马已经放了,缴的枪也还了,陈子锟生怕大帅动怒讨伐他,这才派人来求饶的,这些文件,是当地百姓的状子,真是字字血泪啊。”

    孙开勤忽然想起九姨太梨花带雨的脸来,心中便信了九分,看来十一团这事儿做的确实过分了一些,不过这年头当兵的不抢老百姓,上哪儿捞油水去,要是换了自己带兵过去,怕是连活口都不留的,全县百姓都给他杀干净。

    “大帅,这些状子,也抄送到省政府,还有国务院、陆军部了,这事儿,已经捅到天上去了。”张鹏程小心翼翼道。

    孙开勤点点头,道:“你说,应该怎么办?”

    张鹏程道:“陈子锟是吴佩孚的心腹爱将,年轻气盛之下,毙了咱们四十个人,想必也不是故意和大帅做对,要不然他也不会巴巴的派人来说明情况,而且这事儿咱不占理,十一团的防区在江南,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去抢劫,让人家逮着毙了,咱还真没地方说理去,再说案子已经递到北京了,天下皆知,如果大帅兴兵讨伐,恐怕……”

    “恐怕全国人都会唾骂与我。”孙开勤矜持的一笑,身为督军,他也是有一定政治头脑的,既然陈子锟肯放下身段来求和,自己正好就坡下驴,这个仇,先记上再说。

    “那……大帅见不见?”张鹏程问道。

    “见,怎么不见。”督军大人道。

    张鹏程道:“那还得请大帅移步到院子里。”

    孙开勤笑骂道:“草他娘的,还得我去见他,江北来的参谋长这么牛逼?”

    虽然如此,他还是亲自来到督军公署的院子里,只见一辆锃亮的黑色轿车静静地停着,漆面简直可以照出人影,轮胎很大,涂着白漆,及其醒目,而且是那种新式的充气轮胎,不是老式福特上的木质轮子。

    “好车!”孙开勤赞道。

    “这是美国最新款的派克牌小汽车,电启动,有三个前进档,二十三马力,全上海都没有几辆,江东省更是仅此一辆。”一个声音在旁边介绍道,孙督军望去,只见这人身穿上校军装,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颇有儒将之风。

    “这位想必就是江北来的阎参谋长吧,哎呀,欢迎欢迎,稀客稀客啊。”孙督军眉开眼笑,伸出大手和阎肃热情的握着。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是送钱又是送汽车的,礼数已经尽到了,就算毙了四十个当兵的,也能抵消了。

    阎肃啪的敬了个礼道:“督军好,卑职代护军使向您致敬,这辆汽车是护军使托人从上海买来,是给您的见面礼,还请督军笑纳。”

    “好说,好说,来人呐,摆宴,我要请阎参谋长喝酒。”孙开勤心情大好。

    酒桌上,阎肃向孙开勤详细汇报了江北护军使公署面临的困境,严重缺少枪械弹药,兵力不足,土匪太多,剿之不尽,地方财政枯竭,举步维艰。

    “还请督军给我们第七混成旅补充人马械弹粮秣,我们保证在五年内剿灭土匪,还南泰百姓,江北父老一个朗朗乾坤,太平盛世。”阎参谋长信誓旦旦地这样说。

    孙开勤也动了感情:“好,你们有这个雄心壮志,本督军岂能袖手旁观,不过省里财政也紧啊,本督军的卫队旅至今还穿着草鞋,用的是杂牌枪械,唉,都难啊,这样吧,我给你们拨五百套军装吧,军容严整,也能提高士气。”

    阎肃本来也没指望孙开勤能调拨枪械粮草,哭穷只是让对方懈怠而已,能弄到五百套军装自然是求之不得,他当即代表陈子锟向孙督军表示了由衷的谢意。

    宴罢,副官处长张鹏程送阎肃离开,在大门口两人握手而笑,心照不宣。

    忽然一辆汽车驶了过来,张鹏程一看车牌号码,脸色便沉了下来,道:“不好,是第二师的师长段海祥来了,肯定是为了十一团被你们缴械的事情来告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