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章 水匪太嚣张
要不是看见这面旗,聂金库兴许还能有勇气抵抗一下,看到陆军第三师的军旗后,他仅有的一点血性也都付之东流了,怪叫一声快跑,两个抬滑竿的士兵是他的亲信,关键时刻倒也仗义,抬着聂金库疯狂逃窜,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压阵的长官都撒丫子跑了,当兵的更不在话下,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玩命的跑啊,可他们跑得再快也没枪子快,第三师的士兵跟撵兔子一样在后面砰砰的放枪,跑得慢的横死当场,没死的吓得魂飞魄散,嫌肩上的七斤半太碍事,摘下来往路边一丢,立刻身轻如燕,跑得飞快。

    其实出城的部队并非第三师的人马,而是陈寿的绿帽子营,第三师的兄弟才不屑于和省军这种轻量级的对手过招呢,反而是土匪出身的绿帽子营对于追击官军这种事情有种与生俱来的热忱。

    省军逃得飞快,就连向来以飞毛腿著称的苦水井杆子们都不得不甘拜下风,他们追出去二里路,捡到两件很值钱的大洋落。

    两门八成新的德国造格鲁森五七快炮,炮弹箱都没拆开就成了战利品。

    此役大胜,打死“土匪”数十人,活捉五十多人,除了两门五七快炮之外,缴获枪械二百余支,子弹三千余发,赚了个盆满钵盆,得胜收兵,任由聂金库等人退往江南。

    城头上观战的柳县长很不解,问道:“为何不乘胜追击,以绝后患?”

    陈子锟放下望远镜道:“打死了聂金库,以后谁给咱们送枪送弹。”

    一众人等哈哈大笑起来。

    ……

    聂金库仓皇逃到江边,收拢溃兵居然还有三百多人,不禁沾沾自喜起来:看来老子的带兵能力还是岗岗的,跟吴佩孚的第三师过招都能剩下一多半人马呢。

    渡船还在江边等候着,败兵们垂头丧气上了船,一言不发,向南岸驶去,忽然突突的马达声响起,一条插着龙旗的快船从芦苇荡里冲了出来,后面跟着十几条舢板,船头气势汹汹的站着赤膊汉子,手里不是枪就是刀。

    不好!水匪来了,溃兵们惊慌起来,船老大赶紧停下船,聂金库硬着头皮和水匪交涉。

    “老大是哪路人马?”

    对方回道:“是混江龙的弟兄。”

    聂金库道:“兄弟是江东陆军十一团的,还请给个方便,有情后补。”

    对方阴阳怪气的答道:“你是陆军,怎么跑到江里来了,再说这一身行头也不像啊,怎么穿的跟陆匪似的,你们是不是来抢俺们生意的?”

    聂金库忙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莫伤了和气。”

    对方道:“想不伤和气也行,把枪留下,人滚蛋。”

    “老大给个面子吧,说什么俺们也是省军的人马,撕破脸怕是不好看吧。”聂金库这话说的有点底气不足,省军虽然占据了江南富庶土地,但却对淮江上的势力无能为力,十一团的弟兄们更是不习水性,真打起来,只有喂王八的份儿。

    “面子是自己挣得,不是别人给的。”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水匪从船舱里出来,懒洋洋的说道,阳光洒在他身上,宛如镶上一层金边。

    “混江龙!”人们惊恐的低声叫道,这位水匪的传奇故事很多,据说他能在水底闭气三天三夜,比水浒传里的浪里白条还厉害。

    “好,就当交个朋友了,弟兄们,把枪留下,咱们走。”聂金库一咬牙,终于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十一团清洁溜溜的回到了南岸,除了头上的斗笠和身上的衣服,啥都没剩下,连师长赞助的两门火炮都打了水漂,便宜了陈子锟,这回聂金库是真怕了,打也打不过,又没法向督军交代,一夜间他几乎愁白了头。

    最后还是师爷给他出了个妙招,杜撰了一封战报送到省城,就说自己带领部下化装成土匪,袭击了南泰县城,战果颇丰,缴获无数,另外筹措大洋两万块,四处打点,把这事儿糊弄过去就成。

    聂金库依计而行,果然没事,还受到了督军大人的一番勉励呢,当然这是后话了。

    ……

    县城里驻扎着上千军队,土匪是绝不敢再捋虎须了,省军受了这么大挫折,除非直皖再度开战,否则也不会大举进攻,后方稳定,陈子锟准备启程前往上海,一步步的实现自己的理想了。

    护军使离开驻所,关防由阎参谋长代掌,民政大权由柳县长负责,想必是万无一失。

    陈子锟的随员很多,除了沈姚二位夫人之外,还有副官赵玉峰,马弁王德贵李长胜,勤务兵双喜青锋,后勤处长龚梓君,以及精心挑选出来的护兵十二人、服侍夫人的丫鬟婆子等。

    为了掩人耳目,所有人都穿便装,乘坐一艘客船沿江而下,一路顺风顺水,江景美不胜收,转眼就到了著名的老虎滩,船老大带领水手小心翼翼的从暗礁中穿行而过,忽然一阵马达声,船老大手搭凉棚一看,顿时大叫道:“不好,有水匪!”

    陈子锟镇定自若,他早知道淮江上水匪肆虐,此行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的,船上的护兵全都是见过血的老兵,长枪短炮配备齐全,而且就在客船后面还有一艘紧跟着的货船,船舱里就藏着一挺马克沁。

    插着龙旗的机器船冒着黑烟开过来,拦在客船前面,龚梓君吓坏了,告诉陈子锟说,这是大水匪混江龙的旗号,但凡没有插他发放的小旗的船只都要被打劫,咱们怕是也不能例外。

    陈子锟淡然一笑:“我就喜欢和土匪打交道,今天倒要会会这条混江龙。”

    机器船慢慢贴了过来,一条大汉蹭的跳上客船,震得船头一抖,顿时鸦雀无声。

    紧跟着又是几个水匪跳过来,动作利落的不得了,其中一人剃着光头,眉毛胡子全没有,一颗脑袋跟鸡蛋似的,手里峨眉刺滴溜溜打转,赤脚踩在船板上,如同钉在上面一般,任凭船只摇晃,纹丝不动。

    要换了寻常人等,早就磕头求饶了,但陈子锟却依然怡然自得的坐在船头的躺椅上,一顶白色巴拿马草帽和墨晶眼镜彰显风流倜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公子哥呢。

    他自然是有底气的,水匪不过二十条枪,光自己船上就不止这个数,后面还有一挺马克沁瞄着他们的,就算水性再好,也架不住子弹密集扫射。

    混江龙个子很高,身上纹着一条黑龙,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肌肉健硕线条流畅,眼神不羁,一看就不是善类。

    他瞅瞅陈子锟,有些纳闷,问道:“你是船主?”

    陈子锟点点头:“是我租的船。”

    “你姓什么,是做什么买卖的?”

    “姓老茵儿,江北这块地儿都归我管。”陈子锟笑吟吟道。

    混江龙瞳孔收缩了一下,对方的从容让他有些吃不准,老茵儿是水面上的黑话,姓陈的不能说姓陈,要叫老茵儿,江北地界大了,南泰县是知县也管不了那么宽广的区域,难道说这位爷是……

    陈子锟站了起来,身量比混江龙还高了一些:“阁下就是混江龙吧,我听过你的名字。”

    混江龙终于明白过了,这个姓陈的年轻人是谁了。

    “听说夏大龙是被你气的中风的?”他忽然问起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是啊。”陈子锟答道。

    “你和他有仇?”

    “没仇,我看他不顺眼而已。”

    混江龙点点头:“幸亏你没杀他,不然我一定杀你。”

    陈子锟笑了:“他对你有恩?”

    “不是,夏大龙的命是我的,谁也不能杀。”混江龙硬梆梆的说道,从腰间拿出一面杏黄小旗抛过去:“把这个插在船头,一直到省城都没人找你们的麻烦。”

    陈子锟接过小旗,笑了笑,还是收下了。

    “混江龙,我看你有点眼熟。”他说。

    “是么?那你可能记错了,我们没见过。”混江龙瞥了他一眼,一纵身回去,其余几名水匪也都跳回了自己的船。

    “护军使,告辞了!”混江龙站在船头抱拳道,机器船轰鸣起来,拖着一股黑烟远去了。

    一场虚惊,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龚梓君心有余悸:“护军使,这水匪太嚣张了,早晚灭了他们。”

    陈子锟道:“我倒觉得这个人蛮有意思的,而且,我确实觉得这张脸有些面熟。”

    ……

    一路有惊无险,顺利抵达省城,陈子锟是微服前来,并不打算拜访孙督军,他轻车简从在龚梓君的陪伴下来到了汇金银行,支取先前贷的二十万块钱。

    龚稼祥终于见到了慕名已久的江北护军使,虽然早就知道他年轻有为,但真见了本人,还是吃了一惊。

    陈子锟实在是太年轻了,看面相也就是二十五岁左右,但举手投足之间毫无一般年轻人的轻佻虚浮,一看就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角色。

    龚总经理是英国留学的,一嘴牛津腔呱呱叫,不自觉的在谈话中就带了几句英语,陈子锟微微一笑,依然用官话作答,但显然他能听懂龚稼祥语速很快的英文。

    聊了一会儿金融业务上的事情,龚稼祥忽然道:“幸亏护军使来得及时,若是再迟几日,怕是碰不到面了。”

    陈子锟道:“莫非龚总经理要出差?”

    龚稼祥道:“非也,我是江东省籍的国会议员,要到北京去履行职责。”顿了顿他又颇为无奈道:“其实不过是去凑个数罢了,这场选举,纯粹是掩耳盗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