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章 礼和洋行受辱记
谈完烟土的事情,已经是深夜了,外面传来犬吠声,沉重的铁门吱吱响着推开,两辆汽车慢慢驶入,是鉴冰和姚依蕾看完电影逛完街回来了。

    由于名分未定,至今陈子锟都是单独就寝的,只不过两位准夫人经常半夜跑过来串门而已,前半夜的时候,姚依蕾穿着睡衣跑到陈子锟的房间,哭丧着脸说睡不着,因为见到了吓人的东西。

    陈子锟就问她看见什么人,姚依蕾说:“李耀廷家里养了好多恶犬你知道么?”

    “哦,是德国狼犬,我知道。”

    “可是,你知道它们吃什么么?”姚依蕾一脸的恐惧。

    “什么?”陈子锟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我看到两头狗在啃一截东西,上面有个戒指……”

    果然,李耀廷说的拖出去喂狗并不是吓唬人,而是真正的拿人肉喂狗。

    “我怕……”姚依蕾直往陈子锟怀里钻。

    “那就睡这儿吧。”陈子锟拍拍身边的空地。

    后半夜,鉴冰也跑了过来,见到姚依蕾已经捷足先登,却并不吃醋,而是径直窜到床上,拿毛毯捂住了头,牙齿打颤道:“吓死我了。”

    陈子锟道:“怎么了?”

    “我梦到冰儿了,她满脸是血,说自己死的惨呢。”鉴冰不住的颤抖,脸色灰白,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了?”陈子锟狐疑道。

    “嗯,我听李府下人说,冰儿和一个唱戏的小生有一腿,被李耀廷发现后活活打死了,死的时候一头一脸的血,和我梦到的一样,她她她,她不会来找我吧。”

    陈子锟道:“是你多心了,不过是个梦而已,就算冰儿真的死了,也不会有鬼魂的,因为鬼也怕恶人,这里恶人还少么?”

    这么一说,鉴冰才镇定下来,三个人挤在床上过了一夜。

    ……

    第二天,陈子锟借口住得太远不方便办事,带着两位夫人搬到了外滩上的汇中饭店下榻,夫人继续逛街购物,陈子锟带着副官马弁,前往二马路的Carlowitz&Co也就是德国礼和洋行采购物资。

    礼和洋行是远东最著名的德国洋行,总部设在汉堡,做的是进口德国重型机械、精密仪器、铁路、采矿设备等,当然还有一项重要的生意是军火。

    陈子锟一袭白西装,头戴巴拿马草帽,手拿藤杖,人又生的高大威武,一副绅士派头,身后还跟着彪悍的随从,洋行接待人员都是阅人无数的老油条,立刻判定这位爷是大买家。

    一个金发碧眼的德国经理亲自接待了陈子锟,把他迎进贵宾室,仆役送上咖啡,精通德语的华籍职员负责翻译。

    陈子锟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是江北护军使兼江东陆军第七混成旅的少将旅长。

    德国佬单片眼镜上寒芒一闪,开门见山道:“亲爱的将军,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我要买一个师的装备,包括一万支连同刺刀在内的步枪,五百支毛瑟手枪,一百挺重机关枪,还有山炮和野炮、迫击炮以及配套的备品备件和炮弹,我知道德国的枪械是很精良的,所以第一个到你们这里询价。”陈子锟道。

    德国佬认真的倾听着,一个师的装备绝不是小合同,听完之后他让人拿来彩印的商品目录给陈子锟详细介绍。

    “这是毛瑟出品的Gewehr98步枪,旋转后拉枪击,使用七密里九二口径步枪子弹,五发双排交错弹仓,枪重八斤,长一米二五,有效射程八百米,德国陆军的选择,贵国陆军也有大量装备,我想将军一定不会陌生。”

    “这是毛瑟的C96型手枪,也就是你们常说的盒子炮,口径七密里六三,容弹量十发,配木制枪盒,必要时候可以接驳到枪柄上作为卡宾枪使用,德国原厂出品,绝非那些仿品可以比拟的。”

    “这是MG08型马克沁重型水冷机关枪,枪重五十二斤,使用七九子弹,帆布弹链供弹,每分钟射速四百五十发,可以连续发射数千发子弹,有了这个,您的军队将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克虏伯出品的七十五毫米山炮,恕我冒昧,这种武器需要专业人士操作,我们可以为您提供技术支持。”

    德国佬说着,还让人拿了一支样品过来,崭新锃亮的毛瑟步枪,烤蓝闪着蓝汪汪的幽光,胡桃木的枪托抛过光,枪机枪栓锻造精密,看起来不像是杀人利器,倒像是工艺品。

    陈子锟接枪在手,熟练无比的拉着枪栓,德国原厂货果然不赖,枪栓顺滑无比,远胜汉阳厂出品的八八式。

    “好枪!”陈子锟几乎有些爱不释手了。

    “将军,德国产品的质量您完全可以放心。”德国佬很矜持的说道,滑稽买办也很骄傲的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好吧,帮我计算一下所需金额。”陈子锟做事风格历来是雷厉风行,毛瑟98步枪确实是目前市面上最好的步枪了,德国人的严谨作风完美的体现在他们的军工产品上,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德国佬用德语报价,华籍买办拨弄着算盘,不大工夫就报出一个数字。

    “因为您没有说具体需要多少火炮,所以我们只计算了枪械的价格,不包括弹药的话,是一百六十六万一千元,先生。”买办谄笑着道。

    “多少?”陈子锟眉毛一扬。

    “一百六十六万一千元,弹药另算,我们使用银元结算,先生。”买办依然笑容满面。

    “我需要看一下价格清单。”陈子锟不动声色,其实已经在暗暗流汗,他只有二十万大洋,连个零头都不够,这回怕是要露怯。

    对方出具了一张价格清单,98式步枪的单价是90元,马克沁重机枪的单价是7500元,盒子炮的价格是80元,陈子锟要的数量比较大,这已经是优惠以后的价格。

    这也太贵了,陈子锟虽然没做过军火买卖,但也知道步枪的行情,汉阳兵工厂一支88式步枪的调拨价只有四十五元而已,德国原厂货竟然贵了两倍。

    马克沁的价格更是超乎想像,不过仔细一想,这么复杂的武器,就连国内技术最先进的上海兵工厂也不过月产二十架而已,在军中更是营一级的配置,这个价格也算合理。

    盒子炮的价格倒还公道,黑市上这东西起码卖到一百元,还有价无市,拿着银子都未必能买到毛瑟厂的原装货。

    陈子锟思索片刻道:“我先采购两百只毛瑟手枪,其他的军械,还要参考其他洋行的报价后才能作出决定。”

    显然德国商人对自家的产品即为自信,做了个请便的手势,道:“好吧,我还有些事情,由张先生接待您吧。”说完扬长而去。

    张先生就是那个华籍买办,二百支手枪的买卖实在太小,不值得德国经理亲自办理,若是换了其他大帅,兴许就要伤了自尊,就要当场发飙,可陈子锟才不管这个,能买到货真价实的玩意才是最重要的。

    由于生意太小,总共不过一万六千大洋的买卖,张买办对陈子锟的态度也不屑起来,言辞间明显带着鄙夷,动辄提到洋行曾经过奉天的张作霖做过五百万的买卖,和山西的阎锡山签过三百万的合同之类的屁话。

    陈子锟耐着性子听他吹嘘了半天,最后终于要签合同的时候,才发觉价格不对,每支毛瑟手枪的价格从八十元变成了一百一十元,每支还必须搭配购买原厂子弹五百发,这样总价款居然成了三万一千块。

    “为什么价格变了?”陈子锟奇道。

    张买办狡黠的笑着:“刚才给您的报价是一揽子打包价格,自然便宜,可是您只买手枪,而且数量那么小,就只能按照零售价格走了。”

    陈子锟道:“这样很没有商业道德,我拒绝签字,叫你们经理来。”

    张买办板起面孔:“这就是经理的意思。”

    陈子锟道:“店大欺客是吧,老子不买了。”

    张买办依旧挂着笑,不过笑容极其可恶:“门在那边,不送了。”

    “草你娘的,怎么和大帅说话的!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赵副官作势拔枪。

    张买办丝毫无惧,还抛出一句硬话:“这里可是租界。”

    一句话,赵玉峰就泄了气,这里是公共租界,洋人的地盘,可乱来不得,但就这么偃旗息鼓未免太丢分,于是他愤愤道:“大帅,只要您一句话,卑职就崩了他。”

    陈子锟道:“算了,不和小人一般见识。”

    张买办鄙夷的一笑,嘴角迸出几个字:“乡户拧~”

    陈子锟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再说一遍。”

    “侬是撒人,可以命令阿拉?阿拉再港一句,这里是租界!”张买办加重了语气。

    “啪!”一巴掌抽过去,张买办原地转了个圈,一抹嘴,满手血,说话都漏风:“侬打人!”

    “打你算轻的,狗仗人势的东西。”陈子锟拍拍手,扬长而去。

    下楼的时候,从对面过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个头蛮高,面目有些熟悉,只是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学长您好,又见面了。”那人主动上前打招呼。

    陈子锟忽然想起来了:“你是慕易辰,圣约翰大学1919届的。”上次在南京路英国巡捕射杀示威群众的时候,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只是数年过去,当年的青涩少年已经成长为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了。

    慕易辰道:“上次一别,已经四年了,不知学长在哪里高就?”

    陈子锟道:“说来话长,不如咱们出去再说吧。”说着回望楼上,挨了自己一巴掌的张买办竟然没追出来。

    “也好,找家咖啡馆坐坐,我请客。”慕易辰道。

    一行人出了礼和洋行,只听一阵尖利的警笛声,几个印度巡捕在英籍警官的带领下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