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章 血溅歹土赌场
老兵都喜欢赌博,军营里生活枯燥乏味,赌钱就是他们不多的乐趣之一,李长胜耍得一手好骰子,想出几点就几点,第三师人尽皆知,说他出老千,那绝对是污蔑。

    李长胜可不仅仅是陈子锟的马弁,更是他的老大哥,当初大伙儿一块出生入死来着,这份情谊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老大哥被人剁了手指,这口气怎么能咽得再说了,如今陈子锟可是响当当的陆军少将,他不欺负人就是好的,哪能被人欺负,所以这个仇是非报不可了,而且还得快,绝不能过夜。

    “老李哥,要不先去医院包扎一下?”陈子锟关切的问道。

    李长胜摇摇头:“不了,咱是粗人,一点小伤算不得什么,就是憋屈的难过。”

    陈子锟道:“还能拿枪么?”

    “能。”李长胜斩钉截铁道,到底是第三师的兵,骨头都是铁打的。

    这次前来上海,陈子锟带了十二个护兵,因为上海是卢永祥的地盘,租界又不许中国军人进入,所以都换了便衣,其中四个兵陪着两位夫人逛街去,还剩八个在楼下听令,把他们全都叫上,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奔赌场。

    赌场并不在租界区域内,而是位于沪西,这里原本是大片的农田,租界工部局越界筑路后,渐渐繁华起来,农田被人买下,建起了洋楼商铺,这实际上是租界当局蚕食中国领土的行为,但上海地方当局既无力阻止,又乐于见到筑路后经济发展带来的收益,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沪西的治安环境远不如租界,甚至连南市和闸北都不如,杀人绑票的事情时有发生,赌场烟馆更是密密麻麻,租界巡捕不管,中国警察不问,属于两不管地带,所以被上海人称作“歹土”。

    陈子锟带着护兵们来到赌场附近,却并不急着报仇,一窝蜂地冲上去乱砍乱杀那是黑帮的作派,他们可是正规军,即便是攻打一个小赌场,也要按照套路来。

    这家赌场设在一座西洋建筑内,排场很大,里面人声鼎沸,小厮乱窜,赌客们来往穿梭,纸牌麻将骰子各种玩法都有,陈子锟进去溜达了一圈,他一身白西装,头戴巴拿马草帽,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看起来像个小开一般,自然没有引起怀疑。

    摸清楚赌场的出口,保镖人数和配置武器后,陈子锟悄悄出去,给手下们分配了任务,行动就此开始。

    赌场打手头儿外号癞子头,是上海滩有名的狠角色,大老板雇他来看场子,专门对付那些手脚不干净的家伙,今天癞子头的斧头就开张一回,剁掉一根手指头,还缴了三把枪,听说对方有些来头,但癞子头根本不在乎,在上海这块地盘上,除了淞沪护军使的兵不能惹,其他外地军阀都是土鸡瓦狗。

    最让他底气十足的是,自家老板的势力太大了,在整个上海滩都是数的着的人物。

    癞子头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宛若非洲草原上的雄狮,来来往往的相熟赌客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称呼一声癞哥,这让他志得意满,很是满足。

    空气中似乎多了一份不安的味道,凭着癞子头多年混迹江湖的经验,他知道要坏事,不过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敢在歹土开赌场的人,还怕人闹事不成。

    癞子头提了提腰带上的利斧,那是他赖以成名的家伙,起码十八个人在这柄利斧下断手断脚,快斧癞子头的字号可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突然之间,一群人冲进赌场,二话不说拔枪就射,一时间子弹横飞,天花板的水晶吊灯都被打了下来,赌客们尖叫不已,纷纷卧倒在地,癞子头的手刚伸到斧头柄上,一支手枪就顶住了他的脑门。

    “动一动就让你**子溅满墙。”拿枪的是刚才进来溜达一圈的白西装小开。

    “朋友,混哪路的?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癞子头不慌不忙道。

    “老子哪也不混,老子是来给兄弟讨个说法的。”陈子锟一招手:“老李,你看看是谁剁的你手指。”

    李长胜一指癞子头:“就是这小子!”

    陈子锟把枪收了,把癞子头的斧头拿了出来,拿手指试了试斧刃,风快!

    “这位朋友,我这人办事向来有原则,你诬陷我兄弟出老千,还剁了他一根手指,现在我剁你一只手,咱们两清,你看行么?”

    癞子头轻蔑的笑笑:“老大,枪在你手里,你怎么说都行,只怕你现在剁我的手,改天就有人剁你的头了。”

    陈子锟也笑了:“老子从十五岁开始,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有十年了,还怕你这个,啥也别说了,伸手。”

    癞子头没有伸手,而是朝藏在赌客中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两个保镖刚把枪拔出来,就被王德贵两枪打在头上,当场血流满地,死了。

    癞子头终于明白了,人家是来真格的,不是吓唬人。

    上海滩的汉子也是真有种,面不改色就把胳膊放在了赌台上,癞子头道:“老大,砍了手赶紧走,我们还要做生意,别吓到我的客人。”

    陈子锟点点头:“没事,我很快。”话音未落,手起斧落,一只左手当即和胳膊分家了。

    癞子头身子摇了摇,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但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鲜血呼呼的往外涌,陈子锟让人拿了弥勒佛前的香炉,把香灰倒上去,又拿皮带勒住胳膊,好不容易止住了血。

    “谢了。”癞子头虽然断了一只手,但气势依然不减。

    “是条汉子。”陈子锟由衷的赞了一句,一摆手:“撤!”

    弟兄们从容退走,赌场保镖作势要追,被癞子头阻住,咬牙切齿道:“不用追,跑不了他们,马上报告大老板。”

    ……

    回到汇中饭店,陈子锟没事人一样,还陪着鉴冰和姚依蕾去看了一场卓别林的滑稽电影,又去吃了一顿西餐,再回来的时候,只见李耀廷正在饭店大堂里来回踱步。

    “大哥,你回来了,嫂子好。”李耀廷笑眯眯打着招呼。

    “你们先上去。”陈子锟打发两位夫人上楼,和李耀廷一起坐在大堂沙发上,问他:“出事了?”

    李耀廷苦笑:“出大事了,我的哥哥,你不惹事则以,一惹事就是天大的漏子。”

    陈子锟道:“说吧,那家赌场是谁开的。”

    李耀廷说了三个字:“张啸林。”然后静静等待陈子锟的反应。

    陈子锟眉头都不眨一下:“张啸林怎么了,老子是陆军少将,江北护军使,一个流氓头子也敢和我叫板,反了他!”

    李耀廷道:“哥哥啊,您是护军使不假,可您是江东省那边的,又不是淞沪护军使,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人家不用给你面子,张啸林可是和黄金荣、杜月笙齐名的大亨,我这碗饭能不能吃得上,也得看人家的脸色。”

    陈子锟道:“那张啸林想怎么着?”

    李耀廷道:“既然他们没调集人马杀过来,那就是有的谈,我估计是要吃讲茶了。”

    陈子锟道:“什么是吃讲茶?”

    李耀廷道:“和咱们北京的规矩一样,双方找人说和,在茶馆四四六六讲清楚,握手言和吃碗烂肉面就算梁子过去了,搁在上海就是吃讲茶,说开了之后,把红茶绿茶混到一个杯子里,碰杯喝了言归于好。”

    陈子锟道:“那要是谈不拢呢。”

    李耀廷道:“谈不拢就开打,当年叱咤上海滩的马永贞就是在大马路上一洞天茶楼和仇家吃讲茶的时候被人一石灰包砸在脸上,一身的武功都白搭了,活活砍死在街上,这回……你放心,有我在,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准备把吃讲茶的地方放在黄老板的聚宝茶楼,这是上海滩唯一的奉宪专吃讲茶的地方,张啸林不会不给黄老板面子。”

    陈子锟道:“那好吧,你来安排,张啸林出什么招我都接着。”

    李耀廷无奈道:“先这么着吧,对了,张威廉来过了吧。”

    陈子锟笑道:“你效率很高,他已经来赔礼道歉过了。”

    李耀廷自嘲的笑笑:“我也就是能吓唬吓唬这种做生意的人了,碰上真正的大亨,只有装孙子的份儿,幸亏我当初经蒋大哥介绍,拜黄金荣为老头子,也算找对了靠山,要不然就凭我这两下子,在上海滩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根本活不到今天,你知道那些洋人都是怎么说上海的么?”

    “怎么讲?”

    “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李耀廷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是以一种近乎神圣的口气。

    ……

    第二天一早,饭店总台打电话上来说有人找,陈子锟还以为是李耀廷来了,等人上来才知道是慕易辰。

    陈子锟道:“慕兄来的正好,我正要去礼和洋行提货,不如同去,也好帮我做个翻译。”

    慕易辰惊讶道:“昨天不是刚打了礼和洋行的买办么?”

    陈子锟笑道:“这就叫不打不成交。”

    驱车前往礼和洋行,对方殷勤招待不提,付了款项,张买办拿了提货单陪着陈子锟来到十六铺码头的洋行仓库,这里存着大批机械设备、武器弹药,安保措施相当严密。

    陈子锟先提了二十支伯格曼手提机枪和二十把盒子炮,以及配套的子弹,其余的货物暂时寄存在仓库,择日再来提取,张买办自然是满口答应,同时又问道:“陈将军要试枪的话,我可以带您到浦东荒僻地方去。”

    “谢谢,恐怕来不及试枪了,马上就要派用场了。”陈子锟笑道。

    张买办拿手帕擦拭着汗水,他预感到上海滩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