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杜月笙出面也不好使
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李耀廷忽然松了一口气,悲壮的神情随之变得释然了,张啸林似乎也不那么剑拔弩张了,摇折扇的速度明显变慢。

    木质楼梯咚咚响着,脚步声不紧不慢,忽然,门帘一挑,一个略显消瘦的中年汉子跺了进来,短发、藕色长衫,手拿折扇,笑吟吟的看起来像个钱庄掌柜。

    “杜老板,您来了。”李耀廷赶忙打招呼。

    张啸林哼了一声:“小杜,你来做什么?”

    来者拱手作揖:“张老板好,李老板好,陈将军好,我听说今天聚宝有人吃讲茶,特来凑个热闹,都是自家同门,把枪先收了吧。”

    李耀廷先把大眼撸子插回了枪套,张啸林等人没有动作,因为他们根本没机会拔枪,现在还被四支伯格曼手提机枪指着呢。

    陈子锟大马金刀地坐着,纹丝不动,没有他的命令,手下四个经年悍匪出身的护兵也端着枪不动。

    李耀廷急了:“大哥,让弟兄们把枪撤了吧,这位是杜月笙杜老板。”

    陈子锟早就猜出对方的来头了,聚宝茶楼埋伏重兵,还能从容进来的人,肯定是上海滩的头面人物,姓杜的大老板只有一个,那就是和黄金荣、张啸林并称上海三大亨的杜月笙了。

    江湖有云,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今天这场乱子,三大亨都牵扯进来了,张啸林与自己针锋相对,黄金荣隔岸观火,杜月笙不请自来,是敌是友还是两说。

    “原来是杜老板,久仰了。”陈子锟一抱拳,向护兵们做了个手势。

    四个护兵低垂了枪口,但手指仍然搭在扳机上,稍有风吹草动可以立刻开火,现在他们处于数百人包围之中,别看表面上大大咧咧不在乎的样子,其实神经已经绷紧了。

    杜月笙笑笑:“谢谢陈将军给兄弟这个面子。”说着一撩长衫下摆坐了下来,环顾左右,李耀廷察言观色,立刻大喊道:“伙计。”

    茶楼老板亲自跑来接待,他可紧张死了,今天这场吃讲茶的排场太大了,张老板杜老板都来了,楼下云集二百号张牙舞爪的弟兄,这要是真打起来,恐怕茶楼就要重新装修了。

    “西湖龙井。”杜月笙吩咐道。

    “是,杜老板请稍等。”老板颠颠的下去了。

    杜月笙掏出一盒三炮台香烟来,在八仙桌上轻轻磕着,弹出一支烟来递向陈子锟:“陈将军,吃支烟?”

    陈子锟接过香烟叼在嘴上,却并不点燃,他今天是打架来的,没带火柴。

    这个行为激怒了张啸林和他手下打手们,这小子实在嚣张,难道要杜老板给他点烟不成!

    杜月笙笑了笑,真就掏出一盒火柴来,擦着了伸过来,帮陈子锟点着了,众人目瞪口呆,能稳坐泰山让杜老板点烟的角色,这谱也太大了吧,怪不得敢跟老板叫板,果然是条过江猛龙。

    其实陈子锟的身份他们不是不知道,上海滩的消息灵通的很,这个姓陈的是外地一个小军阀,旅长级别而已,在他们乡下兴许是个人物,到了上海滩就什么也不算了,满上海光是下野的大帅就不知道多少,区区旅长,谁在乎。

    杜月笙又客客气气请张啸林和李耀廷抽烟,甚至将烟盒递向那些打手,这种情况下谁有心思抽烟,都婉言谢绝。

    “吃烟好啊,能定神。”杜月笙自己点了一支,抽了几口,龙井茶送了上来,他道声谢,打发了老板,翘起二郎腿开始说话。

    “我是来说和的,都是青帮弟子,有什么说不开的,张老板,陈将军不是外人,他是李征五老头子的高足,和你一样都是通字辈的,算起来还是我的小师叔呢,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得给李老爷子一个面子吧。”

    张啸林怒气冲冲道:“不是阿拉不念同门之情,他砍阿拉手下一只手,这个帐要不算明白,阿拉姓张的以后哪有脸在上海滩混?”

    癞子头满面悲愤的向杜月笙展示着自己的断臂,鲜血渗出纱布,甚是凄惨,可怜他曾是善使双斧的猛将,现在只能拿一把斧头了。

    杜月笙道:“手断了就断了,混江湖的别说一只手,就是脑袋被砍也是常事,反正接不上了,不如赔些伤药费了事,陈将军您看如何?”

    按说陈子锟就该就坡下驴把这事平了,可他偏不,冷笑道:“杜老板此言差矣,我不是无缘无故砍他手的,是他有错在先,砍我手下的手指,我是带兵的人,要是不为部下出头,这兵就没法带了,您说是这个道理不?”

    杜月笙道:“还有这个缘故啊,癞子头,可有此事?”

    癞子头道:“有!伊拉到赌场出老千,阿拉按规矩截伊拉一根手指,难道有错?”

    张啸林点头道:“对,出老千就该砍手指。”

    杜月笙看向陈子锟:“陈将军您看……”

    陈子锟道:“你说他出老千他就出老千啊,我手下人赌钱从不出千。”

    “伊拉就是出老千了。”癞子头仗着两位大老板在场,脸红脖子粗的和陈子锟对着吵。

    陈子锟摆摆手,身后一名护兵走到窗前,将手指放在嘴里打了声呼哨。

    就见路边一辆汽车里钻出一个人来,直奔茶楼来。

    来的正是被砍了手指的李常胜,他腰插双驳壳,肩背伯格曼,耀武扬威进了茶楼,那些青帮打手怒目圆睁,却不敢阻拦,眼睁睁看他上了楼。

    李常胜进了雅间,敬礼道:“报告!”

    “进来!”陈子锟道。

    李常胜目不斜视进了房间,肃立一旁。

    陈子锟道:“谁有骰子?”

    大家面面相觑,出来打架谁带赌具啊。

    杜月笙笑道:“巧了,我带着三颗。”说着摸出三颗象牙骰子来。

    “你给各位老板表演一下。”陈子锟对李常胜道。

    李常胜毫不犹豫,拿了一个茶杯权作骰盅,顺手一抄三枚骰子就进去了,飞速摇晃着,声音密不透风。

    张啸林不以为然,癞子头满眼恨意,李耀廷不明所以,杜月笙眼里却露出惊讶之色。

    杜老板在发迹之前,是个嗜赌成性的小无赖,对各种赌技可谓娴熟之极,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眼前这位大兵,绝对是玩骰子的高手。

    “开!”李常胜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扣,径直掀开,三枚骰子都是六点朝上。

    张啸林怒气冲冲:“再来!阿拉没看清楚。”

    李常胜根本不睬他。

    陈子锟道:“那就让张老板心服口服吧。”

    李常胜这才又抄起骰子晃了一番,这回出的是三个一。

    “好功夫!”杜月笙拍案叫绝。

    在场的都是老江湖,是不是出千一眼就能看出,杜月笙的骰子,茶楼的茶杯,众目睽睽之下,这要是再说人家出老千,那就不是诬陷别人的问题了,而是当众抽自己的嘴巴。

    张啸林恼羞成怒,道:“骰子玩得好怎么了,就算砍错你一只手指,你还欠我四只手指!”

    陈子锟也恼了,忽地站起一脚踩在凳子上:“操你妈了个逼的,叫板不是,老子毙了你。”说时迟那时快,两把盒子炮就抄在手里,枪口顶着张啸林的脑袋。

    一瞬间,屋里所有带枪的人全都把枪举了起来,除了杜月笙之外。

    “啸林兄,真打起来侬要吃亏的哦。”杜月笙端起茶碗,品了一口龙井,慢悠悠的说道。

    张啸林冷笑:“那也不一定。”

    忽然外面人声鼎沸,又有数百流氓从弄堂里涌出,一色的短打装扮,腰藏短枪利刃,为了这场火并,张啸林把家底子都动用了。

    藏在汽车里的赵玉峰、王德贵等人被流氓们包围了,面对大兵们的枪口,上海滩的流氓们竟然毫无惧色,将汽车围的水泄不通。

    “啸林兄,侬是不给阿拉这个面子喽?”杜月笙明显有些失望。

    张啸林狞笑道:“阿生,不是阿拉不给侬面子,实在是这个小赤佬欺人太甚,侬一句话,是帮阿拉,还是帮伊拉?”

    杜月笙道:“阿拉帮理不帮亲,既然你们要打,我就告辞了。”

    说罢对陈子锟一抱拳:“陈将军,杜某有心无力,惭愧。”

    陈子锟知道杜月笙的为难之处,张啸林辈份比他高,又是好勇斗狠之辈,这个调解人,杜月笙实在难做。

    其实张啸林也是押宝陈子锟不敢开枪,能做到护军使位子的人,定然不只是能征善战,胆识谋略更有过人之处,吓唬吓唬人或许能做的出来,真为了一桩鸡毛蒜皮的小事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不大可能。

    而上海滩的大流氓就不一样了,出来混靠的就是一个狠字,威信一完,什么都跟着完蛋,黄金荣有一次得罪了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被淞沪护军使的兵绑了去,赔了好多钱才放出来,从那之后,黄老板的威名就有了阴影,自己可绝不能重蹈覆辙。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陈子锟也极其懊恼,如同张啸林想的那样,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对方毕竟不是什么小角色,而是上海滩著名的大亨,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眼下服软是不可能的,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心一横,正要动手,忽然一阵汽车喇叭声传来,一辆卡车呼啸而至,在茶楼前停下,从车厢里跳下十八个荷枪实弹的美国大兵来,带头的正是艾伦少校和慕易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