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穷光蛋开洋行
十八个美国大兵,一水的大高个,托尼式钵盂钢盔,卡其布军装,翻毛皮靴、上了刺刀的步枪,大咧咧的直往里走,根本没把这几百个上海滩黑道打手当回事。

    若是在中国北方地域,这么一小队美国兵面对如此庞大数量的江湖人物时,肯定要打怵,要撤退,北方闹过义和拳,大规模和洋毛子干过仗,而且北方人粗鲁豪迈,性子上来不管不顾,杀了再说。

    但上海就不同了,这里是洋人最早立足的地方,租界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从一片荒野变成今天中国乃至远东最大最现代化的都市,全赖洋人建设,上海的核心就是租界,洋人就是天。

    黄金荣、张啸林这样的所谓大亨,发迹也是靠着替洋人跑腿而来,他们的靠山就是租界巡捕房,欺负欺负中国人还行,遇到洋人那是万万不敢得罪的。

    租界治安的维护,全赖巡捕房和万国商团,但真正能让洋大人们安心的保障还是英美法的驻军,天大地大,洋人最大,洋大人的军队更是大中之大!

    十八个美国兵,在气势上完全压服了张啸林唤来的几百号打手,谁也不敢上前阻拦,平日里那些横行码头之间、弄堂内外的流氓们在洋大人的威严下,瘪三样毕现,别管平时多横的主儿,遇到洋人也得腿软,华人和洋人就像是猫和鼠的关系那样,别管老鼠个头再大,遇到天敌一样吃瘪。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论是张啸林还是杜月笙都没料到美国人会插手此事,他俩都是常年混迹法租界的,能说两句洋泾浜法语,英语就一窍不通了,面对全副武装的艾伦少校,只能笑脸相迎,点头哈腰。

    两位大亨的江湖地位虽高,但社会地位却很一般,就算是三大亨之首的黄金荣在场,也不过是法租界包打听的头儿罢了,在人家美军少校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艾伦少校根本睬也不睬他们,他见到陈子锟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我没来晚。”

    陈子锟春风满面,将双枪收起和他握手道:“谢谢你,少校,你来的很是时候。”

    艾伦少校看了看他挂满身的枪械,笑道:“希望我的到来没有打断你的计划,这些流氓敢和一位将军作对,我想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

    两人用英语谈笑风生,旁若无人,张啸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洋人都出马了,他只有认栽。

    “陈护军使,日子长着呢,咱们后会有期。”再呆下去唯有自取其辱,张啸林一抱拳,扬长而去。

    杜月笙也站了起来:“那我也告辞了。”

    陈子锟道:“杜月笙且慢。”

    已经走到门口的杜月笙停下脚步,笑吟吟道:“啥事体?”

    陈子锟拱手道:“今天的事,谢了。”

    杜月笙回了一礼,飘然而去。

    楼下百十号打手和外面马路上二三百口子人见两位大亨都走了,也一哄而散,聚宝茶楼恢复了平静。

    李耀庭长长出了口气,他的后背全都湿透了,虽然混迹上海滩许久,各种风浪都见识过,但今天这种两大亨都出现的大场面还是头一回见,能和张啸林杜月笙坐在一张桌子上吃讲茶,传出去也是资历啊,只不过此刻他的后背全湿透了。

    艾伦少校耸耸肩道:“是慕先生打电话通知我的,说有人要在聚宝茶楼暗杀你,不过看你的准备,我想他们是不会得逞的。”

    陈子锟向慕易辰伸出手:“谢谢。”

    慕易辰道:“学长,不用客气,你可是我的金主,万万不能有事的,话又说回来,您可真是太玩命了。”

    陈子锟自嘲地笑笑:“玩的就是命。”

    危机解除,众人正要离开,忽然一队南市警察局的巡警赶到了现场,艾伦少校不慌不忙上前交涉,说自己奉命到十六铺码头的英商太古洋行仓库押运货物,只是途经华界而已,巡警诺诺连声,自然不敢阻拦。

    陈子锟埋伏在附近的奇兵悄悄撤去,他乘坐艾伦少校的汽车回到租界,公共租界的治安还是可以保证的,借张啸林几个胆子也不敢在洋人的地盘上闹事。

    这一场过江猛龙与地头蛇之间的斗争,暂时以陈子锟的胜利告终,为了感谢艾伦少校和慕易辰,陈子锟决定宴请他们,艾伦少校欣然同意,但表示要再带几位女士来活跃气氛,陈子锟自然说好。

    ……

    晚宴设在汇中饭店的宴会厅,由于是正式晚宴,要求宾客穿晚礼服出席,陈子锟等人没预备晚礼服,在专门的店里租了一套穿上,人靠衣装马靠鞍,本来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穿上礼服更加温文尔雅、帅气逼人。

    艾伦.金带着夫人和艾米丽小姐出席晚宴,军官先生穿着军礼服,女士和小姐穿着拖地礼服裙,鉴冰和姚依蕾则是一袭合身的旗袍,尽显东方女性的线条与魅力

    晚宴很丰盛,有法式大餐和上好的红酒,餐桌上谈及陈子锟上海之行的目的,他毫不隐瞒的告诉美国朋友,自己是来采购军火的。

    艾伦少校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步枪当然是斯普林菲尔德的最好,虽然它的旋转后拉枪机是来自毛瑟,但你们中国有句老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难道不是么。”

    斯普林菲尔德就是美国陆军制式步枪M1903,陈子锟在西点的时候曾经用过,这种枪比毛瑟98式要短上不少,更加轻捷方便,确实是一把好枪。

    “当然,我还知道一个故事,欧战的时候,来自田纳西的约克中士用一支斯普林菲尔德和二十发子弹,打死二十一个德国兵,俘虏了一百三十二个德军,获得了美军最高勋章,国会荣誉勋章。”陈子锟侃侃而谈,众人颔首赞同。

    “那么,一支M1903需要多少美元呢?”陈子锟问道。

    艾伦少校摇摇头:“这是军需官的问题,我只知道这是一把好枪。”

    陈子锟知道,各路军阀采用军火五花八门,奉张用的是日本金钩和俄国水连珠,西南陆荣廷唐继尧主要用法国勒贝尔,直系用汉阳厂的国造七九和一部分进口德国毛瑟,其他各路小军阀所用军火就更复杂了,意大利卡尔卡诺、奥地利曼利夏等,但使用美械的还真没几个。

    国内武器市场被各个老牌洋行把持,美国军火厂商虽然实力强大,但经常沦为代工角色,替俄国生产水连珠,替英国生产李.恩菲尔德,就是自己的产品卖不出去。

    陈子锟灵机一动:“艾伦,上次听你说准备退役回美国了,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艾伦道:“我准备回德州老家开个畜牧场。”言辞间颇有心灰意冷之感。他年龄已经不小了,做了十五年的少校还没升上去。

    陈子锟道:“有没有兴趣合伙做生意?”

    艾伦还没说话,金夫人的眼睛就亮了,撅着嘴说:“我是不乐意回德克萨斯天天挤牛奶的,在上海呆久了,哪儿都不愿去。”

    艾伦迟疑道:“我是军人,不会做生意。”

    陈子锟道:“没关系,我们做军火买卖,业务正对口。”

    这下艾伦来了兴趣,挪正了屁股,搓着手道:“你估计一年能赚多少钱?”

    陈子锟轻描淡写道:“也就是几百万美元吧。”

    “哦,上帝,艾伦你听见了没有,几百万美元,你养一辈子奶牛也赚不到那么多钱。”金夫人兴奋极了。

    艾伦少校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想了想又道:“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

    陈子锟道:“我们合伙成立一家洋行,代理美国军火,你做总经理,我派人做你的副手,供销一条龙,赚钱对半分,中国常年打仗,军火不愁卖,难道不是么。”

    “是啊是啊,艾伦你赶快答应吧。”金夫人摇晃着丈夫的胳膊说道。

    艾伦想了一下道:“好吧,我接受,不过要办理退役手续之后才能履新。”

    陈子锟伸出手:“一言为定,我的总经理,这家公司的名字我建议就叫斯普林菲尔德吧,中文名字叫春天,取意译,你觉得怎么样?”

    “老实说,非常不赖。”艾伦少校看起来心情不错,和陈子锟握了握手道:“这么说,你既是公司的合伙人,又是第一个顾客了?”

    陈子锟道:“没错,我准备采购一万支斯普林菲尔德步枪,这笔业务就交给你做了。”

    又对慕易辰道:“你就做洋行的副总经理吧。”

    慕易辰心潮起伏、壮怀激烈,一顿饭的时间自己就成了美国洋行高级经理人,而且第一笔业务也有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出人头地,腰缠万贯!

    “秋凌,等着我!”慕易辰心里一个声音响起。

    “可是,一万支步枪最少需要八十万大洋,这笔钱从哪里出?”龚梓君很合时宜的提出这个让人沮丧不已的现实问题。

    陈子锟讪讪的一笑,不说话了,他根本没钱,干的就是空手套白狼的买卖。

    艾伦睁大了眼睛:“陈,我想我需要声明一下,我的资产只有几千美元,恐怕要让你失望的,春田洋行,我只能入干股。”

    陈子锟只好也说了实话:“好吧,其实我现在手头也比较紧张,只有……十万元左右。”

    李耀庭拿起餐巾擦拭着嘴角,装作很忙的样子,他不是不想参股,而是真的没资金,鸦片生意占用资金很大,他能拿得出手也不过几万块而已,这点小钱用来开洋行,纯属丢人现眼。

    一帮穷光蛋还要开洋行做一年赚上百万的大买卖,真是笑话,正尴尬时,一直没说话的艾米丽发言了:

    “我父亲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开了一家银行,我想或许我可以帮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