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二章 大亨吃瘪
谁也不曾料到,貌不惊人的丑小鸭竟是银行大亨的女儿,慕易辰欣喜万分,陈子锟也不由得多看了艾米丽几眼,少女不由得低下了头,脸上的雀斑因为红晕而更加清晰。

    鉴冰和姚依蕾对视一眼,心里都在暗自担心,这小洋妞莫不是看上陈子锟了吧。

    金夫人道:“对啊,阿巴伯内尔先生是波士顿希尔曼银行的总裁,他一定能帮忙。”

    陈子锟听到阿巴伯内尔这个姓氏就明白了,原来艾米丽是犹太人的女儿,犹太人向来以精明著称,何况这位阿巴伯内尔先生曾经资助过总统竞选,当过外交官,又是银行家,想来也是美国上流社会一员,愿不愿意帮忙可是两说,当下便淡淡道:“那就多谢阿巴伯内尔小姐了。”

    艾米丽扭捏道:“叫我艾米丽就好了。”

    鉴冰和姚依蕾再次对视一眼,确定了自己的怀疑,深深忧虑起来。

    不过开洋行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工部局备案注册,和美国方面联系货源,组织贷款资金,都需要时间和精力,陈子锟镇守一方,哪有这个闲情逸致,艾伦少校还在服现役,也没那么多空闲时间,上海的事务就交给慕易辰来办了,可是美国方面却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下周就要回美国了,如果将军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忙走动。”艾米丽说。

    陈子锟是不相信艾米丽一个小女孩有这种能力的,不过转念一想,反正又不损失什么,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于是便笑道:“那就有劳艾米丽了。”

    艾米丽很兴奋:“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晚宴在欢乐亲切的气氛中结束,把洋人们送走,陈子锟忧心忡忡的问李耀庭:“张啸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不然咱们先下手为强,把他弄死算了。”

    李耀庭吓了一大跳,心说哥哥还是你狠,上海三大亨之一,你说弄死就弄死,当张啸林是一般小瘪三啊,不过想想自己也得罪了张啸林,不把他除了,以后肯定处处和自己作对,这日子是没法过的。

    “好,给我几天时间,探探张啸林的行踪,争取一次办挺他。”李耀庭发狠道。

    陈子锟道:“还有一件大事,你帮着鉴冰办一下。”

    ……

    三天以后,慕易辰就办好了注册文书,美国春田洋行,办公地点设在沙逊大厦,他的办事效率得到陈子锟的赞赏,又批给他五千大洋用作办公费用,购买桌椅,招聘文员,尽快把洋行的架子搭起来。

    慕易辰信心满满的去了,李耀庭紧跟着进来,向陈子锟低语了几句。

    “召集人马,把家伙都带上。”陈子锟杀气凛然。

    上回事情之后,张啸林极为恼怒,赌咒发誓要找回这个场子,可陈子锟一直藏在公共租界不好下手,只好筹划等他离沪之时再行动手,杀手和武器已经安排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张老板和大多数上海滩白相人一样,过着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的惬意生活,茶馆和浴室是他最经常去的地方,因为张啸林住在法租界,那些包打听、巡捕都是他的弟子门生,安全问题不用担忧,只是近日为了防范仇家,出来进去都坐挂了车帘的汽车,还特地带了四个荷枪实弹的保镖以防万一。

    这天张啸林准备出去和朋友谈生意,忽然家里夫人跟姨太太拌起嘴来,惹得他大发雷霆,请出家法管教妻妾,让司机先去将那位朋友接到茶馆。

    汽车从张公馆开出,行至法租界霞飞路之时,忽然两边店铺内冲出几条大汉,手中机关枪吐着长长的火舌,子弹如同雨点一般打在汽车身上,顿时千疮百孔,侧翻到路边,大汉们依然不罢休,将剩下的子弹全部倾泻到汽车上才扬长而去。

    等安南巡捕吹着警笛赶过来的时候,这辆德国梅赛德斯轿车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司机身中十余弹当场死亡,幸运的是车上并无其他乘客,要不然肯定难逃一死。

    巡捕们从车牌号码上认出这是张啸林张老板的座驾,立刻飞报上司,法租界警务处最吃得开的是政治部的组长程子卿,他本身就是青帮弟子,和这些江湖大佬都熟,得知张啸林的座驾被伏击,立刻赶到现场略微查看一番,心里便有了数。

    这可不是寻常黑道的手笔,上海滩帮派云集,私斗火并是家常便饭,但多以冷兵器砍杀或者当街一枪毙命了事,可根据现场遗留的弹壳来看,足足打了二百多发子弹,这哪是暗杀啊,这是打仗。

    被打成马蜂窝的是张啸林的座车,如今的江湖,谁敢和张老板叫板!再联想到最近张老板在聚宝茶楼走麦城的的事情,凶手是谁便呼之欲出了。

    程子卿赶到张公馆,亲自向张啸林通报了案情,张啸林一听,冷汗都下来了,自己还没动手,人家就先下手为强了,要不是因为妻妾吵嘴,明年今日就是自己的周年了。

    “子卿,我知道这事儿是谁做的,此仇不报枉为人!”张啸林咬牙切齿道。

    程子卿笑道:“张老板消消气,冤家宜解不宜结,打来打去没啥意思,再说了,民不与官斗,陈子锟的背景您老可能不太清楚,实在不好和他硬来的。”

    张啸林大怒:“瞎讲八讲,不就是个小旅长么,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捏死他,就是闲话一句的事体。”

    程子卿道:“陈子锟可不是一个小旅长这么简单的,据我所知,他很早以前就是革命党的人,干的是血溅五步的行当,后来不知怎地投身军界,深得吴佩孚的宠信,更是单枪匹马大破过皖系十万大军的猛人,有直系第一骁将的称号,今年春天山东临城火车大劫案,土匪劫了几十个洋票,天下震动,张老板总听过吧?”

    张啸林道:“难道说是此人解决的?”

    程子卿道:“正是他孤身上山救出肉票,而且他是留美出身,所以此君和英美关系方面关系匪浅,就连公使、领事都卖他面子呢。”

    张啸林倒吸一口凉气,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的来头这么大,来头大也就罢了,出手还这么狠辣,子弹跟不要钱一样乱泼,不但打死了司机,还把一辆崭新的梅赛德斯打成废铁,这排场,连自己这个以善打闻名上海滩的大亨都自愧不如。

    “子卿,照你说,这个仇不能报了?”张啸林抚摸着大脑袋,一脸的不甘心。

    程子卿道:“想报你就得趁他还在上海,一次性解决,要不然等他回到驻地,隔三差五就派一波杀手过来找你的晦气,就算巡捕房能保得了你一时,也保不了一世啊。”

    张啸林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是全靠能打敢拼,还是有些小智慧的,他原先不忿主要是因为看不起对方,现在听程子卿一说陈子锟不但是直系有名的骁将,更和英美关系甚好,一颗复仇之心也就凉了。

    黑社会是能打,但那是和老百姓比,和当兵的比谁能打,谁更狠,那不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死么。

    “子卿,你说的都是真的?”张啸林似乎在下决心。

    “当然是真的,阿拉政治部就是专搞情报的,这些事情都是千真万确的。”程子卿道。

    张啸林道:“那就拜托你去说合一下,就说我张啸林无意和他过不去,请他不要赶尽杀绝。”

    程子卿道:“这就是了,张老板真乃俊杰。”

    张啸林笑了笑,其实心里很憋屈,纵横上海滩数十年,如此吃瘪还是头一遭。

    ……

    伏击完张啸林之后,陈子锟立刻搬了家,以防对方报复,身边更是护兵云集,一色连发武器装备,就算张啸林方面想报仇,起码得准备几十条性命。

    就在陈子锟前往沙逊大厦视察春田洋行办公室时,护兵警觉的发现有人盯梢,不动声色,安排两人在路边阻击,一举将盯梢之人擒住,拖到弄堂里匕首顶着脖子审问,哪知道对方却是一口熟悉的南泰腔。

    原来他不是张啸林的人,而是江东省督军公署副官夏景琦的勤务兵。

    陈子锟问他:“夏副官人呢?”

    “就在后头。”

    立刻派人去抓,又哪里能抓得到,夏副官见机行事,早就溜了。

    陈子锟明白孙督军要对付自己了,如今上海已是危机四伏,必须速速离开了,他在路边找了家咖啡馆,借了电话向慕易辰亲授机宜,随后命人整理行装,准备秘密离开上海。

    回到下处,却又看到一个面色微黑的中年人正在等待自己,正是法租界巡捕房的程子卿。

    “程组长别来无恙?”陈子锟警惕起来,对方是青帮中人,和张啸林过从甚密,此番前来,定然是为了法租界当街枪击一事。

    程子卿开门见山道:“陈将军,我是来替张老板捎个话的,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给我个薄面,放张老板一马吧,反正您这边又没死人,张老板那边已经死三个人了。”

    陈子锟冷笑:“张啸林不是最善打的么,怎么我还没动真格的呢他就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