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三章 高粱玉米罂粟花
陈子锟的话说的很强硬,但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家多堵墙,张啸林得罪也就得罪了,可程子卿就没必要得罪了,反正已经打草惊蛇杀不成了,何妨卖程子卿一个面子。

    于是乎,一场危机就此化解,杜月笙都没办成的事情,让程子卿办成了,自我感觉相当良好,陈子锟一举打掉张啸林的威风,也是风头正劲,上海滩都知道有位通字辈的陈将军在霞飞路上用机关枪扫射张老板的事迹了,连带着李耀庭的威名都跟着水涨船高。

    离开上海前夕,陈子锟又去了李公馆一趟,李耀庭神神秘秘的带他到仓库里,指着一堆麻包说:“这些玩意儿可是我花了十根大黄鱼换来的,你带回去吧。”

    陈子锟点点头:“我回去之后就能种上了,可是还缺懂行的师傅指点。”

    李耀庭道:“我早帮你物色好了。”拍拍巴掌,角落里出来一个枯瘦的老者,前额光秃秃的,脑后垂着一根细细的黄毛小辫,一身粗布衣服打扮,腰间插着烟袋,看起来就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乡间老农。

    “这位是龙五,龙师傅,从云南请来的”李耀庭介绍道。

    陈子锟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其貌不扬而起了轻视之心,而是很客气的拱手道:“龙师傅,您辛苦。”

    小老头笑笑,露出一口焦黄的板牙,不卑不亢道:“客气了。”

    万事俱备,陈子锟踏上归途,不过鉴冰却留在了上海,暂住在李耀庭公馆里,每日早出晚归的做些事情,行事颇为隐秘,连姚依蕾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临走前,李耀庭从十六铺码头上叫了几十个苦力,去把礼和洋行仓库里的枪械子弹都提了出来,装上货船走水路回南泰,而陈子锟带着随从乘火车先到江东省城,再转淮江水路回去。

    ……

    一路顺风顺水,回到南泰之后,陈子锟立刻派了一队团丁陪着龙五师傅全县到处转,足足转了三日,龙五一言不发,直到第四天早上才说:“贵县的土地,适合种烟。”

    陈子锟闻言大喜,但是这个事儿又不能以护军使公署的名义搞,只好借用县政府的名头,让柳县长出公文招募农户种植“药材”。

    柳优晋一门心思都放在县衙后宅埋的财宝上,哪有精力处置政事,胡乱安排下去,地保和村长在街头村口敲着破锣随便吆喝两声,乡绅们不配合,农民更是不当回事。

    陈子锟很恼怒,但这事儿不是用枪杆子就能解决的,种鸦片是精细的事儿,如果农户三心二意马马虎虎,损失的可就大了,得想办法调动起农户的积极性才行。

    正在犯愁的时候,李举人登门拜访,儿媳妇翠翠死后,李府风风光光办了一场葬礼,花了不少银子,那口本来摆在城头以示死志的棺材最后敛了翠翠,光棺材就花了三千大洋,还不算请和尚道士做道场,买白布麻布修坟地的钱,总之为了翠翠,李举人是倾尽家产,城里风言风语四起,一些读过书的人还拿石头记里的段子来说事,不过李举人才不在乎,这场葬礼,再次奠定了他县城首席乡绅的地位。

    葬礼之后,李举人新娶了一房小妾,据说丫头才十八岁,一树梨花压海棠,李举人焕发了第二春,精神头上来了,对县里的政事也颇为关心,此时便为陈子锟排忧解难来了。

    一番客套后,李举人问道:“不知道县府要种植的什么药材?”

    陈子锟道:“据说是安神止疼的灵药,销路很好,柳县长也是为了百姓疾苦才想出这个办法的。”

    李举人捻着山羊胡子道:“柳县长忧国忧民,老朽实在佩服,只是乡民愚昧,只知道种苞谷高粱麦子,不晓得种药材才能发财,真是可惜啊可惜。”

    陈子锟道:“不知道举人老爷有何良策?”

    李举人狡黠的笑道:“办法倒是有,老朽就是想知道,这药材到底是什么品种?”

    陈子锟直视李举人的眼睛,眼神凌厉的能杀人,李举人忐忑不安,但依然坦然面对,终于,陈子锟一字一顿道:“是鸦片。”

    李举人脸色肃然,抱拳道:“护军使如此坦荡,老朽佩服!老朽不才,家中尚有一百亩水浇地,三百亩旱地,都献于县府种烟。”

    陈子锟很狐疑,李举人怎么这么敞亮,这么大方,不过又想到最近李府开销甚大,坐吃山空,也就释然了。

    李举人又道:“老朽这点田亩,只是杯水车薪罢了,所做的不过是抛砖引玉,乡民愚昧,教化是没有用的,只有让他们看到有人种药材发了财,才会争先恐后的种植。”

    陈子锟一想,这不就是示范田么,便笑道:“李举人为县民做出榜样,实在难得,本使会知会县府表彰于你。”

    李举人振振有词道:“身为乡绅,以身作则为本县民众谋福利是职责所在。”

    陈子锟抱拳道:“那就有劳李举人了。”

    从护军使公署出来,李举人长长吁了一口气,刚才陈子锟瞪着他的时候,整个后背都湿透了,生怕这位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一不高兴,掏枪毙了自己,幸运的是自己终于赌对了。

    李举人颇有些沾沾自喜,一场葬礼一场婚礼,其实早把李府给掏空了,现在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县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自家那一百亩水浇地呢,要不是自己当机立断,靠上护军使大人,帮着他种鸦片,祖宗留下的产业就败在手上了。

    这茬高粱收过之后,李举人家里的一百亩水浇地和三百亩旱地都种上了“药材”,龙师傅亲自指导农民重新翻地,用犁将土地深深翻了一遍,不厌其烦的将所有的土坷垃都碾碎,恨不得土都用萝子过一遍,干惯了粗活的农民们哪受的了这个,纷纷表示干不了。

    李举人是读书人,对付佃户的办法有的是,他请示了陈子锟之后,采取了一个办法,愿意种高粱的就去种高粱,愿意种麦子的就去种麦子,租子依旧和往年一样,但种药材的就免了来年的租子,不但免租,药材卖了钱,还有佃户一份。

    这一手果然毒辣,李家的佃户经过考虑,还是决定种药材,当然也有一些死脑筋依旧选择种高粱,而且隔三差五的跑来看种药材的在地里忙的跟死狗似的,一边看一边还耻笑他们。

    县里其他财主也都等着看看李举人的笑话,上好的水浇地种什么三钱不值两钱的药材,这不是脑子被驴踢了么。

    李举人云淡风轻,稳坐中军帐,他是读过圣贤书的书,自然和那些土财主不一样,他暗地里想,等来年大烟开了花,卖了钱,不把你们的肠子悔青我都不姓李。

    ……

    县城忙乎着种鸦片的时候,淮江上也不平静,一艘上海来的货船逆流而上,船上载满印着德文的板条箱,忽然枪声四起,数艘舢板从芦苇荡里杀出,船主知道遇到水匪了,赶紧停船招呼。

    船主并不担心,盗亦有道,水匪只是遇到敢于抵抗的人才会杀人越货,一般的货船客船只要交了买路钱便可,不会抢劫货物伤害旅客。

    水匪们都蒙着脸,手持刀枪,杀气凛凛,跳帮过来,二话不说,举枪就打,砰砰一阵枪声,船老大和水手们纷纷倒在血泊中,只有一个在后舱烧饭的水手跳船逃生。

    货船被开到江边一个小码头,督军公署的夏景琦副官带着一队人马前来接收,水匪们换回军装装扮,原来他们是夏副官的部下,奉了密令在江上打劫。

    夏副官钻进货舱,看到堆积如山的板条箱,顿时露出笑容,亲自拿了一根撬棍,撬开第一个板条箱,却发现里面只有一堆石头。

    “怎么回事!”夏副官有些慌乱,赶紧再撬开一口箱子,依然是石头,这下他明白了,从张啸林那里得来的情报是不准确的,陈子锟这个狡猾的家伙,耍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用了别的办法将购买的军火运回南泰了。

    南泰县码头,三艘插着小黄旗的货船静静地停泊着,苦力们踩着长长的跳板来到船上,将一袋袋的暹罗大米背下来,大米背完之后,船舱底部露出一批用油布和稻草双重捆扎的军火,这是陈子锟在上海购买的盒子炮、西班牙星牌撸子、伯格曼手提机枪和大批的子弹

    苦力们稍歇片刻,再次喊着号子搬运起军火来,就在他们挥汗如雨的时候,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一条乌篷船从下游过来,紧紧靠在在栈桥上,然后船舱里钻出一个穿水绿色旗袍的女子,抬头看看天上的雨雾,撑起了一把小巧玲珑的纸伞来,另一只手拖着皮箱子往跳板上走。

    女子旗袍的开叉很高,一阵风吹过,露出雪白的大腿,苦力们全都停下了动作,呆呆的看着她,女子觉察到这些火辣辣的眼神,不但不害羞,反而将腰肢摇的幅度更大了些。

    苦力们全都吸溜着口水,目不转睛。

    水绿旗袍后面,又钻出一个粉红旗袍来,这位皮肤更白,开叉更高,腰肢摇摆的幅度更夸张,然后又是一个嫩黄旗袍,一个湖蓝旗袍……

    一共是十三个旗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