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七章 招安
梁茂才的话让众土匪心中一阵黯然,山寨毁了,回哪儿去?茫茫大青山,千山鸟飞绝,连熊瞎子都躲进洞里冬眠了,难道吃风屙烟活着。

    盖龙泉道:“还是按军师说的办吧,天黑突围。”

    雪还在下,能见度不足十丈,官军的机枪还在鸣叫,不过在这种天气下只能起到威慑作用,天一擦黑,盖龙泉就带着弟兄们撤了,他们反穿羊皮袄,硬是在官兵的眼皮底下钻出了包围圈。

    等陈寿带人摸过来,山坳里只剩下一堆死猪死牛的尸体,土匪们再次金蝉脱壳。

    陈子锟闻报冷笑:“跑不了他们。”

    南泰不比东北,这种雪花大如席的恶劣天气并不是每年冬天都有,土匪们虽然逃出包围圈,但缺乏冬季作战经验,根本逃不出陈子锟的手掌心。

    陈子锟扫开新落下的积雪,果然发现了土匪的脚印,循着痕迹连夜追击,追了一个时辰,雪终于停了,但天气更冷了,连军旗都冻得挺硬,士兵们苦不堪言,陈寿进言,请陈子锟下令扎营休息。

    陈子锟还是那句话,咱们苦,土匪更苦,土匪能走的路,凭啥官兵就走不得,难不成你们比土匪娇贵?

    这话说的同是杆子出身的陈寿脸上发烫,争强好胜的心上来,督促着手下紧追慢赶,冒着严寒又往前走了十里路,幸亏士兵们穿着树枝茅草绑的的雪鞋,这才能在齐膝深的雪中行动自如,要不然早就衣服湿透,丧失战斗力了。

    陈子锟身先士卒,亲自在队伍前面侦查敌踪,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发现雪地上的足迹有些古怪,趴下仔细查看一番,笑道:“土匪中有高人,咱们走错路了。”

    陈寿不解:“不是一直按照脚印追得么,怎么会错。”

    陈子锟道:“你看这脚印,前重后轻,分明是反穿雪鞋故布疑阵,咱们上当了。”

    返回去再追,终于在黎明时分撵上土匪,天刚蒙蒙亮,双方在茫茫雪原上你追我赶,嘴里喷着白雾般的热气,如同一列列小火车,枪子儿吱溜吱溜的飞着,就是伤不到人,大家都累得跟死狗似的,枪也拿不稳了。

    土匪筋疲力尽,又冷又饿,再也跑不动了,爬上一座小山坡垂死顽抗,官兵仰攻几次,死伤了几个人无功而返,陈子锟知道士兵的精力已到极限,便下令休息。

    “困也困死他们。”陈子锟这样说。

    官兵们出城剿匪,本来身上是带着水壶干粮的,如此严寒环境下,水壶里的水都结冰了,馒头也冻得跟冰坨子似的,拿刺刀都砍不动,天地苍茫一片,想找个地方生火都难。

    忽然陈寿看到远方有炊烟袅袅升起,惊喜道:“那里有个村子!”

    附近果然有个村落,陈子锟派人前往,半买半征搞了一批吃食,又找了避风处架起篝火烧汤烤火,此时雪已经全停了,天地间一片苍茫,北风刺骨,身上的羊皮袄跟纸一样薄,冷的人血都要冻住了。

    官兵们有热食吃,有篝火烤,身上的衣服也厚实些,小山包上的土匪就惨多了,走了一昼夜,肚里咕咕叫,又冷又饿,完全是在硬撑。

    “弟兄们,还能撑住么?”盖龙泉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问大家,一夜狂奔,百十号弟兄只剩下五十多人了,其余的不是被抓就是掉队冻死了。

    “撑得住!”八爷呲牙咧嘴道,他屁股上中了一枪,走路都困难,此时还在硬充好汉。

    其余弟兄都盯着地面不说话。

    军师苏青彦欲言又止,只拿眼神示意老九薛斌。

    薛斌会意,噗通跪在雪地里:“大哥,别打了,降了吧。”

    梁茂才大怒,拔出盒子炮点着薛斌的脑袋:“你个吃里扒外的货,要不是你,姓陈的早让大哥料理了,哪有今天!你还想投降,那么多弟兄不就白死了!”

    盖龙泉冷静道:“老十,把枪收起来。”

    梁茂才恨恨的将盒子炮收起,他这把是空枪,子弹早就打完了。此时山下一阵烤红薯的香味飘来,他心有不甘道:“不要多,给我吃十个鸡蛋烙馍,我就能杀出去!”

    盖龙泉眼睛一亮:“有办法了。”

    众人都问什么办法。

    “我去找姓陈的借粮。”盖龙泉道。

    众人大惊,苦劝大瓢把子不可自寻死路,盖龙泉却固执已见,非要孤身前往。

    “军师,你劝劝大哥。”八爷急坏了。

    苏青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是淡然一笑:“都到这份上,就让大哥去吧,说不定还有一线转机。”

    ……

    官兵们正在持枪警戒,忽见小山上有白旗摇晃,紧跟着一人慢腾腾下山,嘴里喊道:“我就是白狼,我要见陈大帅。”

    陈寿认识这就是盖龙泉,勒令手下不许开枪,等他走过来讥讽道:“盖大王,您这是投降来了?”

    盖龙泉眼一瞪:“谁说老子投降,老子找姓陈的有话说。”

    陈寿虽然和盖龙泉有过节,但此时此地也不敢擅作主张,飞报陈子锟,后方传令过来:有请!

    陈子锟的帅帐扎在避风处,里面生着火炉,甚是暖和,他亲自站在帐篷口迎接盖龙泉,眼瞅这位声名远扬的匪首步履蹒跚走来,不禁暗暗叹息。

    如今盖龙泉已经没有当初的威风,乱蓬蓬的胡子上结了冰,眼睛里布满血丝,身上罩着一件老羊皮袄,脚上的靴子已经破了,乱七八糟缠了许多布条,看起来和乞丐没啥两样。

    陈子锟一抱拳:“大瓢把子找兄弟有何指教?”

    盖龙泉大咧咧道:“打仗打饿了,找你借点粮食。”

    陈子锟道:“好说,里边请。”

    进了帐篷,陈子锟让人端来一锅热腾腾的羊肉汤,几个硬梆梆的死面饼子,还有一壶热辣的高粱酒,盖龙泉啥也不说,大吃大喝起来。

    陈寿带着几个人在帐篷外面杀气腾腾的等着,只要陈子锟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进去擒住匪首盖龙泉。

    盖龙泉为匪多年,焉能察觉不到危险,他一边喝汤,一边拿眼角盯着陈子锟,只要稍有异动,他藏在靴筒里的两把枪就要派上用场了。

    陈子锟大马金刀的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目不转睛的看,毫不在意身边坐了个危险至极的土匪头子,盖龙泉小时候上过私塾,颇认识几个字,识得书皮上印的是《战争论》,作者是个洋人,叫克劳塞维兹。

    等盖龙泉酒足饭饱打起了饱嗝,陈子锟才命人抬来一筐刚出锅的鸡蛋烙馍,淡然道:“这是我送给大当家的粮草,让弟兄们吃饱喝足咱们再打不迟。”

    盖龙泉暗暗叹服,在他眼中,陈子锟俨然化身为夜读春秋的关二爷。

    “谢了!”盖龙泉一抱拳,扛起这筐烙馍,大步流星上了山。

    等他走远,陈寿叹息道:“大帅,放虎归山,多好的机会可惜了。”

    陈子锟笑道:“你不懂,让弟兄们不要开枪,等他们投降。”

    ……

    两个时辰之后,群匪竟然从山上下来了,一个个腰插双抢不可一世的模样,盖龙泉中气十足的喊道:“请陈大帅过来说话。”

    陈寿气的嘴都歪了:“一帮怂货,鸡蛋烙馍吃饱了这是,机枪手,准备!”

    马克沁瞄准了这帮土匪,陈子锟却下令不许开枪,单枪匹马一步步走了过去,陈寿生怕他吃亏,一举手,几十条步枪举了起来,瞄准对方。

    陈子锟毫无惧色,踩着积雪吱吱呀呀走过去,笑问道:“大瓢把子有啥话说。”

    盖龙泉道:“陈大帅,闲话咱就不扯了,弟兄们敬重你是条汉子,想跟你干,你要是不答应也行,咱们也让官军的弟兄们见识见识杀虎口杆子的枪法。”

    陈子锟哈哈大道:“我就等你这句话了。”

    至此,南泰县境内最大一股土匪被官军招降,成为江东省陆军第七混成旅的第二营。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赞成投降,梁茂才就没跟着大伙儿一块招安,而是单枪匹马上了大青山,不过就他一个人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官军凯旋而归,县城欢天喜地,新来的护军使果然厉害,短短几个月就肃清了境内的土匪,虽然还有零星劫道绑票的,但总体来说南泰的治安比半年前就是天壤之别。

    陈子锟在醉仙居摆下酒宴为新加入的弟兄接风,酒过三巡,他站起来道:“既然大家跟了我干,那我就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咱们现在的番号是第七混成旅,可不是以往当杆子的时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擅自离队是要做逃兵论处的。”

    一阵肃然,自由散漫惯了的土匪们都不说话,心里显然不是很舒坦。

    陈子锟又道:“不过,凡事都有个适应期,我给弟兄们三个月习惯的时间,愿意干的就接着干,不愿意干的咱们两便,回乡种地也行,做买卖经商也行,可有一条,你要是继续当土匪,我就得继续剿你!”

    土匪们阴阳怪气的轰然叫好,他们曾是南泰最大的杆子,盖龙泉一声令下,能调动全县土匪,如今只当了个营长,和陈寿平起平坐,心里还是有疙瘩。

    陈子锟自然知道他们心中芥蒂,道:“我听说有人骂娘,说我姓陈的才给你们一个营的编制,不厚道,这我得说道说道,我不管你以前多威风,拉来一个连的兵,就给你当连长,拉来一个团的人马,你就是团长,能当多大官,就看你个人的本事了。”

    这话一说,下面骚动起来,大伙都觉得陈大帅说话敞亮,做事厚道,比那些花花肠子一肚皮的官儿好相与多了。

    盖龙泉端着酒碗站起来:“大帅,有你这句话就行,我盖龙泉保证一个月之内,给你招齐三千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