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九章 一万支美国步枪
茶几上摆着一瓶苏格兰威士忌,慕易辰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脖喝了下去,酒精的刺激让春田洋行的副总经理兴奋不已,而在三个月前,他还是个喝酒会脸红的留学生而已。

    这一段时间慕易辰并没闲着,一直在刻苦钻研国际贸易和武器装备,好在他在圣约翰大学读书时扎下极深的英文基础,后来又在德国洪堡大学留学,属于精通两门外语的高级知识分子,不管学什么都是事半功倍,三个月下来,虽然不能熟练操作步枪山炮,但谈起枪械的性能、火炮的诸元以及白银和美元英镑马克之间的汇率,绝对头头是道。

    春田洋行和上海滩很多皮包公司一样,只有一间租来的公事房和少的可怜的流动资金,甚至连女中毕业的打字员都请不起,全靠经理东奔西跑坑蒙拐骗过活,但春田洋行的头一炮生意就震惊了整座沙逊大厦,甚至那些洋人大班都为之惊叹。

    出手就进口一万支步枪,对礼和洋行、太古洋行这样的老牌洋行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一家成立不到半年,名不见经传的小洋行来说,这已经是超级大买卖了,而且进口的还是中国很少见到的美国步枪,这批武器的出现,势必对中国军火市场造成一定的冲击。

    说来慕易辰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他对国际军火交易做过充分的了解,以最畅销的德式七九口径步枪为例,汉阳兵工厂的价格大概在四十块左右,德国原厂的毛瑟进口价在一百元左右,事实上德国工业发达,钢材可以自给自足,不像汉阳厂那样连枪钢都要靠进口,在机械化大规模生产下,成本应该比国造货更低,这也说明了军火生意的丰厚利润。

    美国工业水平绝不逊于德国,由此推断,美造步枪的成本应在十五美元,也就是三十银元左右,而美国方面愿意以低于成本的十美元价格出售一万支步枪,简直就是赔本赚吆喝。

    最重要的是这批货还不用自己掏钱,艾米丽果然起了作用,波士顿希尔曼银行总裁阿巴伯内尔先生愿意全额贷款,资助曾经上过《TIME》封面的陈子锟购枪。

    和春田洋行做生意的是美国陆军部剩余物资管理处和斯普林费尔德兵工厂,仅仅互相发了几十封电报就把这事儿敲定了,虽然有艾伦少校和艾米丽的助力,但慕易辰还是觉得事情进展的过于一帆风顺了。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签了合同,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美国人打的什么主意他很清楚,无非两点而已,一是打开中国市场,二是推销子弹,M1917步枪是温彻斯特和雷明顿兵工厂为英国生产的P14步枪的改版型号,使用美式30-06子弹,除了订购美国货,别无他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早年洋人就抓住中国人贪图小便宜的心理,白送煤油灯,高价卖煤油,赚足了大清百姓的银子,现如今美国人也是走的这条路,不过对于资金窘迫到了极点的江北护军使来说,太需要这批便宜的枪械了,对坎坷不断的慕易辰来说,也太需要一次成功了。

    今夜,慕易辰喝的酩酊大醉,跑到车公馆楼下去喊秋凌的名字,结果被车家的仆人暴打了一顿,直接送进巡捕房,第二天李耀廷出面才把他保释出来。

    或许是慕易辰在巡捕房的监房里酒后吐真言,或许是美国方面有人故意泄漏消息,总之春田洋行拥有大量低价步枪货源的消息不胫而走,上海滩传的沸沸扬扬,张啸林也收到了风声,他知道春田洋行是陈子锟的产业,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过了两天,江东省城的孙督军就得到情报,江北护军使陈子锟从美国采办了一万支先进的雷明顿步枪!这下他可着了慌,急忙召集文武大员开会。

    最近江北闹得欢,几股横行多年的土匪都被招安,陈子锟的实力迅速扩展,已经远远超出一个旅的编制,不过孙开勤并没放在心上,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知道南泰的经济不足以供养五千大军,招的越多,赔的越多,这帮土匪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随时都有哗变的可能,他正等着看陈子锟的笑话呢。

    但这一万支步枪到货之后,形势可就大不一样了,有兵有枪,还怕没有钱么,姓陈的扩军备战,无非是觊觎江南,这下孙开勤可坐不住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更何况是个虎视眈眈的对手。

    军事会议开了一晚上,有部下扬言挥兵北上,一举歼灭陈部,这个建议被孙开勤当场否决,陈子锟只是吴佩孚的马前卒而已,灭了这五千人易,可洛阳的十万直系军队立马就会南下,到时候江东父老可就撑不住了。

    还是夏景琦夏副官出了一招:“劫械!”

    陈子锟不是从美国采购了步枪么,这批货物肯定要在上海码头卸货,然后或水路或陆路运往江北,不管怎么走,都要经过孙督军掌控的地盘,到时候派人把这批枪械劫了,自然万事大吉。

    上回江北方面搞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一招,顺利将一批手枪运回南泰,这次可不一样,一万支步枪的体积重量极大,怎么也掩盖不住,再有张啸林张老板的情报支持,绝对跑不了。

    孙开勤大喜,让夏景琦专门负责此事,绝不可再出纰漏。

    “若是有一枪一弹运到江北,你提头来见。”孙督军下了死命令。

    “是!”夏景琦啪的一个立正,杀气腾腾踌躇满志。

    ……

    一个月后,从旧金山来的货轮缓缓驶入黄浦江,寒风凛冽,十六铺码头上停着两辆黑亮的雪佛兰轿车,几个穿呢子大衣头戴礼帽的男子站在江边,脚下一地烟头,想来已经等了很久了。

    春田洋行的当家人慕易辰和大股东李耀廷亲自到码头接货,望着一箱箱打着美国政府徽记的木箱从船上抬下,两人对视一眼,眉眼中俱是喜色。

    随着一万支步枪到来的还有几位美国客人,包括春田洋行名义上的总经理艾伦.金先生,还有来自斯普林费尔德兵工厂的销售经理和波士顿希尔曼银行的会计,以及一位律师。

    木箱暂时被搬入租赁的太古洋行仓库,这里有英军把守,非常安全,李耀廷热情款待了美国客人们,请他们住上海滩最豪华的饭店,吃最正宗的法国菜,玩最漂亮的白俄妹子,让这帮美国土条见识什么叫做远东第一大都会。

    入夜,一名中国籍看更人打着梆子才仓库前路过,看看站岗的英军没有注意到这边,悄悄做了个手势,墙上跳下来几个黑影,扭开铁丝潜入仓库,撬开一口木箱,拨开里面的填充物,是十二支包裹在油布中的长条物卡在槽子上,用匕首割开油布,一支涂着厚厚黄油的步枪赫然在目,旁边捆绑着一把配铁质刀鞘的刺刀。

    黑影小心翼翼的依旧将枪包在油布里背在身上,盖上箱子,按原路返回,不巧正有一个英军出恭路过,看见有窃贼从仓库里出来,急忙大声呵斥,顿时探照灯光射过来,岗亭里传来拉枪栓的声音,黑影见势不妙,嗖的一声就上了墙,动作利落的如同一只猫。

    半小时后,这把枪就送到了张公馆的书房里,坐在张啸林对面的是一身便装打扮的夏景琦,他抚摸着枪身赞叹道:“好新的枪。”

    张啸林抽着大雪茄吞云吐雾:“夏副官,阿拉没有骗侬吧,姓陈的小赤佬买了一万条美国长枪,你们可要当心了。”

    夏景琦神色严峻:“多亏张老板通风报信,孙督军一定会感谢您的。”

    张啸林随意的摆摆手:“闲话一句。”

    太古洋行失窃的事情传到慕易辰耳朵里,他大感庆幸,要不是自己未雨绸缪,和美商签订了附加合同,还真有些麻烦。

    这批货物在仓库了耽搁了几日,办妥了海关手续后装上吃水较浅的太古洋行江轮,经长江水路进淮江,运往南泰去了。

    这次夏副官没有再上当,情报工作做的相当精准,他买通了江轮上的水手,确认被搬上船的确实是步枪而非他物。

    飞马赶回省城报告,孙开勤再次召开会议商量对策,太古洋行的轮船不比中国货船,说劫就劫,说杀就杀,动了洋人谁也吃罪不起,所以再假扮水匪有些不妥。

    有人献策说,反正这批货是陈子锟买的,咱们何不以官方身份出面没收违禁物资,总之不动轮船,不伤洋人便是。

    孙开勤还是摇头:“不妥,洋人的船万万动不得。”

    夏景琦道:“大帅,我有一计,太古洋行的火轮船要在省城码头加煤,到时候如此这般,不用得罪英国人就能把货物扣下。”

    孙开勤大喜:“小夏,你真是个人才啊,当副官屈才了,等这事儿办完,给你弄个参谋长当当。”

    夏景琦喜道:“谢大帅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