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第七旅成军
民国十三年旧历大年初三,南泰县城外大校场上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阅兵仪式,江北护军使麾下第七混成旅的三个团官兵在全县父老面前招摇过市,出尽了风头和洋相。

    由于经费紧缺,再加上过年布料难买,新招募的官军尚没有军装穿,除了一顶绿油油的大斗笠外,大兵们依然穿着当土匪时候的服装,平时也就罢了,校阅的时候极其刺眼,连一贯脸皮厚的前土匪们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再穷也得给弟兄们弄一身二尺半不是?”盖龙泉手下八爷这样抱怨,他弄了个连长当,自己花钱置办的军装马靴,行头很是光鲜,但连里的弟兄们还是穿的五花八门,看起来像一群乞丐。

    “大帅自有安排,等罂粟花开的时候,就啥都有了。”盖龙泉信心满满的说,陈子锟没瞒他,五百亩罂粟田是吸引住这帮土匪的重要因素,谁不知道大烟值钱啊,再熬一阵苦日子就苦尽甘来了,这时候闹乱子,那是脑筋坏掉了。

    老百姓们乱哄哄围在校场四周,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阅兵,虽然第七混成旅的弟兄们连军装都不整齐,步操也歪扭七八,但那股彪悍劲儿却是掩饰不住的,再加上崭新的步枪和闪亮的刺刀,更加有震慑力。

    “虎贲之师啊。”某老秀才摇头晃脑赞道。

    那些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也都借着过年的光景出来看热闹了,她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吃吃的笑,身上都穿着红红绿绿的新棉袄,引得那些大兵走着走着队列就歪了,更引起一阵阵哄堂大笑。

    夜上海的姑娘们也来看热闹,她们和那些乡下女子可不一样,大冷的天依然穿着旗袍,只不过在外面罩了件貂皮大衣而已,一群艳丽的小娘们往那里一站,第七混成旅的军官们顿时馋涎欲滴。

    “真俊,啥时候得空进城去睡睡。”

    “拉倒吧,就你那点军饷还想睡夜上海的娘们,打茶围都三块钱起,过夜起码十块。”

    “娘的,别说十块大洋了,就是少活十年都值!”

    他们在这边肆无忌惮的议论着,红玉一双美目紧盯着队列,希望能找到那个叫梁茂才的冤家,可是她眼睛都看花了也没找到人。

    兴许是剿匪时被打死了吧,红玉心中闪过这个不祥的念头,顿觉一阵刺痛。

    陈子锟在大年初三阅兵是有目的的,一来是增强部队的凝聚力和自豪感,二来是向南泰百姓展示实力,让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收敛点。

    校阅结束后,陈子锟召开封官授衔大会,第七混成旅的各位头领汇聚在主席台下,乱哄哄的等待着护军使宣布委任状。

    主席台是座临时搭建的土台子,上面扎着彩棚,两边红旗招展,当中一面五色国旗,旗杆下肃立两名护旗手,腰挂盒子炮肩扛伯格曼,威风凛凛不可一世,那是陈子锟卫队的兵,装备的都是最好的家伙。

    今天陈子锟穿的很派头,陆军少将大礼服,雪白的帽樱子,蔚蓝的呢子礼服,金色的腰带上悬挂着西洋指挥刀,马靴锃亮,手套一尘不染,这身行头看的土匪们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心说等老子有了钱说啥也得办一身。

    会议司仪是阎参谋长,他今天也是军装笔挺,佩刀铿锵,不过穿的是常服,远没有陈子锟那么威风,看看人都到齐了,他清清嗓子站起来道:“今天是我们江东省陆军第七混成旅成军的日子,是咱们的大日子!”

    众头领们不耐烦的听着,不为所动,陈寿见不是事儿,带头鼓起掌来,但跟着他鼓掌的只有他的一帮嫡系,盖龙泉那边的人连动也不动。

    盖龙泉斜了陈寿一眼,道:“给参谋长呱唧呱唧。”

    众头领们这才鼓掌唿哨起来,陈寿忿忿不平,无奈实力不如人,只好强忍不发。

    这一幕陈子锟都看在眼里。

    “我们第七混成旅的职责是保境安民……”阎肃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等大家都开始打呵欠的时候才话锋一转:“下面请护军使兼旅长陈少将给诸位安排职务,授予军衔!”

    一阵短暂而热烈的掌声后,所有人都用热切的目光盯着陈子锟,大伙都是土匪,被朝廷诏安图的就是升官发财,虽然此前陈子锟也暂时任命了一些职务,但那都不是正式任命,今天才是真格的。

    陈子锟站了起来,拿着一个铁皮大喇叭道:“我姓陈的说话不喜欢玩虚的,以前收编弟兄们的时候咋说的,今天就咋整,现在我宣布,任命陈寿为第七混成旅第一团中校团长。”

    陈寿喜滋滋的上台接受了委任状,这是一张白绸子,上面用毛笔写着职务和军衔,落款有陈子锟的签名和江北护军使的关防大印。

    下面顿时聒噪起来,杀虎口的杆子们和陈寿有过节,很不满他竟然抢了盖老大的风头,居然第一个任命,还当了团长。

    陈子锟道:“陈团长辛苦了,自团长以下军官,你自行安排便是,我就不操这个心了。”

    陈寿大喜,他手下那些弟兄可都嗷嗷叫着等着呢,现在营长连长的随便安排,还不全凭自己一句话,陈子锟不插手第一团的人事任免,那是对自己的信任。

    紧接着,陈子锟又把盖龙泉叫到了台上。

    盖老大的派头可比陈寿大多了,第七混成旅有一半的人马都是他忽悠来的,论威信他比陈子锟还高点,在一阵叫好声中,盖龙泉一边四下拱手,一边爽朗笑着走上台子,冲陈子锟一抱拳:“大帅请了!”

    陈子锟笑嘻嘻道:“盖老大辛苦,现在我任命你为江东省陆军第七混成旅第二团上校团长。”

    盖龙泉朗声道:“谢大帅。”

    他心里很舒坦,因为虽然同是团长,但他的军衔比陈寿高了一级,是上校,而且实力比陈寿大得多,第一团只有八百兵力,第二团却有三千人之多,赶得上一个旅的兵力了。

    正想着如何给手底下的兄弟安排座次,陈子锟又说话了:“现在请苏青彦,薛斌上台。”

    大伙儿都愣了,不是说第二团的人事任免全由盖老大说了算么,怎么又把这俩人挑出来单独任命?

    苏青彦和薛斌也颇为惊讶,但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其他的,只能迎着头皮上台听封。

    陈子锟道:“本旅长任命苏青彦为护军使公署参谋处长,任命薛斌为手枪营少校营长。”

    苏青彦是山寨军师出身,脑筋灵活的很,听了这话精神一振,知道陈子锟要重用自己了,赶忙给薛斌递了个眼色,敬礼道:“谢大帅!”

    薛斌也感动莫名,他不是傻子,手枪营顾名思义,士兵装备的都是盒子炮和手提机枪,是直属陈子锟指挥的独立部队,这说明大帅不念旧恶,而且对自己信任有加。

    他当时就要跪倒,却被陈子锟一把搀住:“黑风,军队里可不兴跪拜,以后你膝盖再弯,我可要打你的军棍。”

    薛斌道:“谢大帅栽培,以后刀山火海一句话!”

    站在一旁的盖龙泉略有不悦,梁茂才走后,老九薛斌是他手下最能打的大将了,本来自己想安排他一个连长干干的,没想到却被陈子锟挖了墙角,还有苏青彦,那是自己的军师啊,本来已经内定为第二团的参谋长了,现在直接提到旅部去做参谋处长,这事儿总让人不大舒坦。

    陈子锟笑道:“盖团长你可不要不舍得放人啊,苏青彦和薛斌是我在北京的老相识了,我们是不打不成交,你就借给我用用吧。”

    盖龙泉想到上次薛斌为救陈子锟拿枪对着自己的事情了,心道老九对自己也不是很忠心,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便笑道:“都是自家弟兄,哪来的借人之说,就是我盖龙泉,也是大帅您的部下呢。”

    陈子锟哈哈一笑,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还有几项任命当场公布,正式任命赵玉峰为副官处长,龚梓君为军需处长,陈寿兼任军法处长,通常大帅们开府建衙都有八大处,陈子锟也有四个处了,至于军务、军械、教育、交际这些部门,暂时还不需用。

    如此任命还算公道,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大家也都说不出二话来,其实这都是阎肃阎参谋长帮陈子锟规划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平衡各方力量,陈子锟是个光杆司令,兵权被两个土匪头子把持着,这不是刀尖上过日子么,就得让陈寿和盖龙泉互相不服气,互相制约着,陈子锟这个旅长才能当的游刃有余。

    第一团人马虽少,但装备重机枪和格鲁森火炮,器械上占优,而且陈寿还兼任军法处长,权力较大;第二团人数虽多,但大多是老弱病残,只有步枪手枪,实力和一团持平。

    除了土匪编练的两个团之外,陈子锟亲自兼任第三团的团长,这个团兵力很少,只有三百人,都是由乡下本分庄稼汉组成,实心眼,勤恳朴实,属于战略预备队性质,还有一个独立手枪营,归薛斌指挥,清一色的盒子炮和伯格曼,充当公署卫队,是陈子锟的杀手锏部队。

    封官结束,大宴全军,营房里摆开了流水席,白面馒头红烧肉,烈性烧酒可劲的造,这段时间官兵们的日子可过得苦,每日除了出操之外就是盖房子平整操场,累得跟死狗似的,连进城耍的时间都没有,而且伙食很差,高粱面窝头就大葱就是一顿饭,有时候连黄酱都没有,更别说招安时候承诺的顿顿鸡蛋烙馍了,除了大年夜那天吃的好,像今天这样的伙食还是头一回。

    陈子锟带着两位团长挨桌敬酒,喝的人仰马翻,不亦乐乎,直到夕阳西下,酒宴才落下帷幕,望着杯盘狼藉的现场,第七混成旅年轻的少将旅长不禁感叹,养兵真他娘的花钱,一顿酒席就吃掉老子八百大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