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八章 信上帝的部队
东安福胡同陈宅后花园中,月色皎洁,晚风中飘拂着夜来香的味道,陈果儿已经不是当初柳树胡同大杂院那个倔强敏感的男孩了,而是成长为一腔热血的少年。

    良久,陈子锟才道:“那你说,你锟哥我算不算军阀?”

    果儿道:“如果你和人民为敌,就是军阀,就是要打倒的对象,如果你站在人民这一边,那就不是军阀。”

    陈子锟道:“好吧,把钱捡起来,你可以走了。”

    果儿迟疑的看了陈子锟一眼,低头捡起装着银洋的褡裢袋,径直向大门方向去了,走到月亮门旁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一声低喝:“站住。”

    “锟哥,你后悔了么?”果儿站住,但没有回头。

    陈子锟缓步走过来,抓过果儿的手,将自己的汉米尔顿银壳铁路怀表掏出来放在他手里道:“出去闯世界,不掌握时间是不行的,这块怀表是五年前你大海哥送我的,现在转赠给你,希望你不要忘了今天说的话。”

    果儿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强撑着的好汉形象瞬间崩塌,他抬起胳膊擦了一把眼泪道:“锟哥,我走了,你替我给娘和姐姐带个话,就说我陈果儿对不起他们,我这条命献给革命了。”

    说罢毅然转身离去,出了陈府,拐进另外一条僻静的胡同,几个穿学生装的青年围了上来,低声问道:“怎么样,得手了么?”

    果儿道:“成了,有好几百块,足够咱们去广州的了,人到齐了没有,到齐就去打火车票吧。”

    一个同伴说:“到齐了,火车票也买好了。”

    “哪来的钱?”

    “是李大钊先生出的资。”那学生一脸的激动。

    ……

    书房,陈子锟清点了礼金,虽然他结交广泛,但大都是泛泛之交,没有太多的金钱来往,所以礼金收的也不多,算下来总共不过三万大洋,其余的都是礼品,比如皇帝送的花瓶、泰戈尔送的诗集,姚启桢夫妇送的手表等。

    三万元礼金里,占大头的居然是宝庆和李俊卿,两人各送了五千和三千大洋,着实把陈子锟吓了一跳,他知道紫光车厂是自己的产业,赚的钱也都是自己的,可也不能亏待人家宝庆两口子了,一把手拿出五千大洋来,可见他们平时省吃俭用一点没糟蹋钱。

    大致计算了一番之后,陈子锟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了,新房内,姚依蕾已经睡着,一条藕段似的白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嘴角挂着一丝晶亮的涎水,腕子上还戴着那块江诗丹顿的钻石腕表。

    她很喜欢这块表,爱不释手,睡觉都忘了取下。

    ……

    婚礼第二天,陈子锟顾不上新婚燕尔,就开始跑贷款和军费的事情,姚启桢的面子果然好使,各大银行都表示愿意考虑向江北铁路工程放款,但具体事宜还要详细研究才行,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有了进步。

    军费的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虽然有吴玉帅的手令,有曹大总统的批示,但到了李彦青这里还是照样卡壳,他也不明着拒绝你,就是使一个拖字诀。

    陈子锟找到李俊卿了解情况,问他预备好礼物没有,李俊卿颇有难色的说:“最近六爷倒是相中了一个物件,价钱也不算贵,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

    “是这样,六爷新娶了一房姨太太,在东交民巷瑞士表店里看中一对表,江诗丹顿满天星,全北京仅此一对,回家拿钱想去乃呢,这对表却已经卖了,为这事儿,姨太太可哭了一整天呢,表店是洋人开的,顾客信息不愿意公开,六爷也没辙。”

    陈子锟沉吟一阵道:“这个好办,我知道这对表哪儿去了。”

    当即回家把这事儿和姚依蕾一说,夫人二话不说,把手表从腕子上摘下来就递过去。

    “你不心疼?”陈子锟奇道。

    姚依蕾笑笑:“我又不是小女孩,办正事要紧。”

    陈子锟大喜,又拿出自己那只表来,用丝绒盒子装上,再度前往李府,等他走了,姚依蕾才扑到床上砸着床垫哭道:“我的表啊~~~”

    ……

    李彦青府邸,六爷把玩着一对江诗丹顿满天星腕表,摇头晃脑道:“我就不明白了,洋人的玩意儿咋就这么稀罕,这么丁点大的东西,又不是他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物件,就要十万大洋,这不成心宰人么。”

    李俊卿道:“六爷,其实这一对表原来售价是两万,是我那兄弟陈子锟为了孝敬您老,花了五倍的价钱从买家手里弄来的,就这样人家还不乐意卖呢。”

    李彦青道:“哟,这人谁呀,怎么比我谱儿还大。”

    李俊卿道:“回六爷,据说原来的买家是个日本皇族,家里可趁钱了。”

    李彦青道:“原来是皇族啊,怪不得,难为小陈了,他想办什么事来着?”

    李俊卿道:“他不是当了一个护军使么,手下一旅人马大半年没关饷了,还望六爷照顾一下。”

    “那陆军部这帮小子就不给人家呢,真不像话,那啥,给他开张支票,先支一年的军饷。”李彦青道,继续把玩手表。

    “谢六爷。”李俊卿喜不自禁的打了个千。

    ……

    有六爷的批示,陈子锟顺利的领到了一年的军饷,按照编制应该是三十万大洋,但层层克扣下来仅剩二十五万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占了大便宜,拿着支票神清气爽,兑了五万块的钞票,买了十大车的面粉,带着护兵驱车直奔南苑兵营。

    驻扎南苑的是中央陆军第十一师,陆军检阅使冯玉祥的直属部队,岗哨见到运面粉的车队来到,急忙飞报检阅使,冯玉祥闻言大为吃惊,来到辕门一看,站在车队前的正是陈子锟。

    “昆吾贤弟,你这是?”冯玉祥道。

    “焕章兄,我给你送粮饷来了。”陈子锟笑吟吟的一摆手,赵玉峰端上一口小皮箱,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崭新的钞票。

    冯玉祥感动的眼圈通红,紧握住陈子锟的手用力摇动着:“贤弟,你也不富裕,这钱我老冯不能要!”

    陈子锟道:“焕章兄是英雄人物,怎么今日也婆婆妈妈起来,弟兄们可都等着开饭呢。”

    冯玉祥道:“贤弟雪中送炭,这份情我们十一师上下永远铭刻在心,来人呐,开大门,集合弟兄们迎接陈将军。”

    一声令下,警卫营的五百士兵迅速赶到营门口摆出两条纵队,冯玉祥登车携手陈子锟昂首挺胸进了军营,先在公事房里叙话,痛骂李彦青误国一番后,冯玉祥道:“老弟,这笔钱莫不是你办喜事收的贺礼,这样的话我老冯可不能收。”

    陈子锟道:“焕章老哥哥你放心,这钱是陆军部补发给我的军饷,我一旅人马用不了那么许多,就先拿来给您救急,再苦也不能苦着十一师的弟兄,不能苦着焕章兄你了,你可是我中国军人的楷模,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啊。”

    冯玉祥道:“老弟你此番雪中送炭,我冯玉祥代表十一师全体弟兄向你表示感谢,这个情我记下了,日后定会报答。”

    陈子锟又客气了一阵,两人谈论时局,痛骂国贼,不亦快哉,到了中午时分,勤务兵来报告说,午饭预备好了,请检阅使和护军使入席。

    冯玉祥说:“不瞒老弟,我部队里本来是一天两顿饭的,这几天实在吃紧,已经改成一天一顿了,你拉来这么多面粉,解了我燃眉之急啊,今天这顿提前开饭,咱们和弟兄们一起吧。”

    陈子锟欣然同意,来到大食堂中,只见硕大一个棚子内,足足千余士兵纹丝不动坐在桌子旁,整个食堂鸦雀无声,军纪森严,令人叹为观止。

    冯玉祥走上台子说道:“弟兄们,是谁供给你们衣食?”

    士兵们齐声回答道:“老百姓!”

    冯玉祥道:“如果有人欺负老百姓,你们怎么办?”

    “打倒他!”

    “如果我冯玉祥欺压老百姓,你们怎么办?”

    “打倒冯玉祥!”士兵们毫不犹豫的答道,看来这种饭前问答已经进行过多次,形成条件反射了。

    冯玉祥满意的点点头:“今天这顿饭,是江北护军使陈将军雪中送炭给我们准备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他?”

    这个问答不是程式化的,所以下面回答七嘴八舌,但总的意思依然是要感谢陈将军,于是,在饭前向上帝的祈祷词中,临时加进了感谢陈将军的话语,把个陈子锟搞得很是汗颜,心说冯玉祥这哪里是信上帝啊,分明是借着宗教的名义洗脑。

    不过这办法真管用,十一师的弟兄们被他训的挺好,精气神远超其他部队,比起第三师也不遑多让,比自己那支土匪编练成的第七混成旅来,更是天渊之别。

    中午饭吃的是白菜粉条,蒸馒头,面片汤,吃饭的时候严禁说话,大食堂里充斥着咂嘴的声音,如果闭上眼睛的话,还以为身处猪圈,饭菜很难吃,连点油星都不见,但士兵们吃的心满意足,有几个年轻的小兵被馒头噎得直翻白眼,看来是饿得怕了。

    午休过后,冯玉祥召集一团人马,专门在大校场上操练给陈子锟看,整整一千士兵全都拿着长柄宽背大砍刀,白森森明晃晃,杀气腾腾,威慑力比一千条步枪还要强。

    “十一师缺枪少弹,只好用大刀上阵,见笑了。”冯玉祥嘴上说的谦虚,但语气里分明带着一股掩藏不住的骄傲。

    “孩儿们,耍起来让陈将军开开眼!”冯玉祥喝道。

    一千把雪亮的大砍刀发出齐刷刷的破空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