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一章 军事演习
南泰是个穷地方,消费能力很低,那些乡绅地主存点钱不是藏在地窖里,就是在乡下买地,很少花在自己身上,平时在醉仙居吃个小酒都算是奢侈了,所以夜上海的生意自打开门以来就很差。

    可是第七混成旅发了饷之后,夜上海的生意就爆棚了,连领了几个月军饷的老总们财大气粗,又秉承当土匪时候养下的习惯,有钱不过夜,不花掉心里就慌,夜上海的生意好,连带着对面醉仙居的生意也极其火暴,白花花的银子流水一般进账。

    直到此时,一些知道夜上海幕后老板是谁的人才恍然大悟,合着护军使在这儿等着呢,左手发军饷,右手就赚回来了,这招真高!

    麦收的季节到了,江北大地一片金灿灿,去年秋末种下的罂粟也成熟了,龙师傅说,今年风调雨顺,收成一定很好。

    丰收前夕,督军公署发来一纸命令,让江北护军使陈子锟到省城述职,与此同时张鹏程的密信也到了,就三个字“鸿门宴。”

    其实不用张海鹏提醒,陈子锟也知道孙督军没安好心,自己若是去了省城,怕是就回不来了,他当即修书一封,说江北土匪尚未肃清,自己军务繁忙无法抽身,特派参谋长阎肃前去代为述职。

    阎肃去省城走了一遭,自然是坐了督军公署的冷板凳,例行公事的述职完毕他就离开了省城,走马观花的在附近溜达了一下,考察省里的经济民生,这一看不要紧,吓了一大跳。

    省城郊区的田地,漫山遍野一望无际全是罂粟田,合着孙督军也是个鸦片种植专业户啊,麦收前后罂粟成熟,沉甸甸的深绿色果实随风摇晃,一派丰收的景象。

    阎参谋长哀叹不已,不过也理解了陈子锟的苦衷,你不种,自然有别人种。

    回到江北之后,又收到督军公署的命令,孙督军计划在江北进行军事演习,命令第七混成旅参加。

    这道命令实在操蛋,只听说过秋操,哪有麦收农忙的时候把队伍拉出来练的,还是在江北开练,这不是明摆着要动手么。

    第七混成旅隶属于江东省陆军,名义上陈子锟是要听孙开勤命令的,所以对这道命令无法反驳和违抗,你可以不参加,但总不能拒绝省军到江北来吧,再说淮江那么长,想防也防不住。

    不等江北做出反应,省军第二师又两个混成旅已经开赴江边,收集渡船准备北进了,陈子锟只得迅速做出部署,保安团守住县城,第一团原地驻防,自己带领第二团第三团和独立手枪营赶赴演习现场。

    省军已经在北岸建立了登陆场,淮江航运暂时中断,被军队征用的数百条大小船只来来往往,将数不清的士兵、战马、火炮、辎重运到江北来,陈子锟和一帮军官站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包上,望着远处江边蚂蚁搬家一般的省军,心情都很沉重。

    参谋长阎肃放下望远镜道:“把大炮都运过来了,这是演习还是打仗啊。”。

    旅部参谋处长苏青彦道:“大帅,打吧,半渡击之,胜算很大。”

    薛斌摩拳擦掌:“大帅,我们手枪营愿打头阵!”

    陈子锟道:“打什么打,省军是来演习的,知道不,就是玩打仗,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陪他们玩玩。”

    话虽说的牛逼,但陈子锟心里却没底,这次军事演习的总指挥是孙开勤拜把兄弟,第二师中将师长段海祥,手下一万四千人马,重机枪小山炮都有装备,是省军中的精锐部队,和他们一块儿演习,假戏真唱的话,陈子锟的二团三团还真占不了便宜。

    虽说第二团都是由见过血的土匪组成,战斗经验丰富,但土匪自由散漫惯了,钻山沟打游击还行,真和正规军开练的话,怕是撑不住劲,而且新购买的美国造M1917马克沁重机枪和M1918自动步枪才刚装备部队,连发武器比较精密复杂,文化程度极低的土匪很难掌握,尚需一段时日才能形成战斗力。

    但第二团的弟兄们可没这么多顾虑,大大咧咧开进了演习区域,这块地方是孙开勤在地图上胡乱划得,平原丘陵河川都有,倒也是个操练兵马的好地方,麦收的季节天气燥热,二团选了个树荫地做营地,正要扎帐篷,忽然一连省军人马开过来,要强占这块地方,两下里一来二去就动起了手。

    打群架这种事情,没有太多技术含量,谁人多谁占便宜,二团弟兄们一拥而上,将省军打得屁滚尿流,省军打不过对手,转而破口大骂:“你们这帮千刀万剐的山贼!早晚灭了你们。”

    弟兄们大怒,又要上前痛殴,却被闻讯赶来的陈子锟拦住,他笑道:“人家没说错,咱们就是山贼,不过谁灭谁就不一定了。”

    越来越多的省军在北岸登陆,段海祥带着师部一干人等驾到,大军出动,地动山摇,一万多军队外加所用的牲畜、帐篷、锅碗瓢盆、粮食干草弹药器械等,三天三夜也运不完,江滩上一片忙碌,宪兵队吹着哨子指挥交通,马车骡车来来往往忙得不可开交,热火朝天。

    段师长志得意满,拄着军刀望着自己的军队,好久没有开兵见仗了,弟兄们闲的蛋疼,这回好不容易把家当全搬到江北来,就不打算回去了。

    第二师的军官们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段海祥,其中一个年轻上尉参谋军官正是夏景琦,孙督军说话算数,把他派到第二师去当参谋,打打仗镀镀金,前途无量的很。

    夏景琦虽然是参谋,但手底下有一支精锐特务队,针对江北的侦查都是由他负责的,第七混成旅的一切行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那边一动,这边就收到消息了。

    “师长,小的们的情报说,江北出动演习的是二团三团,陈子锟的嫡系第一团留守大营未动。”夏参谋报告道。

    段海祥哈哈大笑道:“陈子锟到底年轻,他再怎么部署也是白搭,我大军一到,他唯有束手待毙而已,第七混成旅开到哪里了,让他来见我。”

    命令传到第七混成旅的驻地,陈子锟带领手下重要军官在手枪营的护卫下前往省军大营开会,一路上所见令他们心情沉重无比,省军兵力太多了,真干起仗来就是五个打一个。

    来到师部门口,夏参谋在辕门迎接,将众人引进一座大帐篷,里面摆着长条桌和凳子,挂着军事地图,陈子锟等人在桌子一侧坐下,护兵们一字排开站在身后。

    过了一会儿,段海祥在副官参谋们的簇拥下进了帐篷,他身材魁梧,嗓门极大,一见陈子锟就豪爽的大笑起来:“你就是陈子锟吧,果然后生可畏,和我儿子年纪差不多都他娘的当少将了,上哪儿说理去啊,哈哈哈。”

    省军的军官们都跟着笑,第七混成旅众人的脸色极为难看,薛斌的手都按在枪柄上了,陈子锟却风轻云淡,客客气气道:“段师长老当益壮,佩服佩服。”

    段海祥道:“老子一点也不老,像你们这样的后生,老子空手都能对付八个。”说罢大马金刀的坐下,副官参谋们分坐两侧,护兵们站在身后,气势汹汹。

    两边人马就这样虎视眈眈,省军全部是整齐的蓝灰色军装,褐色牛皮武装带两侧挂着盒子炮,绑腿皮鞋大檐帽。

    江北军的扮相就差点,绿色大斗笠,黑色对襟褂,腰扎皮带,挂着双枪,背后插着皮鞘后背大砍刀,刀柄上系着鲜红的绸子,跟火苗一样扎眼。

    段海祥仔细端详对方,他话说的猖狂,但一点也不轻视对方,陈子锟年轻英武,眉宇间一股气势让他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

    “小陈,给老夫引见一下你的这帮部下吧。”段海祥皮笑肉不笑道。

    陈子锟道:“弟兄们,你们也和段师长见个礼吧。”

    阎肃、盖龙泉、苏青彦、薛斌等人一一站起自我介绍,不卑不亢,言辞有度,段海祥笑眯眯道:“好,好,好。”

    夏景琦心中有数,悄然出了帐篷,把师部警卫营集合起来,带着他们去缴第七旅手枪营的械。

    帐篷内,唇枪舌剑还在继续,段海祥道:“小陈,你们第七混成旅挺牛逼啊,上回把我的十一团都给缴了械,有这回事不?”

    陈子锟道:“回段师长,是有这么档子事。”

    段海祥道:“那我今天就要说道说道了,你这事儿干的不地道,十一团的弟兄犯了错,有他们的团长、旅长处置,再不济也有我这个师长做主,你怎么就说杀就杀了呢,你也太狂了吧。”

    说着一拍桌子,烟灰缸和茶杯都跟着一跳。

    省军的护兵们刷的一声就把枪掏出来了,薛斌的手下们也不含糊,都是左右双枪,帐篷里几十把盒子炮互相指着,机头大张,杀气腾腾,军官们却依然坐在凳子上不动声色。

    陈子锟道:“这事儿我已经和孙督军有过交代了,段师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办我?”

    段海祥道:“办你怎么了,小鳖犊子,我今天就办你了,草你娘的鳖犊子。”

    陈子锟悠然道:“段师长,你草我娘,那你就是我爹了,爹办儿子天经地义,只要你办的动,随你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