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五章 打破三鑫公司的垄断
一亩罂粟田能产五六十斤罂粟果,仅能提炼出三五斤鸦片膏,南泰的土壤酸碱适度,温热合宜,产量和质量都有保证,每亩产出五十两鸦片,市面上的价格是上好的云土每两五元左右,川土热河土等次之,以龙师傅的眼光看,江北土的价格应在每两三元。

    一千斤鸦片折合一万六千两,批发价再低点的话,也就是四万大洋的总价,不算什么大买卖,但对陈子锟来说,确实极其重要的第一次,烟土这玩意不愁卖,但只有销到上海滩利润才最高,若是形成一条产供销的通道,以后就是日进斗金了,所以他相当慎重,亲自押运。

    上海滩虽然有李耀廷接应,但上次得罪了张啸林,不得不加以防范,上次大战之后,陈子锟将抱犊崮的好汉们编入了手枪营,形成一个加强营的规模,此次亲自带了三百弟兄,一水的自动火器,浩浩荡荡杀奔上海。

    由于上游生意较少以及中国帆船的恶性竞争,太古洋行并未开辟省城以西的淮江航线,而陈子锟也不想挟洋自重,所以通过混江龙的关系置办了几条货船,装上蒸汽锅炉和重机枪,当成炮艇使用。

    两艘货船乘风破浪向下游驶去,陈子锟站在船头意气风发,一身白西装风流倜傥

    淮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从东西走向变成南北走向,江水平缓,江北一马平川,尽是土壤肥沃的冲积平原,远远望去,山河壮美无边,陈子锟忽然诗兴大发,道:“拿纸笔来!”

    护兵立刻拿来宣纸和毛笔,在众目睽睽之下陈子锟拿起狼毫饱蘸了徽州墨汁,众人眼巴巴的等着他挥毫泼墨,他却纹丝不动。

    脑子里刚才那点灵感全都不翼而飞了,陈子锟硬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他自小受的是西式教育,毛笔字都写不好,哪里会作诗,提着毛笔呆了半天,一滴墨汁落在纸上渲染开来,陈子锟却灵机一动,挥笔在纸上画了曲里拐弯的两条线。

    众人大惑:“这什么玩意?”

    陈子锟道:“这是淮江。”

    又在江上添了两笔,画上交错的杠子:“这是一条铁桥。”

    双喜道:“那铁桥上为啥趴着一条蚯蚓?”

    陈子锟道:“这不是蚯蚓,这是火车,知道不?”

    双喜道:“火车是啥,这么老长一条,跟蚯蚓似的。”

    陈子锟道:“火车就是烧煤的蒸汽机车,后面拖着的是车厢,能装几百人,几十万斤货物,所以这么长,这玩意跑起来可快了,骑着快马都撵不上。”

    双喜咋舌道:“这么厉害啊,这还是趴着就能跑这么快,要是站起来那还得了。”

    众人都哄笑,其实他们都没见过火车。

    陈子锟画的兴起,又在江岸上画了许多冒着黑烟的烟囱,说:“这是工厂,煤矿,铁矿,学校。”

    众人就都心驰神往起来,双喜瞪着眼睛道:“这么多烟囱大楼,那不跟上海一样了。”

    陈子锟道:“对,老子就要在江北建一个新上海。”

    混江龙**上身,腰插双枪走过来道:“护军使,前面就是江湾了,是兄弟的老窝,要不要去坐坐,喝杯水酒。”

    “好啊,去看看你的弟兄们。”陈子锟欣然答应,他和混江龙合作了一段时间,认定他是重义气的好汉子,一心想收编他呢。

    江湾深处生着一大片芦苇,时值夏季,芦苇荡极其茂密,浩如烟海,小船进去根本找不着,大船又开不进浅水,怪不得官军屡剿不绝。

    陈子锟换乘舢板随着混江龙来到芦苇荡深处的一个小岛,此时正是水匪的老巢,看起来和寻常渔村没什么区别,几条破旧舢板倒扣在岸边,光屁股小孩到处疯跑,绳子上两者破破烂烂的衣服,十几个芦苇搭成的棚子错落有致。

    “这儿住的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民。”混江龙介绍道。

    岛上的男人皆是面目粗野,陈子锟才不相信混江龙的话,想必这些人都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被官府通缉无路可走才隐藏此地的。

    混江龙请陈子锟到自己的棚子里小憩,棚里陈设简单,一张吊床,一张古色古香的条案,上面摆着几个灵位,中央一个上写“先考曾公去疾之位。”

    陈子锟疑惑道:“你姓曾?”

    混江龙给灵位前的香炉里插上三炷香,道:“对,我本姓曾,我爹就是南泰县最后一任县令曾去疾。”

    “你就是曾蛟!”陈子锟大惊,同时他也忽然明白为何自己第一眼看到混江龙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原来他的相貌和县衙后宅雷雨夜墙壁上的鬼影面容酷肖,想来那位清朝补服男子就是传说中的曾县令了。

    混江龙才是曾蛟,那柳优晋肯定就是冒牌的了,好一个狡诈的柳县长啊,骗了老子好久。

    混江龙曾蛟并未发现陈子锟的情绪波动,道:“对,我叫曾蛟,十三年前我家破人亡,夏大龙赶尽杀绝,欲将我溺死江中,幸而被水匪混江龙所救,认我做义子,教我一身武功,继承他的家业,其实我是第二代混江龙了。”

    “那你的义父大人?”

    “在省城监狱。”

    陈子锟点点头,道:“那你现在究竟是曾蛟还是混江龙?”

    这话问的颇有深意,混江龙低头沉思了一会,道:“曾蛟已经死了,我是混江龙。”

    陈子锟道:“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干,淮江水域给你打理。”

    混江龙道:“护军使可是要招安我?”

    陈子锟道:“有何不可么?”

    混江龙道:“将军威震江北,我等钦佩之至,不过还有一个条件。”

    “讲!”

    “我义父老混江龙关在省城死牢,不日就要处决,如将军能救得义父性命,我等情愿生死相随。”

    陈子锟道:“好办,我答应你了。”

    混江龙纳头便拜:“谢将军!”

    至此,陈子锟和混江龙便从合作关系变成了从属关系,成为江北护军使公署麾下的水上保安大队,混江龙摇身一变成了保安大队长,军衔少校。

    ……

    收服了混江龙,陈子锟心情大好,机帆船顺风顺水一路来到省城水域,忽然一艘悬挂官旗,涂成黑色的水警火轮船拖着黑烟赶来堵截,众人大惊,急忙架起机关枪准备开打,哪知道火轮船开到近前,竟然汽笛长鸣,水警们集体敬礼。

    陈子锟笑道:“省城水警总队的头头是段海祥的小舅子,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

    后面的水路就有些难走了,淮江入长江,经吴淞口入黄浦江,这一路都是淞沪护军使何丰林的管辖范围,而何丰林是卢永祥的部下,和陈子锟不是一个山头的,根本说不上话。

    更令人担心的是,上海滩的鸦片生意一向由黄金荣的三鑫公司垄断,别家的鸦片要打开上海销路非常困难,首先就过不去淞沪驻军这一关,就算打点好了驻军,进了黄浦江,也难逃三鑫公司的魔掌。

    陈子锟是什么人,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沙场战将,张啸林都按着头打,还在乎什么三鑫公司不成,载着鸦片的货船用了一条小黄鱼的贿赂就顺利通过了驻军的检查,进入了黄浦江。

    为了掩人耳目,鸦片在荒僻的浦东某码头卸货,李耀廷带着人马等候已久,他拆开一包鸦片亲自品尝,江北土成色黑而不乌,用小指甲挑一点尝尝,很苦,李耀廷皱皱眉,挑起大拇指:“好货!”

    按照约定,陈子锟只管种植和运输,货到上海就由李耀廷负责了,亲兄弟明算帐,他清点了货物之后开给陈子锟一张渣打银行的支票,数额是六万四千元。

    “多了吧?”陈子锟将支票推了回去,“就算江北土的成色好,也值不了这么多。”

    李耀廷又将支票推了过来:“大哥,你不清楚上海滩的行情,别的地方鸦片是便宜,就算是最好的印度马蹄土也不过是七块钱一两,云土是五块,热河土是四块,可是上海滩的鸦片全由三鑫公司垄断,别人的货运不进来,奇货可居,价格自然就上去了,再加上沪上抽鸦片的人多,现在云土的价格都炒到八块五了。”

    陈子锟道:“原来如此啊,看来这生意有得赚。”

    李耀廷摸出雪茄递过来,自信满满道:“何止是有得赚,一年就能成千万富翁,不过风险也很大,万一被黄老板发现我串货进来,一不留神吃饭的家伙就搬家了,所以下次运货就不要搞包装打品牌了,闷声发大财,知道不?”

    陈子锟大怒,辛辛苦苦设计的商标不能用,让他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黄金荣算什么东西,三鑫公司又是什么狗屁玩意,许他们放火,就不许老子点灯?”

    李耀廷赶紧劝:“大哥,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家在上海滩打拼了半辈子,总有拿得出手的玩意,再说黄老板依仗的法租界巡捕房的势力,咱们一时半会也扳不倒他,偷偷弄点鸦片卖就行了,反正上海这么大,烟民这么多,那些瘾君子那天不得香上几两,所以说多个几千斤鸦片也看不出什么。”

    陈子锟道:“几千斤是看不出什么,可是几万斤,十几万斤呢,这次只是试水,下回我准备开荒种植,弄他十万亩罂粟,专门倾销上海滩,把市场全占了。”

    李耀廷哭笑不得:“哥哥啊,您真想这么干也行,先发兵把上海攻下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