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六章 老子做错了么
李耀廷只是随口一句玩笑,陈子锟可是当真说的,当今天下大势,直系如日中天,断不会容许皖系余孽继续霸占上海浙江等处,向南用兵是迟早的事情,而作为江北护军使的陈子锟定然会是吴佩孚的急先锋。

    陈子锟气魄十足,李耀廷也是早有准备,这一年来他把上海大大小小的烟馆、妓院、茶楼、赌场都做了统计,如何进货,如何收款,如何打点巡捕,都摸得一清二楚,手头弄千把斤质量过硬的鸦片散出去,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任何纰漏。

    销货的事情交给李耀廷去做即可,陈子锟来到沙逊大厦春田洋行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电话铃声响成一片,人影晃动,许多身穿洋服留洋头的男子来往忙碌,不可开交。

    看见陈子锟探头探脑的进来,一个男子上下打量他两眼,道:“先生,侬有啥事体?”

    陈子锟道:“哦,我来找朋友,他叫慕易辰。”

    男子道:“哦,找慕经理的,进来吧,他正忙着呢,您先坐。”说着拿着一叠文件径直去了。

    陈子锟穿过人群来到经理室前,只见慕易辰坐在办公桌前,左右手中各拿着一只听筒,喂喂的喊着,桌上另外两部电话也在叮叮叮的响着。

    “帮我买进一百手开滦煤矿,对,立刻买进。”慕易辰放下右边的话筒,有抓起一个话筒喊了声:“稍等。”然后撂在一旁,对着左边的话筒道:“你说,什么,白银牌价上涨了,马上抛出。”

    接着又撂下电话,拿起第四个话筒,这回换了英语说话:“新的货物到上海港口了?好的,我马上派人接货。”

    喘一口气,又捡起刚才放下的话筒说:“对不起张先生,你昨天说的那块地皮我考虑过了,价格下浮一成我就吃进,好,咱们晚上一起吃饭。”

    接完所有电话,慕易辰终于松了一口气,拿起杯子来狂灌了几口咖啡,从耳朵上取下夹着的铅笔在拍纸簿上写了几行字,干咳一声清清喉咙,猛药电话机,正要接通话务员,忽然发现站在门口的陈子锟,赶紧站了起来:“学长。”

    陈子锟笑道:“你忙你的,我就是来看看。”

    慕易辰把陈子锟迎进屋里,倒咖啡,又递上一支雪茄,帮陈子锟点燃了,道:“公事房太乱了,实在不好意思,让学长见笑。”

    陈子锟打量四周,道:“乱点好啊,有事情做总比没事情做强过百倍,我听你的意思,好像做的生意很杂啊。”

    慕易辰脸上一红,道:“上海滩遍地都是机会,股票债券外汇、黄金白银农产品,地皮军火进口奢侈品,除了黄赌毒之外,咱们洋行都能做,我寻思着单做军火买卖太清闲了,就下手了。”

    陈子锟道:“没关系,以你的聪明才智,做个单纯的军火进口商确实屈才了,我放权给你,只要赚钱的买卖,咱们春田洋行就能插一腿,对了,我这次来带了一些款子,再采购些弹药吧。”

    说着将那张六万四千元的渣打银行支票拿了出来。

    慕易辰沉吟一下道:“美国军火价格超出德国货两倍,虽说枪械是半卖半送的,但长此以往,还是斯普林费尔德方面占了便宜,我们花费高价购买弹药,受制于人终究不好,不如采购机械,自造弹药,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对外销售,一举两得。”

    陈子锟眼睛一亮:“好,我正有此意。”

    慕易辰道:“弹药看起来简单,但是生产起来相当麻烦,需要整条工业生产线才行,生产弹壳需要铜皮,需要冲压机,生产弹药需要化工厂,需要大量的硝酸,需要电力供应,电厂又要煤炭,运煤需要铁路,所以没有一定的工业基础是办不来的,按理说这个厂子设在上海最好,可是上海是卢永祥、何丰林的地盘……”

    陈子锟道:“工厂要建在江北,缺什么就建什么,一步一步做起,需要采购什么机械,需要多少资金,你拉个清单给我便是。”

    慕易辰觉得一股热流涌上心头,信任如此,让他感动无比,不禁道:“学长,我……”

    陈子锟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干事业的人,我相信你,就这样,你忙吧,我走了。”说着叼着雪茄出了公事房,慕易辰一直将他送到大门口才停下。

    ……

    上海之行颇为顺利,陈子锟带着从上海采购来的满满两船货物回到了南泰,他先把李举人请到了护军使公署,当面奖励了他率先响应种烟的义举,并且赏了他一万大洋。

    五百亩地如果种植高粱或者小麦的话,每亩也就是十块钱左右的产出,这十块钱还要分为官府的田赋、地主的租子和佃户的留存三部分,实际上能到李举人手里的也就是六块钱,现如今陈子锟每亩地给了他二十块,翻了三倍都不止。

    李举人乐开了花,花白胡子一撅一撅的,回去后立刻吩咐管家,重赏烟农,在府里又备下酒宴,让新娶的小妾陪自己好好喝上几杯,小妾喝了一口就呕吐不止,慌得李举人赶忙派人请了郎中来看,县里的大夫来了一搭脉就满嘴的恭喜贺喜,说是喜脉。

    双喜临门,李府张灯结彩,放了一挂五千响的炮仗,李举人老来得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过街坊们却不以为然,私下里议论都说举人老爷头顶上绿油油的。

    绿归绿,挡不住李举人发大财,有他做榜样,南泰县不少地主都动了种鸦片的念头,当然也有一些人坚决抵制鸦片,其中竟然以以前最支持他的龚稼轩最为激烈。

    督军公署,盛夏酷暑,陈子锟正率领夫人们在后院打靶,这是将军府的保留节目,不管丫环婆子仆人马夫,都得会打枪,打得不准罚钱,打得准了有奖励,反正子弹不花钱,佣人们自然争先恐后,每到周末,后院枪声就响成一片,县民已经见惯不惊了。

    后宅的护卫任务由双喜和青锋率领的勤务班负责,南泰县里有不少孤儿乞丐,不管刮风下雨都蹲在城门口乞讨,陈子锟看他们可怜,就都收编来当勤务兵用,这些人年龄最大的也不超过十五岁,尚在可塑造阶段,其中聪敏忠厚的调到将军府使用,其他的就都发到部队里给长官们当勤务兵了。

    小勤务兵们本来是人人厌恶的乞丐,整天饭吃不饱,衣穿不暖,满头生疮,人嫌狗烦,现在摇身一变成为大帅的嫡系,穿着二尺半,挎着撸子,社会地位骤然提高,一个个对陈子锟感恩戴德,崇敬无比,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每次打靶,都是他们的成绩最好。

    从乡下摘了一车大西瓜,都当成靶子打了,后院一片狼藉,满地鲜红,硝烟刺鼻,勤务班又打了个满堂彩,陈子锟正要颁奖----一支德国造盒子炮,他向来说撸子是娘们和小孩用的玩意,真汉子只用盒子炮。

    忽然青锋来报,说是后勤处长龚梓君来拜,陈子锟心中纳闷,今天是星期天,怎么还有公事要忙,来到二堂接待,只见龚梓君没穿军装,一袭长衫手拿折扇,眉宇间一丝犹豫。

    “梓君,快坐。”陈子锟道。

    龚梓君坐了下来,期期艾艾道:“护军使,卑职这里有一封信,是家叔送来的,让我务必亲手交给您。”

    说着拿出一封信来,陈子锟接了,抽出信纸浏览一番,笑吟吟的面孔竟然僵住了,这封信是省城汇金银行总经理龚稼祥写来的,信中言辞激烈,将陈子锟痛斥一番,称他为毒枭,鸦片将军,并且质问贷款二十万兴办的煤矿工厂在哪里?龚稼祥痛心疾首的说自己看错了人,还以为陈子锟是个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哪知道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军阀!

    最后要求陈子锟归还二十万贷款,这笔生意提前中止。

    陈子锟没料到龚稼祥竟然如此书生意气,不过想想他身为国会议员竟然给自己投了一票,想来也是个爱国愤青,做事不像商人那样唯利是图也是可以理解的。

    “梓君,你看过这封信了?”陈子锟轻轻将信放在桌子上。

    龚梓君默默地点点头,欲言又止。

    “没事,你说。”陈子锟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

    “卑职……卑职难以胜任后勤处长一职,打算去省城继续求学,所以……”

    “哦,没关系,多上上学也好,我批准你卸任离职,把手上的账目工作和赵玉峰交接一下便可。”

    “谢大帅!”龚梓君没料到辞职这么顺利,欣喜万分,又道:“大帅,我要结婚了。”

    “和夏家大小姐么?”

    “对,先订婚,等我学业有成再结婚,我还有一事相求。”

    “说。”

    “夏大龙罪孽深重,但他已经重病缠身没有多长时间了,还请大帅看在卑职……看在小弟的面上,饶他一条老命。”龚梓君站起来深深鞠了一个躬,想来这个请求是夏景夕的主意。

    陈子锟道:“这你就错了,我是护军使,不是县长,不是法官,没有司法权,不过我会适当照顾的,你去吧,替我向夏大小姐道一声喜。”

    “谢护军使。”龚梓君再次一躬到底,退下了。

    陈子锟坐在二堂上,沉思良久,妈了个巴子的,众叛亲离的感觉不爽啊,难道老子真做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