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 闪击省城
淮江两岸炮声隆隆,激战正酣,远在省城的陈子锟也面临生死考验,水警的巡逻艇在江中来回巡弋,万一被他们发现这艘不起眼的运煤船里藏了五百精兵,奇袭失败不说,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所幸的是水警们根本没心思管这艘插着米字旗的货船,洋人的船不是他们的菜,他们查的是那些中国人的货船,那才有油水可揩。

    天阴沉沉的,几只江鸥贴着江面飞过,凉风习习,陈子锟伸手测了一下风向,道:“要下雨了。”

    一团乌云飘来,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

    江东省督军公署位于省城中央位置,原来是清朝镇台衙门,战事一开,孙开勤便委任自己的把兄弟段海祥为前敌总指挥,率军北进,他要的可不仅仅是解决一个陈子锟,此番江浙开战,实际上已经酝酿了很久,算得上的是上次直皖战争和直奉战争的延续。

    孙开勤上周去了杭州,和卢永祥何丰林一起开了军事会议,卢永祥告诉他,奉天张作霖已经承诺,只要这边一开打,奉军即刻南下,并且奉上三十万大洋作为军费,广州的孙文也表示率兵北伐以作响应。

    一场全场范围内的大战即将拉开序幕,而孙开勤要做的是进军中原,迂回到齐燮元的背后,切断吴佩孚和江苏军的联系,和南下的奉张一起,解决直系残余,会议上卢永祥承诺,把河南、山东两省的地盘划给孙开勤。当前前提是他成功牵制吴佩孚的主力。

    孙督军不善打仗,但他自诩和刘备一样,知人善任,并不以段海祥的上次失败怪罪他,反而将全军交给他统辖,六万人马啊,就算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陈子锟淹死,这场仗基本上没啥悬念,唯一担心的是吴佩孚的第三师。

    天凉了,空气湿润,后花园里几只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孙开勤一身拷绸的裤褂,悠然自得的欣赏着菊花,道:“这蟹爪菊开的不错,挑两盆给老段送去。”

    五姨太嗔怪道:“哪有送人菊花的,要送就送金条美女才是。”

    孙开勤笑道:“小五你真俗,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岂是你妇道人家能理解的,等打下河南,我让老段当河南督军。”

    五姨太惊喜道:“真的?把我几个表弟能当什么?”

    孙开勤道:“都弄个县长当当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爷你真好。”五姨太撒着娇直往督军怀里钻。

    忽然副官拿着一封军报进来,满脸喜色:“督军,北边捷报。”

    孙开勤急不可待的接了战报一看,正是段海祥的亲笔,字迹歪斜,应该是草草写成:大军已渡江。

    “好,我就知道老段不会让我失望的。”孙开勤哈哈大笑,淮江天险是最大的障碍,大军已经渡江,前面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

    “老爷,要不要摆宴,我陪您喝两杯?”五姨太顺势问道。

    “要得,要得,把陈年的女儿红拿出来,先拿两坛子送到军前赏给弟兄们。”孙开勤道。

    副官刚要走,孙督军又道:“把马旅长他们叫来,大伙儿一块乐呵乐呵。”

    ……

    入夜,督军公署灯红酒绿,为了庆贺前线旗开得胜,孙督军设宴款待军政大员们,雨哗哗的下着,公署门前的哨兵屹立不动,院内的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昏黄的电灯照耀下,一辆辆汽车的风挡玻璃反射着幽光。

    省城水西门码头,一队黑制服警察开了过来,宣布接管这里,哨兵稍有迟疑就被警察一刀抹了,原来这队警察是早已渗透省城的江北军假扮的,领头的正是手枪营少校营长薛斌。

    薛斌指挥手下迅速占领码头,用手电朝江中划着圈子,手电的光柱穿透雨雾,船上的陈子锟下令:“靠岸。”

    货船缓缓驶来,靠上了栈桥,舱门打开,五百斗笠军鱼贯而出,在码头货场上集合,雨下的不大,陈子锟环视一张张斗笠下彪悍的面孔,没有多说什么:“弟兄们,成事就在今晚,动手!”

    五百省军打扮的士兵排成双列纵队向城内开去,路遇巡警哨所,披着雨衣的警察看到荷枪实弹的军队经过,根本不敢过问。

    “这是要开拔到哪儿去啊。”一个警察喃喃自语道。

    另一个老警察道:“最近部队调动频繁的很,这大半夜的调兵,怕是前线吃紧了。”

    部队在空荡荡的省城大街上齐步走,忽然对面来了四个宪兵,拦住队伍喝道:“哪部分的?”

    “老子是警备旅的。”少校打扮的薛斌上前一巴掌将宪兵抽了个踉跄。

    “你怎么打人!”宪兵捂着脸质问。

    “打你,我还要毙了你呢,耽误了军机,你当得起么!”薛斌一摆手,上来五个士兵,端着汤普森手提机枪将宪兵们逼到了墙角绑了起来。

    宪兵们恐惧极了,因为他们知道,警备旅根本没有装备过这样的枪,而且省军下雨天从不戴斗笠。

    ……

    部队兵分三路,第一路一百五十人,由陈子锟亲自率领,直奔督军公署,第二路一百人,负责占领警察厅和电话局,第三路二百五十人,由薛斌带领,这一路的责任最大,警备旅就交给他们了。

    督军公署,笙歌依旧,大人们怕是要打彻夜的麻将,守门的士兵抱着步枪打起了瞌睡,忽然一辆汽车驶来,灯柱穿透雨雾,士兵强打精神站直了身体恭候长官驾临。

    这是一辆英国产的罗孚轿车,停在公署大门口,车门打开,副官先下来,打开后车门,一个少将军官从容下车,从副官手里接过军帽戴在头上,他的马靴锃亮无比,腰间挂着金丝刀柄的佩刀,甚是威风。

    “立正!”哨兵们的腰杆挺得更直了,那少将身材极其高大,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放在帽檐边回敬了一个军礼,匆匆进门,哨兵正纳闷从未见过这位陌生的年轻将军时候,他双手挥过,两个哨兵咽喉冒出了血花,汽车里迅速跳出两个士兵,将尸体拖到一边,拿起步枪接管了哨位。

    副官是双喜假扮的,他拿出手电晃了晃,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一百五十名士兵冲了过来,涌入了督军公署。

    督军公署平时有一个营的卫队,这个时间已经睡下了,外面沙沙下着雨,大兵们睡的正香,谁也没发觉枪架子上一排排步枪都被人拿走了。

    后宅花厅内,牌局还在继续,茶几上摆着糕点香茗鸦片烟,俊俏的小丫鬟轻轻摇着团扇,给督军大人扇风,坐在孙开勤对面的是警备旅的旅长马春,他也是孙开勤的结拜兄弟,枪法甚好,据说能左右开弓,炮打双灯。

    孙督军今晚手气很不好,连输了七八局,还尽是放炮,搞得他很是郁闷,这一局刚打完,他又输了二百大洋,一边洗牌一边道:“小五,老爷我和你换个位子行不行,坐这个风口太背了。”

    五姨太扭着腰肢道:“才不要呢,人家还想多赢一些。”

    忽然有个陌生的声音道:“孙督军赌场失意,战场肯定得意,段师长旗开得胜,大军北上,捷报频传,这才是大喜啊。”

    众人一起扭头,看到一个年轻少将信步走来,一边摘下白手套一边道:“孙督军,你该下场了,我来替你打一把。”

    孙开勤狐疑道:“你是谁?来了客人管家怎么也不通传一声。”

    他还以为对方是卢永祥派来的人呢。

    那少将笑道:“我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我叫陈子锟。”

    孙开勤大惊失色,五姨太更是惊叫一声,马春一推牌桌,从腰间摸出两把撸子就要开火,他速度是快,可陈子锟比他更快,众人都没看见他出手,枪声就响了,啪啪两声,马春的撸子就飞上了天,两手震得生疼。

    “来人啊,护兵都哪去了!”孙开勤跳起来大喝道。

    陈子锟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坐在牌桌上:“你的护兵都被我缴械了,省城已在我掌控之中,孙督军,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下场离桌,从此不再玩,二是坐上来,接着玩。”

    这话语带双关,孙开勤何尝听不出来,他沉吟片刻,将五姨太提起来,又坐回了牌桌:“洗牌吧。”

    到底是北洋老将,对手都进了公署还能保持冷静,陈子锟不禁佩服起来。

    孙开勤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护军使没带多少人马吧,我的主力虽然还在三百里外,但是省城尚有一个警备旅,两个补充旅,八百武装巡警,你以为你占了公署,扣了我,就能掌控全局了?”

    陈子锟悠悠道:“孙督军说的一点也不假,我就带了五百精兵,不过我既然敢孤军深入,自然有我的道理。”

    牌局继续,大家战战兢兢陪着陈子锟打麻将,孙开勤刚丢出一张红中,陈子锟就叫道:“胡了!”一推面前的麻将牌,众人鼻子差点气歪,是最简单的扳倒胡,没有任何讲究可言。

    孙开勤鄙夷道:“小陈,省城的麻将牌不是这个规矩,必须赢五八才行。”

    陈子锟道:“我不管你以前什么规矩,现在就得按我的规矩来,难道不是这个理么,孙老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