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五章 饮鸩止渴军用票
陈子锟掌控了省城之后,才知道这个督军不好当,军营里关着近一万俘虏,江南还有六万大军虎视眈眈,虽然他表面上胸有成竹,镇定自若,其实已经如坐针毡了。

    当下最紧缺的一是钱,虽然江东省地处中原,农商还算发达,但孙开勤主政多年,横征暴敛,民不聊生,省城附近的肥沃土地都种上了鸦片,连粮食都需要进口,当官的搜刮了民财,先往上海的外国银行里存,然后才拿来买枪买炮扩充军队,孙部穷兵黩武,买了大批枪械,把钱都花光了,财政上现在是赤字状态。

    缺钱可以筹,但是缺人就不好办了,陈子锟的嫡系还在江北,省城就五百人马,刘省长、麦厅长举荐的人不能担当大任,孙开勤的旧部更是无法信任。

    战争还在继续,据苏浙前线传来的消息说,齐燮元部在宜兴一线吃了败仗,损失了五百多人,又有三个营哗变,战事很不顺利,而奉天张作霖兴兵十五万已经南下了,唯一欣慰的是孙大炮光说不练,广州方面还没有动静。

    情况很不妙,陈子锟心里七上八下,省城可不是南泰,局势复杂的多,只要战局有了逆转性的变化,刘省长麦厅长下一分钟就能把自己卖了,三千警察反水,自己这点人马可不够看。

    眼下最重要的是就是尽快把孙开勤的家当吞下去,形成战斗力。

    “梓君。”陈子锟唤道。

    一身戎装的龚梓君进来敬礼:“大帅。”

    原来龚梓君所谓的辞职只是掩人耳目,他的真实使命是到省城来刺探军情,省城地形图、警备旅军营防御图等情报都是他提供的,现在陈子锟进了省城,他自然重新穿上了军装。

    “走,会会你叔父。”陈子锟抓起帽子就走。

    来到汇金银行,陈子锟开门见山的要求龚稼轩借给自己一百万大洋,龚总经理因为种罂粟的事情对陈子锟余怒未消,当即拒绝:“让我借钱给一个武夫,一个毒枭,绝无可能。”

    双喜当场就要拔枪,却被陈子锟喝止,他心平气和的对龚稼轩说:“稼轩兄,国家这个样子,你觉得是建设的时候么,没有和平的环境,谈什么都是不成立的,我种罂粟,我攻打省城,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要打造一个清平世界,你可以说我是武夫,但我要告诉你,止戈为武,你可以说我是一个毒枭,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在我治下,鸦片将会在江东省绝迹!”

    龚稼轩直视陈子锟良久,缓缓道:“当真?”

    “君子一言。”陈子锟伸出右手。

    “我再相信你一回。”龚稼轩和他握了握手,回身坐到位子上,拿出支票簿说:“汇金银行是一家小银行,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我至多只能拿出五十万来,其余的还要你自己想办法。”

    陈子锟道:“多谢稼轩兄了,一事不烦二主,剩下的还要稼轩兄多帮忙,兄弟和省城银行界的人也不熟。”

    龚稼轩道:“咱们江东不是上海,市面上多是老式银号钱庄,能和上海天津的外国银行实现汇兑的只有我们汇金银行,所以找那些人也没有,如果大帅实在急缺资金的话,我倒有一个法子。”

    “哦,请讲。”

    龚稼轩有些犹豫道:“这一招太过伤民,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

    陈子锟一笑:“不瞒稼轩兄,兄弟就带了五百人马到省城,现在各方势力都虎视眈眈盯着我呢,不管是麦子龙反水,还是卢永祥打过来,亦或是段海祥部回援省城,我都是死路一条,你说,这算不算万不得已。”

    龚稼轩道:“好吧,这一招就是发行军票!”

    看龚总经理一脸沉痛的样子,龚梓君和陈子锟面面相觑道:“军票有如此恐怖?”

    龚稼轩道:“军票就是军队发行的钞票,和银行钞票的区别在于它没有准备金,无法对付现洋,就算是穷兵黩武的军阀也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发行军票,而是在占领地区使用,以便搜刮民财,这是饮鸩止渴的办法,不过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可能。”

    陈子锟道:“我怎么忍心荼毒江东父老,发行军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等我稳定大局后,即刻将这些军票如数兑付便是。”

    龚稼轩一躬到底:“仁者无敌,将军善待百姓,才不会落得和孙开勤一样的下场。”

    既然汇金银行愿意帮忙,事情就好办多了,陈子锟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成立江东省军用票券管理局,就由梓君来兼任局长吧,只是军票如何印制,还要稼轩兄指点。”

    龚稼轩道:“仓促之间难以印刷出数额巨大的军票,我看不如这样,江东省以前有一家盐业银行,因为经营不善已经倒闭,金库里尚有大量作废盐业钞票,不如拿出来使用,先取一百万票券,在上面加盖江东省军票管理局的盖章即可投入市面。”

    陈子锟赞不绝口:“好办法,多谢稼轩兄,此事就烦劳你们爷俩了。”

    ……

    解决了钱的问题,陈子锟又风风火火赶回公署处理军务,段海祥的六万大军远在三百里外,省城生变的消息还没传过去,他先以孙开勤的名义假传了一道命令,解除段海祥的职务,以副职代之,然后截断一切军资粮秣弹药供应。

    正忙合着,曾蛟请见,他一到省城就带着部下闯进监狱,将义父老混江龙救出,老人家两条脚筋被挑断,人已经废了,不过能重见天日也算是幸运。

    在省城监狱还发现一个老熟人,昔日盖龙泉手下老十梁茂才身披镣铐蹲在死牢里,据说这是最近才抓获的重犯,还有三日就要行刑问斩了。

    曾蛟认识梁茂才,便将他一并搭救了,带回督军公署。

    自打大青山杆子被招安之后,梁茂才孤身一人南下省城,做起了江洋大盗,杀人越货放火绑票无恶不作,但他总是对恶贯满盈的大户豪绅家下手,从不动贫苦百姓一根毫毛,打劫来的钱财除了花天酒地之外,一多半倒是散给了灾民。

    省城警察厅费尽心机,终于在一家妓院把梁茂才擒住,为了抓他死伤了八个侦探,有那早年就在衙门里做皂隶的老人说,省城几十年都没出过这样的悍匪了。

    梁茂才被判处死刑,秋后问斩,眼瞅着就到了喝断头酒的时候,一队大兵闯进了监狱,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提走,他还以为要提前处决呢,一路骂骂咧咧,哪知道没上刑场,而是来到督军公署。

    后花园鸟语花香,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枪毙人的样子,梁茂才带着沉重的镣铐站在原地,寻思着怎么才能逃跑,忽然一张熟面孔出现了,正是军师苏青彦。

    “军师,你怎么在这儿?”梁茂才奇道,心说难道军师改换门庭投靠省军了?

    苏青彦道:“不光我在,老九也在,大帅也在。”

    梁茂才狐疑道:“你们咋在省城,还在督军公署里?”

    苏青彦道:“还不是为你来的。”

    “为我?”梁茂才更糊涂了。

    苏青彦道:“自打你离开山寨,大帅和大当家的一直挂念着你,听说你在省城被捕,还判了死刑,大帅多方通融想捞你出来,哪知道孙开勤个狗日的执意要枪毙你,好像是因为你弄死了他的小舅子,有这回事?”

    梁茂才歪着头想了一会道:“好像是有这么档子事。”

    苏青彦道:“总之孙督军不给咱们大帅面子,大帅一怒之下,和他刀兵相见,亲率五百精兵直捣黄龙,把姓孙的给擒了,把你给救出来了。”

    梁茂才年纪轻,一根筋,苏青彦的话哄不了别人,骗他绰绰有余,小伙子眼眶当时就红了:“大帅不记恨我,还发兵来救我,我真不是人。”

    苏青彦道:“日久见人心,大帅也是爱才心切,眼下我军正是用人之际,老十,你愿不愿意助大帅?”

    梁茂才道:“只要大帅不嫌弃我,我这条命就卖个他了。”

    一阵爽朗的大笑,陈子锟身披斗篷而来,见梁茂才镣铐加身,当即喝道:“来人,把镣铐解开。”

    重达三十斤的死囚镣铐是铆死的,得用进口钢锯才能锯开,怕梁茂才累着,陈子锟让人给他搬了张椅子,见他衣不蔽体,又解下斗篷给他披上,把梁茂才感动的涕泪横流。

    “大帅,我的命是你给的,从今以后,上刀山下油锅,全凭一句话。”

    陈子锟连声说好:“现如今就有一个事,非得一员骁将出马才行。”

    梁茂才就问什么事。

    陈子锟道:“上海护军使何丰林,劫了老子的货,杀了老子的人,现在又要和我开兵见仗,这口气你说咱们能咽得下么?”

    梁茂才道:“我去料理了他!”

    陈子锟大喜:“好!就等你这句话了,只是你这身子骨在死牢里待了多日,撑得住么?”

    梁茂才道:“不碍事,我打小练过铁布衫。”

    陈子锟道:“我晋升你为江东省陆军少校,选锋队长,带领一营人马赶赴上海,务必要把上海滩搅个天翻地覆。”

    梁茂才道:“我懂,就是钻进铁扇公主肚里的孙猴子那样。”

    陈子锟哈哈大笑:“靠谱,事不宜迟,你明天就带人出发,打下上海,我给你摆酒庆功。”

    梁茂才嗫嚅了一阵道:“红玉……她还好么?”

    陈子锟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红玉好得很,等你凯旋归来,我把红玉赏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