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陈子锟走马上任
被江东之变惊呆的不止齐燮元和卢永祥等人,远在北京的曹锟吴佩孚更是大喜过望,江东易手,东南战局迅速扭转,胜券在握,大伙儿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总统府新华宫,内室浴池,曹锟围着浴巾躺在榻上,李彦青轻轻给他按摩着肩膀,问道:“三爷,舒坦么?”

    曹大总统眯缝着眼睛,浑身骨头没有二两重:“舒坦,舒坦,再往左边来一点,哎,就是这儿。”

    李彦青拿捏力道精准,把曹锟伺候的飘飘欲仙,趁机道:“三爷,我知道这么个人儿,挺有能耐的,我觉得他要是当了江东省的督军,准能把卢永祥干趴下喽。”

    曹锟闭着眼睛:“你说。”

    李彦青说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赞不绝口道:“这位可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论打仗,那是一等一的猛将……”

    话没说完,曹锟猛然站起,脸色都变了:“你是什么东西,一省督军也是你能保举的么!荒唐!胡闹!”

    李彦青脸色煞白,吓得跪地求饶,曹锟也不理他,径自去了。

    大总统更衣完毕来到公事房,吴佩孚已经坐在这儿等他了。

    “大总统,江东不可一日无主,你看谁能胜任?”吴佩孚问道。

    曹锟笑了笑:“已经有人举荐江东督军的人选了。”

    吴佩孚脸色略变:“何人?”

    曹锟道:“我不管谁来举荐,一律拒绝,当年段祺瑞把子玉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湖南交给张敬尧,结果如何?我曹锟可不能做那任人唯亲的昏官。”

    吴佩孚道:“三爷的意思是让陈子锟来当这个督军了?”

    曹锟道:“陈子锟年轻是年轻了点,不过非常时期,就得有非常应对,张雨亭的十五万奉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东南再不稳,咱们直系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我准备给他晋升陆军中将,任命为督办江东省军务善后事宜,再授骁武将军衔,子玉你看如何?”

    吴佩孚淡淡道:“太重了吧。”

    曹锟拍了拍吴佩孚的手背:“不重,一点也不重,子玉,咱们直系后继有人呐,等小陈荡平浙沪,调他北上对付张雨亭,让关东胡子见识一下江北胡子的厉害,我听说这个陈子锟白手起家,手底下全是招安的土匪呢,真是不简单,不容易!”

    吴佩孚脸上浮现出笑容:“陈子锟好用奇兵,调他来打张作霖倒是一步好棋。”

    曹锟道:“事不宜迟,不能让有功之臣寒心呐,这事儿赶紧办,还得通电全国。”

    吴佩孚道:“江东初定,但孙开勤主力还在,陈子锟兵力单薄,腹背受敌,我怕他撑不住,咱们这边刚任命他江东督办,他就被赶下台,到时候可就贻笑大方了。”

    曹锟笑道:“好办,本大总统这就下令,给他补充二十万大洋军费,五千条枪,一百万发子弹。”

    吴佩孚这才展颜笑道:“我替这小子谢谢三爷了。”

    ……

    九月十日,北京政府发布通电,将原江东督军孙开勤撤职,任命原江北护军使陈子锟为江东省军务督办,晋陆军中将,授骁武将军。

    消息传到北京京报社,阮铭川惊喜道:“想不到老朋友已经当上督办了,这事儿要报道,大大的报道。”

    小编问道:“多大的篇幅?”

    阮铭川道:“整版!”

    小编道:“总编那边怕是说不过去。”

    阮铭川道:“听我的,没错。”

    京报是北京发行量很大的报纸,一个整版用来刊登陈子锟的戎装照片,效果相当的好,报纸上陈子锟身着陆军少将大礼服,年轻英俊,玉树临风,一时间报纸竟然脱销,不得不再版加印,老头老太太们把报纸留着当门神过年时候贴,小姐太太们留着贴在床头当电影明星,京城刮起一股小小的陈旋风,当然这是后话。

    交通银行大厦,副总裁姚启桢坐在办公桌后面叼着烟斗悠闲自得,仆役送来今天的报纸后躬身退了出去,姚总裁拿起报纸随便瞄了一眼,眼神忽然被吸引住了,这么大一整版照片不是自家女婿么!

    再看下面的注明文字:新任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全国第二年轻的陆军中将。

    姚启桢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女婿这般本事,短短一年就从护军使升到督军了,还晋升了一级军衔,年纪轻轻才二十五六岁就是陆军中将,骁武将军,唯一堪比的就是奉军的张学良了,不过张小六是仗着有个好爹,陈子锟有什么,六年前还是北京城拉洋车的臭苦力,今天就是封疆大吏,一省督军了!

    拿起电话要通了自家,是太太接的电话:“喂,哪里?”

    姚启桢道:“是我,你女儿好眼力啊。”声音略有颤抖。

    姚太太不解:“什么啊,蕾蕾又惹什么祸了?”

    “没惹祸,是咱们的女婿,被大总统任命为江东省军务督办了,就是以前的督军!陆军中将,骁武将军!”

    电话那边忽然没了声音,然后就隐约听到下楼的声音和远远的呼喊:“蕾蕾,大喜事,陈子锟当督军了!”

    半分钟后,姚依蕾气喘吁吁拿起了电话:“爹地,怎么回事?”

    姚启桢又把报纸上的报道说了一遍,道:“今天的京报,快去买来看。”

    姚依蕾撂下电话就往外跑,姚太太紧追不舍:“蕾蕾,你慢点,小心肚里的小督办。”

    最后还是姚太太派仆人上街,将附近几条街上报童的报纸全买了,姚依蕾拿着报纸怎么看怎么喜欢,忽然想到什么,道:“来人呐,拿几份报纸送我家里去。”

    想了想又道:“算了,我自己去,让鉴冰也开心一下。”

    她俩躲避战祸暂回北京,姚依蕾和父母住在一起方便照顾,鉴冰一个人住在东文昌胡同的宅里里,正无聊呢,姚依蕾兴冲冲的来了,把报纸一展:“看,陈子锟当督军了。”

    “呀,咱们是督军夫人了。”鉴冰喜道。

    两个女人喜笑颜开,乐成一团。

    ……

    总统府收支处长府邸,李彦青面前摊着报纸,心情很是不悦,昨天有人花了二十万大洋托他在大总统面前进言,保举当江东督办,结果不但被三爷严词拒绝,连带着自己也被骂了一通。

    李彦青把一肚子的气撒在报纸上这位头上,他指点着陈子锟的头像道:“你何德何能,大总统如此看重于你,我偏就不信了,这个督办你能下去!”

    下人来报:“总统府送来的公文。”

    李彦青接过来一看,是曹锟批示给江东省方面调拨军饷枪械弹药的批文,他懒洋洋将批文丢到了抽屉里,自言自语道:“想从我这儿拿钱,等着吧你。”

    ……

    淮江南岸,淫雨霏霏,天地间白雾一片,这场雨已经下了一星期了,硬生生将省军北进的步伐阻断,大雨滂沱,渡船不能过江,炮兵无法开火,几万大军被困在泥泞的江边,进退不得。

    省城早有消息传来,说是陈子锟率兵偷袭,已经把孙督军活捉了,段海祥下令严密封锁消息,生怕扰乱军心,他一边派人回省城探听情况,一边继续派兵强渡淮江,增援夏景琦的十一团。

    派去的探子如同泥牛入海,再没回来,省城方面的物资补给倒是中断了,六万大军的吃喝,几千头牲畜的嚼谷,三十六门大炮数万条枪的弹药,全靠后方补充,断了补给,大军就是无源之水,难以维系。

    如今段海祥的帐篷里坐着的是从省城逃来的警备旅长马春,他九死一生才逃到军中,声泪俱下的向段海祥叙述了陈子锟如何在督军公署猖狂放肆的事情。

    “段师长,赶快提兵打回去,铲除陈子锟,给弟兄们报仇啊。”马春急切道。

    段海祥道:“马旅长,你可知道陈贼带了多少兵马进省城?”

    马春道:“据他自己说,只有五百人马,所以咱们必须尽快动手,等他缓过劲来可就晚了。”

    段海祥沉吟片刻道:“我会考虑的,你先下去休息。”

    马春心有不甘:“段师长,您可是督军的结拜兄弟啊,不能见死不救啊!”

    段海祥沉下脸来:“来人,送马旅长下去休息!”

    马春被架走了,段海祥召集手下旅长团长们开会,把省城陷落的事情一说,众人惊惧,议论纷纷,有的提议立刻挥兵驰援省城,有人说继续北上,围魏救赵,还有人说干脆咱们拥戴段师长当督军得了。

    段海祥心里也活络起来,他虽然是孙开勤的结拜兄弟,但事到临头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孙督军的时代已经过去,眼下自己手里掌握六万大军,进可攻退可守,在这个乱世年代,何不豁出去搏一把!

    “传我命令,拔营起寨,回师省城!”段海祥终于下了决心。

    说来也巧,他命令刚下,外面连日阴雨就停了,转瞬间一轮日头当空照,天放晴了。

    众将都说这是吉兆,段海祥深以为然,得意洋洋。

    忽然一位旅长问道:“那北岸的十一团怎么办?”

    段海祥淡然道:“留着他们牵制江北主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