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九章 兵锋直指上海滩
如今陈子锟乃是北京政府正式委任的江东省军务督办,陆军中将,可他的打扮一点也不像手握重兵的将军,而是一袭藏青色学生装,看起来和省城那些大学生没啥两样。

    段海祥急忙起立,恭恭敬敬敬礼:“督办,您也来了。”

    陈子锟忙道:“老将军折杀晚辈了,我昨日已经致电大总统,请他老人家收回成命,我年纪轻不懂事,这个江东督办的位子,还得老将军来坐,才能让全省父老心服口服啊。”

    段海祥闯荡多年,这点迷魂汤当然灌不醉他,但人家陈子锟这个姿态放的很低,言语也很恭敬,给足了自己面子,再不就坡下驴就有些不识相了。

    段海祥道:“岂敢岂敢,败军之将而已,只是想请问督办,打算如何处置六万省军。”

    陈子锟拿起酒壶帮段海祥斟酒,客客气气端过来:“老将军请,您这话言重了,我虽是陆军部任命的江北护军使,但也是受江东省节制的第七混成旅旅长,咱们是一家人,孙开勤倒行逆施,和卢永祥沆瀣一气,妄图对抗中央,我实在不忍心江东父老生灵涂炭,这才斗胆兵谏,解除了孙开勤的职务,接下来的事情,还请老将军做主。”

    段海祥沉吟片刻道:“唉,你说的是,勤帅实在不该和卢逆同流合污啊,我在省城的时候,苦苦劝他不果,无奈才提兵北上,不过一直克制部下,不让他们渡江,就怕同室操戈,手足相残啊。”

    张鹏程道:“段总指挥和陈督办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大家都是为了江东父老的福祉着想,为这个,咱们干一杯。”

    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很**的碰杯,饮了这杯酒。

    花花轿子众人抬,漂亮话谁不会说,陈子锟和段海祥俱是心怀鬼胎,甜言蜜语,不停的给对方戴着高帽子,酒席的气氛由冷清转为热烈。就连楼下两边的士兵也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起来。

    陈子锟执意让段海祥接任江东督办,自己只愿意回去当他的旅长,带兵东进上海,段海祥心说你的任命都通电全国了,我倒是想当,可那也得有大总统的任命啊。

    他道:“督办,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对付卢永祥,或是打浙江,或是攻上海,你拿个主意,我虽然老了,但还能打仗,我愿意带领这六万人马做你的先锋官。”

    陈子锟道:“既然老将军宝刀不老,那咱们就先打上海吧,争取在齐燮元之前兵进上海,到时候晚辈请示北京方面,为您老谋个淞沪护军使的差使,您看如何?”

    段海祥大喜道:“甚好!”

    酒楼一场会面,省军六万人马就都姓了陈,当然还在段海祥的掌握之下,不过让陈子锟最为担心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干了。

    ……

    商定之后,段海祥回到大营,正要召集部下开会,忽然马春风风火火闯进来道:“老段,我听说你私下里和张鹏程见面了?”

    段海祥道:“一派胡言,有人要挑唆咱们兄弟,你也信么?”

    马春冷笑道:“我本来不信的,可是这事儿是我亲眼所见,你说,刚才去哪儿了?”

    段海祥不动声色:“马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你听过没有,卢永祥败局已定,咱们何苦跟他陪葬。”

    马春额头上血管一跳一跳的:“姓段的,亏大帅待你如同兄弟,你竟然敢背叛他,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就要掏枪,早被护兵们死死按住,犹自大骂不止。

    段海祥流着泪道:“马春,不是我不忠于大帅,实在是不忍心兄弟们白白送命,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我六万大军连饭都吃不饱,子弹打一发少一发,拿什么和人家打,以和为贵啊。”

    马春骂道:“放屁,你这个不忠不义的小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段海祥摆摆手,护兵们将马春拉了出去,一声枪响传来,段海祥老泪纵横:“马春,明年今日,我会给你烧纸的。”

    随即脸色一变,下令召集营以上军官开会,在会场旁边布置了一个警卫营,子弹上膛严阵以待。

    军官们到齐之后,段海祥开始讲话:“弟兄们,眼下什么形势,老子就不多说了,老子和对面已经达成协议,江东省军是一家,自家人不打自家人。”

    下面一片哗然。

    段海祥伸手四下里压了压,又道:“各位放心,陈督办是个仁义之人,大家的职务都不会有变动,依然由我带领大家进兵上海,陈督办答应把上海的地盘给咱们。”

    下面窃窃私语起来,不少人面露喜色,上海可是宝地,以后吃香喝辣不用愁了。

    当然也有不同意了,几个资历和段海祥差不多的师长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指责段海祥卖主求荣,当即就被卫兵抓了下去。

    这下谁也不敢反对了,段海祥望着下面黑压压一片军官,道:“那就这么定了,补充粮食弹药后,兵发上海。”

    ……

    达成协议后,摆在对面的新编第一师撤走,省城来的辎重车队开进了省军大营,陈子锟给他们送来五十万面额的军票,以及粮食弹药被服等补给品,虽然数量不多,但已能解燃眉之急。

    阎肃率领第七混成旅和陈子锟合兵一处,陈子锟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和自己的嫡系人马在一起才能真正觉得安全,他将部队做了一番调整,盖龙泉的第二团提升为旅,番号沿用江东省第七混成旅;陈寿的第一团并入新编第一师,补充三千名新兵,也升级为旅,番号为江东省陆军新编第一旅,受师长张鹏程节制,其实这一步棋就是架空张鹏程,将第一师的主力掌握在自己手里。

    第七混成旅的老部下们几乎人人都升了一级,个个喜笑颜开,纷纷感慨当初投了陈大帅是多么正确的选择,阎肃也春风满面的说道:“如今大帅才真的称得上大帅二字啊。”

    北洋的大帅可不是乱喊的,以前陈子锟是少将级的护军使,虽然镇守一方,但称为大帅其实很勉强,只有当上一省督军,这个大帅才能名正言顺。

    陈子锟也给阎肃升了官,督办江东军务公署的参谋长,晋少将军衔。

    顺便犒赏三军,给自己嫡系部队当然就不拿军票糊弄了,而是白花花的现大洋。

    江东省七万大军在平川附近整编完毕,浩浩荡荡向着省城方向停进,大军开拔,车辚辚马萧萧,威武雄壮,陈子锟和阎肃、张鹏程同坐一辆汽车,在颠簸中讨论着军情。

    张鹏程道:“大帅,莫非真要把上海拱手让给段海祥这个老匹夫?”

    陈子锟道:“他要是有这个牙口,就把上海吞下去,我没意见,一个江东省就够我消化的了。”

    张鹏程道:“段海祥有六万人马,万一吃不下上海,再回江东来,咱们也吃不消,万一哪天闹起来,很难对付呀。”

    阎肃在一旁默默点头。

    陈子锟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段海祥是个讲义气的人,我信得过他,再说现在缺乏干部,想吞并他的部队也不现实,闹个鱼死网破又何苦,大家打仗拼命,不就是图个升官发财么,他想要的,我都给他,又有什么好闹的。”

    张鹏程道:“大帅宅心仁厚,江东省有您镇着,真乃万民之幸也。”

    陈子锟淡淡的笑了:“张师长严重了。”

    过了一会儿,张鹏程借故下车走了,阎肃这才道:“张鹏程乃小人尔,大帅不可对他委以重任。”

    陈子锟道:“张鹏程人品不坏,他刚才的话既是替段海祥问的,又是替自己问的,这帮降将没摸清我的路数,心里忐忑不安也是情有可原,我就给他吃一颗定心丸,至于他们能不能让我安心,就见仁见智了。”

    阎肃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段海祥是聪明人,早就自解兵权了,何必再掌着大军,我看他是不甘心呐。”

    陈子锟道:“男子汉大丈夫,有点野心没什么,蔫了吧唧的将军,我还不敢用呢。”

    ……

    大军行至省城附近驻扎,前方战报传来,孙传芳的闽军已经长驱直入浙江境内,与浙军展开激战,陈子锟当即召开军事会议,调度部署,让段海祥率领省军一二三师向两省交界处的浙军守备旅发起进攻。

    另一方面,陈子锟自己也组织了一支部队奇袭上海。

    原薛斌所部手枪营升级为特务团,薛斌晋升中校团长,梁茂才接替他的位置当了手枪营的少校营长,此时早已率领便衣队出发数日之久,想必已经在上海滩大闹天宫了。

    曾蛟的水警大队升级为江东省水上警察总队,将原来的水警总队全班人马收编过来,昔日被通缉的水匪头子摇身一变成了水警总队长,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为避免刺激到水警们脆弱的心灵,陈子锟令他不许再提混江龙的字号,从此沿用本名曾蛟。

    特务团和水警别动队是陈子锟的看家部队,全部由土匪水匪组成,胆子大,敢拚命,枪法准,战斗力极强,陈大帅又给他们配备了最强大的火力,每人都是长短两把枪,迫击炮重机枪,勃朗宁自动步枪,汤普森和伯格曼手提机枪,崭新的毛瑟步枪,还有必不可少的盒子炮。

    八百特务团精锐武装到了牙齿,站在省城水西门码头上等待大帅的检阅,陈子锟身披斗篷,大步流星而来,站在队伍前列道:“我话不多说,打下上海,要什么有什么。”

    有人高声道:“俺想要个婆娘,中不中?”

    陈子锟道:“就你这点出息,上海滩花花世界,十里洋场,遍地都是金银,洋房汽车白俄小妞样样俱全,哪欠一个婆娘。”

    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护军使当了督办还那么平易近人,让大兵们觉得很亲切,很热乎,很愿意为他卖命。

    勉励了将士们一番,陈子锟又把薛斌叫到一旁道:“淞沪驻军杀咱们的人,张啸林抢咱们的货,这口恶气也该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