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二章 说客
能做到巡阅使的位置,那都是老奸巨猾的角色,陈子锟这话什么意思,孙传芳和齐燮元心里明镜似的,上海是个香饽饽,但哪一方也不能单独吞下来,要么三家均分,要么付出代价来交换,总之谁也不能白跑一趟。

    如今三巨头中,齐燮元的力量最为强大,他是苏皖赣巡阅使,手下十几万大军,而孙传芳刚吞并了浙江,还没来得及消化,只有一师七旅的兵力,陈子锟和孙传芳情况类似,刚吃下江东省,督办的位置还没坐热,麾下号称七万大军,但只是账面数字,其中一大半是吃空额的,真实还没仔细统计过,估计不会超过四万。

    孙传芳是北洋名将,陈子锟更是直系后起之秀,两人的军队战斗力很强,这就抵消了兵力方面的劣势,三方基本旗鼓相当,如果三方中其中任何两方结盟,那第三人就必败无疑。

    三足鼎立的局势很是耐人寻味,九亭古镇的前敌军事会议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的协议,只是互相摸了个底而已。

    从酒楼出来,天色已晚,陈子锟带着卫队返回驻地,途经一座小镇,但见断壁残垣,余烟袅袅,一只丧家犬在废墟前呜呜的哀鸣着,萧条惨淡,哪有江南富庶小镇的样子。

    陈子锟骑在马上环顾四周,心中凄然,回头对赵玉峰道:“拟一道命令,各旅团组建执法队,有骚扰百姓者,严惩不贷。”

    正说着,前面几个军人从院落里出来,说说笑笑,军装前襟敞开着,帽子歪戴,看不出是哪部分的兵。

    当兵的私入民宅,非奸即盗,陈子锟当即喝令:“拿下!”

    卫队一拥而上,将那几个兵痞绑了起来,赵玉峰进了院子没半分钟就捂着鼻子出来了,表情很是古怪:“大帅,您千万别进去。”

    陈子锟已经闻到了血腥味,翻身下马走进院子,只见房门大开,一个老妪倒毙在门口,卧室床上躺着一具**的女尸,怒目圆睁,开膛破肚,显然是刚被杀死的,屋里柜子抽屉翻得乱七八糟,一点值钱的也没剩下。

    回到院门口,那几个兵痞已经跪在地上求饶了,陈子锟一摆手:“枪毙!”

    赵玉峰指挥卫队将兵痞拉到墙角正要执行,忽然远处过来一群人,为首者大喊道:“住手!”

    陈子锟示意赵玉峰暂停,等那帮人走过来问道:“你们谁最大?”

    这一群大兵中军衔最高的是个中校,看见陈子锟的中将金肩章赶紧立正敬礼:“小的是江苏陆军第七十六混成旅的。”

    陈子锟指着墙角的兵痞道:“这是你的部下?”

    中校嗫嚅道:“是……小的们不懂事,冲撞了大帅,还请大帅饶他们狗命。”

    陈子锟道:“天色已晚,你们不回营,在外面乱逛什么?”

    中校道:“奉了上司命令,执行军务。”

    忽然队伍里面传出几声怪叫,好像被塞住嘴的人发出的挣扎声,大兵们脸色很不正常,似乎在遮掩着什么。

    陈子锟道:“全部拿下。”

    卫队扇面包围过来,手提机枪齐刷刷举起,一小队江苏军当即缴械投降,从队伍中搜出一个蒙着军装的当地女子来,年约十六七岁,生的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这就是你们执行的军务?你上司叫什么名字?”陈子锟冷冷问道。

    事情败露,中校倒光棍起来,梗着脖子道:“我们江苏陆军自有齐大帅管辖,您还是管好自己的部下吧。”

    陈子锟道:“把那几个杀人犯枪毙了,这几个人绑起来送抚帅中军,小丫头送回家去。”

    赵玉峰道:“这小丫头生的水灵,不如……”话没说完,便被陈子锟利刃一般的目光堵了回去,“我是说,放回家保不齐又被别人抢去。”

    陈子锟道:“那就在她家门口放两个哨兵。”

    赵玉峰道:“大帅仁慈,可是咱们护得了几家人?”

    陈子锟叹道:“护得一家是一家,毕竟这场兵灾我也有份。”

    身后一阵枪声,兵痞们东倒西歪躺在血泊中。

    ……

    回到营地,陈子锟看到几十个士兵围在一处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什么,手里都拿着五花八门的民用物品,缎子衣服,长袍马褂,锅碗瓢盆、烛台灯笼,甚至还有几本线装古书。

    陈子锟勃然大怒,下令将这些士兵全部绑了,立即枪毙。

    士兵们跪了一地,磕头求饶,陈子锟不为所动,挥手道:“我早说过,不许祸害老百姓,你们就是不听,现在求饶也晚了。”

    这些兵是第七混成旅的人马,陈寿的部下,陈子锟的嫡系,军纪尚且如此,别的部队更加可想而知,想到江苏军那个中校讥讽的话语,陈子锟心中刺痛,更加震怒。

    军官们纷纷为士兵求饶,辩解说他们不过是看见没人的屋子就进去拿了些东西而已,没杀人,没放火,没糟蹋女人,这点财物也不值几个钱,枪毙了未免太过严苛。

    旅长陈寿也赶来向陈子锟请罪,声泪俱下,愿以自己身家性命担保这些兄弟,陈子锟这才恨恨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算是丢在大街上的东西也不能捡,这些害群之马,统统拉下去打军棍,每人五十!”

    执法队气势汹汹的将这些兵拖下去痛打,惨叫声不绝于耳,陈子锟的心情却并未好转,脑海中浮现出北京南苑兵营内的一幅幅景象。

    “假若是冯焕章的部队在此,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子锟暗想。

    赵玉峰来报:“大帅,孙传芳派人来见。”说着递上一张名片。

    陈子锟看看名片,上面印着“陈仪”的名字,似乎有些眼熟。

    “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三十来岁的儒雅中年便装男子走进了陈子锟的指挥部。

    “绍兴陈仪,拜见昆帅。”男子笑语盈盈,风度不凡。

    “陈先生请坐,来人,看茶。”陈子锟很客气,此时他已经想起曾经听阎肃提起过此人,陈仪,字公侠,绍兴人氏,曾东渡日本留学士官学校炮科,武昌起义后,曾任浙江都督府军政司司长,算得上是浙江的名士了。

    落座后,陈仪道:“其实我和昆帅的经历颇为相似呢。”

    陈子锟道:“有意思,不妨说来听听。”

    陈仪道:“光绪三十三年,我在陆军部当二等科员,民国十二年,昆帅也在陆军部当二等科员,我在日本陆军大学留过学,昆帅在美国西点军校念过书,是不是有些相似?”

    陈子锟哈哈大笑:“果然如此。”

    简短几句话,距离感迅速拉近,陈仪问道:“适才看到士兵在挨打,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过?”

    陈子锟道:“抢劫民财。”

    陈仪道:“昆帅治军严禁,令人钦佩,上海周边,兵祸连绵,卢永祥的兵退却的时候大肆劫掠一番,抚帅麾下的部队又洗劫一遍,百姓生灵涂炭,苦不堪言,松江这边还算是好的,听说嘉定、青浦一带十室九空啊。”

    陈子锟叹道:“我正准备明日和两位大帅会晤,商讨组建联合执法队事宜,狠狠杀几个害群之马,以儆效尤。”

    陈仪道:“馨帅果然没有看错人,昆帅所部乃仁义之师,上海若在您治下,定然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陈子锟道:“馨帅的意思是?”

    陈仪笑了笑,将脸伸了过来,压低声音道:“馨帅刚吃下浙江,立足未稳,心有余力不足,却又不甘心上海被抚帅一个人占了,所以愿助昆帅一臂之力,夺取上海!”

    陈子锟瞳孔收缩了一下,道:“馨帅打算怎么帮我?”

    陈仪道:“馨帅支援您十万发子弹,五千发炮弹,麾下一师七旅军队,唯昆帅马首是瞻。”

    陈子锟盯着陈仪看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孙传芳真这么说?”

    陈仪认真的点点头:“君子一言。”

    陈子锟笑道:“我看是兵不厌诈吧,孙传芳自己想要上海,又不想和齐燮元开战,就怂恿我和抚帅火并,他坐收渔人之利,都说馨帅狡黠过人,果然不虚,可惜我陈子锟也不傻,他孙传芳立足未稳,我陈子锟何尝不是如此,吃下一个江东省,撑的我肚子疼,这样吧,我支持馨帅五十万发子弹,让他和齐燮元打吧。”

    陈仪脸色有些尴尬:“昆帅何出此言,馨帅乃是一片好心。”

    想到一片焦土的村落,陈子锟忽然焦躁郁闷起来,也懒得用外交辞令了一拍桌子,声音提高了八度:“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就是不想再打仗,不想再糟践老百姓了,孙传芳愿意和齐燮元怎么打就怎么打,老子两不相帮,不管谁占上海,该给老子那份军费一分都不能少!就这样,送客!”

    陈仪被他突然爆发惊呆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听到送客俩字之后忽然站起,一躬到底:“陈仪替江南百姓感谢昆帅。”

    陈子锟摆手让闻讯进来的护兵出去了,深吸一口气道:“陈先生,我不是冲您发火,实在是不忍黎民受苦。”

    陈仪坦然道:“昆帅高义,陈某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我这次确实是替馨帅做说客来的,所图您都明白,既然您不想再打,馨帅也不勉强,咱们把上海让给齐抚帅便是,只是这价钱可得好好谈谈,我有一计献于昆帅,事成之后,您手里的筹码可就多了。”

    陈子锟道:“愿闻其详。”

    陈仪探头过来低语几句,陈子锟道:“好计,多谢陈先生。”

    “那我就告辞了。”陈仪一拱手,飘然而去。

    过了一会儿,副官来报,齐燮元派人来访。

    来的是江苏陆军的参谋长刘玉柯,身后跟着几个护兵,端着一个黑漆托盘,上面蒙着红布,来到陈子锟面前,揭开红布,露出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来。

    陈子锟不动声色:“抚帅送来的礼物好特别”

    刘玉柯道:“这是昆帅派人押来的害群之马,已经被抚帅下令斩首了。”

    陈子锟扫了一眼,果然是那个带队强抢民女的中校的脑袋,看来齐燮元为了邀买人心好真下血本。

    “刘参谋长所来,想必不单单是送脑袋的吧?”陈子锟道。

    刘玉柯道:“抚帅说了,打败孙传芳,上海咱们一家一半,只要昆帅这边动兵,抚帅定然全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