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四章 瓜分上海
因为联络有功,程子卿受到了法租界高层的赏识,被任命为特派联络员,专门负责租界方面和陈子锟的联系,有事直接向总领事汇报,如此一来,就连巡捕房的法国警官都高看他一眼呢。

    有程子卿穿针引线,事情就好办多了,公共租界方面将暂扣的春田洋行进口的军事物资悄悄发还,并且默许陈子锟的运兵船通过黄浦江水道。

    齐燮元派刘玉柯给陈子锟送来一千条崭新的毛瑟步枪,十万发七九口径子弹,三万现洋,督促他尽快对付孙传芳,陈子锟虚与委蛇应付过去,却在抓紧调动部队插穿到宝山吴淞要塞一线,完成对浙军的包围。

    特务团终于派上了用场,薛斌带领的八百精锐乘坐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货船运抵宝山,直逼吴淞要塞。

    吴淞口炮台并不归淞沪护军使管辖,而是由北洋海军陆战队驻防,对于这场战争海军方面是持中立态度的,经过英美方面的协调,江东军和海军方面达成谅解,允许江东军在炮台附近构筑阵地,阻击浙军。

    虽然不能接管要塞,扼住黄浦江的咽喉水道,但能顺利的在敌后楔上一颗钉子,对陈子锟来说也算不错的结果。

    头戴南泰大斗笠的江东军出现在吴淞要塞附近,让浙军士气进一步低迷,驻扎闸北的卢永祥悄悄潜入租界,拜会了日本驻沪总领事哀求援助,总领事无情的拒绝了他,并且劝他立即通电下野。

    开战前夕,日本总领事可不是这个态度,当初是他极力蛊惑卢永祥收编福建溃兵扩充实力,并且赞助了一万条步枪,可这才过去一个月,嘴脸就变成这般摸样,真叫人感慨世事无常。

    从领事馆出来,卢永祥万念俱灰,何丰林劝他再搏一把,毕竟手上还有三万可战之兵。

    “算了,回天无力,何必再造杀孽,我意已决,今日就通电下野。”卢永祥仰天长叹,大有英雄末路之感。

    何丰林是卢永祥的妹夫,两人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既然卢大帅不想再打了,他也意兴阑珊道:“好吧,我也随你一同下野,把上海留给他们抢去。”

    两个失意人找了军中幕僚,写了一篇文采飞扬的通电稿,大骂齐燮元是江浙战争的罪魁祸首,曹锟是幕后黑手,说自己如何体恤士兵,爱惜百姓,不忍生灵涂炭,这才自解兵权,退为平民。

    发布通电后,二人当即收拾细软,乘坐日本轮船离沪,走的仓促,连儿子卢小嘉都没通知。

    日清轮船公司的上海丸号客轮经过吴淞口的时候,卢永祥看到了岸边江东军构筑的阵地,不禁唏嘘:“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江风凛冽,吹起他的长袍,何丰林道:“大帅,起风了,进舱吧。”

    卢永祥再次眺望远处的苍茫大地,低低叹息一声,进船舱去了。

    ……

    江东军进驻吴淞要塞,卢何二人突然抛弃军队出走,不但令浙沪军队余部大吃一惊,就连齐燮元和孙传芳也颇感意外,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子锟和租界当局建立联系的事情很快传出,两位大帅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齐燮元和孙传芳的年龄可比陈子锟大多了,经历过庚子之变,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悲惨历史,打心眼里既憎恨洋人,又畏惧洋人,在上海周边打仗一不留神就会触动洋人的利益,租界内驻扎着各国军队不下数千人,又有万国商团和黄浦江里的炮舰,真惹着洋大人,谁也吃罪不起。

    陈子锟找到孙传芳开诚布公的谈了一番,说洋人不希望再打仗,自己也没兴趣争夺上海,如果馨帅有意和齐燮元一较长短的话,自己置身事外,两不相帮。

    孙传芳也不傻,齐燮元偷偷送军火给陈子锟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倘若自己执意争夺上海的话,恐怕就要同时面对齐陈两家的打击。

    于是他决定见好就收,但是该争取的利益一点也不能丢,孙传芳坚持要求收编卢永祥的部队,陈子锟满口答应下来。

    随即陈子锟又跑到齐燮元的驻地,向他邀功请赏,说自己已经说服了孙传芳,不和抚帅争夺上海。

    齐燮元多精明的老狐狸,立刻明白自己上当了,军火和大洋被陈子锟这个小滑头坑了,不过能达到目的也算没吃亏。

    “总不能让馨帅白跑一趟,他有没有说想要点什么?”齐燮元问道。

    陈子锟道:“馨帅缺兵,想收编卢永祥的部队。”

    齐燮元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那么贤侄你呢?”齐燮元又问。

    陈子锟道:“我胃口没那么大,就按照和抚帅的约定,上海咱们一家一半吧。”

    齐燮元脸色当场就变了,愠怒道:“陈昆帅好胃口,干脆上海全给你好了。”

    陈子锟哈哈大笑:“抚帅,我和你逗闷子呢,上海虽好,但那是江苏的地盘,本该归您所有,我哪敢和您老争啊,我就两个条件。”

    齐燮元道:“你说。”

    “我不像馨帅那么贪心,抚帅帮我把军费开销出了就行,我估摸着,二百多万应该能挡住。”

    齐燮元不动声色:“还有呢?”

    “我要在吴淞口驻军。”

    “我给你三百万,就不要驻军了吧。”齐燮元斩钉截铁道。

    陈子锟皮笑肉不笑:“部队已经进驻吴淞要塞了,那帮海军不老实,我得帮抚帅看着点,再说我已经答应弟兄们了,让他们留在上海见识花花世界,说出去的话再往回咽,这事儿我陈子锟做不出。”

    齐燮元道:“你在吴淞驻了多少兵?”

    陈子锟眼睛眨都不眨道:“一个师。”

    “不行,断断不行。”齐燮元摆手拒绝,“一个师太多了,一个团还差不多。”

    “那就一个团,多谢抚帅成全。”陈子锟笑道。

    齐燮元反应过来,摇头笑道:“贤侄,你放区区一个团在吴淞口到底能做什么?”

    陈子锟道:“我两位夫人经常到上海逛街购物,偏偏还喜欢招惹是非,上海滩鱼龙混杂,万一招惹了宵小之辈,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齐燮元差点被他气笑了,在上海驻扎一个团就为了帮夫人打架,这荒诞的理由也就是陈子锟说的出来。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就由他去吧,一个团不过千余人,成不了气候,自己在旁边摆上一个旅就能看死这支部队。

    ……

    第二天,三巨头再次齐聚九亭古镇百年老店,这次气氛比上回融洽了许多,三位大帅把酒言欢,畅谈了一个时辰,瓜分卢永祥遗产的协议初步达成,上海归江苏管辖,卢永祥的残兵由孙传芳收编,江苏方面支付陈子锟二百万大洋的军费,另外陈军一个团永久驻扎吴淞。

    孙传芳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听说陈子锟要在吴淞驻军后,也要求在松江驻扎部队,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齐燮元答应孙军一个旅常住松江。

    协议达成,三位大帅心情都不错,只等着卢军残部投降了,可是突然又有坏消息传来,皖系前大佬徐树铮出山了!

    这些年来徐树铮一直没闲着,在东南一带游走,组织人马对抗直系,但卢永祥根本瞧不起他,只拿他当个幌子而已,如今卢何弃军出走,浙军群龙无首,徐树铮知道机会来了,他本来就和浙军中原闽军两个师有旧,此时振臂一呼,莫有不从。

    此前江浙交战,虽然激烈,但伤亡不多,浙军尚余建制完整的四个师一个旅,枪械齐备,子弹充足,完全可以一战。

    徐树铮临危受命,接任总指挥一职,迅速收缩战线,重新布防,在闸北南市组建了三道防线,负隅顽抗。

    情况更加严峻,战火一起,势必波及到租界,工部局连夜加派人手,封锁租界进口,边界也遍布铁丝网和铁蒺藜,各国驻沪海军陆战队纷纷上街巡逻,如临大敌。

    法租界方面派程子卿紧急联络了陈子锟,请他通知另外两位大帅,务必保持克制,不要将战火蔓延到上海市区。

    突然有次变故,陈子锟也颇感棘手,徐树铮可远比卢永祥难对付,此人无所不用其极,将军队撤入市区布防就是依托租界,让对手有所顾忌,这仗,难打了。

    不过成程子卿却笑眯眯的一点也不着急:“陈大帅,兄弟有条计策献于你,保证妥善解决此事。”

    “哦,请讲。”陈子锟很感兴趣,他知道程子卿左右逢源、结交广泛,越是这样的人越有独特的解决办法。

    程子卿道:“其实很简单,把徐树铮抓起来就行了。”

    陈子锟道:“徐树铮为人谨慎,抓他可不容易。”

    程子卿笑了:“这是上海滩,阿拉的地盘,就算是一只藏在地下的老鼠,想找出来也是闲话一句,阿拉知道他藏在哪里,这个人确实很谨慎,他怕被人暗杀,不敢住在华界,而是藏在公共租界南洋街的一栋宅子里。”

    陈子锟道:“你既然知道他的藏身之处,为何不直接告诉公共租界巡捕房,让他们抓人便是。”

    程子卿狡黠的笑道:“这个人情还是卖给陈大帅比较好。”

    陈子锟明白对方肯定是有所图,便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程子卿道:“不久前张啸林张老板和您兄弟之间发生了一点误会,张老板托我给您带话,只要饶他一命,怎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