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一章 邂逅初恋
这趟海船特别不顺,在天津外海蒸汽轮机就出了故障,不得不降低速度航行,好不容易开到烟台码头补充煤水,维修机器,又耽误了一整天,等开进黄浦江的时候,已经是一星期后了。

    历经磨难终于回到上海,陈子锟终于松了一口气,在三等舱里折腾了一礼拜,连换洗衣服都没有,他现在已经蓬头垢面,衣服皱巴巴,皮鞋暗淡无光,看起来就是个穷途末路的流浪汉。

    下了船,陈子锟第一时间买了张申报,翻了一遍,终于在第三版上看到自己想看的标题:孙开勤二度下野,江东省局势已定。

    仔细看内容,原来孙开勤纠集旧部妄图趁陈子锟不在,重夺江东地盘,不过在阎肃率领的江北军打击下,终于以闹剧告终,前督军孙开勤不得不再次通电下野,彻底退出政坛。

    再看报纸上的其他内容,头条是冯玉祥驱逐废帝溥仪出紫禁城,吴佩孚兵败逃亡,段祺瑞就任临时执政,奉军大举入关,除了驱逐溥仪之外,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大本营平安无事,陈子锟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忽觉饥肠辘辘,便来到一家小面馆,点了一碗阳春面,等面条的时候东张西望,发现这正是自己和李耀廷头次到上海来吃第一顿饭的地方,就是在这里遇到了蒋志清,开始了混迹上海滩的一段经历。

    阳春面端了上来,陈子锟狼吞虎咽吃完,道:“算账。”

    伙计听他北方口音,便道:“两角钱。”

    陈子锟摸出一枚大洋丢过去,伙计收了空碗拿了钱,到柜上找了几张钞票给他。

    搭眼一看,找的钱竟然是江东省军用票,面额伍元的一张,壹元的三张。

    “怎么找这么多?”陈子锟纳闷道。

    “不多不多,刚刚好,阿拉上海都用这种零钞。”伙计敷衍道。

    拿着军票出了面馆,只听后面有人用上海话讥笑道:“乡下戆都,啥么子也不懂,拿了一堆废纸还当好东西。”

    陈子锟可不傻,店家分明看自己是刚下船的旅客,就拿军票来糊弄自己,面额五元的军票当成五角钱来找零,可见自己发行的军票跌价到了何等地步。

    他没回去找伙计算账,揣起军票正要走人,忽然不经意间一回头,看到码头边有个纤细的身影,依稀有些熟悉。

    ……

    除了父亲去世的那天,今天算得上是林文静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上午在先施百货自来水笔柜台上班的时候,一个六十多岁大腹便便的老头子来买笔,挑了老半天也不买,一双眼睛滴溜溜在自己身上打转,先施百货的售货员都是全上海挑出来的顶尖美女,经常遇到这种骚扰,林文静也没当回事。

    下班之后,她又去了黄家,到今天为止教满一个月,该结算薪水了,黄太太推三拖四,只在客厅里打麻将,把自己晾在一旁,偶然之间发现黄少爷竟然在偷偷翻自己的书包,林文静意识到,那十五块钱是他偷的!

    因为这十五块钱,林文静被米姨骂了好几天,舅妈也冷嘲热讽,吃斋念佛的外婆对自己看的更紧了,稍微不顺心就拿锥子扎人。

    所以林文静觉得一定要把这十五块钱的下落问明白,但她是个怯弱的女孩,所以只是小声问了句:“黄少爷,你有没有见过我包里十五块钱?”

    黄少爷缩回了手,眨眨眼睛,忽然将桌上一只花瓶推到了地上摔个粉碎,突如其来的动作把林文静惊呆了。

    黄太太闻声进来,黄少爷扯着少年变声期的公鸭嗓道:“姆妈,林小姐岗阿拉偷伊的铜钿!阿拉岗么,伊拉就把花瓶摔了。”

    “好你个林小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歹毒,阿宝,让姆妈看看,伤到没有。”黄太太急忙查看儿子的腿脚有没有被花瓶碎片伤到,又恶狠狠的骂道:“小骚货,若是伤到阿拉儿子,让侬倾家荡产!”

    林文静吓得往后缩:“我没有……”

    “什么没有,阿拉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也不会偷侬十五块钱,乡户拧!”儿子没受伤,黄太太怒火稍减,但依然不打算放过林文静。

    林文静全明白了,刚才黄少爷并未提到具体钱数,可黄太太脱口而出十五块钱,可见这钱不但是黄少爷偷的,而且他妈也完全知道。

    外面打牌的三姑六婆们进来了,七嘴八舌的帮腔骂林文静。

    林文静本来就不善吵架,更何况面对一群长舌妇,眼泪在眶里不停打转,一句话也说不出。

    正吵嚷着,黄先生提着公事包回来了,听明白缘由后,道:“林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丢了钱应该仔细去找,不能赖到我们儿子头上。”

    黄太太气势汹汹道:“让她赔花瓶,这个花瓶是阿拉祖上传下来的,明朝康熙年间的,值嘎多铜钿!”

    林文静差点被气笑了,明朝康熙年间的花瓶,狮子大开口也不能这样讹法。

    黄先生貌似还算讲点道理,道:“算了,林小姐也不宽裕,这样吧,我们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你再给约翰补习三个月的英文,咱们两清。”

    最终林文静是含着眼泪离开黄家的,回到家里,牌局继续,没人搭理她,默默爬上阁楼,呆呆的坐了半天,眼泪噗嗒噗嗒的往下掉。

    忽然楼下舅妈喊道:“小静,下楼,有客人。”

    林文静赶紧擦干眼泪下楼,正要端茶递水,却被白先生叫住:“小静,你坐,让赖先生好好看看。”

    坐在对面笑吟吟的肥胖老头,竟然就是上午在先施百货骚扰自己的那个家伙,老东西换了一身长袍马褂,手上戴着三个粗大的金镏子,胸前摇晃着金表链,嘴里还镶着一排金牙,财大气粗的样子,家里人都对他敬若上宾。

    林文静心里一寒,隐约猜到了什么事情。

    赖先生肆无忌惮的盯着林文静看了半天,露出金牙一笑:“好,很好。”

    舅妈道:“小静,你去吧,大人有话说。”

    林文静如蒙大赦,赶紧退下,躲在门后面偷听了一会,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姓赖的老头是白先生的朋友,打算娶自己做小。

    家里人很兴奋,因为赖先生是做大生意的,钞票多的是,听他的口气,彩礼绝对不会少于一千块!

    林文静一阵头晕目眩,被赖先生盯着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在起鸡皮疙瘩,想想自己就要嫁给这样一个令人作呕的老家伙,她实在难以忍受,下意识的就跑出了家门。

    十六铺码头是林文静最喜欢来的地方,这里有宽阔的黄浦江,数不尽的帆船和轮船,还有行色匆匆的旅客们,他们都和自己一样,来自天南海北,是上海的过客。

    汽笛长鸣,海鸥翱翔,江风瑟瑟,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林文静呆呆的站在岸边,不知向何处去,长久起来所遭受的种种不幸和欺凌,已经积攒到了临界点,她不愿意再面对那些龌龊的面孔了,不愿意再留在这肮脏的尘世了。

    望着浑黄的黄浦江水,林文静低低念了一句:“妈妈,爸爸,我来了。”闭上眼睛向下纵身一跃。

    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轻盈的身体如同羽毛般被拉回了岸边。

    “你疯了!真的是你?”耳畔响起熟悉的北京官话。

    林文静傻傻的看着那个把自己拉回来的男人,花了整整一分钟才辨认出这个人正是五年前在北京带自己逛什刹海、买冰糖葫芦,教自己学脚踏车,承诺要带自己远走高飞的陈子锟。

    那些尘封的往事,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可一旦涌上心头,就如同打开阀门的洪水一般汹涌奔流,刹那间泪水倾盆而下。

    陈子锟从未见过一个人哭的这样伤心,就连他这般杀人如麻的硬汉都不免为之动容,林文静瘦削的双肩不停地抖动,泪水打湿了衣服,一双手死死抓住自己,仿佛一松手就要阴阳两隔一般。

    “好了,别哭了,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陈子锟轻轻拍打着林文静的后背,他是有两个老婆的人,对女人的心理也有些了解,能逼得林文静跳江自杀,又哭的这般伤心,定然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林文静才渐渐由大哭改成了啜泣,问道:“你,你为什么没来?”

    陈子锟知道她说的是民国八年的约定,无奈的叹口气道:“阴差阳错,造化弄人,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从今天起,我绝不会再负你。”

    林文静猛然扑到陈子锟身上,在他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这一口真是用尽了全力,疼的陈子锟呲牙咧嘴,但一声不敢吭。

    “可是我就要嫁人了。”林文静抬起头来,推开了陈子锟,眼圈红肿,声音颤抖,我见犹怜的模样让陈子锟心底最柔软的部分陡然一动。

    “我发誓,只要你不愿意,就没有人任何人能把你抢走,没人!”陈子锟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