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三章 大帅提亲
林文静失踪这半天一夜,米家闹得天翻地覆,他们突然间意识到,往日被视作无物的孤女竟然如此重要。

    碗筷没人洗了,孩子没人哄了,家务没人干了,更重要的是,答应了赖先生三天后过门,现在人都跑了,拿什么去交差!

    赖先生可不是一般人,他老人家是青帮中人,排学字辈,开香堂收徒弟,更在沪西开了一家日进斗金的大烟馆,和三鑫公司有生意上的来往,和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他们都能说得上话,和租界公董局、巡捕房的关系也好得很,绝对算得上沪上风云人物。

    一千块彩礼已经送来了,到时候拿不出人,不光米家人遭殃,穿针引线的白先生也要受牵连,他们起初以为林文静闹小脾气,用不了多久就会乖乖回来,可是一直等到夜里八点,人还没有踪影,大家这才着急了。

    “这孩子,哪能脾气噶结棍。”米姨唉声叹气,那一千块彩礼,她分的最多,林文静不回来,她的损失最大。

    “哼,兴许是在外面有了野汉子吧。”舅妈轻飘飘的说道,桌上杯盘狼藉,林文静不回来,就没人洗碗了。

    舅舅直搓手:“哎,赖先生怪罪下来,我们哪能办?”

    摇篮里的孩子哇哇闹了起来,舅舅赶紧去哄,却一点效果没有,往日都是林文静哄的,孩子根本不认爹。

    小孩的哭闹声增添了烦躁的气氛,一直缩在米姨身后的林文龙忽然说话了:“就是你们整天虐待阿姐,又逼她嫁给老头子,阿姐才走的,都怪你们!”

    “小孩子乱讲!”米姨大怒,劈面一记耳光,林文龙大哭起来,抹着眼泪上楼去了。

    外婆依旧坐在菩萨前念诵着佛经,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等那个小扫把星回来,一定拿锥子狠狠扎她几下,方解心头之恨。

    白先生叼着纸烟在堂前来回踱着步子,忽然停下道:“别吵了,干等不是办法,阿拉请道上朋友找吧。”

    米姨道:“管用么?”

    白先生得意道:“阿拉想找个把人,就算把上海滩翻遍也能找到,闲话一句罢了,不过……”他伸手做了个捻钞票的动作,“朝廷不差饿兵,铜钿还是要出一些的。”

    “出,出,阿拉出!”舅舅忙道。

    事不宜迟,白先生立刻去安排,他倒不是吹牛,上海滩帮派云集,遍地都是耳目,只要把林文静的衣着相貌描述出来,还真发现了线索。

    一个常年在十六铺码头附近扒窃外地旅客的三只手提供了信息,下午有个穿蓝布裙子的小姑娘在码头上哭了老半天,最后跟一个邋里邋遢的乡户拧走了。

    消息传来,米家炸了窝。

    “阿拉早就说了,小骚货心里活泛的很,外面早有野汉子了,这回可好,私奔了,兴许肚子里连孩子都有了呢。”舅妈吐着瓜子壳,尖刻无比的说道,桌上杯盘碗筷依旧放着,没人收拾。

    米姨都气晕了,虎着脸不说话。

    舅舅道:“哪能办,哪能办,老白,侬一定要帮帮忙啊。”

    白先生道:“阿拉已经派人去码头、车站、旅馆查了,只要看到人,立刻拿下,不过这个事体有些复杂,赖老板看中你们家文静单纯,哪能冒出来个野汉子,若是被赖老板知道,大家都要倒霉。”

    大家就都捶胸顿足,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林文静真要跟野汉子跑了,现在也该生米煮成熟饭了,说啥也晚了。

    ……

    苦等一夜,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林文静八成是跟人私奔了,米家人唉声叹气,不知道如何收场,正犯愁呢,忽然林文龙从外面跑进来,兴高采烈道:“阿姐回来了!”

    林文静确实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正是陈子锟,本来按照林文静的意思,两人远走高飞再也不回米家,但陈子锟认为,不管怎么说米姨也是她的继母,结婚这么大的事情,虽然不一定需要继母同意,但起码要说一声,礼数上过得去才行。

    林文静性子柔弱,既然陈子锟这么要求,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到了米家门口的时候,还是迟疑着不敢进去。

    “一夜没回家,他们肯定气疯了,我怕。”林文静拉着陈子锟的衣角怯生生的说道。

    陈子锟轻拍她的小手:“没事,有我呢。”

    “可白叔叔是混江湖的,认识好多流氓。”林文静还是不放心。

    陈子锟知道上海滩的地痞流氓和北京的不大一样,做事更狠辣阴毒,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手下更是掌握几万弟兄的命运,以身犯险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再做了,哪怕是应付一个上海滩的小杂鱼,他也做了万全的准备。

    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汽车,梁茂才带了三个人坐在里面,身上别着盒子炮,脚下放着提琴匣子,万一有事,随时可以进行火力支援,想必三挺汤普森手提机枪和六把盒子炮,横扫南市黑道绰绰有余。

    前面就是米宅,一栋陈旧的江南民居,二层带阁楼,逼仄的天井院,大门敞开着,门板上油漆剥落,弄堂里晾满了衣物,花花绿绿如同轮船上的万国旗。

    陈子锟挽着林文静走到门口,砰砰的敲门。

    “进来!”里面一声怒喝。

    陈子锟昂首阔步走了进去,林文静躲在他身后,怯生生的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米家客堂上坐满了人,气氛森然,外婆依然坐在菩萨前念经,舅舅作为一家之主正襟危坐,米姨和舅妈分坐两旁,下首那个穿西装打领带头发油亮的中年男子,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白先生了。

    陈子锟笑眯眯道:“大家都在哦,正好省得麻烦,我就是来通知你们一声,林文静和我准备结婚了。”

    没人说话,大家都在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这小子大概二十五六岁,身量蛮高,北京官话口音,看来是北方乡户拧,虽然头发打理的很干净,皮鞋也擦过,但一身过时的旧西装瞒不过各位老上海的法眼,这人腰包里一定没多少铜钿。

    舅舅干咳一声道:“文静,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和家里打声招呼,说走就走,还在外面过了一夜,让外面知道了,还以为我们米家没有家教呢。”

    林文静不说话,低头摆弄衣角。

    白先生道:“这位先生,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陈子锟道:“忘了介绍,我叫陈子锟,字昆吾。”说罢便等着瞧众人惊愕的嘴脸了。

    但事实让他失望了,上海南市区的平头百姓根本就不晓得陈昆帅的威名,就算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和眼前这个乡户拧联系在一起。

    白先生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他是混社会的,一双眼睛毒的很,别看陈子锟穿的不够派头,但气势绝非凡类,他冥思苦想,也琢磨不出上海滩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

    舅舅又道:“哦,是陈先生,不好意思,我外甥女已经订有婚约,聘礼都下了的……”

    舅妈嫌他说话没力度,打断抢白道:“和伊废什么话,报官,治他一个拐带人口的罪!小贱人,胆子倒不小,野男人都领到屋里厢来了。”

    陈子锟笑道:“这位伶牙俐齿的便是舅妈吧,我陈子锟可不是拐带人口的野男人,五年前我就和林文静有婚约,我倒是想请问您,谁给您权力出卖外甥女的幸福?”

    米姨恍然大悟,站起来指着陈子锟语无伦次:“阿拉认识侬!侬侬侬,侬就是北京阿拉家里拉洋车,扒粪的那个乡下小子!”

    这下真相大白了,原来真的是野男人啊,五年前在北京俩人就勾搭成奸,现如今又阴魂不散的跑到上海来了。

    舅妈气的直抖手:“反了反了,一个臭苦力就敢拐带人口,快叫巡警来把伊抓走。”

    舅舅也色厉内荏的吼道:“还不快滚,要等阿拉动手么”他身材矮小,还不及陈子锟的肩膀高,真打起来肯定吃亏。

    外婆捻佛珠的速度快了许多,时不时睁开眼睛,恶毒的扫视着陈子锟和林文静,恨不得用眼神把这对奸夫**杀死一千遍。

    米姨道:“文静,你昨晚在哪里住的,有没有被这个坏人占了便宜?”

    林文静羞红了脸:“米姨,您想哪里去了,他是正人君子。”

    众人略略松了口气,只要没破身就好,赖老板那边就能应付过去,至于这位陈子锟,想办法打发了便是。

    白先生终于发话了:“年轻人,看你的样子,也是在外面闯荡过的,我和侬讲实话,林文静已经许给沪西的赖老板了,识相点就赶紧走,兴许我还能赏你几张钞票,要是惹恼了赖老板就不好讲了,黄浦江里三天两头都有无名浮尸的,也不差你一个。”

    事到如今,陈子锟倒想逗逗这帮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市民了。他微笑道:“我倒想见识一下,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和我陈子锟抢女人,现在是文明社会,不兴打打杀杀,不如咱们约个时间在聚宝茶楼坐一下,四四六六讲清楚,白先生您看怎么样?”

    白先生沉吟片刻道:“好,不过人要先留下。”

    林文静登时紧紧拽住陈子锟的衣服。

    陈子锟瞥了白先生一眼,就俩字:“不行。”

    目光凌厉如刀,上海滩摸爬滚打多年的白先生也不由得心头一寒。

    此人,绝非等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