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六章 金屋藏娇
白先生可不是善男信女,他小算盘打得啪啪的,吃了上家吃下家,但米家人也不傻,一千块大洋进了荷包,岂有往外掏的道理,舅舅和舅妈虽然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市民,但谈到钱的问题丝毫也不退让,坚决不愿把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

    “阿拉不管了!”白先生佯怒,拂袖而去,米姨赶紧上前相劝,好说歹说才以陈子锟彩礼三分之一的代价说服了他,白先生转怒为喜,说明天一早就去找赖先生商量。

    米家吵吵闹闹的时候,陈子锟已经回到了汇中饭店,林文静早已下班回来,一个人静静坐在房间里,看到陈子锟进门,立刻飞了过来,一脸担忧道:“你去哪儿了?”

    “我去办点事。”陈子锟含糊答道,见林文静欲言又止的样子,赶忙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汇中饭店的房费很贵,你……哪来这么多钱,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林文静咬着嘴唇,很小心的问道,一下午她都心神不宁的,想来想去觉得害怕,怕失去陈子锟。

    “小傻瓜,别担心,我是有正经职业的,绝不是那种杀人越货的强盗。”陈子锟轻轻刮了一下林文静秀气的鼻梁。

    林文静还一脸担忧:“你可不要骗我,我看到你的朋友都带着枪,可你们又不是巡捕。”

    陈子锟收起笑容,两手搭在林文静的肩膀,直视着她的双眼道:“五年没见,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你明白么?”

    林文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陈子锟又道:“我的朋友都带着枪,因为他们是军人,我也是军人。”

    林文静才不相信陈子锟的话,她在大马路上的先施百货上班,经常进出租界,经常能见到巡逻的英美海军陆战队士兵,头戴钢盔,脚蹬皮靴,背着刺刀枪,那才是真正的军人形象,反观陈子锟的朋友们,穿着不合体的西装,腰间插着驳壳枪,满脸的匪气,随地吐痰,张口骂娘,这哪是军人,分明是强盗。

    正说着话,走廊尽头的电梯叮咚一声停下,公共租界巡捕房的一个美籍探目带着三个华籍巡捕在酒店大堂经理的陪同下走了电梯,沿着走廊一路走来。

    他们是接到报案,特来调查的,本来发生在华界的案子,租界巡捕房无权过问,但事无绝对,这案子是法租界巡捕房转过来的,据说黄金荣黄老板亲自打过招呼,调动几个巡捕例行公事的来调查一下,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陈子锟在汇中饭店包了两个紧挨着的房间,一个单人房,一个套间,单人房给林文静住,套间供自己和保镖们居住,此时他正在林文静房间里说话,梁茂才带着几个人坐在走廊地毯上吹牛打屁。

    巡捕们的出现,立刻让江北军的将士们紧张起来,全都站了起来,悄悄扳开了手枪击锤,梁茂才更是蛮横无比的拦在走廊当中,喝道:“给老子立住!”

    巡捕们面面相觑,这可是租界啊,一个中国人竟然如此猖狂,难道他看不出面前站着的是洋大人,是巡捕老爷么。

    美籍探目姓史密斯,是有二十年经验的老巡捕了,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敢在租界带枪的中国人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帮会分子,一种是中国军阀,上海滩的流氓他见的多了,眼前这几位略显土气的华人显然不是前者。

    再看梁茂才肩上那支一百发弹鼓的美造汤普森手提机枪,史密斯探目就更明白了,青帮流氓最多有把撸子就了不起了,而一般下野军阀的保镖也不过是装备德国造驳壳枪,喜欢用美式手提机枪的只有一位大帅,那就是最近风头正健的陈子锟将军。

    可这里毕竟是租界,是洋人的地盘,史密斯骨子里的骄傲被梁茂才的嚣张激发出来,扶着左轮枪柄威严的说道:“住在505的客人涉嫌故意伤害,我要带他回去调查,如果有人阻挠执法,我将会毫不犹豫的拘捕他!”

    大堂经理上前交涉,梁茂才听不懂英语,也听不懂上海话,不耐烦的拍打着手提机枪的枪柄道:“大帅正在休息,谁也不许打扰。”

    史密斯作势拔枪,枪套按扣还没打开,四把驳壳枪和一支汤普森就对准了他们,洋大人胆色过人,竟然毫无畏惧,可大堂经理和三个华籍巡捕却魂飞魄散。

    忽然电梯又停在五层,慕易辰匆匆而出,看到这副架势赶紧上前劝解,他英文流利的很,三言两句就解释清楚了,住在这里的确实是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将军,他是领事先生的贵客,绝对不会涉及到刑事案件中去的,如果巡捕非要例行公事带大帅回巡捕房调查的话,他不敢保证会不会造成战乱。

    这一通忽悠,把史密斯也给唬住了,真闹出乱子来,他一个小小探目可承受不起,再说慕易辰还悄悄递过来一张大额美钞,于是他便干咳一声道:“或许是我找错地方了,对不起,再见。”说罢带着巡捕走了。

    慕易辰长吁一口气,拍拍梁茂才的肩膀,进了房间,陈子锟正和林文静卿卿我我了,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学长,北京电报。”慕易辰递过一张电报纸。

    电报是姚依蕾和鉴冰联名发来,说国民军已经解除监视封锁,不日她们即可返回,询问陈子锟是回南泰还是省城,亦或是上海?

    两位夫人安然无恙,陈子锟心中大定,不过又有一个难题出现,姚依蕾和鉴冰都不是省油的灯,林文静肯定要被她俩联合起来欺负,这事儿绝对不能发生。

    他把慕易辰叫到一边,低声道:“你得帮我个忙……”

    一阵窃窃私语后,慕易辰苦笑道:“好吧,我来安排,对了学长,您要是想不被别人知道,就别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比如刚才,巡捕房的人都上门了。”

    陈子锟奇道:“我没在租界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会惊动巡捕房的人。”

    慕易辰道:“我在巡捕房也有几个熟人,帮你打听一下便是,好了,时间不早我该走了。”

    送走了慕易辰,林文静问道:“你刚才和他说什么?”

    陈子锟道:“我托他在租界这边租个房子,毕竟老住饭店也不是办法。”

    林文静脸上一红,心里暖融融的,房子意味着安定,意味着家庭,终于不用再住狭窄阴暗的阁楼了,终于不用看米姨舅妈外婆的脸色了。

    ……

    第二天上午,白先生跑到沪西找到赖老板一起喝早茶,顺便把陈子锟抢亲的事情提了一下,赖先生大怒:“阿拉的女人也有人动,活的不耐烦了!侬又是做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看不住!”

    白先生苦着脸说:“我们也没有办法,那个姓陈的来头不小,带了几个人,身上都有枪。”

    赖老板狞笑道:“有枪了不起么,也不瞧瞧阿拉是干什么的,这事儿侬就不要管了,阿拉自己处理。”

    从茶馆出来,白先生马不停蹄去了汇中饭店,在下面大堂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才等到陈子锟。

    陈子锟待在上海可不单是为了林文静,身为一省督办,调兵打仗坐镇一方是次要工作,交给参谋长做就行,大帅们要做的是联络关系,筹措军饷,这才是首要任务,一上午陈子锟都没闲着,拜会了英美领事和工部局的首脑们,双方就上海周边的稳定发展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双边会谈。

    和领事会晤,自然不能穿破衣烂衫,陈子锟一袭笔挺的晨礼服,皮鞋锃亮,头发一丝不苟,白先生差点没认出来,不过陈子锟却认得他,在电梯口停下笑道:“这不是白先生么?”

    白先生赞叹一声:“哎呀,陈先生真是一表人才,阿拉早就说过,文静跟了你是不会吃亏的,是这样的,上午阿拉去找赖先生谈过了,基本没什么问题,彩礼我们也是要退给伊拉的,不过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一下嫁出去还是蛮心疼的勒……”

    陈子锟道:“我还有事,你要多少彩礼,说!”

    白先生大喜:“陈先生好爽快,总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陈子锟道:“这样吧,姓赖的不是给你们一千么,我多他十倍,给一万。”

    白先生两眼放光,激动地直搓手:“那就太谢谢您了,文静的亲生父母在天之灵也会感谢您的,我们也会把场面办的风风光光,对了,钞票啥时候拿?”

    陈子锟道:“手上暂时没这么多现金,你先回去,下午我派人送到米府上。”

    白先生千恩万谢的去了,心里乐开了花,暗暗祈祷最好一万块送来之后,陈子锟立刻被赖老板干掉,这样就完美了。

    陈子锟上了楼,慕易辰也在等他,拿了一张房契和一串钥匙道:“我在西藏路上给你买了栋石库门房子,家具被褥什么的自己添置吧,还有,昨天巡捕房在找茬,是因为法租界那边黄金荣打过招呼,但不一定是针对你。”

    “我和黄金荣没打过照面,按说他不会针对我啊……想起来了,一定是姓黄那小子托的关系,我正愁找不到三鑫公司的茬呢,真是正瞌睡有人送枕头。”陈子锟大喜道。

    慕易辰擦了一把冷汗道:“学长,您真打算对三鑫公司下手?”

    陈子锟道:“上海滩最肥的就是三鑫公司,我不宰他还能宰谁,不过我得先去先施百货采购家庭用品去。”

    慕易辰无奈地摇摇头,学长家里已经有两位娇妻美眷,还要在外头金屋藏娇,真是享尽齐人之福,可怜自己依然是孑然一身。

    不知道秋凌现在过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