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七章 再遇卢小嘉
陈子锟说话算数,在出发去先施百货前,安排梁茂才给米家送去一万块彩礼,然后坐着汽车来到了先施百货接林文静下班。

    先施百货位于公共租界南京路上,是上海滩最豪华的百货公司,开张第一天就挤破门,电梯、玻璃门、水磨石的地面,伦敦巴黎最时髦的时装,不超过一星期就会出现在先施百货的橱窗里,上海滩的时尚人士们的保留节目就是周末逛先施百货,看琳琅满目的万国商品,更欣赏那些貌美如花的售货员。

    谈到先施百货的售货员,那可是一大创新,以前上海滩的店铺里都是年轻利索的小伙计,哪有用女人当店伙的,先施百货雇佣了百十名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孩,都是读过书上过学的女学生,英文国语呱呱叫,形成沪上一大奇景。

    一段时间内,先施百货的售货员的行情高涨,成为沪上中产阶级的娶妻首选目标,大户人家纳妾的时候,也会优先到先施百货来挑人,百十个知书达理秀气苗条的女子站在玻璃柜台里随便看,还能搭讪,简直比看戏还爽。

    陈子锟到的时候先施百货的时候,门口已经等了一溜汽车,几个小开模样的人聚在一起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什么,不大工夫,一群莺莺燕燕从公司里出来,各自找自己男朋友,上汽车的上汽车,上黄包车的上黄包车,一溜烟的走了。

    又过了几分钟,林文静才匆匆而出,看到陈子锟等在门口,显然吃了一惊,继而很羞涩很幸福的样子,后面陆续又走出几个同事,看到高大英伟的陈子锟,纷纷掩嘴偷笑,围着陈子锟上下乱看,打趣道:“小林怎么不介绍一下男朋友,是哪家的小开?”

    林文静捏着衣角道:“他不是小开……”

    若是一般男青年,怕是早就不好意思了,但陈子锟毕竟是留过洋的,不但没有半分羞赧,反而以肆无忌惮的眼神反调戏那些售货员,大大方方自我介绍道:“我叫陈子锟,很高兴认识你们。”

    “哟,这名字好耳熟,好像在瑞丢里听过哦。”一人说道。

    “可能就是我吧。”陈子锟笑道。

    “嘻嘻,那个姓陈的是督军,想必是个老头子,怎么可能是你,好了再会,不耽误你们了。”售货员们嬉笑着走了。

    “你来接我?”林文静小脸通红。

    “哦,房子已经租好了,我想买几件家具陈设什么的摆在新房里,不如咱们一起挑。”

    “好吧,咱们走。”

    “就在先施百货吧。”

    “不好……”

    “怎么,你怕别人看见我啊?还是怕这里的东西不好?”陈子锟开玩笑道。

    “都不是,这里的东西太贵了。”林文静赶忙解释。

    “钱的问题不用担心,只要你喜欢就好。”林文静越是这样乖巧,陈子锟就越是心疼,“你还记得那辆脚踏车么,咱们一起在东交民巷买的。”

    “记得。”以前想起这段回忆,心中总是充满伤感,如今却是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今天再买一辆,不,两辆,咱们一起到外滩骑车去。”陈子锟兴冲冲的拉着林文静进了先施百货。

    先施百货是上海滩最大的百货公司,之所以称作百货公司,就是商品齐全的意思,逛此一家,南京路上其他铺子就不用去了。

    林文静是二楼自来水笔柜台的售货员,大家自然都是认识的,见她挽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来采购,同事们纷纷报以微笑,不用说话就给打了折扣,两人陆续买了镜子、热水瓶、毛毯、台灯、收音机、电唱机等物,全都留了地址让人送过去。

    一口气买了二百块钱的东西,想到这些东西都要用来装点自己的新家,林文静兴奋异常:“今天花了好多钱啊!”

    忽然旁边有人轻飘飘说道:“这点银洋钿也算是钱,真是好笑,乡户人没见过世面。”

    扭头一看,是钟表柜台的同事罗美丽,号称先施百货头牌西施,身边小开老板走马灯一般的换,连经理都不敢小瞧她呢。

    即便同是先施百货的售货员,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林文静性格柔弱不善交际,哪有罗美丽风头强劲,面对羞辱,她习惯性的选择了沉默。

    可陈子锟就没这么好欺负了,他上下打量一番这位胆敢冒犯林文静的女子,说实话罗美丽确实是个美人儿,身段高挑,皮肤白皙,妩媚窈窕,可就是有一股掩饰不住的风尘气。

    “你是哪个堂子的姑娘,会不会说人话?一点教养都没有。”陈子锟张口就骂,气的罗美丽直发抖,她是堂堂先施百货的售货小姐,居然被人说成是妓院里的姑娘,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林文静赶忙劝道:“罗小姐不是堂子里的……”

    陈子锟继续恶毒的说道:“难道是咸肉庄的?我看不像啊,这成色虽然进不了长三,更当不了校书,在幺二堂子里挂牌总是够格的。”

    罗美丽简直气疯了:“好,你们合伙欺负我!”一跺脚,高跟鞋发出一串敲击水磨石地面的声响,走远了。

    “这号人就欠骂。”陈子锟微微一笑,挽起林文静下楼去了,可是到了门口,却有两个先施百货的男职员客气而又坚决的拦住了他俩。

    “对不起,请留步。”男职员膀大腰圆,先施百货家大业大,雇佣了不少这样的护卫员,白天巡逻,晚上看夜。

    “有什么事?”林文静怯生生的问道。

    “王经理请二位到贵宾室。”护卫员彬彬有礼道。

    来到楼上贵宾室,却见罗美丽和一个男子正坐在里面,怒气冲冲和王经理说着什么,看到林文静和陈子锟进门,罗美丽一拍桌子道:“就是她,当众辱骂我,王经理你要是不辞退她,我就走人。”

    王经理道:“消消气,消消气,小林,快过来和给罗小姐赔礼!”

    罗美丽道:“赔礼就行了?王经理你不要糊弄我,必须开除她!”

    那男子一直望着窗外,似乎并不是很上心的样子,不过听到王经理还在絮絮叨叨的劝解,忽然怒了:“王经理,我每年在你这里花销不下十万块,让你开除个人还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派兵把你的店子给拆了?”

    陈子锟看到那男子的面容,不禁瞳孔微微收缩,这小子不就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沪上著名的纨绔公子卢小嘉么。

    “信信信,卢公子您别动怒,我立刻照办。”王经理点头哈腰道,转换了嘴脸又对林文静道:“小林,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回头到财务科把工资结算一下。”

    “王经理,我……”林文静的眼中瞬间充满了泪水,这份工作对她来说很重要,竟然因为几句话就要失去,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陈子锟干咳一声道:“王经理,你真打算开除林文静么?”

    王经理纵横商场多年,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自然看得出陈子锟也不是好惹的角色,不过再不好惹也比不过卢小嘉啊,虽然卢永祥已经下野,但卢家在浙沪的势力依然存在,岂是他一个做生意的能惹得起的。

    “实在抱歉,我会帮林小姐介绍其他工作。”王经理陪笑道,一张脸笑到麻痹。

    卢小嘉显然没认出陈子锟来,他不耐烦的掐灭香烟,摆摆手道:“跟他们废什么话,赶紧撵滚蛋,再多一句嘴就别想出这个门。”

    陈子锟道:“卢公子如此豪气,难不成租界是你家开的?”

    卢小嘉打量陈子锟几眼:“我刚才说了,再多一句嘴,就别想出这个门,你在我面前抖机灵说硬话,有你后悔的。”

    林文静吓坏了,紧紧抓着陈子锟的胳膊,她知道罗美丽最近榜上的这位金主绝非善类,不然王经理也不会如此奴颜婢膝。

    “咱们走吧。”林文静小声道。

    “现在想走,晚了。”卢小嘉一拍手,外面进来两个西装汉子,腰间鼓鼓囊囊,似乎别着手枪,分左右站在门口,如同两尊门神。

    “王经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你,还有你,留下。”卢小嘉指了指陈子锟和林文静道。

    王经理还想劝解几句,卢小嘉拿起烟灰缸砸过去:“不想走你也留下。”吓得他抱头鼠窜。

    林文静已经在发抖了,陈子锟却觉得好笑,故意装作不知所措的样子道:“卢公子,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租界是法制社会么?”

    卢小嘉道:“什么法制社会,在上海,我就是法,我就是天!”

    罗美丽切了一片花旗橙子塞到卢小嘉嘴里,甜腻腻道:“哈尼,你就是我的天。”

    卢小嘉道:“你俩个,跪下磕头认错,自己打自己耳光,打到我满意就可以走了。”

    陈子锟惊愕道:“为什么?”

    卢小嘉道:“不为什么,就因为我说了!”

    陈子锟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你爹都他妈的兵败滚蛋了,你个狗日的怎么还这么威风?你是吃错药了还是咋的?”

    卢小嘉勃然变色:“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