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八章 风水轮流转
虽然浙系军阀已经垮台,卢小嘉不如以前那么风光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保镖司机什么的还是不缺,为了弥补父亲下野的遗憾,花钱泡妞更是变本加厉,罗美丽就是卢公子最近泡上的女友。

    不惜千金博美人一笑的事情,是卢小嘉最爱干的,罗美丽正和他如胶似漆,今天北方来的貂皮大衣到货,刚买了三件,花了一千多块钱,正在楼上贵宾室休息的时候,到楼下***妹玩儿的罗美丽气冲冲的上来,说被同事欺负了,要卢公子帮自己出气,于是他立刻唤来王经理,勒令他即刻解决。

    若是遇到一般人,也就打掉牙往肚里咽了,可这回卢小嘉碰到真正的硬茬了,本来陈子锟都快把他忘了,闹了这么一出,当年的仇怨浮上心头,逼李耀廷下跪,自抽耳光的事情历历在目,以前实力不如人也就罢了,如今也是堂堂一省督军了,正是以牙还牙的好时候。

    卢小嘉一声令下,两个保镖上前去踢陈子锟的腿弯,这两人以前是浙江督军公署卫队的兵,拳脚枪法还算过得去,最主要是忠心耿耿再加有眼力价,用起来顺手,帮卢公子揍人是家常便饭,两人也没当一回事。

    电光火石之间,陈子锟头也不回,手腕一翻扣住一人手臂,再一拉,胳膊脱臼,同时一记后摆腿,正中另一人胯下,疼的他连退几步,脸孔憋成猪肝色,抱着小腹蹲在地上起不来。

    胳膊脱臼那人急忙掏枪,他带的是一把马牌撸子,还没摸到枪柄就觉得腰里一空,撸子已经到了陈子锟手里。

    “趴下别动!”陈子锟掰开枪机,厉声喝道。

    保镖见他玩枪的熟练程度就知道遇到硬角色了,呲牙咧嘴的趴到了地上,罗美丽也吓得小脸刷白,卢小嘉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少帅,不但纹丝不动,嘴角还浮上一丝冷笑:“敢在我面前玩枪的,你是第一个,小子,你混哪个码头的?”

    陈子锟道:“老子不混码头。”

    王经理听到动静跑了进来,见双方不但动了手,还动了枪械,都快急哭了:“二位切莫动怒,有话好说。”

    陈子锟道:“今天我是来逛商场的,不是来找气生的,这位公子想必是跋扈惯了的,今天我就得杀一杀你的威风,王经理,麻烦你把我刚买的东西,还有林小姐一并送回去,打打杀杀的场面,女孩子不宜观看。”

    王经理道:“是是是,我马上办。”

    林文静担忧的拉着陈子锟的衣角:“我怕。”

    “没事,我处理好了就回去陪你。”陈子锟轻拍林文静的小手,目送她离开后,又道:“王经理,我想打个电话,方不方便?”

    王经理点头如捣蒜:“方便。”

    卢小嘉阴沉着脸道:“我也要打电话。”

    王经理道:“没问题。”

    电话放在经理室,陈子锟先去打了个电话给李耀廷,让他速到先施百货来一趟,有重要的事情,然后卢小嘉也进去打了个电话,打完之后恢复了傲慢的神色,指着陈子锟的鼻子道:“有本事你就别走。”

    陈子锟笑了:“行啊,咱们今天就碰一碰。”

    过了二十分钟,三辆汽车疾驰到先施百货门口,八个保镖簇拥着李耀廷下来,匆匆上楼,一进贵宾室,卢小嘉立刻蹦了起来:“李老板,你可来了,帮我把这小子料理了,敢在我卢小嘉面前抖威风,活腻了他!”

    陈子锟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原来卢小嘉请来的援兵竟然是李耀廷。

    李耀廷呵呵笑道:“卢公子,这事儿我可处理不了。”

    卢小嘉道:“怎么,连你也不不帮我?”

    李耀廷道:“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这个忙帮不来,你可知道他是谁?”

    卢小嘉狐疑的看了看陈子锟,他交际甚广,各方名流无不熟悉,可这位年轻人确实没见过。

    李耀廷上前一步,附耳道:“卢公子,您可不该招惹他,这得亏是在租界里,要是在南市,你这条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两说。”

    卢小嘉打了一个冷颤,毕竟现在上海护军使换了人做,光有钱没有兵,底气不足。

    “那他到底是谁?”卢小嘉小声问道。

    李耀廷神神秘秘道:“他就是新任江东省军务督办陈子锟,吴淞口驻着他的兵,一个电话就能调来千把人,我可弄不过他,所以,您还是自己处理吧。”

    这下卢小嘉绝望了,陈子锟可是反卢主力,手中十万雄兵,连齐燮元和孙传芳都不敢小瞧于他,自己怎么就碰上这尊瘟神了呢。

    到底是混迹官场的少帅,卢小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抱拳道:“原来是陈大帅,我卢小嘉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王经理,拿一瓶白兰地来,我自罚三杯。”

    陈子锟正眼都不看他,翘着二郎腿道:“罚酒也太简单了吧。”

    卢小嘉脸色难看了些,低声道:“陈大帅,请您给我留点面子。”

    陈子锟道:“面子是自己挣得,不是别人给的,老子堂堂一省督军,逛商场都规规矩矩的,你一个下野军阀的儿子,就这么张扬,都欺负到我头上了,这还得了。”

    李耀廷心里暗笑,嘴上却道:“陈大帅,得饶人处且饶人,难道你还要卢公子给你下跪磕头赔礼不成?”

    陈子锟道:“对了,今天他要是不给我跪下,这事儿就完不了。”

    卢小嘉太阳穴隐隐在跳,活了这么大,这样的屈辱还是第一次受,有心想说两句硬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心里清楚的很,今天真栽了。

    点了一支烟,狠狠抽了两口,卢小嘉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大骂道:“给我滚,你这个臭**!”一脚狠狠踢在罗美丽身上,罗美丽顿时哇哇大哭,拎起手袋跑了,王经理多聪明的人,也悄悄退了出去。

    “看着干什么,滚出去。”卢小嘉把自己两个保镖也骂了出去,贵宾室里只剩下陈子锟和李耀廷带来的人。

    李耀廷一怒嘴,自己带来的打手也退了出去。

    卢小嘉这才慢吞吞跪在了地上:“陈大帅,我错了。”

    陈子锟翘着二郎腿,脸色铁青:“我听不见。”

    “陈大帅,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卢小嘉的声调略微提高。

    “还有下次?哼!”陈子锟怒气冲冲。

    李耀廷劝道:“陈大帅,卢公子已经很有诚意了,难道您非要他自己抽自己的耳光才肯放过他么?”

    卢小嘉闻言,赶忙左右开弓,一下下抽着自己的嘴巴,声泪俱下:“是我不对,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

    陈子锟道:“那我要不是江东省军务督办,岂不是就活该被你欺负?我夫人因为你一句话就丢了差事,这事儿怎么办?”

    李耀廷道:“陈大帅,我相信卢公子确实是诚心认错了,您就绕了他这一回吧,至于尊夫人丢了差事……卢公子自会给予经济上的补偿的。”

    卢小嘉一咬牙:“我愿意赔偿您一万大洋。”

    陈子锟道:“你每年光在先施百货就开销十万块,现在就拿一万块打发我,你觉得我陈子锟没钱还是怎么的?”

    卢小嘉心里这个疼啊,受了屈辱不说,还要大出血,罗美丽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李耀廷道:“卢公子这一万大洋是给尊夫人压惊的,赔偿款另算,多了不说,几十万总是能拿出来的,您说是不,卢公子?”

    卢小嘉算是明白了,这个李耀廷摆明是落井下石的,早知道不叫他来帮忙了,不过形势比人强,此刻他唯有低头认栽。

    “陈大帅,十万大洋,改日奉上,请您看在家父面上,原谅我吧。”卢小嘉深吸一口气,再次磕头认错。

    李耀廷冲陈子锟挤挤眼睛,示意差不多了,陈子锟微笑道:“卢公子起来吧,我今天是替你爹教训你,做人要低调,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行了,你走吧。”

    “谢谢陈大帅。”卢小嘉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陈子锟和李耀廷放声大笑,几年前的恶气终于出了,心中非常舒畅。

    “你怎么和这小子搞得一起去了,看起来他还信任你的。”陈子锟问道。

    李耀廷冷笑道:“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在上海滩混,就得不要脸才行,人家拉屎到你脸上,你不但不能擦,还得替他把屁股舔干净了,我受过卢小嘉的折辱,他也帮了我不少忙,就算两清了,不过他不该招惹你。”

    陈子锟道:“他不会赖账跑了吧。”

    李耀廷道:“敢!早年他得罪过黄金荣,现在没人给他撑腰了,你真想弄死他,就跟捏死个蚂蚱一样,我想他心里有数的很。”

    陈子锟道:“对了,还有件事,沪西有个姓赖的家伙,开大烟馆的,六十岁年纪,你认识么?”

    李耀廷道:“是赖天光,我知道这个人,和张啸林走的很近。”

    陈子锟道:“那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三鑫公司的茬呢,这下可以双管齐下了。”

    李耀廷表示不解,陈子锟道:“昨天黄金荣安排巡捕房来找我的晦气,这笔帐我先记下了,不过分量还不够,若是能挑唆张啸林和我动武就更好了,我就能把三鑫公司吃的死死的。”

    “这事儿交给我好了。”李耀廷拍了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