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九章 不再是心中的大叔
陈子锟离开先施百货的时候,王经理象送皇帝一样带着一帮职员恭恭敬敬把他送出大门,等那辆福特车一溜烟跑远之后,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风风火火冲到财务室问:“小林的工资结算了么?”

    会计说:“已经结算过了,按合同,扣了半月工资。”

    王经理捶胸顿足,后悔不迭,此时他已经搞清楚了,那位高个年轻人正是江东督军陈大帅,想巴结都巴结不到的人物,自己居然辞退他的女人,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快,备车,我去请她回来。”王经理说道,不过转念一想,陈大帅金屋藏娇,岂能再来先施百货上班,他改了主意,预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包括枕巾被套床单窗帘在内的丝织品,还有一套纯银西餐具,亲自前往赔礼道歉不提。

    再说卢小嘉,他住在霞飞路上一栋别墅,有两辆汽车,四个保镖,银行里存着上百万的钞票,可是父亲下野之后,金钱没了来源,只能坐吃山空,花一分少一分,突然间拿出十万块来,他也肉疼,想来想去觉得这口气咽不下去,他毕竟是少帅,跟着父亲和舅舅耳濡目染,刀光剑影的事儿见的多了,一狠心,索性鱼死网破把陈子锟做掉算了。

    以他目前的实力,干掉陈子锟有些难度,必须找个强援才行,思来想去,最好的人选就是曾和陈子锟有过龃龉的张啸林,事不宜迟,卢小嘉立刻去找张啸林,起初张啸林还有些犹豫,毕竟陈子锟是一省督军,干得掉还好,干不掉可就糟了,卢小嘉看出张啸林的忌惮,道:“有什么好怕的,奉军已经入关,张学良是我的好朋友,到时候大军南下,摧枯拉朽,什么陈子锟、齐燮元、孙传芳都不值一提。”

    他又凑近张啸林悄声道:“张老板,我告诉你一个绝密消息,我爹获得了日本的支持,日本首相秘密赞助了一百万块钱,十万条步枪,要不了多久我爹就要杀回来了,你要是能把陈子锟做掉,那就是天大的功劳,到时候还亏待得了你?”

    张啸林怦然心动,他本是睚眦必报的狠人,陈子锟派人几度三番暗杀自己,房子都给打成了马蜂窝,至今还在东躲西藏,这口气岂能咽得下去,既然卢永祥就要卷土重来,陈子锟这个所谓的大帅蹦达不了几天了,何必再瞻前顾后,他一拍桌子道:“好,干他娘的!”

    送走卢小嘉后,张啸林又盘算了一会,觉得这事儿不能泄漏,即便是对黄金荣也不能透露半句,以往和陈子锟对抗的时候,吃亏在武器落后,这回不能重蹈覆辙,他叫来心腹耳语一番,心腹领命去了。

    ……

    南市,米家,三个不速之客突然登门拜访,为首一人提着口皮箱,操一口土得掉渣的外地方言说了一通,舅舅只听明白彩礼两个字,来人放下皮箱走了,米家人顿时全都扑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箱子,但见满眼花花绿绿,全是钞票。

    “发财了!”舅舅欣喜若狂,抓起一把钞票贴在脸上猛亲,舅妈也喜笑颜开,嚷嚷道:“走,去大马路,去先施百货公司,买东西去。”

    米姨听到声音,急忙从楼上下来,看到一箱子钞票,猛扑过来按住箱子盖说:“等等,怎么个分法要讲清楚,我拿九成,剩下的归你们。”

    舅妈当场翻脸,唾沫星子横飞,叉腰争吵起来,说什么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阿姐你已经不是米家的人了,带着俩孩子赖在家里混吃混喝也没贴补多少,已经忍你很久了,现在还想分九成,哪来的好事,最多给你四成。

    米姨针锋相对,说我们娘三又不是白吃白住,林文静干了多少家务,这都是能折算成钞票的。

    吵来吵去,互不相让,放学回来的林文龙蹲下身子,从桌底下捡起一张钞票念道:“江东省军用票……”

    一时间鸦雀无声,大人们只顾狂喜和争吵,居然忘记看这一箱子钱到底是什么钞票,上海滩金融情况复杂,英镑美钞法郎荷兰盾、还有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发行的钞票,林林总总不下十种,但无论哪一种起码都能流通,江东省军票可是货真价实的废纸,连草纸都不如,起码草纸还能擦屁股,军票唯一的功能就是塞在炉膛里当柴火。

    一家人陷入巨大的失落中,继而是愤怒,这个姓陈的不但是土匪,简直就是无赖,拿军票糊弄人,得亏他想得出,本来还在吵架的一家人迅速将矛头调转,一致对外,痛骂陈子锟卑鄙,痛骂白先生办事不力。

    “阿拉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这个骗子!”米姨说。

    “阿拉和姓陈的势不两立!敢拿废纸糊弄老子,册那!”舅舅也发了狠,一生气将满满一箱钞票全都倒进灶间炉膛里,一万张江东省军用票化作了灰烬。

    ……

    慕易辰帮陈子锟买了一套石库门的公寓房,有煤气电灯自来水,有洗手间和厨房间,家具也是现成的,欧式铜架子床,红木桌椅,挂上窗帘,铺上地毯,再在餐桌花瓶里插上一束康乃馨,梦想中家的感觉扑面而来,林文静感觉都要醉了。

    家里还雇了一个老妈子,四五十岁,低眉顺眼的,一口一个太太,叫的林文静很不好意思。

    “王妈,慕先生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林文静问她。

    王妈说是十块钱,管吃管住,林文静吐了吐舌头,十块钱请个佣人,这可是大手笔啊。

    房子闹中取静,距离大马路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林文静简直太满意了,她坐在客厅里欣赏着自己的新家,忽然按捺不住,拿起抹布擦起桌子来,慌得王妈赶紧上前:“太太,使不得,有事吩咐我做就行了。”

    正说着,陈子锟进来了,王妈上前接了大衣帮他挂起来,林文静道:“事情处理完了?刚才好吓人。”

    陈子锟道:“处理完了,一场误会,新家还满意么?”

    林文静点点头,脸上飞起两朵红云,陈子锟心中一动,上前揽住了她的纤腰,王妈很有眼色的躲了出去,窗外隐隐传来汽车喇叭和行人喧闹声,厨房里煮着咖啡,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觉那么温馨,那么甜蜜,林文静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红唇如同花瓣一般。

    陈子锟心旌荡漾,刚要吻上去,忽然电话铃刺耳的响了起来,林文静挣脱他的怀抱,跑过去拿起话筒:“喂,找哪位?”“你的电话。”

    陈子锟不耐烦的接过话筒,是慕易辰打来的:“有一条消息,我想你会感兴趣,张啸林的管家在德国洋行买了四支伯格曼手提机枪和五百发子弹。”

    “谢谢,我知道他想干什么。”陈子锟冷笑起来,放下电话又摇了摇,叫通李耀廷的号码,道:“张啸林果然没沉住气,买了几个手提机枪想对付我,他既然想干,你就给他一个机会,知道怎么做么?”得到确定回答之后,回头一看,林文静已经吓傻了。

    “你不要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好不好?”林文静扑过来,泪如雨下。

    “没事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陈子锟拍着林文静的后背安慰道。

    “你骗我,我知道张啸林是谁,他是上海滩的大流氓,杀人不眨眼,得罪了他没有好果子吃的。”林文静虽然不涉足江湖,但常听白先生吹牛皮,在白先生的故事里,张啸林俨然就是上海滩的阎王,说让谁死就让谁死。

    陈子锟哈哈大笑:“不错,不过不是我得罪他,是他得罪我,我想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我可是江东省的军务督办,手下十万大军,你说张啸林能和我比?”

    林文静再度傻眼,这个消息比刚才那个更惊人,自己的未婚夫竟然是督军!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啊,报纸上那些手握重兵的督军,都穿着大礼服,留着八字胡,肥头大耳,和陈子锟的形象大相径庭。

    陈子锟说:“让你住这儿,委屈你了,我手头事情太多,等处理完了再换大房子,每月我给你五百块钱生活费,不够随时找我要,先施百货那边的工作,喜欢做就继续做,王经理不会为难你,实在不行,咱们就把先施百货买下来,不喜欢工作也好办,就在家闲着,逛逛街听听戏,带带孩子,养养狗什么的。”

    林文静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简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心目中落魄才子和孤女的悲情戏码全变了,陈子锟他他他,他竟然是个督军!一时间脑子全乱了,不知道是幸福还是震惊。

    “我想静一静。”林文静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陈子锟,“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陈子锟道。

    林文静扭转身:“你大概已经结婚了吧,而且不止一位夫人,我不想当你的金丝雀,你也不再是我心中的大叔了……”

    被戳中了心事的陈子锟一时语塞,他把林文静安排在这里,确实是为了避人耳目,鉴冰和姚依蕾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姚依蕾肚里还有孩子,知道自己在外面搞花头,那还不闹翻天,可自己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初恋,这事儿怎么圆场,确实是个难题。

    不过林文静的反应还是很让陈子锟欣慰的,如果她得知自己是督军后欣喜若狂,那就不是自己心目中雪莲花一般无暇的梦中女孩啊,而是被大上海的铜臭熏染成一个市侩女人。

    一阵沉默,陈子锟的态度等于默认,林文静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依然是原来那些,陈子锟买的东西一件没拿。

    “对不起,我想回家。”林文静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