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章 纠结的林小姐
陈子锟没料到会是这种结局,有些手足无措,林文静低着头绕开他向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米家已经回不去了。”陈子锟道。

    林文静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这里已经是自己最后的避风港了,只要出了这扇门,什么白先生、赖老板都虎视眈眈的等着将自己撕成碎片呢。

    她无助的站着,无声的抽泣,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陈子锟看了心里发酸,道:“不错,我确实有两位夫人,我很爱她们,不会抛弃她们。”

    林文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默认和亲口承认毕竟不同,对心里的震撼更大,嫁给赖老板做小妾,和嫁给陈子锟做小妾有什么不同,无非是一个年轻一个年老罢了,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和五年前乐观可爱的大男孩怎么也重叠不到一起去,他是江东省的督军,手握重兵,决战上海,发行军票掠夺民财,他是陈大帅,不是陈大叔。

    陈子锟继续道:“我也不会放弃你,因为你是我的初恋,你知道么,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媳妇,当我到你家拉洋车的时候,我简直欣喜若狂,我整天处心积虑的想靠近你,甚至夜里偷看你,偷进你的房间,给你送吃的,给你送焰火晚会的票子,帮你修钢笔。”

    林文静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掉,陈子锟的话触动了少女心底最珍藏的回忆,原本这一切都是陈子锟在做啊,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最爱自己的人就是他了,可老天为什么如此作弄人,让自己隔了五年在见到他,物是人非事事休,一切都不是当年的一切了。

    陈子锟自嘲的一笑:“现在想起来,挺傻逼的,不过那时候却乐在其中,你不要走,该走的是我,五年前我负了你,今天不会再负你,这房子你随便住,我不会再来,如果需要帮忙,打电话找慕先生就行,他是斯文人,可惜相信,好了,我走了。”

    回身便走,林文静张张嘴,却没有出声,来到门口,王妈纳闷的将帽子和风衣递过来,心说老爷怎么刚回来就和太太吵架。

    陈子锟接过风衣,道:“王妈,照顾好林小姐,不许出岔子。”

    王妈更狐疑了,怎么一转眼太太就变成小姐了。

    陈子锟回到汇中饭店,把房间退了,带着手下暂时搬到法租界李耀廷的公馆居住,一路上梁茂才见他闷闷不乐,便问道:“大帅,你不高兴还是咋滴,谁惹你老人家生气了,我去突突了他。”

    “茂才,你喜欢的女人不喜欢了,怎么办?”陈子锟忽然问道。

    梁茂才挠了半天脑袋,说:“到她家把她抢走,关家里天天给她吃鸡蛋烙馍,不信她不回心转意。”

    陈子锟道:“那她要是不喜欢吃鸡蛋烙馍呢?”

    梁茂才想了想说:“那就给她吃烙馍卷砂糖,扯几尺绸子做个褂子,再买两根头绳……”

    陈子锟打断他说:“好了,你的办法我懂了。”

    来到李公馆,李耀廷也发觉陈子锟心事重重的样子,一问才知道是为了女人,李耀廷哈哈大笑:“大锟子,你也有今天,我还以为你这样浓眉大眼的只有被女人倒追的呢,怎么样,傻眼了吧,没辙了吧。”

    陈子锟道:“小顺子,你有什么办法?”

    李耀廷道:“对付女人哪有什么好办法,就一招,死缠烂打,时间长了她就妥协了,最多让林小姐住别处,不要和鉴冰她们碰面就行。”

    陈子锟道:“只有这样了,先让林小姐住在上海,我不在的时候,你帮着照顾点。”

    李耀廷道:“别,我照顾不来,回头我送一只小狼狗过去,给林小姐看家护院,比派个保镖还管用呢。”

    陈子锟道:“也只好先这样了,赖天光有什么动静么,我倒是听说张啸林准备了四把手提机枪,打算做大买卖。”

    李耀廷不屑道:“四把枪还想闹翻天,张老板确实老了,我也收到风,他纠集了百十号打手,还到处打听你我的行程,这是想干掉咱们呢。”

    陈子锟道:“不如就给他一个机会……”

    李耀廷阴险的笑了:“好,就给他一个机会。”

    ……

    陈子锟走的时候,林文静想留他,却无从开口,等他走远了才有些懊悔,难道就这样结局,她百般纠结,却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忽然门铃响了,林文静就要去开门,王妈忙道:“小姐您坐着,我来。”

    王妈开门去了,林文静心乱如麻,陈子锟回来了如何面对,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令她失望的是,来的不是陈子锟,而是先施百货的王经理,昔日颐指气使的王经理此刻变成了可爱的哈巴狗,一张脸笑成菊花,搞得林文静很是别扭。

    王经理带了满满一车礼物过来,不由分说就全搬进来,指挥工人挂窗帘铺地毯,还亲自下厨煮咖啡,忙的跟三孙子似的。

    “林小姐,陈大帅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请你们吃顿饭,不知道能否赏脸。”王经理奉上咖啡,满脸堆笑提出请求。

    林文静道:“他已经回去了,怕是不会再来了。”

    王经理一怔,再看林文静哀怨的表情,心中明白了几分,这是和大帅闹脾气呢,忙道:“不忙,不忙,什么时候有空都行。”

    林文静道:“王经理,我求您件事。”

    王经理道:“林小姐您太客气了,能为你帮忙是我三生荣幸。”

    林文静道:“求您不要辞退我,我想回去上班。”

    王经理道:“没问题,不过以林小姐的学识,做售货员太屈才了,不如到经理部做文员,您看怎么样?”

    做文员一直是林文静的理想,她立刻点头同意:“那就麻烦您了。”

    王经理比林文静还高兴,攀上这么个关系,对先施百货可是莫大的好处,大帅们都是家财巨万的主儿,一高兴就采购十万八万的家当,这是其一,陈子锟是台上的大帅,不是下野的军阀,很有实力,先施百货傍上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送完了礼物,王经理心满意足的走了,隔了一会儿,又有人来,送来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狼狗,说是李老板的礼物,给林小姐看家护院,林文静不认识什么李老板,但是看小狗如此可爱,便没有拒绝。

    ……

    赖天光很生气,居然有人敢抢他看上的女人,虽然大家都说林小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就一柴火妞,但赖老板就喜欢这种斯斯文文的调调,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在家里养个女学生,林文静不但是女学生出身,还是先施百货的售货员,样样符合他的标准。

    他先去了先施百货将林小姐好好的调戏了一番,发现这个女孩子很有教养,很有耐心,即便生气了也不发脾气,这样乖乖巧巧的女孩子,赖先生恨不得当场就吞下肚去,当天下去他就去白家下了聘礼,一千块大洋,眼睛都不眨,因为觉得物超所值!

    林小姐下楼的那一刻,女孩子家羞涩的样子让赖天光百爪挠心,心花怒放,只等过两天就娶过门来好好疼爱,哪知道半路被人截和,居然私奔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一定不是凡人,他根据白先生提供的情报,亲自带人到汇中饭店打探,很巧,竟然遇到了黄金荣黄老板府上的管家。

    赖天光认识这位管家,对方似乎心情不佳,寒暄了几句便告辞了,赖天光找到饭店经理打听住在五楼的一位高个男子的情况,经理一听便明白了:“您也是来找陈督办的吧,不巧,他已经退房走了。”

    “陈督办,什么督办?”赖天光一头雾水。

    经理道:“这一星期,五楼只有陈督办一个华籍客人,其他的都是欧洲客人,您确定找的不是他?”

    赖天光道:“我就问你,他是什么督办?”

    经理道:“陈先生是江东省军务督办啊,难道您不知道。”

    赖天光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道:“麻烦了,再会。”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汇中饭店,心中将白先生骂了千百遍,这不是害自己么,和陈大帅抢女人,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啊,不过想到林文静被人抢走,他心里还是不大痛快。

    回到沪西家里,佣人说张老板刚才派人来送帖子,让老爷速速过府一叙,赖天光的大烟馆用的都是张啸林的货,两人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当即就坐车过去了。

    张啸林的公馆被人用机关枪扫成马蜂窝,还没修好,目前暂住在法租界一个隐蔽的小别墅里,只有最亲近的朋友才认识,赖天光到了之后,发现客厅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都是相熟已久的老友,上海滩地面上最能打的角色,大家寒暄过后,张啸林道:“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一件大事情和你们商量。”

    大家就问什么事。

    张啸林道:“江东省督办陈子锟和我有仇,大家肯定早有耳闻,如今他要对我们上海青帮弟子赶尽杀绝,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打听到,他后天要去浦东陆家嘴的怡和码头验货,身边只有十来个保镖,我想趁这个机会……”

    说着,他做了一个切瓜的手势。

    “做掉陈子锟,卢督军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上海就是咱们的天下了!”张啸林阴狠的眼神扫视着大家,“谁不愿意参加,可以走。”

    在座的都是和张啸林意气相投的狠角色,区区一个督办吓不倒他们,反而是干掉陈子锟之后的美好前景深深吸引了他们。

    “干!”大伙儿纷纷举起了胳膊,其中赖天光的胳膊举得最高。